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到了下半夜,沙漠簡直變得冰冷,完全有種走在冰天雪地的感覺,風颳在被凍僵的臉上,疼得都要裂開來。

    天沒有亮大家就開始繼續前行了,一走到陽光灑落下來的那一刻,那種暖和感會令人感覺特別舒服,只是不出一個小時,越來越熱的身體便會開始厭惡。

    沙漠便是如此,根本不會給人半點痛快,這也是爲什麼獵人們總是對這裏敬而遠之。

    “再往這個方向走,就可以看見一條沙曲河了,我們順着沙曲河走,一直到下游地帶的話,便能夠靠近那座曾經的驛站了。”盧方拉開了地圖道。

    說是河,其實不過空有一條河的深壑在那裏,裏面根本沒有一滴水,粘稠的沙土讓人擡腳特別的困難。

    這條沙曲和河是一個重要的標誌,它們找到這條河也花了很長的時間,否則說不準已經走錯了方向。

    接下去沿河走就可以了,不需要再規劃道路路線,只是這條河並不是看上去那麼平靜的。

    “大家發現了沒有這裏的沙子特別軟和粘,走的速度慢了一些的話,就感覺身體會往下陷落一些……這還只是一開始,等到了更下游,那些沙子堪比沼澤了,根本沒有半點沉重力,我們必須保持一定快的速度纔不至於陷入到這些泥沙之中。”莫凡開口說道。

    莫凡收集的資料也不少,對這沙曲河的情況還是瞭解的。

    “不能硬化泥沙嗎?”王九明問道,目光不自覺的看向了隊伍裏的土系法師們。

    土系法師們都搖了搖頭道:“這些泥沙非常不好控制,沒看見我們地波術都沒法在這裏使用了嗎。”

    “那可真是麻煩。”

    “我已經在小跑了,可是還感覺自己身體會往下陷。”

    “那就再跑快點。”

    一行十幾人,不斷的在這沙曲河那留下深深的腳印,但他們每個人的腳上都沾着泥沙,泥沙沾得越多,步伐就會變得越重,時間若是短暫的話倒沒有什麼影響,可他們已經在這泥沙之中奔跑了近半天的時間了……

    “拉我一把,拉我一把,我要陷下去了!!”隊伍後面,負責後勤的獵人忽然叫了起來。

    大家往後看去,發現他竟然大半截腿都落到了泥沙下,感覺整個人踏入到了一個河泥坑裏面……

    “老四,你在幹什麼啊,讓你跑快一點,這裏的泥沙沉重就跟幾張紙一樣,沒有速度支撐我們都會沉下去!”葛明喝斥道。

    “我……我……啊!!!有什麼東西抓住了我的腳!!!”忽然,李四重大叫了起來,宛如一個溺水之人在那裏狂呼。

    李四重由於速度慢了,身體陷落了進去,同理其他人若停下腳步來,一樣會沉入到這可怕的泥沙河裏面,這裏的泥沙明顯是充斥着一種攻擊性的,它們會將陷落下來的所有物體都包裹住,然後死死的拽着物體,不讓它們掙脫,這種吸附力已經不遜色於一頭戰將級生物的咬合力了,這也是沙曲河可怕的地方!

    “沒有東西抓住你,是你陷得更深了,等我,我拉你上來!”葛明保持着速度,繞了一個很大的圈正準備倒回去幫李四重。

    “我來。”莫凡對葛明說道。

    等葛明保持速度的饒回去,李四重估計腦袋都陷到泥沙下面去了。

    “念控-虛爪!”莫凡意念一動,銀色的無形之力化作了一隻巨大的手,一下子抓住了李四重的上半身。

    “起!”

    莫凡用念力將他從泥沙中拽出來,但是一股強大無比的阻力讓莫凡精神上微微一蕩,竟然沒有一口氣將李四重給拖拽出來,這讓莫凡不由感到心驚!

    李四重身體不過是陷落了一半,那些吸附住它的泥沙竟然等同於上百隻惡鬼的蠻力,死死的抓住李四重不讓他逃脫出去,莫凡本以爲自己的念力可以輕鬆的將他拽出來,哪知道竟然失敗了!

    莫不得不再集中精神,加強自己的意念。

    “啊啊啊啊!!!疼,疼疼!!!”突然,李四重大叫了起來,從他臉上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並沒有僞裝。

    “猴子,想辦法驅散那些食人沙!”莫凡臉色一變,急忙朝着張小侯喊了一聲。

    張小侯立刻意識到了危機,他先喚出了一陣旋風,讓自己懸浮在半空中,緊接着施展出了巖魔之瞳,強行與那些可怕的泥沙抗衡。

    施展出了高階土系魔法之後,張小侯才猛然意識到這下面的泥沙是有多可怕,也明白了莫凡爲什麼稱它們爲食人沙了,這些泥沙每一粒都好像有生命那般,它們高密度的集中在陷落進來的物體附近,如飢餓的野獸瘋狂的爭搶和拖拽,力量大得驚人。

    莫凡使用意念將李四重給拖拽出來的時候,這些食人沙也在瘋狂的往下扯,莫凡不敢再加大念控的力量了,因爲那很可能將李四重直接拉扯成兩段,這些食人沙遠沒有看上去那麼好對付!

