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鬼地方,夠嚇人的。”莫凡好歹也是什麼地方都闖過的人,連他在這下面呆著都心里惴惴不安,可見這毒障湖谷確實有它人獨特之處。

    艾琳和穆寧雪臉色也不太好看,呼吸顯得幾分促急,一方面正如莫凡說的,這里真的很可怕,周圍是黑的山壁,時而狹窄如裂縫,時而崎嶇如山谷之道,時而地勢又驟然下沉。

    最可怕的是,頭頂上籠罩著毒障層,根據托尼描述,要是沒有打開缺口的話,高階法師在里面都存活不了幾秒鐘時間,所以可以說這毒氣層就是這塊黑暗盆地的一個天然保護,天知道在這可怕的地方會滋長孕育出多麼駭然的生物來。

    到了這里,莫凡都有些不安,他真的很懷疑獵者聯盟的人是不是有心要搞出人命來,把戰地瑰寶藏在這種地方,瞳鷹根本沒有用武之地,出了什麼事情,空間卷軸能不能逃脫都還是個問題了!

    還好艾琳是輔修光系的,在這陰森毒氣之下,沒有一點光亮照耀,莫凡都沒有什麼勇氣前行。

    “托尼,現在你說怎麼走。”莫凡借著艾琳制造的光往前望去。

    “我听他們說,在一處七蟒龍潭的地方。我之前不是站到很高的山峰上去俯瞰這片湖谷嗎,我發現有一小湖分別是有七條長峽溪水匯聚而成的,遠遠看上去就像就七條巨型蟒龍圍著一潭水,我猜那里一定就是它們說的七蟒龍潭了,所以我特意在腦子里描繪了一下大致的地圖,所以你們跟著我走是絕對不會錯的,來吧,我們一定會是這次奪寶賽最出眾的學員!”托尼語氣堅定的說道。

    胖子托尼之前就有說過了,這整個大大小小連在一起的毒瘴湖谷下方是一片被毒氣層封閉起來的世界,越是靠近中心地帶的毒氣凝結的越厚,可能會厚達十幾米,二十幾米,而要想先從高空飛到指定地方再落下去,要穿過那毒氣層是根本沒可能的,連君主級的生物在那幾十米的毒氣層內都會斃命。

    所以要進入到更中心的地帶,唯一的方法就是從邊緣毒氣層比較薄的地方先下到底部,然後再在沒有毒氣的湖谷底部行走,抹黑走到比較深邃的湖谷中央地帶!

    由于到了下方一片漆黑,更宛如掉進了一個地形復雜的山谷連環迷宮里,所以在進入這里之前最好從高空俯瞰下去,大致通過一些高出毒氣層的山屏、山峰、山脈的輪廓來判斷下面的地形與路線。

    不得不說,這鬼地方比莫凡之前走過的任何妖魔環境都要可怕幾分,莫凡心中的疑慮也更多了幾分……

    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既然都已經來了,也沒有退縮的說法,只有按照胖子托尼說的那個路線朝著氣蟒龍潭的位置走去!

    ……

    ……

    山脈南麓,兩名身穿著金絲白色法袍的男子乘坐著飛獸落在了湖谷之畔,臉色無比凝重的看著那遍布了前方一大片盆湖地帶的毒氣層。

    “該死的,我們已經動作很快了,竟然還是讓那幾個學員闖入到了那下面!”

    “這件事我們得立刻通知總督大人。”

    “他們下去的時間不算太長,我們還是立刻追下去,把他們四個給拉回來。”金絲白色法袍的法師說道。

    “這些毒層我們驅散不開,怎麼下得去啊,何況下面錯綜復雜,怪谷連同,即便他們下去個十分鐘,我們也很難再找到他們……真是可恨,就沒有人告訴過他們,這里是不能闖的嗎!”

    ……

    威尼斯賽場

    威尼斯總督法比奧戴著一個黑色的爵士帽,帽檐拉低著,只露出了一個高高的鼻梁和劍削過一般的下巴。

    “總督大人,有四名學員誤入了毒幕湖谷。”裁判人走了過來,一臉嚴肅的對總督法比奧說道。

    “我們不是已經派遣了兩名助理人員守在山脈盡頭,就是防止學員們踏入到那個可怕的地方嗎?”法比奧立刻皺起了眉頭來。

    “兩位助理人員正要遇見附近有學員受傷危險,前去救援了,誰知道就這會有四名學員闖入到了那里。”裁判人說道。

    “他們進去多久了?”總督法比奧問道。

    “有個二十分鐘了。”

    “我的天,那他們還回得來嗎,趕緊去聯系那幾名學員的使館人員,告訴他們實情。”總督法比奧說道。

    沒多久,分別代表著英國、中國、瑞典的幾位人員已經知曉此事,聚集在了總督坐席這里。

    中國這邊前來的是韓寂,他此刻愁眉不展的,他本以為莫凡等人在經歷了那樣一場惡戰之後,就會返回到賽場中來,誰知道他們沒離開不說,竟然還誤入了戰地禁地!

    要知道那里可不是獵者聯盟奪寶賽學員規劃之內的區域啊,之前一直關于戰地的爭論,有不少人提出反對使用這個扭曲戰地,正是因為這個戰地里存在很多不明迷界,其中最為可怕和凶險的,正是那個被毒氣所籠罩的神秘谷底世界!!

