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看着她,以往心夏在自己面前總是那麼的溫婉柔和,無論自己爲她做什麼決定,即便她有自己的想法也會順從。

    不過,從心夏此刻認真的模樣,莫凡感覺到她似乎要跟自己說一件非常嚴肅莊重的事情。

    “這些你不用說了,我知道。”莫凡打斷道。

    他知道心夏要說的是什麼,有些事情並不難推斷,即便阿莎蕊雅一直都沒有將後半句說出口,莫凡也知道這個真相是什麼。

    但是,心夏是心夏,撒朗是撒朗,沒有人比莫凡更清楚她們之間即便有着血緣瓜葛,也絕對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人!

    “心夏,我明白你心裏的意思,但這並不是你的錯,沒有一個人可以選擇自己是誰的孩子,即使身體裏留着黑教廷主教的血只要所做的事情問心無愧就足夠了。更何況真要算的話,你是文泰的女兒,他的光輝足以掩埋掉撒朗犯下的所有的罪孽。再再退一步說,你從沒有獲得過像阿莎蕊雅那樣與生俱來的萬受矚目、衆星所捧,自然更沒有理由揹負撒朗之女的惡名,他們是他們,你是你!”莫凡回答道。

    莫凡知道這件事終究是要面對的,自己要面對,心夏更要面對。

    心夏可以激活撒朗血石,那是因爲她是撒朗的女兒,莫凡也從沒有想到撒朗其實一直都離自己那麼得近,甚至自己在童年時期是見過她的,她將心夏拋棄在自己那個憨厚善良的父親手上,從此之後再沒過問過她的死活……

    唐月也告訴過自己,撒朗會出現在博城,那是撒朗有可能早年逃難到了虎津大執事穆賀那裏。

    興許連虎津大執事穆賀都不知道撒朗還有一個女兒,就安置在了穆氏山莊下的一個普通人家中。

    沒有這場鬥爭,這些事就永遠不會揭開,莫凡自己在推測出這個結果的時候,同樣是無比震驚,卻是沒有跟心夏提起過,莫凡希望心夏最好不知道這件事,她只要知道自己的母親是一個不堪重負的落魄女人,爲了自己的生活下了無法走路的女兒的殘忍母親,不需要知道這個殘忍母親還是一個嗜殺成性,罪惡滔滔的黑教廷紅衣主教……

    心夏顯然比莫凡想象中的要聰明,或許在她那恬靜與世無爭的外表下本就藏着屬於她自己的智慧。

    “莫凡哥哥,我也明白這些,但這是我這麼多天來思考之後的一個決定。我想繼續留在這裏,從伊之紗手裏奪下神女之位。”心夏那雙眼睛流露出的光芒沒有以往的柔弱。

    她得這份堅定莫凡很少會看到,莫凡更相信這必定是她發自內心的決定。

    可是,這裏的鬥爭如此鮮血淋漓,莫凡怎麼放心讓她留在這裏??

    一旁的海隆聽到這句話也不由的愣住了,詫異的道:“你想和伊之紗競爭??”

    心夏看上去太年輕,也太柔弱了,若不是殿母的極力扶持,心夏是根本不可能觸碰到聖女的這個位置,她沒有多少支持者,更沒有足夠強大的權腕,光靠一顆純淨善良的心是遠不能夠成爲帕特農神女的!

    或許帕特農神魂是已經選擇了她,可這仍舊不代表她就是神女,神女是需要一種他人不曾有的領袖之能和麪對一切鉅變都能夠應對的才能。

    在海隆看來,葉心夏離神女太過遙遠了。

    “海隆閣下,你真的相信這一切不是伊之紗所爲嗎?”心夏凝視着殿主海隆,認真的質問道。

    “我相信這是她的手筆,至今我都不願意去相信她那麼輕易病逝。”海隆沒有隱瞞的回答道。

    “莫凡哥哥,他們都是與我有關的人,我確實可以置身事外,以一句“他們是他們,我是我”來應對將來所發生的一切,可與其將來眼睜睜的看着更悲劇的事情發生,我想我更希望自己現在學會堅強,學會獨立,學會面對這些不可避免的鬥爭……我無法縱容伊之紗拿到神女之位,更沒法不帶一絲罪惡感的看着我的母親繼續殘害他人。”

    說着這番話,心夏慢慢的下頭,道,“我知道莫凡哥哥你不會同意的,但對不起,莫凡哥哥,這次即便你不同意我也會留在這裏,這是唯一能夠讓我安心的選擇,也是我發自內心想要做的事情。”

    “對不起,對不起,莫凡哥哥你那麼努力的救我,我卻沒有聽從你給我的安排……真的對不起……”

    心夏說着說着,眸子裏已經充滿了淚水,她是做了這個決定,這樣她可以直視自己複雜的身世,直視自己,但唯獨無法面對莫凡,他不惜自己墜入到黑暗地獄裏要將自己從這黑暗苦海中救出來……幾天時間,自己卻又跳了進來,這一定會傷透了莫凡的心。

    莫凡捧起她的臉頰,用拇指颳了去了她臉上的眼淚,不由的笑道:“動不動就哭鼻子,還說要變得堅強……”

    “莫凡哥哥,我怕你生氣。”心夏有些哽咽的說道。

    “我怎麼會生你的氣。”莫凡說道。

    莫凡看了一眼旁邊的海隆,開口問道:“胖子,你們帕特農神廟神女有那種不能結婚的瞎**規定嗎?”

