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前往塔克拉瑪干沙漠的這?,天氣倒難得秋季放晴,暖洋洋的陽光落在身上,特別的舒服。

    莫凡按照葛明說的地點,先在機場匯合。

    莫凡這邊一共就幾個人,張小侯會在新疆那邊等着,從上海這邊坐飛機過去,基本上是從國土的最東面飛到了最西面,橫跨整個國家。

    也只有這樣飛上一次,纔會體會到中國的領土是有多遼闊,要放在歐洲,這距離都不知道穿過了十幾個國家了!

    到了機場,莫凡發現有個人也跑了過來,這讓莫凡挺意外的。

    “哈哈,我聽穆寧雪說你們要去塔克拉瑪干,我說莫凡,我們可真的有緣呀,我其實也打算去那裏找點東西……”總是帶着幾分挑逗男人意味的蔣少絮笑盈盈的說道。

    “你去那裏做什麼?”莫凡不解的問道。

    “很重要的事情,放心我不會給你們拖後腿的,何況在那麼一個荒郊野嶺沙漠狂地,沒有一個心靈系法師你們確定可以安然無恙?”蔣少絮並沒有透露她的去意。

    莫凡也無奈,蔣少絮都跑到機場這邊來截自己了,看來她是非去不可。

    “好吧,好吧,不過我得和葛明說一聲。”莫凡說道。

    蔣少絮加入,莫凡是舉雙手歡迎的,心靈系法師到哪裏都吃香,無論是法師之間的對抗,還是行走在妖魔國度,很多時候一場浴血廝可以通過一個心靈安撫直接化解……

    莫凡問了葛明,葛明也沒什麼意見。

    只不過,上了飛機之後,葛明的幾個手下看到莫凡竟然是帶着三個女人前往塔克拉瑪干沙漠,有的不由眼睛一亮,一副大飽眼福的樣子,有的卻是嗤之以鼻,已經開始冷嘲熱諷了起來。

    莫凡帶的是靈靈、牧奴嬌、蔣少絮。

    靈靈渾身上下都散發着清純蘿莉,萌得要流鼻血的氣息,男女通殺,誰都想要把她抱起來疼愛,算是特別引人矚目的了。

    牧奴嬌自然就不用說了明珠學府的校花,氣質出衆,美麗優雅,大家閨秀,落落大方,走到哪裏都是一大片回頭率,輕易秒殺粉飾媚俗!

    蔣少絮也是天生麗質,那會閃的眼睛和嫵媚的臉龐總是可以準確的勾住一些沒有什麼自制力的男人的魂……

    莫凡帶着這三個女人,走在路上直接折煞所有男人,哪怕他穿着真的很一般,也無形間襯托出了他作爲男人無可爭議的強大魅力。

    只是,金戰獵人團的,卻有很大部分人並不開心。

    他們這次前往的是可以稱之爲“鬼門關”的沙漠,團戰葛明更是挑選出了整個金戰獵人團的精英,不僅經驗吩咐,更是常年在刀尖上行走。

    還沒有真正到塔克拉瑪干沙漠,他們就已經有些在候機廳裏坐立不安了,生怕這次開墾妖魔之地是一次有去無回的行動。

    他們這般不安,這般緊張,這般嚴正以待,結果莫凡帶了三個美女去遊玩?

    這讓金戰獵人團的精明們覺得是在侮辱他們這次冒生命危險前往的決心!

    “小子,你是帶她們去度假的嗎?”負責路線指揮的獵人大師盧方冷諷了一聲。

    “我希望你清楚,我們這次前行的目的。如果你想借我們金戰獵人團來刷你的歷練暑假作業、獵人功績,那最好還是換一個隊,我們是做好了隨時都會死在那裏的準備!”一名年齡不會比莫凡大多少的獵人男子說道。

    此人在說着這番話的時候,眼睛裏其實還閃爍着別的情緒,這個情緒被蔣少絮很輕易就捕捉到了。

    “放心,我跟你們一樣是做好了準備的。”莫凡回答道。

    葛明這時也站出來調解,葛明知道莫凡的身份,也知道蔣少絮和牧奴嬌都是國府成員,實力上肯定不會有什麼問題,只可惜世界學府之爭也不是全世界人都看的,很明顯盧方和鄭通就是屬於沒把世界學府之爭當回事的一類,他們眼睛裏只有獵人大賽。

    很多自?的獵人其實都是如此,他們看不起那些沒有經歷真正廝殺的法師,看不起那些只在都市裏的作秀比賽,所以即便告訴他們莫凡幾個都是學府強者,他們也都用一種看乳臭未乾小屁孩的眼神看待他們。

    倒不是獵人們帶着這份偏激,事實上都市之中那些身居高位的法師,他們真正面對妖魔的時候,確實弱成渣,獵人鄙視作威作福的,是很正常現象。

    學府人員,一般都會走向政府,走向魔法協會。

    獵人們同樣看不起學府出來的,尤其是莫凡帶着這三個女人,無論怎麼看都是花瓶!

