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整個戰場前不久還彌漫著火息、雷息、水氣、沙塵,可就在穆寧雪輕 一聲之後,所有的魔法之息都被擊散,也分不清是狂風刮落了極寒的冰雪,還是冰雪涌動了刺骨的冷風,短短幾秒鐘時間整個戰斗場地里充斥著那一道道刀風刺冰!

    任憑之前的場地師如何精心的將整個戰斗賽場布置得如何不同,可在此刻,徹底化作了冰天雪地,到處都是銀裝素裹,看上去沒有了任何的分別。

    雪白雪白的高樹林間,潛藏在黑影里的明步松盡管也進入到了冰雪之地里,但他的潛行並未受到任何的影響,他稍稍抬起頭,目光注視著這位試圖將強大的冰之力量覆蓋全場的銀絲女子。

    “怎麼之前沒有見過這女人?”明步松看著空中的穆寧雪,心中暗暗道。

    明步松記憶力是很驚人的,整個中國國府隊的人他都見過,可在加勒比海的時間里他不曾記得有這樣一個銀絲女子。

    “也就是說,她是後進的國府學員了?”明步松自言自語著,不知不覺他的嘴角揚起了一絲笑容,“多半是一個擁有一身強大魔法能力,腦子卻很一般的花瓶女人吧,竟然在這種戰場中讓自己置身在那麼突顯的位置上,還稍稍脫離了隊伍陣型,這不是在讓我送她下賽場嗎??”

    作為刺客型法師,最希望看到的便是穆寧雪這樣的,目標明顯,並且正全神貫注的將冰之魔法遍布如此廣闊的範圍,這樣冗長的魔法醞釀以及愚蠢的特立獨行,就是在給明步松創造絕佳的進攻機會!

    “飛影!”

    明步松穿梭在白雪皚皚的樹冠之間,悄無聲息的靠近到半空中懸停著的穆寧雪。

    冰雪範圍越來越廣,寒冷之氣也越來越強,明步松自己也感覺到這種冰系的可怕。

    ……

    “他們似乎有一位強大的冰系法師,多半是作為核心的毀滅法師!”另一邊,日本隊伍的洋介說道。

    此刻連他們腳下的硬土都化作了近半米厚的冰層,如此快的冰之蔓延,會給他們所有人造成巨大的壓力。

    “你覺得有明步松在,對方的冰系毀滅法師真的有機會出手嗎?”寸短發女法師說道,那雙眼楮有意無意的注視著那個銀絲女人旁邊的高樹林,看著那里的一團若有若無的殘影。

    “我們把注意力放在那個空間系法師上吧,對方的冰系毀滅法師交給明步松就可以了,我們最好把這個極強的空間系法師給干掉!”胖墩男說道。

    ……

    明步松此刻已經就位,不過他不會現在就發動自己的攻勢。

    他出手講究百分百成功,以他多年暗襲經驗,現在並不是最合適的出手時間,等到那銀絲女子施展毀滅魔法並即將完成的那一刻再下手,絕對令人措手不及和難以反應!

    果然,那顯得有幾分愚笨和過于高調的女人在施展毀滅魔法了,她的周身出現了青冰色的星座,一共七幅絢麗的星圖,她已經完成了六幅!

    “就是現在!”明步松把握了最佳時機,身體猛的從白色的樹冠中躍出。

    他身子可以詭異的沉入到空氣里,並且整個人快到宛如是一柄散發著黑暗邪性的利劍,毫無聲響,速度驚人!!

    明步松所化的黑暗邪劍在冰雪與狂風中撕開了一道冷芒,犀利的指向了穆寧雪的身後!

    五十米!

    三十米!

    十米!

    明步松臉上已經有了笑容,假如這場開幕賽獲得了勝利,那麼最大的功臣將會是他,因為他率先讓對方減少了一名重要的毀滅法師!!

    十米之距,明步松幾乎可以嗅到這女人身上令人有些痴迷的香味,只是戰斗就是戰斗,明步松不會有半點的憐香惜玉,和威尼斯決戰的榮耀比起來,女人算得了什麼??

    “嗖!”

    暗芒一閃,黑暗之刃從穆寧雪的背後劃過,龐大的黑暗侵襲與禁錮之力也將迅速的通過這個傷口傳遍穆寧雪全身,甚至抵達心神。

    明步松人還在半空中,他已經忍不住回過頭,他喜歡欣賞對手那不可思議的表情,他相信這個銀絲女子的臉上也一定是有自己最喜歡看到的情緒……如此完美的出手,也將很快迎來全威尼斯名流法師的一片高呼!

    一張冰冷絕驕的臉龐,一雙看不出半點喜怒哀樂的雙眸……

    明步松先是一陣詫異,這銀絲女子的美超乎尋常,可這個想法只在腦子里停留一秒,他便猛然間意識到,對方並沒有任何驚慌,也沒有任何痛苦!

