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國家安危楸”莫凡挑起了眉毛,心中暗想,難道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了。

    邵鄭喝了一杯茶,卻是輕嘆了一口氣道:“我希望我預測的事情是錯的,那樣的話我們東海岸線便能夠保持安穩,也能夠避免一場血流成海的戰爭,但現在我已經有百分之九十的肯定,那場戰爭會到來,我們整個東海岸線會面臨一場巨大的考驗。”

    “到底是什麼隱患?”莫凡問道。

    “海妖。應該幾年之後,我們將會面臨一場海妖戰爭,我原本是希望亞洲魔法協會那邊能夠承受起這個海洋責任,但這項提議被蘇鹿給否決了,也就是說我們國家需要獨自面對來自太平洋的一場戰爭,到時候究竟會波及到多長的海岸線很難說的準。你也知道我們國家本身就屬於多災多難的,妖魔種類兇殘充滿侵略性,軍方那邊已經算是全部投入了,才勉強保證每個城市的安寧。可一旦海妖戰爭爆發,我們根本無法抽出足夠的力量去與未知、強大的海妖帝國抗衡……我已經開啓了海岸線戰略,但刮出了一切的力量,始終和那場戰爭的規模相比,差之甚遠。大概在五年前,有一位考古法師跟我徹夜長談了一番,他告訴我,有一股我們國內強大到足以平復戰爭的力量一直沉睡在我們國土之中,假如能夠喚醒它們,海岸線危機將會得到解除,我也很贊同那人的想法,於是指派他去尋找古蹟,尋找圖騰獸的下落……”邵鄭說道。

    莫凡思索了一會,腦海中想起了一個名字,於是詢問的語氣道:“你說的那個人不會是蔣少軍吧?”

    “恩,是他,我當初覺得這是能夠處理海岸線危機的一個希望,可惜他在尋找古蹟途中失蹤了,他給我講述的圖騰獸復甦計劃也因此徹底斷絕了。”邵鄭嘆息道。

    “你是希望我撿起他的這項偉大的任務,喚醒那些沉睡的、遺忘的圖騰獸嗎,好爲海岸線隱患做準備?”莫凡說道。

    “是的,我希望你能夠擔負起這項重任,圖騰獸相當的特殊,是擁有機緣的人根本不可能與圖騰獸有任何的交集,你算是與圖騰生物走得比較近的了,圖騰玄蛇,以及這次的圖騰月蛾凰,我希望你能夠喚醒一兩隻強大的圖騰獸,這樣我們海岸線纔會得到一些保障。這次海岸線危機遠比我們所有人想象中的要沉重得多,可惜只有我一個人覺得需要建設最大防備並沒有用,亞洲魔法協會那邊並不同意我的這種未雨綢繆,包括國內也有很多派系在反對我的這種憂慮,覺得我是在將有限的軍力、魔法師資源浪費在一個子虛烏有的隱患戰爭上……我能夠籌集的力量終究只有那些,若能夠得到圖騰獸的援助,我才能夠安心許多。”邵鄭說道。

    “海岸線隱患真有那麼嚴重嗎?”莫凡問道。

    邵鄭點了點頭道:“很嚴重,比我們遭遇的任何一次戰爭都嚴重,一部分海岸線甚至可能淪陷……我希望你能夠相信我的這份推測,並協助我。”

    “我凡雪山就在沿海,要是沿海真的淪陷的話,估計我的凡雪山也要遭殃了。說實話,我對圖騰獸確實很感興趣,再加上邵鄭大議長您親自過來與我商量這件事,我覺得我沒有什麼理由去拒絕了,只是我擔心我的能力有限,未必能夠喚醒哪怕一隻圖騰獸來。”莫凡說道。

    “沒關係,你只要盡力而爲,我都感激不盡!”邵鄭很真誠的說道。

    作爲大議長,很多事情其實也是無奈的。

    “您嚴重了,尋找圖騰對我來說也是一種修行,而且若不是圖騰玄蛇罩着我,我在帕特農神廟鬧的事情,早就夠我死一萬次了。”莫凡說道。

    “你膽子也真是夠大的。那圖騰的事情,就拜託你了。我會讓人把蔣少軍收集的那些資料都移交給你,他上面應該也有有關月蛾凰的記載……月蛾凰的事情,你就多留心處理,別讓蘇鹿給得逞了,他窺視我們國家的圖騰已經很久了,但作爲我們自己國土的被遺忘的守護神,說什麼也不能落到外人的手中。”邵鄭說道。

    “那是當然。”莫凡道。

    “哦,對了,還有一件比較隱祕的事情,我覺得現在也可以告訴你了。”邵鄭說道。

    “什麼事情?”

    “國府隊員趙滿延不是失蹤了嗎,流傳是他被一頭巨獸給吃了,已經死亡。”邵鄭說道。

    “是,這件事怎麼了?”莫凡道。

    “根據蔣少軍收集的那些資料,吞掉了趙滿延的那頭海洋巨獸很也是一隻圖騰。”邵鄭說道。

    “是一隻圖騰獸???”莫凡有些驚訝道。

    “不出意外,應該是霸下。”邵鄭道。

    “霸下??”莫凡愣了愣,隱約之間好像聽說過這個圖騰獸的名字。

    “我們國內有四大最強圖騰,其中玄武便是之一,而玄武的後代有二,一個是與你關係密切的杭州玄蛇,還有一個便是霸下。按理說圖騰獸是不會輕易傷害人類的,它們即便被遺忘了,也依舊把人類當做是它們的子民,但不知道爲什麼霸下就把趙滿延給吃了。”邵鄭說道。

    “我們在日本的時候,霸下就一直跟隨着我們了。”莫凡道。

    “那麼你們在日本發生了什麼嗎?”邵鄭問道。

    莫凡仔細回想了一下,覺得唯一有可能的就是趙滿延手上的那個伴生器皿,也就是木魚器皿。

    當下莫凡也將木魚器皿的事情告訴了邵鄭。

    邵鄭思索了一會道:“那木魚器皿多半是霸下的象徵器皿了,很多圖騰獸都有象徵器皿,與器皿能夠完成靈魂契約的,圖騰獸便會守護在其身旁,在很古老的時期,這種圖騰象徵器皿一般都是部落的首領持有的。”

    “那看來趙滿延那傢伙還是撿到寶貝了,難怪我在杭州湖中心庭樓那裏看到的古老文圖與那個木魚上面的紋理非常相似,原來是同爲圖騰,並且還是與玄蛇親兄弟的霸下,這麼說來趙滿延應該沒有死吧?”莫凡說道。

    “應該是,若他真持有圖騰象徵器皿,圖騰獸斷然不會傷害他的。”邵鄭說道。

    “那就好。”

    聽到邵鄭這份推斷,莫凡也安心了很多,看來趙滿延這傢伙不僅沒有死,還走了大運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