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邊已經被鑲上了一層金邊,透着火紅色的旭日爬上了遠處的樹冠上,光芒照耀到青鎮的時候,鎮子上的人們也都醒了。

    當他們得知孩子們都已經清醒過來,並且安然無恙,一個個也都大喜過望,至於他們自己橫七豎八的在某些地方睡着了,他們就沒管那麼多了,他們並不知道昨晚有多兇險,也不知道整個小鎮上空曾經籠罩過那麼多的飛蛾。

    那些飄落到青鎮上的灰燼也隨着凌晨的一陣飛給吹到了遠處的樹林與山野之中,那些都是青娥們的殘骸,也算是迴歸到本屬於它們自己的地方。

    “你想要反悔了嗎?”俞師師冷冷的注視着莫凡。

    “你走吧,以後不要害人性命。”莫凡淡淡的說道。

    解開了俞師師身上的暗影束縛,俞師師目光仍舊落在莫凡身上沒有移開。

    或許,俞師師還是有些不太願意相信莫凡就這樣放了自己,她仔細觀察着,想從莫凡的臉上看到她心裏覺得該看到的欺騙之意。

    只是,許久俞師師都沒有看到。

    她開始外走去,莫凡也沒有阻攔,她呼喚出了那被燒得有些殘破的翅膀,青色的飛蛾之羽舒展開,她慢慢的升入到空中……

    一些青色的飛蛾們簇擁着她,她飛得很不平穩。

    俞師師回頭看,仍舊沒有看到莫凡動手的意思。

    事實上在俞師師看來,那些小孩子們,那些鎮民們都已經解除了危機,而自己這樣一個禍害也沒有必要留在世界上。

    “還不走,等過年嗎?”莫凡擡起頭,冷哼一聲道。

    俞師師咬了咬脣,這畢竟是她一直生活的地方,說不留戀自然是騙自己的。

    但自己親手摧毀了它,這裏也沒有人容得下自己,她不是純粹的妖物,她不可能真的棲息在荒郊野嶺,要找一個新的落腳的地方,也不知該去哪。

    輕打着翅膀,俞師師飛向了林子裏,衆飛蛾們伴隨在她的左右,陽光並不是飛蛾們喜好的,所以它們加快了速度……

    ……

    “老師,你就這樣放她走了,她可是殺了封廣闊衛兵長。”周力辛有些不甘心的說道。

    這樣的害人妖怪還活着,只怕無法向民衆和城市獵妖隊那邊交代啊,況且事情上升到了這樣的危機程度,魔法協會估計也不會坐視不理了,從任何一方面來說都不應該放走那個妖物的。

    “魚死網破對誰都沒好處,真的殺了俞師師,那些飛蛾會報復這裏的人,它們繁殖氾濫,夜裏出沒,攜帶毒性,每到這種季節就會四處覓食,如果不加以控制反而會給江南一帶造成更大的災害,有俞師師在掌控着那些蛾羣,其實會比它們羣龍無首要好很多。”莫凡說道。

    很多事情是無法分得清是非多錯的,更不是惡就得死,善便一定值得信賴……

    自然有自然的法則,因果總是循環,莫凡也不知道放走俞師師會不會釀成更大的霍亂,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像自己說的那樣,蛾羣會得到更好的控制,既然一切將來都是未知的,就按照自己覺得是對的方式去做就好了。

    至於俞師師要爲她殺死的人付出代價,要得到該有的懲罰……神經病,自己又不是警察、法官,哪來那麼多正義負擔和職責羈絆,所做的都是遵循於本心,救那些小孩子們也是如此!

    ……

    俞師師沒有再用那些飛蛾阻擋水脈,水脈立刻變得暢通無阻了。

    白鴻飛似乎仍舊還覺得俞師師沒有完全欺騙自己,特意把水脈的水拿去了測驗。

    事實證明,俞師師就是欺騙了她,利用白鴻飛對她的美貌,利用白鴻飛的閱歷單純欺騙了他,這讓白鴻飛很長時間都難以振作起來。

    一方面是俞師師的那種狡詐,令他無比失望,另一方面那場可怕的危機,他的愚笨差點使得他成爲了幫兇。

    白鴻飛自知犯了大錯,也沒有再申請優秀畢業了。

    甚至他覺得自己不配當明珠學府的學生,連普通的畢業徽章都沒有拿,便選擇離開了學校。

    “老師,我想四處去走走,呆在沒有半點危機的城市裏,我將來也會失去對抗妖魔的勇氣,失去識別真惡的眼力……我總是想要得到優秀畢業徽章,那樣便可以讓我在許多世家、魔法機構擁有一定的特權,得到別人的尊敬,獲得高人的賞識。可那也不過是一層光鮮的外表,我白鴻飛是怎麼樣的人,能做什麼,仍舊只有我自己知道。”白鴻飛站在莫凡面前。