    張小侯利用巖魔之瞳,強行驅逐那些食人沙,莫凡見狀更不敢有半點耽擱,用虛爪猛的將李四重給拽了出來。

    “咯嘎!!”

    拽出來的那瞬間,大家都聽到了骨骼被扯斷的聲音,李四重直接痛昏了過去……

    “這……”

    衆人看得一片心悸,誰都沒有想到這普普通通的泥沙竟然有這麼可怕的吞噬性,要不是莫凡正好是一名空間系的法師,他們真不知道怎麼才能夠把李四重從沙子裏拽出來。

    “只是有些脫臼,沒有什麼大礙,這些食人沙吸附力量超過了五噸,陷下去越多,吸附力量就翻倍上漲,大家千萬別沉下去了,一旦吸附力超過了十噸,就算我強行將你拉扯出來,你們身體也會變成兩截!”莫凡鄭重無比的對大家說道。

    剛纔那一幕大家都是看見的,對莫凡這番話深信不疑,不知不覺衆人都加快了速度,不敢讓腳陷下去半點。

    <>……

    “怎麼還沒有到頭,我感覺自己的腿有一千斤重。”鄭通叫了起來。

    即便是用足夠快的速度在泥沙上面輕踩,所消耗的體力也比往常大很多,如此一直奔跑,肯定會疲憊不堪,大家已經這樣走很長時間了,一些人開始體力不支。

    “我也是,我走不動了。”身上還有傷的飛鼠說道。

    “還沒有到頭嗎??團長?”

    葛明沉着臉,從地圖上顯示,這條食人沙河至少還有接近五個小時的路程,假如大家現在就堅持不下去了的話,那麻煩真的大了!

    這條曲河雖然不是特別寬廣,往兩邊一公里兩公里的話,也可以踏上岸,問題是,沙曲河兩旁是暴塵魔蜢的領地,暴塵魔蜢是災荒型妖魔,它們一出現就是用萬來計算,它們吃的可不是莊家、植物,而是活物!

    暴塵魔蜢可怕至極,一旦被暴塵魔蜢盯上,無窮無盡的追殺將開始,再多一名超階法師在隊伍裏也很難保證隊員們的生命安全,所以這個岸是無論如何都不能上的,那等於是去給暴塵魔蜢送去午餐。

    事實上塔里木盆地軍事基地的建造,主要就是預防暴塵魔蜢部落,這個部落的攻擊性、殺傷性、毀滅性都是s級的,近幾十年間便有不少西部的城市遭受過這些暴塵魔蜢部落的掃蕩,那纔是真正的人間地獄,人、牲畜、植物包括建築物,只要暴塵魔蜢之風颳過,什麼都不剩下!

    暴塵魔蜢部落領地範圍很大,要穿過去就只能夠走這條沙曲河,但沙曲河的恐怖程度也超出了大家的想象。

    “再走下去,我們全部都得陷下去了,我們得上岸。”盧方說道。

    不是所有人體力都跟莫凡、張小侯這麼猛的,像蔣少絮和牧奴嬌都已經有些體力不支了。

    莫凡是抱着靈靈,後面還輪流揹着牧奴嬌和蔣少絮,體壯如牛的他倒還能夠堅持,但那是惡魔系賜予他的被動能力,其他老獵人都吃不消了!

    “要不,上岸吧,我覺得再走下去,我們真得全部喂這些沙子。”王九明說道。

    “可是岸上更可怕,而且我們一上岸,那些警覺性極強的暴塵魔蜢就會發現我們……”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等死嗎!”已經有人不耐煩的叫了起來。

    “暴塵魔蜢肯定是不能去招惹的,大家輪流鋪路吧,這個時候就別節省魔能了,能走出這裏再說,我先用我的冰系魔法來鋪路,然後再用植物系,風系給你們加快速度……”牧奴嬌說道。

    大家目光望向了葛明。

    行走在外,魔能用來趕路,那等於小命去了一半,誰都知道目的地肯定要經歷一起大戰,沒有魔能他們怎麼戰鬥?

    “只能這樣了,冰系、土系、植物系負責鋪路,風系加速,走,走,別慢下來,快走!”葛明說道。

    牧奴嬌身上泛起了冰霜,那些小小的冰冷晶體飛向了前方,在這些食人沙上面鋪開了一條白色的冰橋,葛明在前面,率先踩着冰橋以最快的速度前行。

    “唉,那快走吧!!”

    獵人們嘆了口氣,卻只能這樣繼續趕路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