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靈種一般比凡種強了2到3倍左右。

    而魂種會比凡種強大概4倍到6倍的樣子!

    阿莎蕊雅說的這暴君荒雷接近6倍的直觀威力,就意味著這是魂雷之中威力最強的品種了!

    即便是魂種,那也是有強弱之分,6倍威力的魂種,估計沒有帶領域都得賣到七八個億,更別說那強大無比的荒雷之痕附帶效果!

    這絕對是魂雷之中的上品啊,光听阿莎蕊雅的這番描述莫凡就砰然心動了起來。

    莫凡就是那種,不要則已,要就要最好的那種人,一想到自己花了那麼一大筆錢買來的魂種結果沒有別人的魂種強,莫凡便會渾身難受!

    “這個信息,你要開價多少?”莫凡也認真了起來。

    她相信阿莎蕊雅沒有必要拿這種事來欺騙自己,尤其是在經歷了黑暗劍主的事情後,黑暗契約這種事情她都知道,又怎麼會拿一個魂種來跟自己開玩笑。

    “你買一個普通雷魂種多少錢,這信息就值多少錢。”阿莎蕊雅回答道。

    “你這……有點太黑了吧,我8.5億買一個信息,而且還是不一定能夠拿到的東西。”莫凡說道。

    阿莎蕊雅搖了搖頭道︰“我給你的信息不簡單是那東西在哪。首先,我給你的信息是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其次,你若真出8.5億來買,我會告訴你獲得它的辦法,宛如游戲攻略那麼詳盡,至于你能否獲得,那就看你自己的能耐了。”

    “就不能看在我請你吃匹薩的份上打個五折什麼的?”莫凡說道。

    “不打折,因為我的信息絕對是獨一無二且極具價值的。另外,這匹薩味道一般般。”阿莎蕊雅笑著說道,如同一只高貴優雅的慵懶的白狐,那雙眼楮帶著幾分的睿智和狡猾。

    “別這樣,你這一毛不拔的模樣會有損我心中你女神一般的完美形象。”莫凡苦笑的說道。

    “呀,原來我在你心目中是那麼的高尚,既然這樣,那我給你一個優惠好了。”阿莎蕊雅終于一副要松口的樣子了。

    莫凡確實對她說的那暴君荒雷很感興趣,听到阿莎蕊雅這番話,不由的小興奮了起來。

    “在那座暴君山脈上,我有一個一直沒有完成的事情,需要一個有能力的家伙幫助。我可以幫你獲得暴君荒雷,你也必須全力協助我完成這件事。”阿莎蕊雅說道。

    “這個沒問題啊,我幫你,你幫我,這才像是朋友嘛。”莫凡笑了起來。

    “你可以去找趙有乾把錢拿回來,然後打到這個賬戶上。”阿莎蕊雅也笑了笑,手中抽出了一張精致的貓卡。

    莫凡臉色一僵,道︰“怎麼還要給你打錢,不是說好我幫你,你幫我的嗎?”

    “這個優惠呢,其實是一個套餐。你一樣得付這麼多錢,但我會親自幫你獲得暴君荒雷。”阿莎蕊雅說道。

    “可我不是也幫你完成你的事嗎?”莫凡說道。

    “我可以找別人呀!”阿莎蕊雅又笑了起來,十足就是一只老謀深算的狐狸。

    “……”莫凡也真是瞎了眼,當初怎麼會覺得葉夢婀身上有著一股與世無爭的聖潔之氣。

    看了一眼桌子上只剩下幾塊的匹薩,莫凡也是無語。

    味道一般般你還吃那麼多,吃那麼多怎麼不胖死你?

    “我考慮考慮。”莫凡喝了一口雞尾酒,之前那份愜意和休閑頓時蕩然無存。

    暴君荒雷莫凡確實想要,這會比在競拍會中買到的不知好上多少個檔次,可問題是,阿莎蕊雅提出的這些條件听起來就無窮無盡的不靠譜,總不能因為她長得禍國殃民就乖乖的把錢交出去,那可是自己二十多年唯一一次最高積蓄!

    只是,一想到黑暗劍主的事情,莫凡又覺得阿莎蕊雅不會是那種騙子,更何況阿莎蕊雅是騙子的話,趙有乾也不會親自去接待了,趙有乾那種人就像他說的那樣分分鐘過億……

    阿莎蕊雅完全不考慮莫凡那糾結無比的心情,輕輕的抿著酒精度並不高的冰飲,紅撲撲的性感嘴兒還發出幾聲悠閑愜意的嬌息,尤其是帶上一些從鼻子里發出的那種輕微喘嘆,瞬間就引人爆炸,恨不得撲上去把自己另一種積蓄都全全交給她。

    這真是一個誘惑力爆棚的女人,是和穆寧雪的那種冷到骨髓里的美截然不同的一種,親近卻又若有若無的遙不可及。

    莫凡正考慮時,電話卻響起來了,是趙滿延打過來的。

    “莫凡,我哥查過了,這一個多月的競拍單里面,都沒有雷系魂種,其他系的倒是有一些,你考慮不考慮??”趙滿延問道。

    “不會吧,不是說這里什麼都有的嗎?”莫凡說道。

    “誰知道呢,連黑魔法、白魔法的都有,就不巧沒雷系的,要不等上一個多月,或者去別的地方看看?”趙滿延問道。

    “算了,這里都沒有的話,其他地方估計更不好弄吧。”

