🏡
PTT小說網
x
    十天之後,整座雅典城與神山仍舊籠罩在一層陰雨之中,但是神山風波與黑暗聖裁終於迎來了一次公正的審判!

    上一代神官兩名,與這一代神官兩名,一共四名神官負責監管所有的判官,對判官在執行判決的時候是否有摻雜個人情緒與權力紛爭進行了一次神官判決!

    很快,與杜蘭克一起狼狽爲奸的五名判官被清查,另外幾名投下黑色石子的判官並沒有問題,但仍舊遭到了懲罰,要求他們對事件必須存在着足夠客觀的識別能力!

    杜蘭克的屍體在前天找到,即便化爲一具發臭的屍骸,杜蘭克扔被固定在罪席上,另外五名判官在他的身後,臉色一片鐵青!

    伊之紗坐在另外一個席位,她同樣接受了四位神官的輪流盤問,在受到調查傳問的這段時間裏,她的一切人身自由都會被剝奪,一切留着的職位也都暫時分離,在這個神官法庭上,伊之紗只有一個身份,那就是這次陰謀的主謀嫌疑人,一旦她被定罪,將只有一個下場,靈魂泯滅!

    一般人處於死刑,基本上就徹底死去了,考慮到她是最接近復活神術的人,並且從葉棺中復活了過來,僅僅處死是沒有實質效果的,必須是靈魂泯滅,一縷殘魂都不會留下,這種死亡,即便是最高的邪術都無法復甦,甚至連活死人、亡靈都做不成,不會再在這個世界上留下一絲絲!

    “五位判官都已經認罪,但他們說這一切都是伊之紗主使,這一點我希望幾位神官能夠明白,他們認爲伊之紗爲主謀,那是杜蘭克告訴他們的,很明顯這一切都是杜蘭克個人的行爲,他利用伊之紗的名譽蠱惑同僚,爲達到目的完全是不折手段。當時伊之紗還沉睡在葉棺裏,我相信她若像現在這樣活着,一定會阻止杜蘭克。”爲伊之紗申辯的律師說道。

    “是啊,伊之紗是無罪的,杜蘭克纔是最大的惡魔,即便他已經死了,一樣要到接受刑罰!”陪審團有人也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宋啓明坐在老神官楸位置上,他此時情緒有些激動,那是因爲他堅信這一切一定是伊之紗的手筆,杜蘭克縱然貪婪,縱然野心勃勃,卻絕對沒有這麼龐大的佈局能力。

    伊之紗可怕的地方就在於她即便死亡了,也已經鋪好了接下去多少年的路,與其說她當年病逝,倒不如說是她特意讓自己沉睡,就爲了等帕特農神魂重新找回!

    調查也已經完全表明,伊之紗當年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死亡,她保存住最後的一絲絲生命,併到今日才重新醒來。

    “伊之紗,你有何話說?”神官望月八蛇質問道。

    望月八蛇正是來自日本的望月氏族,雙守閣可謂是這位神官處置犯人的最佳地,沒有哪個囚牢比雙守閣更具泯滅邪惡法師魂魄的能力了。

    “我對這一切毫不知情。如果今日四位神官判決我有罪,我也不會有任何的異議,此事確實因我而起。但我更希望四位神官能夠給我對此事有一個彌補的機會。假如四位審判判我無罪,我會自降神位,做一名世界各地奔波的聖女,爲帕特農和爲還處在疾苦中的人做更多的事情……作爲曾經的神女,我沒有引導好我的信徒,讓他們因爲我做出這般罪大惡極事情,我願意承擔這些後果。”伊之紗眼簾低垂,那雙閃爍着真誠的眸子透着讓人無法拒絕的光。

    “老神官宋啓明認爲,假如不對你定罪,你將繼續迫害擁有了帕特農神魂的聖女心夏。”望月八蛇說道。

    “我可以用黑暗誓約來發誓,絕不會做任何迫害她的事情,直接、間接的都不會去做,這一卷黑暗契約我願意交給宋啓明神官來保管,只要契約有一絲絲的反應,我會接受黑暗制裁,接受四位神官的罪加一等的判決。”伊之紗說道。

    “伊之紗是不會做這樣的事,根本不需要什麼黑暗契約!!”很快就有人不滿的叫了起來。

    伊之紗微微一笑,寬慰道:“判決需要公正,誰的心都藏着陰暗,我想我也不例外,這個黑暗契約我願意訂,永不解除。”

    四位神官低頭商量了起來。

    宋啓明是堅持伊之紗有罪的,但其他幾位神官卻還需要更多的證據。

    然而,伊之紗有留下證據嗎?

    伊之紗一直躺在葉棺中,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證據,誰能從一個死人身上找到犯罪的證據??

