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壓箱底的時光之液用掉了,贏得了這場勝利,莫凡一點也不心疼,因為從黑暗劍主的身上,莫凡也得到了大大的好處!

    黑暗劍主沒有出現精魄,若是出精魄的話,莫凡覺得自己瞬間暴富了,一個君主級的精魄估計得賣到幾十億吧。

    盡管是殘魄,其價值一樣非常的高,被小泥鰍墜吸收了之後,直接就給莫凡凝煉出了近10個戰將級的精魄來,這要是能夠賣的話,也是近兩億的價錢。

    可惜莫凡只能夠用來強化自己的星子,原本還是一項巨大工程的雷系星圖似乎一下子就強化了快一半了,每次這種大規模的戰爭莫凡其實都是受益良多,哪怕那些亡靈尸體什麼都沒有出,單單是殘魄就價值極大。

    除了黑暗劍主的殘魄,黑暗劍主的亡靈結晶也被莫凡完整的保存了下來。

    完整的亡靈結晶價值非常大,是恢復魔能的寶貝,這種君主級的亡靈結晶要拿去拍賣的話,怎麼都得一個億。

    這種東西交給趙滿延,趙滿延會給莫凡賣上一個好價錢的,如此算來,自己手頭上的錢似乎可以購買雷系領域魂種了!

    “莫凡,你把亡靈結晶,君主鎧盔和劍都交給我,我給你賣到兩億的價格,如何?”趙滿延果斷的收貨。

    “兩個億,真能賣到?”莫凡有些詫異道。

    黑暗劍主沒有出任何異材,更沒有出精魄和別的有價值的東西,莫凡覺得零零散散的東西能夠賣到一個億那是很了不起了。

    “怎麼不能,這他喵的也算是君主啊,君主級的尸體,這個世界上多得是那種福佬喜歡收藏呢,尤其是像黑暗劍主這種,那些有大莊園的富商很講究震懾那一套,一方面震懾那些生意上的伙伴,另一方面也震懾某些難以防範的妖魔,你這黑暗劍主的鎧尸,它們塑造一個一模一樣的鬼馬雕塑,再把鎧甲用東西填充,把劍往那里一擺,這整個莊園的逼格瞬間提升了不知多少個檔次,富商多的去,可不是每個富商莊園門口可以擺上一個君主之骸來鎮宅的,何況黑暗劍主的鎧甲形象其實符合很多歐洲人的審美,我幫你在歐洲賣上個高價來,沒準還不止兩億!”趙滿延非常肯定的說道。

    趙滿延商人世家出身,他懂得哪些東西是富人會無腦砸錢買的。

    這君主級的黑暗劍主,法老近身侍衛,再加上威風凜凜的鎧甲與巨劍,那無與倫比的威嚴之勢足以讓那些需要場面與權貴的人為之痴迷。收藏家們花個好幾億買藝術品都是常見的事情,更何況是一個君主的守衛象征!

    “那我雷系魂種不就有系了??”莫凡見趙滿延如此有底氣,不免有些激動了起來。

    手頭上的錢貌似夠買一個雷系魂種了啊,有了雷魂種,自己在面對黑教廷行刑人裴歷那種對手的時候,就不至于束手無策了!

    “差不多了,我路子廣,等到了意大利或者巴黎,我絕對給你弄個牛b哄哄的雷系魂種。我說莫凡啊,我好歹是中國第一富的世家子弟,我家都沒那個野心給我弄個魂種,你這魂種出來,估計連美帝國的學員見了你都要繞道了。”趙滿延感慨道。

    果然,真正強大的法師是必須依靠自己的。

    草根法師或許在一開始無法獲得動輒千萬的資源,更別提上億的東西,可一旦讓草根法師們自己爬到這個領域,他們完全可以憑借著自己的強大實力去不斷的獲取資源,這種自立根生的獲取能力遠比他們這些不停向世族索取的子弟要成長幅度更大。

    修為這東西,本身就不是完全靠資源砸出來的,一幅爛底子,砸再多的錢都是浪費,而自我修煉起來的法師,他們更懂得在浩瀚的星河中找到進階的規律,更懂得在戰斗中完成自我突破,哪怕遍體鱗傷,也終會在某個時期破繭重生,到那時,便徹底甩開了那些依賴家族的同齡人了!

    趙滿延感覺莫凡現在就已經有這個趨勢了。

    這家伙本身天生天賦就強大,再加上那用雙手撕開的苦修之路,想必他破繭之日不再遠了,到那時,很多人會和他的實力越拉越大,到了根本無法追趕的程度。

    ……

    亡靈之息在之後的一場大雨過後徹底消散了,空氣里沒有一點點異味。

    也是老天特別給面子,像埃及這種大半年未必見一場雨的國度里,竟然也落下雨來為普希尼城慶祝了起來。

    推著輕盈的輪椅,莫凡步伐緩慢的往前走著,每走一步,都可以嗅到涼爽之風帶來的心夏身上那醉人的芬芳。

    怎麼就這麼香,香得莫凡忍不住想把心夏推到無人的街道深巷,做那種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事情,沒辦法,作為一個吃個葷的男人,自己搞的素食是索然無味的。

    雨後,很多埃及的花都開了,這種景象其實不算長見,畢竟是沙之國。

    公園里人不算多,人們聚集在大廣場上,載歌載舞的慶祝著戰爭的勝利,美酒、美女、美食,秀色可餐。

    坐在一個二百七十度被下林子環繞著的長椅上,莫凡把柔軟的心夏給抱了過來,這麼一抱,莫凡感覺就不對了,眉頭那麼一皺道︰“這麼又輕了,帕特農神廟學院的伙食不好嗎?”