    “你叫誰胖子!!我們帕特農神廟是自由神聖的,神女殿每一個成員,從實習女侍到神女都是自由婚戀,只是大部分神女全身心在大事上,兒女私情往往不會顧忌,多數神女都是冰清玉潔。”海隆惱怒的叫道。

    “哦,那就好。”莫凡點了點頭,對心夏說道,“帕特農確實不能沒有一位沒有神魂的神女。”

    復活神術,對這個誰都岌岌可危的世界而言確實太重要了。

    經歷了這樣一場血與淚的鬥爭,心夏仍舊願意留在帕特農,這足以表明她的決心。

    伊之紗已經發誓絕不會對心夏動任何的迫害念頭,她的黑暗契約就在包老頭的手上,所以莫凡也不用擔心伊之紗使用什麼陰謀詭計,至於心夏在任聖女期間,她的守護騎士已經變成了守護殿殿主海隆。

    海隆的實力是毋庸置疑了,有這胖子來保護心夏,莫凡其實也比較放心,畢竟在知道撒朗真實身份的時候,莫凡還是不免擔憂撒朗會偷偷的對心夏做一些對她不利的事情,以前心夏無足輕重,撒朗或許不會對她有任何的興趣,但現在心夏擁有了帕特農神魂,只要繼續在帕特農神廟中修行,便有希望掌握真正的復活神術,莫凡不相信撒朗會放過利用心夏這個能力的機會!

    “海隆,你可給我好好照看她,少了一根頭髮,我就把你們帕特農神廟給拆了!!”莫凡特意交代海隆道。

    “哼!!”海隆冷哼一聲,卻沒有真正作答。

    海隆自然知道莫凡的本事了,要莫凡一個人來鬧事,他們帕特農神廟倒還應對得了,可這傢伙是可以驅使圖騰玄蛇的人,一個惡魔加一個圖騰玄蛇,還真可以把他們帕特農神廟攪得雞犬不寧!

    “那……我走了,我想你了就來神山看你,你要呆得不舒服了,我隨時來接你走。”莫凡站到了大魔法陣上,對心夏說道。

    其實莫凡自己也明白,心夏終究是屬於這裏的,帕特農神廟……無論是心夏的心性還是氣質,都似乎與帕特農神廟融在一起,興許她真的能夠繼承文泰的意志,成爲一位真正受世人敬仰愛戴的神女。

    ……

    “海隆閣下,您願意支持我嗎?”心夏目送莫凡離開之後,猶豫許久,一臉莊重的對海隆說道。

    海隆愣了愣,這位聖女未免也太直接了一點吧?

    “我……我願意,您雖然不具備帕特農神女該有的任何資本,但您有一顆真正爲世人着想的神女之心,您願意留下來與伊之紗做鬥爭,便是我們帕特農神廟的萬幸。相信終有一天,您會打敗伊之紗!陰謀權術、鬥爭詭計終究只是一時的勝利,永恆不變善心與仁慈,纔是帕特農神廟真正的靈魂,我相信這就是古老神魂都放棄伊之紗的真正原因!”海隆認認真真的說道。

    海隆很慶幸,莫凡沒有帶走心夏。

    心夏是一個最差勁的?選人,這毋庸置疑的,但她卻是帕特農神廟的希望,伊之紗的冷血統治下,只會讓帕特農神廟瞬間昌盛然後瞬間滅亡,作爲騎士殿的殿主,海隆是真的願意扶持心夏成爲神女!

    ……

    ……

    觀星臺處,伊之紗很快就聽到了葉心夏沒有離開的消息。

    服侍在伊之紗身旁的那位大賢者清楚的看到伊之紗臉上淡淡的笑容變得沒有一點溫度,漸漸變得可怕!!

    “她想與我爭奪神女之位……”伊之紗聲音同樣冰冷。

    “她想與我爭奪神女之位!”伊之紗聲音變得尖銳了一些。

    慢慢的,伊之紗仰起臉顫動着身子大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重複着剛纔那句話:

    “她想與我爭奪神女之位?哼哼哼,哈哈哈哈!!!”

    (今天總算到家了,坐了六個多小時動車,人都傻了,感謝到現場的小夥伴們,我在活動前半夜才告訴大家活動地址,其實沒怎麼期望大家過來,沒有想到還來了不少,雖然全是漢子,但我很感動~~~嘿嘿嘿,記得查收亂叔送你們的誰與爭鋒t恤~~~~~~~~)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