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開的什麼玩笑,現在隔離區出現了暴亂,我們的人手連阻止這暴亂都還不夠,哪還有功夫去幫你們監察一個破監獄的事情!!”電話那頭,政府的官員帶著幾分不耐煩的回應道。

    “暴亂?不是之前還好好的嗎,為什麼突然間暴亂起來了,難不成是有很多人病死了嗎??”張小侯感到十分詫異,急急忙忙問道。

    “我們也不知道,那些病人突然間眼楮發紅,跟瘋了一樣,還對身邊的人帶有攻擊性!這下可完了,整個卡克卡要出大亂子了!”那名瘟病官員說道。

    “我們確實是找到……”

    “你不要再說了,我們是抽派不出人手的,我也沒那個時間在這里跟你說那麼多!”

    “可是……”

    張小侯還想說些什麼,誰知道那位瘟病負責官員直接就掛了,從電話那頭張小侯確實是听到了嘈雜的聲音,甚至還有警報在響,顯然那位瘟病官員並不是在欺騙自己,可明明是生病了,那些病人怎麼會出現那樣的反常??

    張小侯一尋思,這事得趕緊告訴莫凡他們,瘟病越發嚴重,甚至到了人心暴動的局面,一旦隔離區控制不了局面,讓人們跑出去,感染到了更多的人,事情就更是難以收拾了!!

    “怎麼閘門關起來了,莫凡,心夏,你們在里面嗎?”張小侯敲打著厚實的閘門,結果發現閘門一點動靜都沒有。

    他轉過頭去,結果發現普通煩人的牢房中出現了非常大的響聲,返回去一看,那些囚犯居然沖了出來,一個個凶光畢露的盯著自己!

    “這是什麼情況,監獄暴動嗎??”張小侯看著這些紅著眼楮的囚徒,倒沒有露出驚慌之色。

    他現在怎麼說都是一個征戰妖魔的軍統,又經歷了古都浩劫那樣的大場面,這些看上去充滿蠻力的囚徒對付起來也沒那麼難。

    ……

    閘門內,那小紅魔站在那群長滿了觸角的重刑犯人人群中,它自己並不動手,卻瘋狂的吩咐著重刑犯人往莫凡那里沖。

    “他們邪氣更重,應該與他們自身身體里充斥著怨念有關。”心夏說道。

    之前的刑犯牢籠那里,那些犯人看上去還比較正常,頂多直勾勾的貪婪的盯著三個女的看而已,可這里的重刑犯,他們明顯是中邪更深,那根本不是貪|欲了,完全就是想生吃活人!

    “他們都還是*,不能殺掉。”靈靈提醒了一句。

    這些重刑犯是被控制了心智,因為邪氣的沾染獲得了一些黑暗能量,可他們畢竟都還是人。

    “莫凡哥哥,這些犯人交給我和芬哀對付,你專心對付那個罪魁禍首。”心夏對莫凡說道。

    說著話時,心夏已經緩緩的閉上了眼楮,當她重新睜開的時候,那雙美麗如湖水的眼眸里竟然閃爍出了如劍一般的銳利之芒來。

    精神穿刺!

    心夏知道不能對這些刑犯們進行殺害,他們確實是犯人,卻不是死刑犯,同時也是瘟病的受害者,所以對付他們最好的辦法就是精神上的攻擊!!

    精神之力無形無影,卻是通過心夏的意念之波直接傳達到這些觸角刑犯的腦海之中,原本煞氣騰騰的這些犯人們遭到精神攻擊後,立刻發出了痛苦的喊叫聲,一副頭疼欲裂的樣子。

    犯人們成批成批的倒下,心夏的精神穿刺範圍相當之廣,竟然一下子壓制住了這上百號重刑犯!

    “莫凡哥哥,快動手,我堅持不了太長時間。”心夏說道。

    “好!”

    莫凡不敢耽誤任何的時間,利用遁影一下子出現在了小紅魔的面前。

    “跟我到後面去玩玩!”莫凡將空間之力置于雙手間,生生的將這小紅魔給舉了起來,朝著這個鐵皮大牢籠的後方重重的扔了過去。

    這樣做,自然是避免傷及到那些被控制了心智的重刑犯,心夏身旁的那個少女芬哀也立刻明白,馬上布置出了水之禁制,把那些重刑犯統統圍困了起來,一方面保護他們不受到魔法的波及,另一方面也在心夏堅持不住的時候再拖延一些時間。

    ……

    小紅魔顯得格外憤怒,他見莫凡這些人年紀非常輕,純粹當做是來探查的普通小法師,不想他們把這里的事情傳出去,這才對他們動起手來,哪知道這幾個人實力這麼可怕,讓他有些措手不及了!

    “砰!!!”

    莫凡手一推,隔空之力將這獄警鬼怪重重的壓在了厚重的鐵牆上。

    小紅魔倒是力大無窮,居然生生的與莫凡這念控之力較量,他一步一步的往莫凡這里走來,長長的獠爪舉了起。

    莫凡意識到自己空間之力還遠沒有艾江圖那種境界,立刻放棄了空間魔法,轉而動用起了自己現在最強的力量!