    “那個鄭通在嫉妒你。”蔣少絮聲音傳來。

    莫凡笑了笑。

    鄭通是那個年輕的獵人,負責戰鬥,這傢伙的眼睛總是落到牧奴嬌的身上,即便她嘴裏在說着對幾個女人不屑的話,但看得出來她是對牧奴嬌有想法的。

    莫凡也無所謂他們的質疑了,自己以前是什麼功績,什麼戰績,別人根本不瞭解你所在的領域,也與你沒有任何交集,靠嘴說自己以前如何牛b也沒有任何卵用,倒是這種被嫉妒的感覺,莫凡心情特別的舒暢!

    往常,莫凡和穆寧雪出去走,那也是被這種目光給圍毆的,不過今天一口氣帶三個,效果明顯要比單獨帶穆寧雪強不少!!

    ……

    大家坐得不是民航,而是軍機。

    軍機一般都有巡航法師在的,這次飛行路線要途徑很多無人地帶,那都是大妖大魔的地盤,高空航線也未必是百分百安全。

    軍機就是飛得快……

    不飛得快也不行,慢悠悠的從某個君主的地盤上飛過去,估計下一秒就被從萬米高空給拽下來,所以一定要飛快點。

    大概三個小時不到,飛機停落在了一個最靠近塔克拉瑪干沙漠的塔里木軍方基地機場中。

    張小侯已經在塔里木軍方基地這裏等着了,一看到莫凡,他就開心的跑了上來。

    “他也是一起去的?”鄭通看了一眼張小侯,不由冷哼了一聲。

    張小侯長得不算很高,身材偏瘦,老被莫凡叫成猴子也是有原因的,再加上他那張憨厚和年輕的臉,就給人一種稚嫩和會犯錯的感覺。

    張小侯也沒有辦法,他年齡也不小了,但他的臉型還跟個高中沒畢業的少年那般,軍旅生活的磨礪並沒讓他容貌有多少變化,原本他身上是帶着幾分沙場的肅殺之氣的,可見到大哥莫凡,他那屁顛屁顛本性馬上就掩不住了。

    盧方此時也有些看不下去了。

    團戰說有外人加入的時候,他就不是很開心,行走在如此危險的地方,最怕的不是強大的妖魔,是豬一樣的隊友。

    莫凡帶三個女人度假,那已經衆怒難熄,現在又多了一個憨小子,還開個卵子的荒!團長到底是收了人家多少錢!

    “怎麼,我不能去嗎?”張小侯並不知道矛盾所在,以爲自己有什麼問題,急忙指着自己問道。

    鄭通又笑了起來,眼睛裏的輕蔑不再掩飾了,接着道:“我們這次前往,至少是得獵人大師稱謂,不是獵人,那也得有相應級別的稱謂,你這種軍方實習生也想入我們隊伍,別做白日夢了,我們是前去開荒的,不是給你們這種人混簡歷的!”

    張小侯沒穿軍服,個子小,人長得黑嫩,在其他那些高大的軍人面前還真像個實習生。

    葛明之前只答應有四個外人入隊,莫凡帶了三個女人,這事大家只能夠看在團戰葛明的面子上忍了,現在又多了一個,鄭通自然有理由拒絕讓這人入隊了,也算是給莫凡這種人一點下馬威,免得他不把這次開荒當回事。

    “我……”張小侯被對方這麼一番蔑視,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正巧,幾名在負責飛機物資輸送的軍官往這裏走來,他們看到了張小侯,立刻停下了腳步,朝着張小侯行了一個軍禮:“張軍統!”

    <櫣>“張軍統,多虧了您和您的部下滅掉了秦嶺飛妖,不然我們這條與沿海的軍事航空路運輸線根本沒法正常飛行。”其中一名軍官更是帶着幾分崇拜的說道。

    “哦,哦,小事,你們先忙吧。”張小侯回了一個軍禮。

    鄭通看着這一幕,臉上的表情一下子變得無比豐富了!

    什麼情況,這嫩頭小子是一名軍統???

    軍方的等級體系更加嚴格,儘管軍統和獵人大師在社會上算是同級,可是掌管着一**師部隊的軍統無論如何都要碾壓獵人大師,無論是實力、經驗、戰績、指揮……

    高階法師可不一定就能夠當上軍統,但軍統一定是高階法師之中各方面能力都相當出色的!!

    最重要的是,秦嶺飛妖一族竟然是被這小子滅掉的???

    秦嶺那也是一個凶煞之地啊,能夠在那裏滅掉其中一族羣的,那絕對是軍方鐵血強人!!

    鄭通滿臉的尷尬,和對方的功績和軍級比起來,他這個獵人大師纔是實習生。

    在野外行走的獵人獨來獨往,所遇到的危險自然是沒法和妖魔戰爭相比的。

    張小侯是在戰爭中混的。

    “凡哥,他們好像不太歡迎我加入?”張小侯說道。

    “哪有的事情,哪有的事情,我們只是沒有想到你這麼年輕就統帥一軍,都是誤會,這次前往的地方非常危險,我們希望隊員們有足夠的實力和自保能力。”葛明急忙出來打圓場。

    葛明知道張小侯是軍統,同樣是眼睛一亮,這樣的人才加入進來,他們此行更有保障!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