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北雨山,一名下巴長的小高瘦男子坐在山頭處,他的手上拿着一些小件的物品,目光出神的注視着火盆中的火焰,然後慢慢的將手中的東西放到裏面,任由火焰慢慢的將這些東西給吞噬。

    “是議員的電話。”一旁的女實習審判員走了過來,將手機遞到了陸斬天的面前。

    “放到我耳邊。”陸斬天淡淡的說道,他依舊在慢慢的將東西放到火盆裏。

    女見習審判員慢慢的蹲下,身子微微低垂,可惜即便她故意做出這樣的魅惑動作,陸斬天卻沒有興趣看她一眼。

    “父親,您對我的安排有什麼不滿嗎?”陸斬天開口問道。

    “你這樣只會讓我們陷入更大的麻煩,現在的莫凡已經非同一般,雖然他沒有投靠過任何一個勢力,但你可知道有多少大人物在暗中關注他嗎,你這樣太心急了!!”議員陸辛帶着幾分喝斥的說道。

    “我可沒有做任何會被別人抓住把柄的事情,一切也是按照正規的章程去做,難不成我們陸家已經軟弱到連常規審判嫌疑人都要顧及是否會得罪人的地步了嗎?”陸斬天將手中最後一件遺物捏在手中,幾乎要將其捏成粉碎了,“之前聽到消息的時候,我就說要宰了那小子,但你們覺得不妥,我聽你們的,等到世界學府之爭結束再做了斷。那麼現在世界學府之爭已經結束這麼久了,爲什麼那個殺死我親弟弟,殺死你兒子的混蛋還活得那麼自在!!父親,你可知道我前往那個峽谷的時候,多少隻禿鷹在分食他!”

    陸斬天越說越憤怒,他的雙瞳凝視着那火盆,火盆中的火焰猛然間擴大,燒到了外面。

    “我和你一樣憤怒,我向你保證絕對不會繞過他,可是你這終究不是萬全之策啊,據我所知,那傢伙是一個瘋子……”陸辛說道。

    “我們談話到此結束,您身居高位之後就越來越顧慮了。”陸斬天說道。

    火焰亂竄,已經將周圍的遺物燒得一乾二淨,陸斬天看了一眼時間,緩緩的站了起來對那名見習審判員道:“時間差不多了,你把我的人叫到山下,我倒要看看着小子有什麼三頭六臂!”

    ……

    陸斬天到了山腳下,他的身旁至少有二十名審判員,其中還包括了一名戴着一半面具的陰冷男子,此人渾身都散發着一種怪物一樣的氣息。

    副審判長馮景蘭皺起了眉頭,一臉不解的看着陸斬天道:“審判長,您讓我們集合於此是有什麼事嗎?”

    “沒別的什麼事,就是以防萬一,以防有人藐視我們北雨審判會,藐視我們正常執法……”陸斬天說道。

    馮景蘭帶着滿心的疑惑,正要繼續詢問下去,正好發現一名審判使臉色陰沉的走了過來,此人明顯是怒氣衝衝。

    “夜鷹?”馮景蘭看着夜鷹,不解的問道。

    “陸斬天,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夜鷹冷冷的質問道。

    “我做什麼不需要你來指手畫腳,我纔是北雨山的審判長,現在給我滾一邊去。”陸斬天毫不客氣的說道。

    “你這是在玩火,這是在公報私仇!!”

    “我沒有。”陸斬天輕蔑的一笑,回答得卻是輕描淡寫。

    “乘着一切還沒有鬧大之前,趕緊放了莫凡的父親。”夜鷹憤怒的道。

    “他是嫌疑人,我帶過來盤問幾句話,讓他在北雨山住上幾日,又有什麼問題,等我詢問完,洗清了他和某個人的嫌疑,自然會將他安然無恙的送回去。莫凡先是如日中天,但總不至於我一個審判長要做常規的調查、詢問都還需要低聲下氣的詢問他吧?”陸斬天笑着回答道。

    “你根本沒有任何理由帶走他的父親!”夜鷹道。

    “我當然有。”陸斬天看了一眼旁邊的戴着一半面具的人,事實上此人雙手還有一個銀色的鐐銬,上面充斥着黑暗禁錮之力,是審判會用來壓制犯罪法師精神力的手段。

    “他曾經是黑教廷的黑衣教士,現在歸順於我的北雨山,願意痛改前非,協助我們清剿黑教廷,盤查與黑教廷成員有關的人,這件事我已經向最高審判會申請過了,也通過了議員的同意。他告訴我,某位比虎津大執事穆賀更高職位的黑教廷重要成員與莫凡的父親莫家興有過很早的解除……我當然不至於去懷疑對付黑教廷首功的莫凡的父親是黑教廷成員,但我相信從他這裏可以找到極有價值的線索,畢竟莫家興所接觸到的那個人,很有可能就是紅衣主教撒朗!夜鷹,請問這個理由夠不夠充分呢??”陸斬天注視着夜鷹,笑容帶着幾分趾高氣揚的意味。

    整個審判會對撒朗都沒有實質性的偵破,但是他陸斬天卻發現了撒朗的過去,還是與莫凡的父親有關,這對陸斬天而言就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不僅可以在審判會中立下頭等功勞,更可以藉着這個機會狠狠的懲治莫凡。

    “那爲什麼我接到消息,有人利用他父親威脅莫凡!”夜鷹說道。

    “威脅?我只是讓他去告知莫凡一聲,他父親在我們這裏,何來的威脅說法?”陸斬天指了指旁邊的宇昂。

    夜鷹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作爲那次魔都黑教廷清剿的帶領人,夜鷹怎麼會不認得當初逃走的重要黑衣教士宇昂!

