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藍月橋畔,一艘玫瑰色的船只緩緩的從這里駛過,狼狽不堪的波邦王子用手遮擋住自己的臉龐,同時又是一副惱羞成怒的樣子。

    “可惡的東西,我絕對饒不了他!!”波邦憤怒無比的叫道。

    兩個保鏢也是渾身都濕透了,站在一旁低著頭不敢說話。

    路邊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了,漸漸的似乎有人認出了這位波邦王子,也不得不說這人社會影響力還是很龐大的,都變得這副模樣了還有人可以識別出他來,不知不覺有人掏出手機開始錄制。

    邦波看到情況不妙,更是拿濕漉漉的長發遮住自己臉來。

    以他的身份,在威尼斯大街上被人扔到水里洗澡的事情很容易就上新聞頭條了,他可不希望這種丟人的事情給傳出去。

    “是邦波王子嗎?”玫瑰色的別雅小船上,一個輕柔好听的聲音傳了進來,“先上上來吧。”

    邦波也沒有多想,趕緊跳上了這艘小船,船內女子的聲音有一些耳熟,但一時間他不是很想起來是誰,總之先避過這個風頭再說。

    兩位保鏢倒是反應慢了,沒有立刻跟上去,就看見那艘小船順著河道緩緩的朝著遠處駛去。

    ……

    “多謝康蒂老師解圍啊,不然我可要被大家笑話一陣子了。”船內,邦波感謝的聲音傳出。

    船只空間比想象中的大,里面有一位穿著杜鵑高雅服飾的女子,她正在沏茶,將熱騰騰的香茶放在了邦波王子的面前,溫和的說道︰“先暖暖身子吧。”

    “多謝,多謝。”邦波一飲而盡,不過身上濕漉漉的,還是令他有些坐立不安。

    “是誰這麼魯莽,如此對待對邦波殿下?”康蒂問道。

    “一個目中無人的中國國府選手,我可不會輕饒了他!”邦波王子氣憤的說道。

    “多半又是你們年輕人的爭執吧,邦波殿下可該有王室的氣度。”康蒂說道。

    “這可不是氣度不氣度的問題,這樣有辱我王室尊嚴的事情,我怎麼可以就此罷休。”邦波說道。

    “那您打算怎麼個不罷休?”康蒂問道。

    “我……我還沒想好。”邦波有些尷尬了起來。

    “與其您自己出面,倒不如讓國府隊員們來解決不是更好嗎,畢竟對方也是國府選手,可以在比賽場上冠冕堂皇的打敗他呀。”康蒂說道。

    “對對對,我記得下一場我們西班牙勝出的話,應該是會與中國國府隊伍交鋒的,我交代他們一聲,讓他們為我出了這口惡氣,還是康蒂老師明事理,這樣也不至于惹來別人非議。”邦波高興的說道。

    “殿下,我可不是提醒您去做這樣報復的事情,我只是希望您盡量寬容對待他人,即便是非要動武,也應該在正規的決斗場上,您可別用什麼影響王室顏面的手段。”康蒂認真的說道。

    “康蒂老師,我怎麼會做那樣的事,您盡管放心。”邦波一邊答應著,心里卻有了自己的算盤了,為了不被康蒂看出自己的心思,邦波急忙轉開話題道,“康蒂老師這次怎麼會有閑情到這威尼斯呢,莫非也是來觀看賽事?”

    “這是其一吧,近來听聞地中海風浪頗不平靜,有一些不該出現的東西出沒的痕跡,作為海岸線聯盟的人,我自然應該巡視一番。”康蒂說道。

    “哦,哦,莫非有海妖作祟?”邦波說道。

    西班牙也是海國,他們長期受到海妖的騷擾,對海妖也一直都是非常敏感的。

    “若是海妖倒好辦了,就怕是一些存在久遠的東西。”康蒂說道。

    “這樣啊,那可是要多勞康蒂老師費心呢,對了,很久沒有看到阿莎蕊雅妹妹了,她近些日子可好?”邦波問道,眼楮里不由的帶起了一些光澤,似乎想到阿莎蕊雅那精美動人的容貌和性感嫵媚的身姿便是一陣蠢蠢欲動。

    她和那位中國國府隊伍的冰系美人可都是絕色啊,相當值得珍藏。

    “她呀,大概是在用功修煉吧,我這會正要去見見她,邦波殿下要一起嗎?”康蒂問道。

    “好啊,沾康蒂老師……哦,哦,我看還是算了,改日我再去與阿莎蕊雅妹妹喝茶。”邦波本來是一臉期待的,可想到自己現在這副模樣,哪還好去見那位性感多姿的美人。

    ……

    希臘雅典衛城

    帕特農神山縈繞著紫蘭韻澤,無論是在雅典衛城哪個位置,都可以感覺到這種光輝的照耀。

    生活在雅典衛城的人,也往往很少疾病,有著全世界最強大的治愈之能的帕特農神廟的存在,就宛如時時刻刻沐浴著女神的庇佑之光。

    神山最頂峰,那正是最為尊貴的神女殿,整個神女殿完全由紫蘭水晶構造,歷史悠久卻不見水月斑駁,此刻入夜不久,正好背著一輪皎潔銀白的滿月,使得整座神女殿更加靜穆莊嚴!

