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迪拜法師塔

    天空會議室,嬌豔的陽光打落在天空會議室的紗質窗簾上,光芒變得柔和,將整個會議室照耀得通明無比。

    “首座,依我看亞洲可不是所有的土壤都會海洋想接壤,所以我並不贊成接下去發生的事情通過我們亞洲魔法協會來出面解決,各個國家不是有屬於他們自己的守護者嗎,這件事可以駁回。”洲議員蘇鹿開口說道。

    天空會議室一直作爲亞洲魔法協會最高會議,很多重大的決定都由各位議員在這裏進行商討,最終達成共識。

    “蘇鹿議員既然選擇否決的話,那麼海岸線計劃也將擱置。”

    “脣亡齒寒,我希望首座能夠明白這個意思,海洋一直都屬於國際之地,但我們這些沿海之國卻負擔着需要守衛兩百多個國家的海洋,海妖之霍一直都是我們人類最大的隱患,如果不能夠聯合整個亞洲,乃至五大洲,總有一天大家都得爲此付出代價!”邵鄭議長猛的站了起來,對於這個擱淺決定感到了幾分憤怒。

    “邵鄭議長,您無非是想利用國際武裝力量爲你們中國看守東海岸線。你們國家要真覺得海洋過於危險,大可以把海域交給其他國家嘛,我想日本、韓國、印度,新加坡、菲律賓都是很願意幫你們接管的。”洲議員蘇鹿微微一笑道。

    “你這是什麼意思!!”邵鄭勃然大怒,那雙眼睛死死的盯着蘇鹿。

    “看你怎麼理解了,總之我否決這次提議,那麼海岸線就仍舊由你們自己國家來看守,別說什麼脣寒齒亡這種古老的中國道理,這裏是亞洲魔法協會……”蘇鹿回答道。

    “蘇鹿,會議是會議,假如下一次再讓我聽到你故意說出這種含沙射影的話來,我絕不會饒過你!”邵鄭對蘇鹿說道。

    “邵鄭,蘇鹿也不過是一句玩笑話,別太當真。”

    “哼,國土之事容得了玩笑,其他人隨意道道就算了,身爲亞洲議員,卻吐出這樣的話來,你們可以容忍,我容不得!”邵鄭氣勢咄咄逼人。

    “哈哈哈,看來也不是所有的華人都那麼的懦弱嘛,至少你邵鄭是讓我看到了鐵骨錚錚,我對我剛纔說的那些話致歉。”蘇鹿忽然間哈哈大笑了起來,然後真的向邵鄭半鞠躬道歉。

    “收起你這沒有誠意的道歉。還有,別以爲你這樣退了一步我就可以忽略你說的上半句話,華人都那麼懦弱?我真不明白這種話爲什麼在經歷了世界學府之爭後還有人說得出口!”邵鄭冷笑的反擊道。

    世界學府之爭,中國第一,這足以表明了現在中國年輕一輩強大無比的實力。

    而除了中國獲得了這麼高名次,亞洲其他國家都沒有取得什麼好成績,邵鄭很清楚這些話是由哪些人說出來的,也清楚這次海洋國際戰略爲什麼會失敗!

    “我們自己的領地,我們當然會全力以赴的守衛,但請諸位簽下了否決字的幾位代表記好,如若哪一天你們的國家也有四面楚歌的那一天,非我們國家支援不可的時候,請你們好好記着今天對我們的冷漠……”邵鄭沒有再理會蘇鹿,起身朝着天空會議室走去。

    既然亞洲並不願意出手,那就沒有必要多做逗留了。

    會議很快散去,蘇鹿走到了天空會議室外的玻璃走廊,走廊通向迪拜塔外面,近乎觸摸到整片蔚藍色的天空。

    他點燃另一根菸,大大的吸了一口,然後舒服的朝着藍天張揚的吐了出去,臉上漸漸的勾起了笑容。

    “議員,東海魔法協會傳來消息,他們受到了一個人的阻擾,沒有捕獲到獵物。”一名踩着十五公分高跟鞋的女子走來,站在離蘇鹿議員有一段距離的地方說道。

    “東海魔法協會雖然直屬我們,但在那裏做事情的終究是一羣中國人,還真沒有讓我失望的廢。”蘇鹿說道。

    “需要撤掉他們嗎?”女助理問道。

    “不用,我今天心情不錯,再給他們一次機會……哦,把獵狗借他們吧,他們這次要再沒有把圖騰獸的線索給我抓過來,我會讓他們明白無能是要付出比過錯更慘痛代價的!”蘇鹿說道。

    “您這次和邵鄭議長完全撕破臉皮了,那他會不會干涉我們控制東海魔法協會?”女助理說道。

    “他現在最要關心的事情是海岸線,只要我不派遣明顯貼着我蘇鹿標籤的家犬到他的國家,他是不會找我麻煩的。”蘇鹿說道。

    “好的,那麼我現在就去告訴東海魔法協會。”

    “你說,要有一天我蘇鹿騎着他們中國的圖騰獸來這裏開會,邵鄭臉上會是什麼表情??”