    “別告訴我你不知道宇昂和莫凡之間的過節,你這是故意激怒他!”夜鷹說道。

    “夜鷹,你這就有些多想了,我考慮宇昂和莫凡是老相識,現在宇昂改過自新,沒有理由不和莫凡打個招呼,我也做一個和事老,化解一下他們之間的恩怨,畢竟宇昂可以爲我們挖出更多的黑教廷人員。”陸斬天說道。

    夜鷹聽完陸斬天的這些話,心中不由怒火燃燒了起來,這個陸斬天就是在給莫凡設下圈套。

    宇昂被捕,並協助北雨山審判會搜剿黑教廷人員的事情夜鷹倒是知道一些,夜鷹本以爲陸斬天會全身心投入在黑教廷的掃除中,卻沒有想到他利用宇昂和宇昂的仇恨來對付莫凡,爲他弟弟陸一林報仇!!

    陸一林在祕魯因殘害隊友被莫凡憤怒殺死,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了,陸家也不會放過莫凡,可隨着莫凡獲得了世界學府之爭的名頭,陸家權衡一番之後,並沒有對莫凡採取什麼直接報復,誰知道陸斬天這樣一意孤行,非要莫凡爲殺他弟弟而付出代價!!

    “我要見一眼莫家興,我得知道他沒有被你們用刑!”夜鷹說道。

    “他好得很,這件事由我全全負責,就不饒你費心了。夜鷹,我是審判長,別總對我指手畫腳,明白嗎!”陸斬天語氣加重道。

    “你……你……”夜鷹氣得說不出話來。

    看了一眼周圍佈置下的審判員,夜鷹大概猜到陸斬天想做什麼了,他現在只能夠期望莫凡能夠冷靜下來,因爲莫家興多半不會有什麼事情,陸斬天還沒有膽大包天以審判會名義殺害莫凡的父親。

    “他來了!”宇昂看着坡道,臉上露出了幾分興奮的笑容。

    他總算可以看到莫凡那副抓狂的樣子了,這麼久了,宇昂一直在等這一天!!!

    夜鷹也往坡道處望去,正看見莫凡帶着一名着裝怪異的西方男子往這裏走來,從莫凡那眼神中夜鷹就能夠感覺到殺意凜然!!!

    “莫凡,你冷靜點,給我一天的時間,我絕對可以讓陸斬天安然無恙的放了你父親。”夜鷹快步走到莫凡的面前,他現在能做的就是勸阻莫凡。

    北雨山是審判會的一個重要基地,在這裏若有人動用武力的話,北雨山是有權力將此人先行處置的,陸斬天利用宇昂和莫凡以前的仇怨,故意以莫家興激怒莫凡,讓莫凡在北雨山動手,那樣的話,陸斬天就有一個非常正當的理由將莫凡給處置了!!

    有那麼多審判會人員作證,是莫凡先對北雨山構成威脅,從法理上來講,都是莫凡過於冒失啊。

    “夜鷹,我知道。”莫凡看着夜鷹,語氣冰冷的道。

    “你知道就好,我真的害怕你會做衝動的事情,別讓這些陰險小人左右了你的情緒,忍一忍,我可以保證你父親不會有事。”夜鷹認真的說道。

    “人是沒有死,但你知道的,宇昂以前是黑教廷的人,拷問一些有關黑教廷的事情,我有的時候會讓他來……正好宇昂認識你父親。”陸斬天站在那裏,一臉漫不經心的對莫凡說道。

    宇昂此時也笑了起來,眼睛勾成了一個怨毒的弧線,他要凝視着莫凡的表情,凝視莫凡崩潰和發狂,然後跟一頭瘋狗一樣撲上來,那樣一切就如願以償了!!!

    “宇昂仍舊是囚犯,他現在只是審判會用來挖出黑教廷的一張死囚牌……”夜鷹再一次說道,夜鷹不希望莫凡誤以爲審判會與宇昂有什麼勾結。

    “我也知道。”莫凡回答道。

    這整件事的原委靈靈已經查得清清楚楚了,他甚至知道這就是一個圈套。

    可是,莫凡不會忍!

    有些事情,觸犯到了自己的底線,便絕無容忍的可能!何況是觸犯到了莫凡兩個底線!

    第一,以自己父親做威脅!

    第二,許昭霆的事在莫凡心中就是一個心結,不管宇昂多麼痛改前非,多麼想要幫助審判會,只要知道了宇昂的消息,莫凡都會親自將他的腦袋給擰下來!!

    有些惡貫滿盈之人,是沒有寬恕的餘地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