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沒有人比穆寧雪更清楚那種融入到靈魂里面的冰剎碎片,當這個碎片脫離了人的靈魂之後,便一定會造成巨大的損傷,甚至是有生命的危險!

    “你放心,那些碎片者沒有死,只不過因為碎片的離身,他們辛辛苦苦多年的修為就徹底失去了,淪為了一個普通人。當然,也很難說一些人因為修為失去而自尋短見的,這種人就不是我關心的了。”潘西說道。

    穆寧雪越听越怒!

    假如她知道這種契約是以剝奪別人修為為代價,她是無論如何不會再修煉下去的,這簡直就是一種邪術!

    “順便說下,你的媽媽也是契約弓奴之一。”潘西突然笑了起來,臉上的笑容變得詭異了起來。

    “你……你說什麼!!”穆寧雪渾身一顫。

    關于媽媽的記憶一下子涌入到穆寧雪的腦海之中,回想起她忽然間憔悴無比的樣子,那如同失去了靈魂一般的空洞眼神,在抑郁中離開了人世!

    “別那麼驚訝,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選擇。她這一生都在想盡辦法的進入穆氏,想盡辦法的進入到最高會議,想盡辦法成為最為出彩的人。可惜她沒有你那麼好的天賦,所以她將一切的希望寄托到你的身上,當她失去碎片,失去所有魔力的時候,她讓你繼承了她的這個契約。你比她更強,更值得栽培,你也不負我們所望,但怪只能夠怪你運氣不好,家庭與黑教廷有著無比密切的聯系,你知道這對我們整個穆氏造成多麼巨大的影響嗎??”潘西言語里帶著幾分冷厲。

    “這也是我自己的選擇,但你卻沒有告訴我,這會以剝奪別人的修為為代價!”穆寧雪臉上的怒意更加明顯。

    “我告訴過你,你只是沒有領會我的意思。你該知道的都已經知道了,那麼是我來取走你契約里那近乎快要完整的冰之殘弓呢,還是你自己交到我的手上,我本以為你會是最合適的人,可惜,可惜,這番話我永遠都只是對那些碎片者說過,卻不料也向你開口。放棄掉這條坎坷道路的修行吧,去做個普通人,我至少可以保證你過得很舒服。”潘西向前走了一步,身上的氣息一下子變得凜然充滿壓迫力!

    看著潘西那冷漠的面孔,穆寧雪反而覺得可笑了起來。

    自己的修為基本上都是靠自己修煉得來,這個人又有什麼資格剝奪!

    這個在國內龐然巨物一般的穆氏,竟然也藏著一個如此邪性的禁術,用年輕子弟的不斷強大的靈魂來供養碎片,再由一個人來取締所有,讓完整的冰晶剎弓復甦,這樣得來的力量,何止是殘忍,簡直毫無人道。

    “穆氏一直都是如此,有價值的人,得天獨厚,眾星捧月。失去了價值的人,就應該做出犧牲,讓強者更強!”潘西看著穆寧雪,見她並沒有逃走的意思,于是也沒有太急于一時。

    “那麼你想將我身上的這些碎片交給誰?”穆寧雪質問道。

    “你覺得呢?”

    “穆婷穎?”穆寧雪知道現在所有穆氏的人目光都在她的身上,“可她不是碎片者。”

    剛才潘西說過了,穆氏直系里面是沒有契約者的,他們不會讓直系人員成為冰晶剎弓的犧牲品。

    “是我。”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旁邊傳了出來,穆寧雪幾乎不需要轉身都可以辨認出這個聲音主人的身份。

    她沒有轉過頭,哪怕知道那個人正踩著輕盈的高腳跟鞋子緩緩的走上橋梁。

    穆寧雪胸脯卻在劇烈的起伏著,她注視著拱橋下靜靜流淌過的海水,蔚藍色的海水干淨到可以映出她有些蒼白的面容。

    “你不是冰系法師。”穆寧雪還帶著一絲絲的僥幸,她但願這並不是真實的。

    “弓是魔具,任何系的法師都可以持有,只要有足夠的人喂飽了它,讓它復甦出該有的力量,誰來持有都是可以的。”潘西說道。

    “所以,最強的冰系家族,其實只是一個笑話,冰系只是貢品,為那些家族上位者服務而已。”穆寧雪盡量保持著平靜道。

    “沒錯,一個龐大的氏族必定需要巔峰強者來支撐,名望可以讓那些苦修法師絡繹不絕的加入進來,哪怕是更改掉他們的姓氏,他們都會覺得無比光榮,而這些人中,又有一部分會選作養料,為出類拔萃的人服務。你本應該是出類拔萃的那類人,但現在不是了。穆氏是不會讓你進入世界學府之爭的,這等于是在摧毀幾十年來族長會議們好不容易建立起的穆氏名望。你在走上這條路的過程,便是一步一步走向自我滅亡。我讓你父親勸過你,可你不听。沒有了家族的依靠,你進入了世界學府之爭又有何意義,違背家族的意思,善做主張,就等于是一種背叛,背叛就會受到懲罰。”潘西說道。