    “他一定會無地自容吧!”

    “哈哈哈哈,他是那種一旦觸碰到國家尊嚴問題就必定會抓狂的人。讓研司會的那般傢伙好好幹,找到了那隻圖騰獸,我一定會親自獎賞他們的,我蘇鹿給的賞賜,他們應該會拼了命把事情做好的。”蘇鹿說道。

    “有件事您需要留意一下。”女助理說道。

    “什麼事?”

    “帕特農神廟那邊決定收回當年籤給您的那些藥山,哪怕我們加了價格,他們也沒有當一回事。”女助理說道。

    “是,似乎有人察覺到了這個藥山的問題所在……”女助理說道。

    “唉,聖女安德和梅若拉死後,我們與帕特農神廟之間的關係就疏遠太多了,這件事你去幫我聯繫一下伊之紗吧,我和她還是老朋友的,相信她會出面幫我把那些滾錢的藥山給拿回來。”

    ……

    ……

    清冷的風從海洋那邊吹過來,經過了雙陽山的山谷那麼一裁,打入到月陽之地的風就更加的凜冽了。

    穆寧雪特意找人在兩座山之間佈置了一個困風結界,這才讓月陽之地不至於那麼的刺骨刀割。

    凡雪山的建立速度倒是很快,有林軍閒這個地產老闆全權合作,要打造出一個以凡雪山莊爲核心的鎮子來那也不算是太困難?事情。

    穆寧雪收留的俞師師,還真如俞師師之前說的,她將獵齒妖豺給處理得非常好。

    事實上俞師師也不是真心想幫穆寧雪,她無非就是想要一個自己能夠安生的棲息之所,然後以跟她有仇的莫凡做擋箭牌。

    在靠近獵齒妖豺的那座飛月山上,俞師師圈了屬於她自己的小領地。

    俞師師離不開城市,她終究跟血族一樣,偏人性要多,但她也不能對她的那些青娥們置之不理,她要給予她們一個安全的環境,所以她也需要一個安靜獨立的山野之地,讓她可以與青娥們相處。

    如今,俞師師率領的那些青娥們已經棲息在了飛月山上,也就是凡雪小鎮西面的那座屏障山。

    這座山本身就是一條很不錯的防線,如今又有青娥們在那裏居住,連哨崗都不需要去建造了,那些無處不在的青娥們就將組成整個凡雪小鎮最不可能被闖的警戒線。

    青娥們的感知能力是相當強大的,它們對危險有着無與倫比的預知力,只要有妖魔踏入,便會有青娥飛向小鎮去報信,同時還會有別的青娥們跟隨那隻闖入的妖魔,好讓凡雪山的人可以立刻找到,並且將其消滅!

    這套安全體系,遠遠超過了一支強大的軍隊鎮守,所以如果俞師師沒有異心的話,莫凡也感覺這個女人確實是有很大的作用。

    她告訴莫凡,只要讓她的青娥們恢復到當初在桐鄉山那裏的規模,整個凡雪小鎮都可以被這些青娥給保護起來。

    “只要你可以保證,進入凡雪山的人絕對不會去傷害它們,它們就會爲你們創造出無與倫比的守護。若是能夠給我培養出戰鬥蛾來,甚至你們不需要法師出手,戰鬥蛾會將那些闖入者給消滅掉。”俞師師非常自信的說道。

    “這纔是你真正的目的吧?”莫凡看着她,終於明白俞師師爲什麼要選穆寧雪了。

    一塊新的土地,最需要的就是保護和警戒,俞師師可以完美的做到,而俞師師同時也可以向穆寧雪提她的條件,讓她的青娥們不受任何排斥與傷害的在這塊私有領土上生活!

    “只要你不讓它們氾濫到去傷害人,並且真的做到保護凡雪小鎮的話,那我可以答應你,我會把不能傷害青娥的這個門規寫入到門族戒律中,有戒律法師們來執行。”穆寧雪說道。

    “放心,它們的食物其實是植物,這種植物在這裏的山上可以隨意的種植。”俞師師說道。

    藍金草,有藍金草的地方就代表着這裏適合它們青娥生存,俞師師上一次到這裏來看柳茹證實莫凡說的話時,便發現了這個讓她歡喜的祕密,而這纔是她找上莫凡真正的原因。

    穆寧雪想要在這裏建造一個城鎮,她也算是尋找到了一個新的棲息之所,有城市,有山林,偶爾還能去觀一觀另一面山外的海……

    或許重新開始也沒有想象的那麼糟糕,就是能夠不看見莫凡那張讓人憎恨的臉的話,那就更完美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