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

    “啥,克羅地亞???”電話里頭,莫凡不由的愣住了,不知道為什麼覺得這個名字有些耳熟。

    片刻之後,莫凡這才想起來,自己和那個瘋女人去拜訪黑龍大帝落荒而逃後,阿莎蕊雅的傳送陣就是把自己和她拋到了克羅地亞的地界。

    那里離威尼斯也不算很遠,莫凡從那里歸來的時候也依稀的記得那里確實是爆發了傳染病。

    而抵達威尼斯後不久,莫凡也看到了不少媒體在報道克羅地亞發生的傳染病的可怕,貌似比當初杭州的瘟疫還嚴重幾分,讓莫凡沒有想到的是,帕特農神廟剛差遣了心夏到戰場,竟然又把她派到了瘟疫重災區。

    ****的,這帕特農神廟是有病吧,不知道心夏腿腳不方便嗎,還老往這些危險的地方塞。

    “走走走,我們不干了,誰稀罕他們帕特農神廟女侍的身份啊,才剛進入工作沒幾天,就把你當牛使,真是太過分了,你直接辭職吧,正好我打完比賽,我們就可以回國過小日子了,早點生個小心夏小莫凡,舒舒服服,哪要受他們那個鳥氣!”莫凡也是霸氣,絲毫沒把帕特農神廟當一回事。

    莫凡主要是心疼心夏,心夏也太沒脾氣了,這都讓人使喚,那麼危險的傳染病,莫凡就不信整個帕特農神廟都沒個喘氣的了!

    “莫凡哥哥,那里病疫確實很嚴重,我想盡點力,幫幫他們。”心夏說道。

    經歷了博城災難之後,心夏其實心里已經有了自己的方向,她不想看到那樣宛如人間地獄一樣的畫面出現,更不希望這樣的地獄就在眼前,卻無能為力。現在她能夠做的事情更多,刁難也好,份內職責也好,她只想幫那些人恢復健康,不再受病痛的折磨。

    “唉,你怎麼就……這件事你一個人解決不了的。”莫凡說道。

    a級傳染病,這關系到的東西可不少,莫凡清楚的記得當初杭州爆發的瘟疫,最後牽扯到的可是一位議員,莫凡多年行走江湖的經驗來看,這種病情嚴重到無法控制的事件除了天災之外,更多還伴隨著*,要麼隱瞞,要麼利益鏈,要麼不作為,心夏一個這樣心底純淨的女孩子,哪里能夠處理好啊!

    “我知道,我只是做我該做的。能治愈一個,就算一個吧。”心夏說道。

    “算啦,我也想你了,我陪你過去一趟吧,正好最近躲躲風頭。”莫凡說道。

    “你不是要比賽嗎,那可是大事。”心夏打這個電話,只是想告訴莫凡自己的意向,她並沒有想要影響莫凡國府之爭的意思。

    “下一場,和下一場運氣都比較好,踫到的都是弱隊,我猜封離那死腦筋也不會讓我上場的。何況有穆寧雪在,多半我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莫凡說道。

    “寧雪她確實好強呀!”心夏感嘆道。雖然沒有在現場,可媒體直播心夏可看了。

    “不踫上強國隊,她基本上都可以處理,下一場,和下下場都沒我什麼事,出場人員都確定了。我陪你去一趟,大概四五天時間吧,假如我們確實處理不好,就直接離開吧,有些事勉強不得。”莫凡語氣柔和的說道。

    “嗯,嗯。”心夏點著頭,整體上還是溫順听話的。正如莫凡說的,有些事盡力而為便是了,勉強不得,“對啦,你剛才說避避風頭,莫凡哥哥是不是又闖什麼禍啦?”

    “啊,沒什麼啦,就是收拾了一個臭流氓,正被那流氓伺機報復呢。”莫凡打著哈哈說道。

    “哦,哦。”心夏可不會信那真的是臭流氓,能讓莫凡躲風頭的,那估計就不是一般人了。

    心夏剛要和莫凡說一下候選人的事情,這時電話里傳來一些干擾之音。

    “咦,今天好巧,又有人打電話過來……居然是張小侯那家伙,還以為他從人間蒸發了。”莫凡看著來電顯示,一邊說著話,一邊詫異道。

    “那你先接,等我們到了克羅地亞再細說。”心夏覺得張小侯應該是有急事找莫凡,所以暫且把話放了起來。

    ……

    “凡哥!!”張小侯那打著雞血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

    莫凡正坐在窗台,一邊扣著腳趾甲,一邊用膝蓋夾著手機,漫不經心的道︰“知道給大哥打電話了啊,這段時間在古都是不是混的風生水起,都快忘了誰是你老大了,記得上次你打給我,還是你升職當了軍統,你從那天算起到今天,都隔多久了?”