    從最初加入到這個小組的驕傲,到因爲莫凡是導師而不敢得罪的虛僞恭敬,再到現在對待莫凡的真誠和發自內心的欽佩,白鴻飛明白自己要學的東西還很多很多,而這些東西是無法在學校裏學到的,他需要走出去。

    “你能這樣想老師我很欣慰,多出去走動是好事,你會成長得更快。別沉浸在那件事上了,其實如果你能夠像老師我這樣閱女無數,經驗豐富,就不至於被俞師師給矇蔽了。”莫凡拍了拍白鴻飛肩膀。

    “老師,你最讓我佩服的除了做事情遵循於自己的心之外,還有您這不要臉的氣度,兩樣我恐怕一輩子都學不來的。”白鴻飛笑了笑道。

    莫凡表情一僵,旁邊的牧奴嬌聽到這句,更是笑得腰都直不起來了,那銀鈴輕顫,美得迷人……

    “白鴻飛,我看你是這輩子不想畢業了吧。”莫凡瞪着眼睛說道。

    “老師,我本來就不必要畢業了,總之,謝謝老師帶我這次做的畢業任務,沒有拿到優秀畢業,但比優秀畢業更有價值,我走咯,有機會老師可以到我們白家去坐坐。”白鴻飛說道。

    說完這句話,白鴻飛已經一招手,背上行囊離開了明珠學府。

    莫凡也是無奈的擺了擺手,真是的,一點都不懂得尊敬師長……

    “莫凡啊,看來你很適合當老師。”蕭院長帶着笑容,緩緩的朝這裏走來。

    優秀畢業,或許多一個頭銜是能夠令學院多一份榮光,但蕭院長相信踏上自己道路的白鴻飛將來會有更大的成就,他本就年輕,修爲更達到驚人的高階,最大的阻礙是他的心高氣傲與固步自封,他踏出的這一步,也意味着他破繭重生,可以飛得更高,更遠!

    “蕭院長,白鴻飛主動放棄了優秀畢業,那優秀畢業生的名額該給我了吧?”莫凡開口對蕭院長道。

    “……”

    蕭院長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原來莫凡這下得是一步很大的棋啊!

    ……

    蕭院長給了莫凡優秀畢業生的徽章,事實上莫凡要繼續做導師,蕭院長可以考慮給評個級什麼的……

    可惜莫凡自由慣了,讓他帶一羣乳臭未乾的學生到處跑,他覺得是真******累。

    “莫凡,去跟我挑一些趁手的裝備啊,你身上除了一件玄蛇鎧甲是符合你國際第一身份的,其他的實在有些寒酸了,你不是很有錢的嗎,怎麼連一整套標準裝備都沒有,走出去說是我們明珠學府優秀畢業的,多不好,你看看你,那麼早給你的血獸靴,你現在還穿着……”蕭院長對莫凡說道。

    蕭院長這麼說,莫凡臉都黑成一團了。

    丫的,老子哪裏有錢了,窮成狗好嗎,別人在高階修煉所需的資源也就三個系餵飽就圓滿了,但自己呢?

    雷系、火系還是最貴的系,越高的資源越燒錢,暗影系價格公道那麼一丟丟,可召喚系就是一個無底洞,再多的錢砸進去,小炎姬和老狼也消化得下,莫凡平常打點零工的錢都不夠小炎姬奶粉的。

    再說空間系……

    空間系一樣是一個天坑,有沒有砸錢的區別相當大,就像金戰獵人團的那個楊寶,他也是空間系,他窮,空間系跟廢系沒啥區別,問題是,要想再獲得念石那種東西,簡直天方夜譚,競拍會去買,動輒十幾億!!

    十幾個億啊,全中國才十幾億人口,一人一億都夠了,卻只爲了買一個讓精神修爲提升一個境界的東東!!

    得虧是蕭院長,換作是其他任何一個人說自己有錢,自己都抽死他去!!

    再說到魔具這個問題……

    每一系的修煉就是一個又一個深不見底的燒錢坑,哪還有錢買裝備!

    “別用這樣的眼神盯着我啊,看在你爲學校做出這麼大貢獻的份上,我去和其他院長商量,看能不能把我們的鎮校寶物賜你一件。”蕭院長知道莫凡怨氣大,不由的笑呵呵的說道。

    不管怎麼樣,莫凡都是國府第一,這讓明珠學府之名響徹了全世界,現在莫凡也順利畢業了,自然得送上一份獎勵。

    “沒過億的東西就別給了,留着送那些學弟學妹吧。”莫凡漫不經心的說道。

    說完這句話莫凡猛的覺得自己簡直b上天了,曾幾何時爲了幾百萬、幾千萬奔波於妖魔爪下,咬牙切齒的爭奪,現在沒過億的東西自己都看不上,嘖嘖嘖……但好像還是改變不了自己永遠是個窮光蛋的事實。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