    “暴君荒雷!”

    莫凡手掌一翻,雷電如兵,迅速的聚集了過來,隨著莫凡將手一甩,雷電成數道鞭鏈,劈啪作響的抽打在了小紅魔的身上。

    這小紅魔倒是皮糙肉厚,雷電這樣打擊都不見身上有傷痕,莫凡在後頭還沒有形成保護禁制前又不敢輕易動用大的魔法,只能夠用這些小技能先控制著他!

    “莫凡哥哥,我們這邊好了,盡快解決!”心夏提醒了莫凡一句。

    莫凡點了點頭,手中的雷電變得更盛,那滋滋作響的暴君荒雷好像自身也耐不住狂性,躍躍欲試。

    “蒼雷爪!”

    莫凡手成爪,重重的揮出,遍布在他那里的蒼黑色雷電更化作了天龍之爪,帶著威嚴與毀滅,直接撕開了小紅魔的胸膛。

    這小紅魔的實力,最多也就是統領級了,若換作是以前,莫凡對付起來還有那麼一些難度,可現在他的雷系技能威力直接提升近三倍,再加上暴君領域和本身就不遜色于高階魔法的蒼雷爪之技,要殺這小紅魔也絕對不是一件難事!

    蒼雷撕得徹底,就看見小紅魔的胸膛全部都碎了,脖子和腦袋都無法支撐。

    可怪異的是,這小紅魔並不想是受到重創瀕死的樣子,那張臉還在那里獰笑!!

    “你的魔法是強,但卻永遠都殺不死我的!!”小紅魔那殘破的身體又涌出了邪氣,那些邪氣很快就將他的身軀給補全了起來,就宛如一個不死的幽靈!

    問題是,即便是亡靈中的幽靈,一樣是不可能被重闖後復原的,雷電對幽靈是有攻擊效果的!

    莫凡沒有動用暴君制裁,而是借助了小炎姬的力量,直接發動了更強的火系毀滅魔法!

    這一個曜日轟隆過去,那不可能摧毀的監獄厚鐵牆也直接出現了一個大洞,外界的光芒立刻照耀了進來……

    莫凡本以為這次小紅魔是必死無疑了,卻不料那家伙仍舊在邪氣的縈繞下恢復了本貌。

    這個世界上,自愈速度最快的生物也不可能在燒成灰燼後都能夠重新復甦,所以莫凡看到這一幕後便堅信這和治愈無關,而是自己的這些魔法對這種邪物似乎起不到摧毀的作用!

    “我不是你的對手,可你也別想毀滅我,這座城市,很快就會成為我的天國!!!”小紅魔的聲音尖銳的響了起來。

    莫凡心中一沉。

    看來瘟病擴散得越嚴重,這個小紅魔就越強大,眼下幾個城市都被感染,被感染的人身上的負面情緒便是這小紅魔的養料,而瘟病之人若是死亡,那就是怨念達到最鼎盛的狀態,那個時候莫凡再和小紅魔對戰,就未必是他的對手了!!

    “莫凡,這種東西恐怕是一個擁有了心智的能量體,已經不能用普通的妖魔和生物來衡量了,任何系的魔法可能都殺不死它!”靈靈的聲音傳了過來。

    紅魔確實是世間相當罕見且可怕的生物,因為它的形成,導致它基本上不受任何系魔法的攻擊,莫凡確實其他幾個系都試過了。

    而芬哀是修光系的法師,她也進行了嘗試,幾乎能夠驅逐一些邪魔惡性的光系居然也殺不死這小紅魔!

    如此棘手的怪物,莫凡也完全是第一次遇到。

    看到被自己打成碎片的小紅魔又正在慢慢的復原,莫凡也是惱怒無比,竟然還有自己一身魔法殺不死的怪物……正要低頭呼出火系魔法來再做嘗試的時候,莫凡看見了那閃耀得有些過分的凝華邪珠!

    “對了,這珠子就是吸納能量的,嚴格來說,還算是這小紅魔的祖宗,說不定可以直接吸走!”莫凡心中這麼想道。

    考慮到這凝華邪珠可能會被這小紅魔給奪為他用,莫凡索性再將小紅魔給打得更碎,然後立刻取出凝華邪珠來,將珠子與碎片之一觸踫……

    那邪性能量碎片光芒更盛,竟然真的將那紅魔的身體碎片給吸了進去,紅魔身體碎片到了凝華邪珠這里,直接現出原形,邊做了一團渾濁的能量,注入到了凝華邪珠之中,就像小泥鰍墜平時收納殘魂那般。

    “還真有效!!”莫凡喜出望外,自己只是嘗試一番,哪知道凝華邪珠是吸這能量的,難怪凝華邪珠之前就一直在亮起來了。

    “我把你一片片打碎,然後一片片收進去,看你怎麼興風作浪!!”莫凡知道了方法,手段就更加粗暴了!!(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