    再輕下去還得了,摸起來就不軟不彈了!

    “不是啦,可能修煉比較辛苦。”心夏低聲說道。

    “修煉辛苦,那也要多吃點,你看看我,這體格,這肌肉,一看就特別的精神,有安全感。”莫凡為了展示自己的力量,一把就把心夏抱自己腿上。

    小心夏腿腳不便,一旦離開了輪椅很多時候就是一只小綿羊,再羞赧也還是會被某人耍流氓的。

    也不知道為什麼,心夏的腿就是特別的美,興許不曾走路,便有著一種被呵護著的完美,無論是那晶瑩乳白的色澤,還是那柔軟卻不失彈性的手感,修長精致,挑不出一點點的瑕疵。

    莫凡把手就往心夏大白腿上放,四下無人便是各種作案。

    莫凡也懂得情侶約會時坐的地方必須有講究,這二百七十度環樹,前方又是人無法通過的大沙碉,完全接近密室……

    有人就要問了,既然想做壞事,為什麼不直接去房間里?

    對此莫凡就要嗤之以鼻,年輕就是年輕,別說心夏這種怕羞的姑娘了,換作是一個平日里糙漢子一般的姑娘,你一說我們去房間里聊聊天,她一下子就看穿你意圖了,除非她也那麼渴望,不然這次行動基本上要以失敗告終!

    像公園這種地方嘛,環境好,空氣好,人煙稀少,那是最為完美的,隨便那麼一挑逗,姑娘羞恥心作祟下,環境刺激下,立刻就酥軟了!

    心夏自然不知道自己被莫凡套路了,心里還沒有完全從那驚險的戰役中回過神來。

    說實話,莫凡在進行黑暗契約的時候,心夏真的很害怕。

    她本以為自己應該跟上了莫凡的步伐,結果莫凡仍舊是走在自己前面,讓自己無所適從,只能夠在那里無助的擔心著。

    “對了,有件事我挺奇怪的。”莫凡撫摸著心夏潔白的大腿,語氣又是另一種態度的說道。

    “嗯?”

    “你的腿好像也挺敏感的。”莫凡說道。

    心夏臉頰一下子就紅透了,這個壞蛋到底想干嘛啊,再往上摸的話,就……就……

    “你的腿明明有知覺,怎麼就沒有行走的力氣呢?”莫凡說道。

    心夏不是沒法站立,也不是挪動腿,只是她一旦邁開時,就會特別無力和疼痛,這實在匪夷所思,要說是病的話,為什麼進入了帕特農神廟,這樣一個甚至擁有復活之術的地方,為何不讓讓心夏的腿像常人一樣呢?

    “我也不知道。”心夏微微低著頭,原本這個時候她心情會比較暗淡的,可實在是莫凡的狼爪越來越過分了,這已經快不是摸摸腿那麼簡單了!!!

    “別……”心夏羞得耳根都紅了,哪有這麼肆無忌憚的人啊!!

    “會不會,你這個不完全是病,可能是別的什麼原因。”莫凡做出了這個推斷。

    “大概……嗯,嗯,莫凡哥哥,我們再走走吧。”心夏身子都有些發燙了,再在這里呆下去,天知道這個人會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來!

    “我有些走累了啊,要不我們回去休息著,好久沒跟你說說話了,去我房間吧。”莫凡說道。

    心夏臉頰都要紅得都要擠出水來,想拒絕嘛,一想到莫凡在這種地方都這麼沒臉沒皮,那還不如去屋子里,至少屋子里不用擔驚受怕的,心夏好怕莫凡這樣胡亂撫摸的時候被其他人看見,那真得羞死人了。

    小羔羊是斗不過老司機的,看到心夏輕輕的點頭,莫凡內心已經狂笑了起來。

    返回房間的路上,莫凡有點想給自己一個耳光,怎麼就不早點學會空間系的高階魔法呢,這要是瞬息移動回去,真是帥了自己一臉!!!

    (留地址了沒有啊,200份禮品,得到的概率是相當大的啊,拿這種東西在亂盟撩妹,簡直不要太奏效好嗎!!哦哦,之前有人問我,亂盟妹紙都在哪……那些挫男是怎麼把亂盟美女泡走的。我一萬次叫你們加我公眾微信,你們不听,微信是什麼,那啥神器,你們先加我微信,找到群啊,部落啊,自然會看到那些孤單寂寞要抱抱的亂盟妹紙。還有,別成一對就往我微信里發秀恩愛照,叔早跟你們說過了,泡了我們亂盟的妹紙就尼瑪就給我低!調!點!)(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