    “ ! ! !”

    絕美的容顏就像是鎖在了一面鏡子里,鏡子上漸漸的出現了裂痕,並隨著碎片的剝落,這個銀絲女子也好像消失了一般。

    “這是怎麼回事!”明步松呆愣住了。

    他明明攻擊到了那個女人,可卻有一種擊打在了鏡子上一般,女人安然無恙,鏡子卻化作了粉碎!!

    明步松再猛的轉動腦袋,這才赫然發現在對立的一個方向上,那銀絲女子正緩緩抬起頭,用那雙星辰美眸孤冷的盯著自己,目光中閃爍著讓明步松不由大駭的冷靜與從容!

    這會換作是明步松感到不可思議,感到震驚駭然了。

    這是什麼魔法!!!

    冰鏡幻影??

    他們這個級別和年齡的魔法師,還能夠掌控力強大到這種程度的嗎!!

    威尼斯這超大賽場里,確實響起了一片高呼,只不過這呼聲不是給完美偷襲的明步松的,而是給那施展出了冰鏡幻影的銀絲女子,明明她就懸浮在高樹林旁的半空中,那般栩栩如生,那般氣勢凜然,卻不料所有人看到的只是一個鏡像,那里是一面純淨到難以分辨真假的冰鏡豎立著,真正的穆寧雪藏在了另一塊冰鏡的背面,完美的誘導了日本隊的暗影系高手!

    “穆女神這是在耍猴啊……”趙滿延在賽場下,大為驚嘆的道。

    “我猜啊,明步松之前沒有見過穆寧雪,以為穆寧雪是一個替補選手,所以跑去找他麻煩,問題是穆寧雪的麻煩是誰都可以去找的嗎??”

    “明步松有苦頭吃了。”

    ……

    日本隊伍那邊,邵和谷、洋介等人都發現明步松偷襲失敗了,臉上露出了遺憾之色,心中暗暗感嘆那銀絲女子實力也是強得驚人,而且戰斗智商還很高。

    “明步松應該不會有事吧?”

    “他?他怎麼可能有事,那個女人即便是毀滅法師,也不可能留得住神出鬼沒的明步松的,只不過這次進攻對明步松來說是一個打擊啊,被人完美戲耍了!”

    日本隊伍的幾人剛在說這事,忽然半空中涌動起了一個深藍色純淨的冰之光,光芒呈環狀懸浮在那里,更像是一個冰環枷鎖,封鎖著那片區域!

    “糟糕,是領域!”邵和谷立刻意識到了什麼,臉色煞變。

    “什麼,那女人有領域???”

    “大事不妙!!得去救他。”

    “是誰說這女人不厲害的啊,為什麼直接釋放領域了……冷,好冷,不好,我們這邊也被她領域給覆蓋了,其他元素正被她的冰元素給驅逐!!”

    “相隔這麼遠,這不太可能,你不要被領域嚇壞!”胖墩男剛要數落,很快他就自己也感覺到元素的稀薄。

    空氣中飄蕩著的元素對于法師來說就是戰斗的氧氣,一旦自己所需的元素稀薄了,便意味著戰斗力也會隨之匱乏下來!

    “該死!!”邵和谷臉上帶起了幾分惱怒。

    “不是說好注意另一個叫做莫凡的家伙的嗎,那家伙明明沒有上場,我們就遇到這樣的困難。”寸短女孩說道。

    “別自亂陣腳,我們未必會輸!”

    這句話剛落,不遠處的半空中就傳出了一聲慘叫聲。

    那聲音的主人正是明步松,大家抬起頭來,這才發現半空中不知道什麼時候交織出了一張巨大無比的天空蜘蛛網,這些蜘蛛網的線完全是由冰霜鎖鏈組成!

    明步松此刻就如同一只小小的昆蟲,被穆寧雪這天蛛冰鎖大陣給死死的梏在了最中央,遠遠望去更是組成了一幅驚人的畫面,層層冰鏈交織成的天網,困鎖著那渺小的一人,宛如天之冰國的行刑架!

    “嘟!”

    “日本國府隊明步松,失去戰斗資格。”

    裁判冷漠的聲音傳出,同一時間,穆寧雪也沒有再做更過分的攻擊,明步松是徹底喪失了戰斗力,在那天蛛冰鎖大陣中,不需要半分鐘時間活人就會被凍的血液都凝固!

    穆寧雪將明步松用冰鎖甩到了保護結界邊緣,明步松落在了那里,全身被凍得發紫。

    他神色變得有些迷茫,抬起目光再去看那銀發絲女子的時候,臉上竟然流露出了幾分後怕之色!

    領域……

    如果那真的是普通的領域,以他的修為也絕不可能那麼快被五花大綁,這女人的領域簡直強得可怕!!

    他明步松連司夜統治都來不及施展,引以為傲的潛藏也都沒有能夠逃脫這個女人的掌控!!(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