    “那倒是,雷畢竟稀有,還是魂種的話,若或缺的比較嚴重的話,價格還可能被往上抬。”趙滿延說道。

    “那先把卡拿回來吧。”莫凡說道。

    “恩,已經在我手上了。話說起來,你在長廊展覽廳的時候有看見什麼鬼鬼祟祟的人嗎?”趙滿延問道。

    “鬼鬼祟祟的人?應該沒有吧,怎麼了?”莫凡回答道。

    “警鈴響了,可能有東西被盜,但警衛檢查過一遍,又發現沒什麼東西丟失,可能是有人想盜竊沒成功吧。”

    “哦,哦。”

    ……

    莫凡掛了電話,目光不由的掃了一眼旁邊輕輕閉著眼楮的阿莎蕊雅。

    趙滿延說的那事莫凡還挺在意的,當時展覽走廊里貌似就自己和阿莎蕊雅吧,當時她還說有小事要做,難不成是她想盜東西?

    很快莫凡又搖了搖頭,想來應該是別人干的吧,她沒有理由去偷展覽廳里的東西,那些都是歷史意義,真正市場價值反倒未必能夠賣出高價的。

    “考慮好了?”阿莎蕊雅睜開眼楮,那修長微曲的睫毛閃爍了起來,電得莫凡心髒都加速跳動了幾分。

    “你能保證我拿到暴君荒雷?”莫凡問道。

    “不保證,凡是都有意外的。不過,我會盡力。”阿莎蕊雅說道。

    “那我們什麼時候出發?”莫凡問道。

    “你什麼時候把錢打過來,我們什麼時候出發。”阿莎蕊雅說道。

    “錢得先凍結,萬一你騙了我呢?”莫凡說道。

    “可以。”

    ……

    暴君山也在意大利,應該是古羅馬時期以某個君王命名的山脈,離威尼斯倒是有一段距離。

    國府隊員們要在威尼斯呆上很長一段時間,直到世界學府之爭正式開幕,其他人也會在威尼斯中潛心修煉,加之威尼斯有著世界最大的幾家拍賣會,多半學員們背後的勢力開始狂燒錢了。

    莫凡要離開一陣子,本來是和穆寧雪打聲招呼的,結果穆寧雪進入閉關修煉中了,莫凡連見她一面的機會都沒有。

    想來也是,她比自己更在意世界學府之爭,接下來會是她證明自己的最好機會。

    自從從天山回來,穆寧雪的修為倒是一直都增長的很快,而且穆寧雪應該已經覺醒了第三系了,可莫凡至今沒有看到她施展過第三系的力量,也不知道是沒有怎麼修煉,還是一直藏著作為底牌。

    她應該是在天山獲得了什麼不錯的機遇吧,莫凡心里這樣想著。

    ……

    離開了威尼斯,徑直前往暴君山脈。

    來之前,莫凡讓靈靈幫自己查了一下,算是做點功課,靈靈表示,暴君山上確實有老獵人表示,那里雷電癥狀不太尋常,也有很多懸賞尋找暴君山上的雷電靈種、雷電魂種的,但似乎迄今為止沒有人在這座長長蜿蜒的山脈中尋找到雷系魂種的一絲絲痕跡。

    從這點來看,阿莎蕊雅是沒有騙自己了,很多老獵人都認為暴君山脈是有強大魂種的!

    莫凡本以為阿莎蕊雅會帶著幾位隨從一同前來,卻不料是阿莎蕊雅自己一個人。

    這倒是讓莫凡有些小意外,她居然單獨跟自己出來歷險,這無異于是跟一個才見過兩次面的男子單獨旅行啊,自己長得就那麼人畜無害嗎,阿莎蕊雅這麼美得冒泡的女人,就不怕自己到了荒郊野嶺把她那啥了,她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有著令人犯罪的魅力啊!

    “你可真信賴我。”莫凡感慨了一句。

    “你會對我圖謀不軌?”阿莎蕊雅說道。

    “男人的克制力一般自己都摸不準。”莫凡說道。

    “那也沒關系,那種事情一般建立在男人比女人強大的基礎上。”阿莎蕊雅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的意思是,我打不過你?”莫凡順著往下問到。

    “對。”阿莎蕊雅也點了點頭。

    听到這里,莫凡頓時就要跳起來了!!

    媽了個蛋,自己不是她對手???

    放眼世界,在這個年齡層里能夠和自己單打獨斗的根本沒有幾個了,這阿莎蕊雅年紀看上去應該還比自己小那麼一些,憑啥說自己不是她對手??

    不行,這關系到尊嚴!

    假如自己真是一個禽獸,連荒郊野嶺叫天天不應的地方禽獸的事情都未遂了,還有臉活在這世上嗎?(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