    所以,宋啓明即便據理力爭,但他也明白很難真正判一個剛從死亡中甦醒過來的人有罪。一切的罪責都會推到杜蘭克、梅若拉和其他五位判官的身上,另外潘妮佳、肖申、藍金殿主都會承擔足夠多的罪責……

    這恐怕就是伊之紗高明的地方了,即便是一場奪權後必粉身碎骨的鬥爭,她依舊有完美的退路。

    ……

    最終,宋啓明也沒有投有罪,伊之紗之案,只需要兩票有罪,伊之紗便會被處刑,但宋啓明很清楚另外三位神官都不會投下任何一票,自己投的一票沒有任何的意義。

    伊之紗之案也算是乾淨利落的審判完畢,很快就到了對莫凡的審判。

    莫凡藐視權威,指使圖騰玄蛇在帕特農神山造成恐慌,並殺死衆多裁決法師、信仰法師、聖裁法師……

    對莫凡的審判是完全不公開的,四位神官一方面要對莫凡的行爲進行一次審判,還要對莫凡的惡魔系力量進行一次審判。

    一旦莫凡被審判爲有罪,莫凡一樣要接受制裁。

    而一旦莫凡的惡魔系被認定爲邪術,異端法師也將把莫凡歸爲異端魔徒,要麼剝奪惡魔系能力,要麼直接處決本人。

    換作正常情況下,宋啓明無論如何都會投伊之紗一票有罪,哪怕結果必定是無罪,但他堅信這一票有它存在的意義……

    但爲了莫凡和圖騰玄蛇,他只能夠接受伊之紗暗中見面的建議。

    宋啓明放她一馬,她會讓另一位老神官也放莫凡和圖騰玄蛇一馬。

    莫凡和圖騰玄蛇確實殺了不少人,無論理由是什麼,整座神山確實血雨淋漓,莫凡縱然可以完全不理會這些正當的判決,可這也表示着莫凡將會被全世界城市給拒絕、通緝。

    莫凡是世界學府之爭第一名,更擁有可以凌駕於妖魔之上的惡魔系能力,將來更是對抗黑教廷與妖魔帝國的一張王牌,宋啓明希望伊之紗下地獄,但絕不能讓伊之紗拉莫凡陪葬!

    伊之紗的所有黨羽會在這次判決之後被全部斬除,和伊之紗的爭鬥並沒有結束,宋啓明相信不需要自己的審判,將來變得無比強大的莫凡一定會將伊之紗給送到真正的地獄裏!

    所以,有罪判決,莫凡被判無罪。

    至於惡魔系之力,知道那個惡魔是莫凡的人並不多,伊之紗都不敢完全的肯定那就是莫凡本人。

    這個異端判決,還需要五大洲魔法協會一起商議,會是一個爭執無比漫長的問題,所以這個異端判決在往後一兩年都不太會影響到莫凡。

    不過,異裁院和五大洲魔法協會的代表還是發了一條禁令,不允許莫凡在異端判決結果出來前使用惡魔系力量,如若遵守,莫凡接下去也是自由的,直到認定惡魔係爲邪術。

    伊之紗無罪,莫凡也算是安然無恙,他的身份在國際仍舊是被承認,他的惡魔系能力不會公開,他的世界學府之爭第一名之名也將保持,就是異裁院、五大洲魔法協會、雅典衛城、帕特農神山都將不再歡迎這貨。

    講道理,即便是判決莫凡有罪,聖裁院和異裁院也相當的頭疼。

    以最高的黑暗聖裁來處決莫凡嗎?

    這傢伙貌似不久前把黑暗骸旯給宰了,撕破臉皮的話,沒有幾個組織真的奈何得了他。

    想來聖裁院不會自找沒趣,畢竟臉上被惡魔莫凡打得那個耳光還火辣辣得不知如何消腫。

    ……

    莫凡今天才知道,帕特農神山中有一個大傳送陣。

    爲了儘快趕走這個瘟神,雅典政府都沒敢讓莫凡坐機場飛機離開,而是在海隆殿主親自監督下押送到魔法傳送大陣那裏,不惜耗費巨大的資源用這種方式來遣送莫凡回國!

    莫凡也是很生氣的,但考慮到這樣回國要比飛機快得多,勉爲其難的答應了。

    “心夏,你的行禮呢?”莫凡看到心夏走來,有些不解的問道。

    心夏沒有帶行禮,今天是一起離開的日子,從今天開始沒有人可以阻擋自己和心夏在一起了!

    “莫凡哥哥,我昨晚想了很久……我想留下來。”心夏低着頭說道,她害怕莫凡會生氣,一直都不知道如何開口。

    莫凡看着她,生氣到不至於,但很意外。

    “爲什麼,這鬼地方又是陰謀,又是殺戮,你怎麼還想呆着?”莫凡道。

    一旁的海隆立刻瞪了莫凡一眼,那意思是說,小子你當我不存在是吧!

    “是不是因爲伊之紗那賤人?你害怕你這個唯一的聖女離開,她就算自降一級過一年兩年還是神女?唉,帕特農要死要活,管它呢。”莫凡說道。

    心夏搖了搖頭,有些難以啓齒的樣子。

    過了許久,心夏纔開口道,聲音細如蚊聲:“我想我知道爲什麼我的血可以激活撒朗血石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