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不會讓你們把它給帶走的!”俞師師堅定的說道。

    說着這番話的時候,樹冠之中立刻飛出了許多青色的飛蛾,這些飛蛾們宛如樹葉那般繁多,迅速的將這幾個妄想將巨蛹給偷走的人給包圍在這片水中林裏。

    “噗噠噗噠噗噠~~~~~~~~~~”

    拍打翅膀的聲音在曾廣烈耳邊,聽得人未免有些煩躁。

    曾廣烈看着飛蛾越來越多不免嘲笑着道:“前不久你還拼了命的保護這些小飛蛾們,怎麼這會又把它們呼喚出來送死?”

    俞師師咬着脣,所存活的飛蛾們真的所剩不多了,將這些惡人包圍的飛蛾裏面其中還有不少都是沒有成年的,青娥本來就壽命短暫,連最後那麼點生命都不能夠享用得到,對俞師師而言就是一種痛心折磨。

    可是,她更不能夠讓這些人將巨蛹給帶走,裏面沉睡的可是它們所有的期望,是這個本就脆弱、寄人籬下的飛蛾種族的女皇!

    飛蛾遠沒有那些妖魔來得強大,它們甚至很多時候都是其他生物的食物,它們更多時候又是居無定所,像一羣生活在這個世界夾縫中的渺小飛蟲,生與死都對這個自然界而言無關緊要。

    它們稍稍能夠復興,稍稍能夠有安定生活的時期,也就是在月蛾凰甦醒之後的時間裏,那時它們會有自己的領地,會有安穩延續的族羣、部落,也有足夠的力量來保護它們自己……

    所以,哪怕這一次所有的成年和半成年的飛蛾們都死去,也決不能讓這些人把月蛾凰給帶走,已經無路可走的青娥一族若再等不到月蛾凰的甦醒庇佑,那將徹底被這個肉弱強食的世界給淘汰!

    俞師師是被遺棄的人,她還能夠活到現在,還能夠享受到這一切的美好,都是因爲月蛾凰和這些青娥們,從獲得新生的那一刻開始,她就發誓一定不能讓它們走向滅亡!

    “你們想帶走月蛾凰,除非從我們的屍體上踏過去!!”俞師師重重的說道。

    很快操那些成年和半成年的青娥們有次序的飛向了月蛾凰的巨蛹,它們編織成了保護之屏,阻止研司會的人靠近月蛾凰巨蛹半分。

    “可笑,我殺你們這些小東西易如反掌!”曾廣烈不屑的說道。

    金色的火焰再一次翻騰而起,宛如一個充滿吞噬性的金紅狂瀾,一下子撲向了那些青娥們組成的屏障。

    屏障完全是由青娥的身體和翅膀連在一起形成的,火焰吞沒過去之後,很快就引燃了它們的身軀,可以看到那些被火焰點燃的青娥們在自己身上的火即將蔓延到同伴那裏的時候,它們自己脫離了整個屏障,如同已經被焚盡的煙火碎硝,飄落到了清澈的水裏。

    森林之水接着這些弱小的被燒死的屍體,起初只有幾十只如凋零枯萎之瓣在水面上漂浮着,沒多久水面上就鋪滿了。

    金色之火兇猛,青娥們死亡的速度也很快,俞師師含着淚,有些不忍去注視了。

    飛蛾們的壽命是短暫,但它們也絢麗燦爛,俞師師可以感覺到它們對大自然的好奇、熱情與喜愛,甚至在俞師師看來它們的情感比某些冷血的人要更豐富,更真誠,俞師師見過太多讓她心灰意冷的人了,此刻目睹着僅剩的這些青娥們守護月蛾凰,看着它們不斷的死去,心裏真得很不是滋味。

    “沒有必要那麼傷心嘛,據我所知這些小青娥們能夠存活的時間最多也不過是七天,七天也是一轉眼的功夫,被這些火焰燒死是死,自行了結埋藏土壤也是死,多活那麼一兩天,又有什麼用!”這個時候曾廣烈譏笑的開口道。

    曾廣烈的這句話瞬間激怒了俞師師!

    七天,大部分的青娥是隻能夠存活七天的時間,但就因爲它們壽命短暫而沒有活着的意義嗎?

    “月蛾凰是圖騰古獸,是曾經保護人類的庇佑者之一,現在你們卻想要將它作爲你們的奴隸!是,這些小傢伙們壽命只有七天,可它們現在所做的是拼勁一切去守護着帶給自己種族生存希望的女皇,賭上滅亡也決不讓步!再看看你們這些人類,恩將仇報、不僅對圖騰沒有半點的感激,甚至還曾經大肆捕殺古老圖騰,哪怕圖騰獸已經退出了人類的視線,退出了這片大地的主宰權,你們仍舊還在對他們做這般醜陋與骯髒的行徑。別說活上一百年,就是活上一千年一萬年也改變不了你們一羣骯髒的東西、骯髒的特性!!”俞師師憤怒的指責道。

    她是月蛾凰賜予的新的生命,包括她蛾女的能力和血脈,在俞師師看來月蛾凰更像是一位年邁的母親,呵護着她長大,俞師師也從月蛾凰那裏知道了些許過往的事情!

    圖騰獸爲什麼會銷聲匿跡??

    難道不是因爲人類的慾望與野心在瘋狂的膨脹,難道不是因爲他們忘恩負義與趕盡殺絕嗎!!

    沒有哪一個法師會提及古老的圖騰,更沒有哪一個人會去承認,是他們親手將曾經守護他們的圖騰古獸給驅逐與殺死在這塊本屬於它們的領土上。

    “真沒有想到你一個蛾女也能夠扯出這樣一番大道理來,只不過聽起來蠻可笑的,無論是你,還是這些蠢不拉幾的圖騰好像都沒有搞清楚一個事實,那就是這個自然界一直都是遵循着弱肉強食的法則,你的這些小飛蛾們這樣不堪一擊,還要不自量力,結果只有一個,死。那些自以爲強大,不懼任何生物的圖騰獸們,到頭來還不是被我們創造的魔法給擊垮。真要感謝那些開創了衆多魔法之系的老祖宗們啊,讓這些後人可以獲得這樣強大的力量!其實我們人類自己也不是在遵循這個嗎,如果你也能夠爬到我們蘇鹿先生的那個位置上,想要什麼,想要誰生,想要誰死,都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犬男坐在那頭凜咒地獄犬的身上,覺得俞師師那番話太過荒唐可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