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汪華對趙滿延的馬屁拍得很受用,再加上知道趙滿延和晨穎是兄妹關係,他當然是希望趙滿延這傢伙能夠幫自己吹吹耳邊風。

    和晨穎的事情成了的話,對他汪華可是大有好處,一方面晨穎確實是他喜歡的類型,追了挺長時間的了,另一方面,汪華絕對想不到晨穎這樣一個看上去很普通的女法師竟然有那麼大的背景,她父親在上海那裏也算是富甲一方的,更是趙氏世族族會裏的人。

    汪華真不明白晨穎這麼好的家世爲什麼會跑到這裏來,但無論如何他都會抓住這個機會!

    “你那同學和你妹妹有關係嗎?”汪華問道。

    “沒啥關係,不過我妹妹對他蠻有好感的吧。”趙滿延回答道。

    趙滿延這話也不假,至少晨穎應該是很欣賞崇拜莫凡的那種,至於有沒有好感,趙滿延覺得情況應該是,莫凡要追晨穎,晨穎不會去拒絕……

    汪華立刻皺起了眉頭,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

    山巒連綿,林深谷幽,蒼天之木直插青色的天空,這副景象往往是要到了一些人跡罕至、妖魔遍佈的深山老林裏才能夠見到的,但在這離煙臺市不超過一百公里的地方呈現出來,倒也算是格外特別!

    跟着汪大闊一路前行,穿過那些幽深的長谷,雖然偶爾會見到幾隻妖雀盤旋在樹枝、冠葉之中,聽見它們發出警告的叫聲,但其實更多的是撞見那些在這座大山中搜尋的獵人們。

    還好山足夠大,林足夠多,越到後面就越少遇到兩波人馬一臉如臨大敵的撥開林子卻見到各自錯愕臉龐的情形了!

    “真有一種獵人大賽的既視感。”隊伍裏,一個體型墩胖的男子說道。

    “郭木壯,我們差點忘了你還參加過獵人大賽啊,當時不是進去沒多久就被淘汰了嗎,原因好像是被一頭別人的召喚獸嚇昏死過去了,哈哈哈哈。”汪華說道。

    其他人聽到汪華這番話,紛紛大笑了起來。

    郭木壯頓時面紅耳赤,爭辯道:“我好歹是參加過,你們去過嗎?”

    “我們是魔法協會的,爲什麼要參加獵人大賽。”

    “和那些粗魯野蠻的傢伙比起來,我們拿着更高的報酬,做着不需要風餐露宿的工作,你覺得我們會羨慕你當過獵人,參加過獵人大賽嗎?”另一個和汪華廝混在一起的男子陳彬彬道。

    說到獵人大賽,莫凡本來也是有參加念頭的,後來去了古都,緊接着到了世界學府之爭,獵人大賽的事情就過掉了。

    蠻可惜的,莫凡其實還挺像參加獵人大賽的,那是證明自己實力的一個好去處。

    可話說起來,魔法協會的人好像不怎麼看得起獵者聯盟的人,這倒不是地區現象了。

    魔法協會的人多半是掌握着足夠大的權力,魔法師的修煉、覺醒、資源、地位匹配都是要與魔法協會打交道,魔法協會成員就是魔法師的公務員,嚴格來說獵人也歸他們管。

    ……

    “別出聲了。”汪大闊是一個很不苟言笑的人,他喝斥了一身之後,所有人都閉上了嘴。

    他蹲下身子,摘起了一株生長在矮叢之中的青白色兔尾球狀草來,然後仔仔細細的辨認了起來。

    “青白如磚,球狀如蒲,根莖螺旋狀,這是蒲公草不會錯了!”靈靈不知何時出現在了汪大闊的旁邊,出聲打攪到了汪大闊的觀察。

    汪大闊正要發火,可聽了靈靈這番話,不由愣了一下,沒好氣的道:“你這小丫頭怎麼會知道蒲公草?”

    靈靈把蒲公草搶了過來,重重的一吹,頓時青白色的蒲公草上的蒲絨飛了起來,如片片有顏色的雪花,正在風的承載下飄入到林子更深處。

    “跟着它們,應該可以找到大紫椴樹了!”靈靈說道。

    汪大闊呆住了,他可沒有想到這麼祕密的事情這個才十來歲的小丫頭竟然會一清二楚!

    沒錯,那就是蒲草,與生長在這大山之中的其他蒲公英草沒有多大的區別,但如果是青白色,根莖螺旋的,那就不一樣了,它們往往是需要大紫椴樹反哺到泥土裏的紫樹油纔會生長出來的,所以有青白色蒲公草的地方,多半是離大紫椴樹不遠了。

    另外,由於蒲公絨與大紫椴樹的皮有互吸性,沒有風的情況下,被吹起的這些青白色蒲公英會指引生靈們尋找到大紫椴樹。

    這種事情,只有作爲深入研究的老學者纔會知道,汪大闊本來還想在自己的這些小輩們面前賣賣學問,同時諷刺一下那些漫無目的尋找大紫椴樹的獵人們愚笨,哪知道靈靈直接道了出來!