    “真不敢想象……”穆寧雪仰起頭,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像是釋懷,又像是對一切徹底心灰意冷,“這樣的話竟然是從一個世族的族長會議人員口中說出。”

    “很殘冷對吧,不久之前,你興許還把我看做是捧你走上神壇的導師。”潘西說道。

    “你想多了,我從來沒有對你有任何的心存感激。”穆寧雪言語中帶著幾分冷意。

    潘西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穆寧雪緩緩的轉過身來,目光注視著那個踏著優雅的高跟鞋步子的人,接著說道︰“倒是你,南榮倪,我想知道在東海城那次,你是有意的嗎?”

    南榮倪搖了搖頭。

    “哦。”穆寧雪淒淒的一笑,“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要對我撒謊嗎?”

    南榮倪愣了一下,隨後也笑了起來道︰“你既然都知道了,為什麼還要問。”

    穆寧雪手按在石橋上,一股冰霜之力正從她的身體里涌出來,為了不讓他們察覺,它們有盡可能的在穆寧雪的手附近涌動,沒有徹底的擴散出去。

    “沒有用的,你的那點能力在潘西面前就是一個笑話。”另一個女子的聲音傳了出來,正是從拱橋的另一端。

    鋒利的高跟鞋踩在石橋上,一身華貴奼紫衣裳的穆婷穎走到了拱橋的最高處,又宛如一位高傲的公主,緩緩的走了下來。

    在穆婷穎的身後,還有兩名穿著雪銀色高貴法袍的男子。

    穆寧雪認得這種服侍,正是組長會議中的戒律法師,他們會對觸發了家族規定的人進行追捕和懲罰!

    穆氏戒律法師實力堪比審判會的審判員,穆寧雪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會有這麼一天,荒唐到如同沒有邏輯的噩夢。

    橋的另一端,又有兩名雪銀色法袍的男女走來,一共四位穆氏戒律法師,目光凌厲得凝視著自己,像是在看一個犯下滔天大罪的惡人那般!

    “小心一點,她手上有剎弓。”其中一名戒律法師一臉嚴肅的說道。

    “放心,我在這里,它的剎弓不會在听從她的調遣。”潘西站在那里,沒有絲毫親自動手的意思。

    事實上,讓自己親手扼殺掉一個被認定為天才的學員,這對潘西來說也是蠻殘酷的,無奈族長會議已經這樣決定,何況冰晶剎弓不可能總是放在一個已經不屬于家族的人手上。

    “我獲得了這個契約,就可以立刻使用它了嗎,在世界學府之爭上也可以使用?”南榮倪問了一句。

    “只需要慢慢的抹除掉穆寧雪在冰晶剎弓上的靈魂印記。放心,世界學府之爭不允許使用禁術,卻沒有不允許使用通過禁術冶煉出來的魔具,冰晶剎弓不在禁止範疇里。”潘西說道。

    四名雪銀色戒律法師越來越近,他們逐漸將穆寧雪給堵在了拱橋上。

    拱橋兩旁的行人看到這一幕,紛紛圍了過來,不過其中一名雪銀色戒律法師手上卻有一紙公文,冠冕堂皇的告訴維持威尼斯水都次序的法師們,他們是執行家族緝拿,已經獲得許可。

    威尼斯的次序法師們圍在拱橋外,也沒有了絲毫阻攔的意思。

    穆氏權力確實龐大,龐大到在城市內進行戰斗也是合法的,更可以將什麼都沒有做的穆寧雪定義成一個罪犯,並用緝拿這兩個字眼!

    “怎麼樣,這種一無所有的感覺如何?”穆婷穎笑了起來,笑得再放肆不過。

    她等這天已經很久了,可笑的是穆寧雪還一直把南榮倪當做是朋友,南榮倪一直都算是穆寧雪的宿敵,自從他們家族成為了穆氏的附庸,族長會議就已經將冰晶剎弓的力量賜予了他們!

    穆寧雪十年苦修,不過是給別人徒做嫁衣!

    “事實上,即便你沒有因為黑教廷事件名聲大損,為了捆綁住南榮世家,你也一樣是淪為這個下場。一個優秀年輕的法師,穆氏氏族不會缺少,可一個古老神秘的世家的加入,卻是壯大一個氏族的翅膀!你以為你是穆氏的天之驕女,卻只不過是一個被打扮得無比精致高貴的贈送禮品盒。”穆婷穎笑得都有些直不起腰來了。(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