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翅膀重重的擺動着,青色的毒風在俞師師的附近迅速的盤成了一個以她爲中心的風之狂穴,毒風重重的抽打在那幾個魔法協會的人身上,迅速的在他們的身上留下了一些瘢痕。

    “小心,這些東西有嚴重的催眠效果。”委員柯令希急忙對其他人說道。

    毒風滲透到皮膚,那些催眠的花粉就會迅速到人的血液之中,然後流淌到全身,進行一種全身的催眠。

    “這種小伎倆對我是不管用的!”曾廣烈冷笑的看着俞師師,他的腳下漸漸的出現了一幅又一幅詭異的星圖。

    這些星圖迅速的組成了一個詛咒之印,準確無誤的打在了俞師師的身上,那個印記迅速的煥發出了一層又一層的死光,渾濁的光輝之中可以看見一頭巨大的鬼怪出現在了俞師師的身後,那可怕的爪子猛的擒住了俞師師的腰,將她死死的握住!

    “啊~~~!!!!”

    痛苦之刑立刻傳遞了俞師師全身,她的精神遭受到了詛咒之鬼的可怕折磨,更可以看到那頭青面獠牙的惡鬼不停的用爪子撕扯着俞師師的靈魂。

    “女人嘛,受點苦纔會老實很多,你們放心我是不會把她折磨死的。”曾廣烈操控着他的那隻詛咒惡鬼,整個人笑得更加肆意,他似乎格外享受這種鬼之刑罰,聽到漂亮女人的叫聲,看到她們痛苦的扭動着身子,特別有一種獨特的樂趣!

    惡魔還在撕扯着俞師師魂魄,俞師師整個人顯得異常憔悴,她沒有想到這一次研司會帶來的人實力這般強大,自己連掙脫的餘地都沒有。

    “呼呼呼呼~~~~~~~~~~”

    曾廣烈大笑之時,忽然遠處天空中出現了一柄巨大的火焰之劍,正呼嘯的朝着這個山嶺飛來。

    烈火炎劍傾斜的倒插在山嶺上方,就在曾廣烈、柯令希等人不到十米的位置上,忽然一大片更加兇猛的烈火以整個烈焰之劍爲中心擴散開,如紅霞般!火焰迅速的吞沒了這裏,逼得曾廣烈、柯令希等人不得不祭出防禦技能和防禦魔法來。

    火勢相當之猛,呼嘯的火浪拍打在這些人的身上,縱然抵擋住了高溫,卻無法完全抵擋這股氣勢。

    “什麼人!!”曾廣烈憤怒的擡起頭,目光注視着那柄碩大的炎劍。

    烈火之劍仍舊屹立在那裏,劍柄之上,渾身燃燒着另外一種褐色之炎的莫凡站在了上面,隨着他的身體觸碰到這一柄碩大的烈焰之劍,那些火焰變得更加澎湃,逼得柯令希等人節節敗退。

    “是……是那小子!!”研司會委員柯令希自然記得這種特殊的烈霞之火,指着炎劍上莫凡的身影道。

    “哼,竟然妨礙東海魔法協會辦事,你小子是活得不耐煩了嗎!”曾廣烈指着莫凡說道。

    “我看活得不耐煩的是你們,也不看看這是誰的領地,誰允許你們在這裏燒山放火濫殺凡雪山保護動物的,馬上給我跪下道歉,支付個十億作爲賠償,不然別想離開凡雪山!”莫凡面對這幾人,氣勢絲毫不弱。

    “支付十億做賠償??”曾廣烈感到荒唐可笑。

    魔法協會一直都是位高權重,從來都是他們向門族、世家收罰款,還沒有門族敢向他們要錢的!

    “我就知道你們不打算給,那就打得你們滿地找牙!”莫凡隨口瞎扯之際,卻是已經將俞師師從那鬼刑的詛咒之中給拽了出來。

    很顯然,對方的鬼刑等級非常高,普通的詛咒鬼刑只針對印記目標,一旦被詛咒印記的人脫離了詛咒,那這個詛咒也會因此消失。

    但是莫凡在幫助俞師師解除詛咒印記的時候,卻也觸發了一個復仇印記,也就是說誰幫助了被詛咒的人解除,那個人就要接受詛咒的制裁!

    一時間,那青面獠牙的惡鬼身上煥發出了可怕的血光,詛咒復仇之力讓它開始蛻變,身上長出了更多紅色的眼睛,手臂外側,腳踝上,ь膛上……

    “仇目鬼煞!”

    莫凡認得這種詛咒生物,正是高階詛咒魔法第三級的效果,莫凡不由的看了一眼那個身上穿着金火色袍子的男子,未想到這傢伙竟然已經是將高階魔法修到了第三級!

    到了高階,每提升一個等級,技能的威力和技能效果都會有一個明顯的提升和改變。

    俞師師現在是解除了鬼刑詛咒了,可莫凡卻觸發了一個更強更難對付的詛咒。

    只見那身上佈滿了紅色眼睛的鬼煞直接朝着莫凡這裏衝了過來,它那可以從人身體裏拽出靈魂來折磨的爪子更是直插莫凡的胸膛!