    一個十邊歲的女孩都知道的事情,他汪大闊哪還好意思再賣了,只好尷尬的咳了一聲,示意大家趕緊跟上。

    ……

    果不其然,青白色蒲公草帶大家找到了大紫椴樹,隔着一座小斷層,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大片青綠色的茂密盆地林子裏有一顆鶴立雞羣的大紫椴樹,它那錯綜盤繞的枝幹在陽光的照耀下會泛起紫色的隱芒,葉片更是像一個會呼吸的小生靈們,正在陽光的普照下散發出美不可言的紫韻色澤!

    “這就是大紫椴樹,好漂亮啊!”晨穎有些欣喜的說道。

    “一棵樹成千上萬片葉子,妖冠之葉和別的葉子又沒有什麼明顯的區別,我們要怎麼找到真正的妖冠之葉啊?”另一個隊伍裏的女魔法師問道。

    “每一顆大紫椴樹的妖冠之葉都不同,很多人都覺得無跡可尋,但其實去深入瞭解大紫椴樹的一些習性,便可以知道哪一片是妖冠之葉。妖冠之葉一般生長在特定的枝幹上,那個枝幹會分泌出樹油滴落到地下,所以先找到比較油光的那個枝幹。”靈靈指着大紫椴樹,那茂密的枝幹之中確實有一根枝幹看上去被一層膜一樣的東西給包裹着,若不仔細去查看,還真難以發現,特意去留意,就會察覺。

    汪大闊黑着臉,但沒有插嘴。

    “然後呢,一根枝幹上也還有近千片葉子。”莫凡問道。

    “把蒲公絨放在那附近,會盤繞在那裏的多半就是妖冠之葉了。”靈靈指着那些青白色的如絨毛一樣的小東西。

    “啊哼,這是我們在找到蒲公草的前提下可以這樣判斷。”汪大闊說道。

    按照靈靈的辦法,郭木壯偷偷到了大紫椴樹上,他抓了一把蒲公草的絨輕輕一灑,很快鎖定了一片看上去更爲厚實的葉子。

    將其摘了下來,整顆大紫椴樹立刻煥發出了紫色的光芒,甚至有沙沙沙的聲音。

    郭木壯急急忙忙的離開,氣喘吁吁的回到了大家的面前。

    “長老,我感覺到被什麼東西給盯着了,那裏應該是有什麼在守着。”郭木壯說道。

    “大紫椴樹一般都是由一羣圍繞着它棲息的生物在守護着的,妖冠之葉對大紫椴樹不算是非常重要的東西,所以摘走之後,大紫椴樹也不會受到太大的影響,那些守護生物需要的是大紫椴樹的果實,你在沒果實的情況下摘葉子,它就放你一馬了。”汪大闊說道。

    “哦哦,嚇死我了,照這樣說的話,我們這次行動其實不算特別危險咯?”郭木壯說道。

    汪大闊搖了搖頭道:“大紫椴樹就像一個收容所,不是所有的妖魔都那麼不惹事生非,有些本身就兇殘的傢伙別說讓你摘樹葉了,你只要靠近大紫椴樹千米範圍,它就會衝出來把你殺了!”

    “啊??”郭木壯冷汗淋漓。

    “你要是怕了的話,下次我去摘。”汪華說道,一副極力表現自己的樣子。

    “恩,汪華實力強一點,就算遇到危險應該也能夠應付。但大家切記一點,不要濫用魔法,也不要輕易踏入到大紫椴樹預警的範圍,那樣會給大家帶來更大的麻煩。”汪大闊特意叮囑道。

    “不是人多力量大嘛?”陳彬彬笑着道。

    可汪大闊卻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認真的道:“記住我說的話!”

    “是……是!”陳彬彬臉色陰沉,也不知道汪大闊爲什麼要突然間用這樣的語氣。

    莫凡感覺汪大闊語氣相當嚴肅,心中不免好奇,目光轉向了靈靈。

    靈靈剛要開口的時候,林子另外一個方向上突然間傳出了慘叫聲。

    那淒厲的聲音迴盪在這盆林上方,讓人不禁冷顫,那人究竟是經歷了什麼纔會嘶喊出這樣瘮人的叫聲??

    “過去看看!”汪大闊神色一沉,帶頭往慘叫之處跑去。

    其他人快步跟上,奔跑的過程中有一陣林風從那個方向吹來,濃濃的血腥氣味讓人心裏更加不安!

    “看來這裏不止一顆大紫椴樹。”靈靈說道。

    “這採集不是應該比較安全的嗎?”莫凡說道。

    “妖冠之葉對大紫椴樹雖然不算是很重要的東西,但如果有一些門外漢急攻心切,那就會釀成慘劇了,千萬不能小看一顆大紫椴樹所能夠喚起的可怕力量,即便是你們要應付,都會有幾分吃力!”靈靈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