    “凡哥,你這話說的,你在歷練階段很多時候都沒信號,我打給你,還都是在服務區呢,更何況最近我不是一直帶軍和秦嶺山妖對抗嗎,你以為我輕松啊?”張小侯說道。

    “得,那你這次打過來是什麼事,快說吧,別妨礙我和你嫂子談情說愛。”莫凡說道。

    “啊,凡哥已經和寧雪到了這份上了啊,這麼夜里居然……嘿嘿嘿。”

    “是心夏。”

    “哦,是小嫂子,大嫂子拿下了嗎?”

    “你說呢?”

    “大概是沒有吧。”

    “沒屁事,我掛了!”莫凡不耐煩了起來。

    “也確實沒什麼事,我就是想跟你說下,軍里給我放了長假,我想到歐洲去玩玩,順便到現場看看你打比賽,哈哈哈,我跟我戰友們說你是我一起長大的兄弟,他們可羨慕我了!”張小侯說道。

    “啊,原來你放假了啊。”

    “可不是嗎,收拾那群秦嶺山妖,我都差點成野人了,總算有機會休息了。一休息我就來找凡哥,是不是夠義氣!”張小侯說道。

    “確實,這樣吧,我這幾天會在克羅地亞,你買張機票到克羅地亞來,我帶你到這里先玩一圈,過陣子再去威尼斯?”莫凡眼楮那麼一轉,不動聲色的說道。

    “好啊,好啊!有凡哥帶我瀟灑,肯定嗨,我買個連夜飛機票吧,明天一早就能到!”張小侯帶著幾分小興奮的道。

    “行,克羅地亞見!”

    “克羅地亞見!”

    掛去了電話,莫凡把剪下來的腳趾甲屑往窗外一倒,讓威尼斯的水河來感受一下自己的聖潔,一邊做著這缺德無比的事情,一邊嘀咕著︰

    “每個人都要像張小侯這樣,很多事情就簡單多了。”

    ……

    ……

    克羅地亞國際機場,張小侯背著旅行包就開始辦理落地簽證了。

    看著空蕩蕩的簽證區,張小侯心里不由的泛起嘀咕來了。

    “咋回事啊,不是說來歐洲旅游的人很多的嗎,怎麼國內飛來克羅地亞的飛機上人少得可憐,入境的人也這麼少?”

    人稀少就算了,檢查上卻格外的嚴格,張小侯走出機場的時候,心里依舊非常納悶,為什麼自己說來克羅地亞旅游,那個簽證官一臉看罪犯的表情看著自己??

    “這些人,怎麼全都戴著口罩,難不成是這里的風俗?也是,阿拉伯地區,姑娘們都還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只露眼楮呢。”張小侯一邊自言自語,一邊尋找莫凡。

    沒多久,張小侯就在機場地下車庫見到了莫凡。

    讓張小侯意外的是,心夏竟然也在。

    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見到心夏了,張小侯差點有些認不出來,感覺心夏跟變了一個人一樣,比以前更美麗,更嫻雅,更有氣質了!

    不愧是從帕特農神廟中走出來的啊,像心夏這樣柔柔弱弱的女孩都帶著一股子聖潔與尊貴的氣場。

    “凡哥,我們去哪玩啊!”張小侯說道。

    “先去瘟疫驛站吧。”莫凡說道。

    莫凡也不想耽誤事情,他比誰都清楚瘟疫一旦擴散開來是有多可怕。

    “瘟疫驛站?”張小侯一臉懵逼。

    心夏看到張小侯那不知情的茫然,不由的給了莫凡一個大大的白眼。

    果不其然,張小侯是被騙來的!

    “你的消息是有多孤陋寡聞啊,這麼嚴重的傳染事件都不知道嗎,這里現在可是瘟病重災區啊!你倒好,什麼防護措施都不穿,還背著一個旅行包,海關能讓你進這個國家,都算你長得特別沒人畜無害了!”跟著心夏一同前來的少女芬哀沒好氣的說道。

    “凡哥,說好的帶我嗨呢?”張小侯苦逼至極。

    “傳染病啊,滿城風雨,這還不嗨嗎!”

    “這是不是有點嗨過頭了,而且我剛放假……”

    “少@攏 br />

    張小侯真的是苦。

    事實上也就張小侯能上莫凡的當,他是在軍旅之中,本身消息就不是非常靈通,前不久才處理完一個大事件,氣都沒喘幾口,就被莫凡拉到了這更恐怖的地方!

    攤上這樣一個大哥,人生處處是驚喜啊!!

    “來都來了,還能怎麼的,走吧。”張小侯一臉無奈的說道。

    “再等下。”

    “還等人嗎,別再是這樣一個搞不清楚事情的悶頭青了。”少女芬哀沒好氣的說道。

    張小侯剛要問等誰的時候,電梯口那里的門緩緩打開,一只萌中透著秀美,美中帶著稚氣的蘿莉走了出來,那雙水靈靈的大眼楮撲閃著,充滿了清新脫俗的靈性,但仔細留意的話,會發現她眼楮里的光可並非是小少女的那種單純。

    “人齊了。”莫凡朝靈靈招了招手。

    一旁的芬哀一手掌拍在了自己的腦門上,喊了句︰偶買噶!!(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