    莫凡哪裏會讓這傢伙把自己的靈魂給拽出來,藉着火之大浪往另一個方向挪出了很遠。

    仇目鬼煞的速度很快,它在下一秒就追到了莫凡的身邊,腥紅無比的眼睛忽然間放射出了一道道攝人心魄的光芒來,直擊莫凡心神!

    莫凡沒有怎麼對付過這種生物,感覺都精神世界正在被無數根刺給狂扎時,他急忙呼喚出了自己脖子上的凝神項鍊。

    水藍色的光暈盪漾開,柔和的包裹住了莫凡的身子,漸漸的那些紅色目光的威力也在他的心神之中消除。

    “狗東西,我讓你嚐嚐五雷轟頂!”莫凡往後退了一些距離,手掌之中泛起了蒼黑色的雷電光。

    雷雲豁然在上空形成,一道道滾雷迅速的聚集到了莫凡這裏,並在莫凡的指引下猛的轟向了那頭仇目鬼煞!

    十二倍威力的雷電打在這頭詛咒惡鬼身上還是非常有效的,兇猛的雷電將這傢伙撕開,手臂、腦袋、軀幹也在雷電中被分離。

    “這……”曾廣烈頓時愣住了。

    他那可是三級的鬼刑惡鬼,實力也不遜色於一只統領級的生物了,這小子憑什麼可以一個雷系魔法將其轟得四分五裂??

    “莫凡,幫我殺了他們,你要我做什麼我都答應你!!”俞師?嫉惡如仇的說道。

    之前在桐鄉,被殺了那麼多青娥,她事後冷靜下來也覺得是咎由自取,可如今她卻又落得這樣一個下場,她簡直要發狂了,她想要殺人,想要把這幾個畜生全部殺光!

    “小蛾女,你也太看得起這小子了,他和我比起來還差得遠了!”曾廣烈並沒有被莫凡的一個蒼雷爪給嚇倒。

    不管怎麼說,他的實力在高階裏面已經算是很強的了,曾廣烈可不認爲一個年輕人還能與他抗衡!

    “年輕人,你既然也是用火的,那就試試我的天焰葬禮!”曾廣烈雙手托起了兩團炙熱無比的火焰團。

    金色之火被他拋向了天空,霎時一朵無比絢麗卻充滿死亡氣息的花焰從天而將,那花焰整整是由一千多片炙熱無比的火瓣組成的,當它們鋪天蓋地的落下來的時候,那種令人窒息得壓迫感讓人根本升不起一點反抗!

    整個火瓣天焰轟落,宛如一個遠古沉睡的天之火山忽然間向這個世界宣泄着無情的怒火,不單單是這一座山嶺,就連其他幾座山嶺也全部被這種金色的火焰給轟擊!!

    “隆隆隆隆隆~~~~~~~~~~~~~~”

    巨響不斷的持續,山嶺頃刻間變得坑坑窪窪,到處都是火焰。

    莫凡根本無法閃躲,只能夠將俞師師拉到自己的身邊,然後渾身激發出了兩種魂火,強行將那些金色的花焰墜落給阻隔在外。

    即便如此,莫凡也能夠感覺到那金色火焰的高溫,再加上此人施展的是第三級的天焰葬禮,其破壞力相當之恐怖,連莫凡這種擁有火焰抗性的人都有些承受不住了!

    在莫凡上空墜落下來的花焰最爲密集,一次又一次的轟炸,更伴隨着曾廣烈的狂笑之聲。

    “不是什麼窮山破水跑出來的毛頭小子都能夠和我曾廣烈一較高下的!”曾廣烈氣焰逼人,他甚至還在朝着天空拋去火團,讓那恐怖的花焰持續不斷的降下。

    火勢已經燒到了二三十米高,曾廣烈並沒有罷休,他能夠看得出來和自己作對的這小子也是魂火,要是不能夠加大威力,還真不能夠順利將其拿下。

    ……

    ……

    凡雪山莊,還在粗略佈置的山莊中,有人高喊着着火了。

    穆寧雪到了另外一頭,眺望着飛月山的那個方向。

    “別大驚小怪的,莫凡在焚燒那些很難對付的雜草呢,趕緊回來幹活。”穆卓雲說道。

    穆卓雲剛纔聽到俞師師有打電話過來借莫凡的火焰一用,所以那邊飛月山火焰四起,他們也沒有太在意。

    “那不是莫凡的火焰。”穆寧雪蹙起眉說道。

    無論是莫凡之前使用的玫炎、劫炎,還是後來獲得的烈霞之火,都不應該是呈現那種金色,而且從天空中綻開的那種天焰形狀來看,那似乎是火系高階魔法的第三級!

    莫凡前不久纔到第二級,再加上火焰顏色也完全不一樣。

    那不是莫凡的火焰!

    “出事了,我過去看看。”穆寧雪感覺不太對勁,身上立刻揚起了風來。

    白色的風在她的周身先是一陣盤旋,又迅速的化作了她背後的羽翼,隨着風托起,隨着羽翼拍打,穆寧雪宛如一位風之仙女一般飛上了天空,朝着飛月山而去。

    “六翼……”穆臨生滿臉愕然的看着穆寧雪那嫋娜美麗的背影,有些不敢相信道,“表妹她不是主修冰系的嗎,怎麼風系修爲也這麼驚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