    莫凡那家伙跑哪不好,為什麼偏偏就撞到了那里……

    “就沒有人解釋一下嗎,難不成這樣沉默下去?”英國的老法師波爾森有些氣憤的說道。

    “這件事確實是我們失職,沒有讓助理裁判們及時阻止學員……可如若不是你們的艾琳學員操控了瞳鷹,我們也不至于那麼遲才得到他們誤入禁區的信息。我們現在已經派遣對那片地帶有所了解的獵人前去救援了,只是抵達那里還需要很長的時間,但願那幾個孩子沒有走入太深。”總督法比奧說道。

    “總督大人……還有一件事,我們剛剛才發現的。”另一位裁判人匆匆忙忙的跑了過來,見其他幾個國家代表人都在場,一時間不知怎麼開口了。

    “直說。”總督法比奧說道。

    “在這四人之前,還有一隊人先行進入到了里面,為首的獵者聯盟獵王斐蒙的佷子凱利!”那名裁判人說道。

    “這……”總督法比奧愣住了。

    韓寂、波爾森以及那位瑞典代表人听到這個消息,臉色一下子就拉下來了。

    賽方這是怎麼搞的,已經把兩隊人放進了非奪寶賽區域,這種馬虎實在讓人難以接受!

    “去把斐蒙給叫過來!”總督法比奧說道。

    獵王斐蒙是這次奪寶賽的主策劃人,奪寶賽的戰地最終敲定也是由他來決定的,現在出了這樣的問題,尤其是牽扯到了他的佷子凱利,這事情顯然就沒有看上去的那麼簡單了。

    沒多久,獵王斐蒙就走了過來,當他听到兩隊人馬進入到了毒幕湖谷後,臉上立刻露出了驚愕之色。

    “你確定是我的佷子凱利帶領的隊伍先進入到里面的?”斐蒙很嚴肅的問道。

    “是的,的的確確是他,而且從瞳鷹反饋來的行蹤表明,凱利的隊伍目的地就是毒幕湖谷,而之後的那四人隊伍似乎是跟著凱利他們後腳跟進去的……”裁判人說道。

    斐蒙臉色有些奇怪,他沉默了良久,神色凝重。

    良久,斐蒙才開口道︰“我想,一定是凱利誤以為那里是潛藏戰地瑰寶的地方了。”

    “獵王,您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總督法比奧說道。

    “是這樣的,我在選擇扭曲戰地之前,去回顧過一些比較老舊的資料,發現大概在三十多年前,曾經有一屆世界學府之爭的奪寶賽戰地也是設在扭曲空間里,我仔仔細細考究過,覺得扭曲空間也確實很適合做奪寶賽的戰地。”

    “其實在更早的時候,那片山脈南麓湖確實還是正常的山湖,範圍比較廣袤,可不知從哪天開始,湖水開始被莫名的力量給蒸發,蒸發出來的那些水汽終年盤繞在整個湖谷上方,日積月累吸納了劇毒之氣,凝結成了一個巨大的毒之天幕,非特別之人難以靠近。”

    “那一屆世界學府之爭,毒幕已經形成了,當時的策劃人將那一屆的戰地瑰寶藏在了毒幕湖谷里面,你們也知道,每一屆戰地瑰寶要獲得的難度都很高,當時策劃人也是不想讓學員們輕易拿到,這才放在了那里面,果不其然,沒有任何一名學員獲得當初的戰地瑰寶。”獵王斐蒙說道。

    “如今的毒幕湖谷和三十多年前相比,要可怕不止兩三倍了吧?”韓寂開口說道。

    提到這件事,韓寂其實心里頗有感觸……

    那是因為,他韓寂就是當年的參賽學員,也就是同樣以扭曲空間為奪寶戰地的那一屆學府之爭,算起來都過去有三十二年了,現在這屆已經是從那之後的後十六屆!

    “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那就是,那件三十二年前世界學府之爭的戰地瑰寶一直都沒有回收!”斐蒙說道。

    韓寂听了這句話,不由的愣了一下。

    沒回收??

    不能啊,戰地瑰寶都是非常重量級的寶物,作為整個世界學府之爭里第二輪最炙熱的獎勵品,即便學員們最終沒有找到,那也不能不拿回來啊!!

    韓寂依稀記得自己那一屆的奪寶賽資源獎勵相當的豐厚,他自己也是借助那次奪寶賽,實力有了一次巨大提升,也奠定了他後來突破,跨入超階法師行列,由此推斷,那件三十二年前的戰地瑰寶,一定比現在的還更有分量!

    “這件事我去問了當時的一名裁判人,他告訴我,不是他們不想回收,而是根本收不回來了!”

    “短短幾天時間里,那里的毒幕變得劇毒無比,成為了一層隔絕一切的屏障,而若是從邊緣稀薄的地方進去,再慢慢的尋到戰地瑰寶的位置,這個過程艱難至極,前去回收的人里死了幾個,某位超階法師親自進去,由于走錯了方向都險些喪命……于是這件戰地瑰寶在那里一放就放了三十二個年頭。我那個佷子凱利,一定是在我出題的時候,偷看了一些殘缺不全的資料,誤以為那里是這一屆奪寶大賽的戰地瑰寶所在地,這才闖了進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