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導師封離走向了穆婷穎和南榮倪的身邊,對她們兩個人身上的傷反倒是一副視而不見的樣子。

    他目光冷峻,帶著幾分微怒的道︰“我懶得跟你們兩個家族的人接觸,但你們最好把我話轉達回去。只要是我封離認定的國府選手,在世界學府之爭期間誰要打什麼主意,我一定不會輕饒他,即便他是我們國內數一數二的家族也一樣!”

    穆婷穎和南榮倪兩個人听完這句話,氣得已經渾身都在顫了。

    明明是她們兩個對穆寧雪起致命一擊,幾乎可以將從一個天之驕女打成背負著臭名的最低廉女人,讓她這輩子再也不可能與她們站在同一個高度,可現在好像並沒有對穆寧雪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反倒她們自己今天被莫凡傷得如此慘不忍睹,又被導師封離給嚴重警告,這口氣堵在心里,比身上那雷電與火焰的傷痕還要令他們難受!

    穆寧雪現在即便一無所有,那也仍舊是國內最出類拔萃的冰系法師,是國府正式成員,幾位導師哪里會理會那些氏族的亂七八糟的規定,只要蓄意傷害他的學員,他們就必定追究。

    “你們身上的傷,也是咎由自取。”導師封離冷哼了一聲,轉過頭去看了一眼莫凡,開口道,“莫凡,你下手重了一些,下次再代我執法也要注意情緒。”

    莫凡愣了一下,但很快明白過來,急忙點了點頭道︰“我下次會注意的,只是我最見不得這種迫害隊友的人,比起上次那個,我這次真的很溫柔了,要知道我把我家穆寧雪看得比我自己還重的。”

    封離瞪了一眼莫凡,胡子都翹了起來。

    這混蛋小子,自己給他一個好的台階下,他走下來就走下來,還在那里跳起舞來!

    封離是國府大導師,都可以稱之為國府師者了,地位之高,任何大氏族都不敢輕易得罪的,南榮倪和穆婷穎得知莫凡竟然是代替封離導師出手的,一時間更是氣得臉上的皮都要炸開了!

    這麼說,她們連報復莫凡都不行了!!!

    黎凱風、祖吉明這兩個家伙也已經從昏迷中醒過來,雖然對莫凡咬牙切齒,卻根本不敢有任何的舉措。

    “這件事就到這里,你們所有的恩怨都給我等到世界大賽之後再處理,在此之前我現有人再違規,我會讓你們和你們背後的勢力都吃不了兜著走!”封離言語帶著極強的威懾力,震得大家耳膜都有些疼痛了。

    沒有參與戰斗的官魚這時才急急忙忙的扶著那些被莫凡重創的人去療傷,只是誰都看得出來,四人心中的屈辱都要從胸膛中爆出來。

    他們四個人聯手,竟然被莫凡虐得體無完膚!!

    打他們打不過,叫人的話,又不敢觸怒封離大導師,也就是說他們只能夠將這口氣生咽到肚子里,直到世界學府之爭大賽結束!!

    南榮倪和穆婷穎就更不用說了,她們兩個在今天連尊嚴都沒有了,那衣服破爛得,灰頭爛臉,身上全是污痕,沒有哪個女人不注重自己的形象,她們本是要穆寧雪變成這個樣子的!

    ……

    “莫凡,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是吧,連創我四名學員,馬上就比賽了,你這是想讓我們國家隊伍早早的被淘汰出局是不是!!”封離對著莫凡就是破口大罵了起來。

    “她們欺負穆寧雪,怎麼不見你跳出來?”莫凡也不爽的道。

    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導師也不管,難道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讓穆氏家族的人把穆寧雪帶走,把穆寧雪的修為給抽走?

    沒有人比莫凡更清楚穆寧雪在修煉上的用心,十年的艱辛被人一朝掠奪,這跟殺了她有什麼區別!

    莫凡從沒有像今天這樣生氣,要不是封離來了,莫凡真會廢了那兩個歹毒心腸的女人。

    尤其是南榮倪,莫凡都恨不得把她那張臉給撕爛,看看她虛偽、惡心的面具皮下面是怎麼個丑陋之容。

    想當初,南榮倪在東海城中毒,那是穆寧雪舍命想救啊,有這樣一位朋友就應該用一輩子去感激,怎麼還能夠反去這樣毒害她,手段之狠,連莫凡都替穆寧雪感到悲憤!