    神女殿中央殿堂,呈現片菱狀的紫蘭水晶從穹頂下垂掛下來,稍稍有風拂過,便會奏響起美妙的水晶叮鈴樂章,不會有半點嘈雜,只會更令人心曠神怡。

    中央殿堂的地板是由更深色的水晶鋪成,工藝高超到幾乎看不到任何的縫隙,光潔而又高貴。

    穿著乳白色的裙紗,這中央殿堂上總會倒影著一些妙曼婀娜的身影,可惜所有的神女殿人員都是必須穿著束腰長紗裙的,所以當心夏看著地面上倒影時,心里就不由的會發笑,因為在自己和莫凡描述神女殿情況的時候,莫凡堅決認為在這里可以通過光潔的地板映出每個女子們的大長腿與更深處羞人的褲褲,事實證明,即便不穿長紗裹腰長裙,這深色帶著幾分星空樣式點綴的地板也絕不會讓這里典雅的女侍、女賢就此走光。

    當然,還有更重要一層原因,神女殿幾乎禁止男士入內,包括騎士殿的最高首領都得在殿外守候,不能踏入這里一步。

    “不用那些禮節了,你也不便。我听聞你在埃及普希尼城救治了許多士兵,受到城市人民的愛戴,更是親自出軍,出了主意幫助普希尼將軍擊垮海市蜃樓。”殿母菲琳說道。

    “是的,殿母。”心夏微微低著頭,臉上其實帶著幾分不自然。

    她不太會說謊,畢竟出了主意,以黑暗契約來解決最大敵人黑暗劍主的人是莫凡,但莫凡把這些功勞全部歸給了自己,這並不是心夏的本意。

    帕特農神廟神女殿女侍確實是很需要受到世人的愛戴與擁護,這樣才有可能慢慢的成為女賢,學習真正的帕特農神廟治愈神術,可那一切終究是莫凡做的啊,非自己所為,莫凡強行讓自己把這些功勞攬走,心夏確實挺難為情的。

    “嗯,你學識淵博,能夠在關鍵時候讓大軍獲得與埃及亡靈戰役的勝利,實屬難得,本來這次歷練結束之後,你就應該成為正式女侍,為我帕特農神廟真正的成員,但既然你立此功勞,為我們帕特農神廟帶來這樣的榮譽,我想我可以破例一次,讓你進入到候選人之中。誠然你是從留學生中脫穎而出,並非我們帕特農神廟真正血統,進入這次候選,也當是一次學習吧,禮數、治理、掌管、神術,這些你都可以多接觸接觸,將來也可以更好的輔佐神女。”殿母微笑著,看待心夏的神情總是帶著幾分滿意之色。

    此話一出,不僅是心夏有些吃驚了,就連旁邊幾位已經提前成為女侍的女子都露出了惶恐和驚愕之色。

    其他那些已經在神女殿多年的女侍、女賢也一下子將目光聚集在了心夏那里,眼楮里充滿了不可思議,但很快更多的是嫉妒和不服!

    “殿母,這不太妥當吧,葉心夏只不過是一名帕特農神廟留學學員,能夠破格進入帕特農神廟已經是最大的恩賜了,怎麼可以就這樣納入到候選行列呢,候選人條件有三,先不說血統,連國籍都不屬我們,其次她沒有超過七位女賢舉薦,最後她的實力也遠沒有到候選人的層次……”這時,站在殿母旁邊的大賢者梅若拉立刻反對道。

    “大賢者說得極是,將一位見習女侍一下子列入候選人,恐怕會遭人非議。”其他幾位女賢者也紛紛說話了。

    那些女侍們沒有說話權,但從她們的表情來看,那也是一萬個不同意的啊。她們在帕特農神廟里輾轉多年,都沒有升個一官半職,這葉心夏一個純純粹粹的新人,那些老女侍都盤算著以後怎麼使喚了,哪知道殿母一言不合就把人提到候選人那邊,這不意味著他們這些女侍以後還得好生伺候著,連地位崇高的女賢者,那都得禮敬三分??

    哪有麻雀這樣飛上枝頭變鳳凰的!!!

    埃及普希尼城市的事件確實是她立下大功,讓帕特農神廟的聖音的傳播在埃及城市終于得到了大的突破,但這獎賞有些過頭了吧????

    ————————————

    (最近更新都在大半夜,我自己也不想的啊,可寫小說這東西就不是跟上班一樣,打卡,坐著,八個小時下班走人,思緒一旦卡,那就是大半天,然後我的生活規律就會徹底紊亂,紊亂了,就難調整回來,對自己身體也是一種損害,不是我不想保持正常的規律,實在是生活規律亂成一團~誰願意別人呼呼大睡的時候,自己獨自一人坐在電腦前盯著屏幕抓耳撓腮……奉勸各位青少年朋友,要想健康,遠離寫作!)(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