    “這次確實是她們的問題,那也輪不到你來出手。我現在把事情給你扛下來了,你別再給我惹事,知道嗎!!整個隊伍,就數你最有問題,懂不懂?年輕人就不會收斂一點脾氣嗎,就不知道隱忍一下嗎,什麼人都跟你這樣做事情不考慮後果,那不全亂套了嗎!!”封離罵道。

    “穆氏和南榮世家還會找穆寧雪麻煩,你們這幾個吃干飯的導師是管還是不管了?”莫凡問道。

    “你說誰吃干飯,混毛小子,我跟說別以為有人撐腰就敢這樣放肆了。穆氏和南榮世家他們那邊我當然會去興師問罪,主要是你,別再給我把事情搞復雜!!”封離真是氣得鼻子都冒煙了。

    “順便跟他們說一句,再敢踫穆寧雪,就讓他們帶兩具棺材來給她們兩個賤人收尸好了,老子自去審判會蹲牢,也要把她們干掉!”莫凡脾氣火爆的說道。

    “是你把別人打得重傷好不好,你還警告人家!”

    ……

    和封離爭論完,莫凡又趕忙跑到穆寧雪那里去寒虛問暖。

    听趙滿延說穆寧雪失蹤的時候,莫凡是真的急壞了,他哪里會想到自己離開的時候,穆婷穎就和南榮倪同時向她起攻勢,還好穆寧雪自己寧折不彎,不然會生什麼真不好說。

    廢掉修為,這跟殺人父母有何分別,這種事情穆氏也做得出來,莫凡真的想把氏族給全拆了!

    “這幾天你還好吧?”莫凡湊到穆寧雪身邊,語氣柔和了很多。

    穆寧雪並不說話,這幾天她只是找了一個地方冷靜了一番。

    她也考慮過就此離開,但一想到這等于是向那兩個女人妥協,穆寧雪便又返回到了隊伍里。

    她知道穆氏和南榮世家一定會對付自己,所以穆寧雪去找了大導師封離和松鶴,兩位導師都對她們的卑鄙行為感到憤怒,並告訴穆寧雪,只要她在國府隊伍里一天,就絕不會讓這種事情再生。

    轉身離開,必定一切就由她們說得算,自己不僅背負著黑教廷親屬的這個大臭名,後面甚至還會被添加氏族背叛者,偷竊寶物者,一大堆莫須有的罪名往自己身上扣,她將失去半點話語權。

    所以,越是遇到這種境地,就越不能退縮,必須比她們兩個站得更高,自己才能夠站住腳跟。

    而能夠讓自己獲得足夠地位、榮譽、聲望、話語權的地方,就只有這個世界學府之爭的賽台,只有威尼斯這個世人矚目的聖地!

    她脫離了氏族,孤身一人,要與偌大的穆氏、南榮世家抗衡,就得自己先打出一片屬于自己一片天地!

    沒有哪個家族敢輕易加害一個在世界學府大賽上為自己國家爭奪魔法榮光的年輕法師!

    “有什麼苦,就說出來嘛,在我面前說又有什麼關系,別這樣冰著一個臉,這樣我會更擔心的。”莫凡說道。

    “我沒事。”穆寧雪終于應了一句。

    “怎麼會沒事,你從剛才到現在連看都沒看我一眼,我知道我不對,不應該在這個時候跑出去……我保證以後對你寸步不離!”莫凡說道。

    “你想讓我好受一點的話,就離我遠一點。”穆寧雪說道。

    “你看看你,還說你沒事。”莫凡道。

    穆寧雪知道莫凡是一個絕對死皮賴臉和沒完沒了的人,她所幸站起身來,自己離開了莫凡的視線。

    莫凡看著穆寧雪對待自己也如此淡漠的背影,看到她那雪銀色的長變得更加徹底,一時間也嘆了一口氣。

    莫凡可不是傻子,他看得出來,穆寧雪此刻對自己產生了一些芥蒂,這種芥蒂就像最初見面時的樣子。

    事實上,經過了金林荒城,經過了世界歷練,莫凡能夠感覺到穆寧雪其實已經慢慢的有接納自己了,她也逐漸會向自己敞開心扉了……

    可這次事情,直覺告訴莫凡,自己和她的關系可能一朝回到解放前。

    說實話,莫凡真的很恨那兩個賤人,必定是她們說了什麼話,讓穆寧雪把自己也封在了她的冰心之外,讓自己這麼長時間的努力全部白費……

    不過,莫凡是不會放棄的。

    重來一百次,莫凡也不會放棄,自己要的人,就一定會得到,不管這個過程遇到了什麼樣的隔閡,什麼樣的芥蒂,哪怕她對自己產生了防備與厭煩,莫凡都不會放開。

    她在變,上一次見與這一次見,穆寧雪給莫凡的感覺就是判若兩人。

    從她的言語與目光,莫凡也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她的心正在走向冰冷的深淵,誰都觸摸不到……

    但只要自己對她的心不會變,不會冷卻就好了。

    講道理,要讓一個心靈有潔癖的女人接受自己這樣的渣男,確實是有難度的,也確實很為難人家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