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牧奴嬌發出這個提問的時候,一旁的當事人東方烈同樣站在那里,猛然間回想起莫凡當初一拳擊敗自己的情形,從那天開始,莫凡就失蹤了,原來他去了古都!

    “是吧,你們這是怎麼了,我能贏,不是應該的嗎?”莫凡環顧四周,發現全部的人看待自己的眼神都相當奇怪!

    這種奇怪有些說不上來,難听點就像是看神經病,好听點,就是有點不敢相信又有些崇拜或者驚為天人……

    莫凡沒有多想,便前往治愈廳那里,去看看趙滿延那個家伙的情況。

    能夠取得這次勝利,趙滿延功不可沒,莫凡怎麼也得知道他是死是活,死了的話,自己就燒紙錢告訴他,自己把德國轟成渣了。

    到了療養廳,莫凡很快就見到了還處在昏迷狀態的趙滿延。

    趙滿延傷得很重,一時半會估計難以恢復了,莫凡正打算離開,結果發現一名老女人臉色極其難看的走了進來。

    除了這老女人之外,導師封離,國府里還能夠正常走路的學員,幾大議員,首席龐萊,大議長邵鄭,還有做完節目了的韓寂全都進到了這個病房里了。

    “你們也來看望趙滿延啊,他這家伙烏龜命,死不了。”莫凡哈哈一笑。

    本來他以為大家都會跟著笑,並且會去探望趙滿延,誰知那個令人討厭的老女人祖慧殷無比扭捏作態的上前來,帶著一臉吃了****模樣的祖吉明一起朝著莫凡深鞠一躬。

    莫凡愣了一下,隨後又看了一眼滿臉老狐狸笑容的韓寂!

    這下莫凡恍然大悟了!

    “真的很對不起,我的佷子說話比較刻薄,我疏于管教,不小心就錯怪了你,對你妄加評論,確實是我這個議長秘書疏忽與失職,所以特意帶我佷子過來向你表示歉意,希望不要放在心上。”祖慧殷話語相當輕,和之前那副傲慢老女人的姿態相比,判若兩人!

    議長秘書,這可是比韓寂這個鐘樓魔法協會會長還要高那麼一點的大人物了,但卻在涌進來的采訪者與其他議員的面向一個年輕人道歉!要沒有知道莫凡是古都恩人,這絕對是天方夜譚的事情。

    “我這人心術不正,說白了就是你所謂的小人,小人嘛,自然要對很多事情耿耿于懷,你這事我肯定會放在心上。”莫凡就是不喜歡慣著小人,何況莫凡早一萬次想踩死祖吉明這傻x了!

    祖慧殷听到莫凡這番話,臉都黑成碳了!

    這家伙真是一小人啊,完全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

    莫凡一點面子都不給,這讓祖慧殷完全下不了台了。

    韓寂在一公布古都之事的時候,祖慧殷人就傻掉了!

    關于祖慧殷這個議長秘書對莫凡的心術不正評論事情,早就被傳出去了,由于國內話題都集中在世界學府之爭上,這種事情一下子就被媒體給刊登出去,再加上陸家那邊有意對付莫凡,更是大肆宣揚趁機抹黑莫凡,免得莫凡在世界學府之爭上如日中天,結果韓寂一公布,陸家的險惡用心和祖慧殷的老臉相迎一下子變成了他們致命的殺器,祖慧殷和陸家直接變成了人們的咆哮與咒怒對象!!

    尤其是切身經歷了古都災難的那些人,他們至今都對莫凡和張小侯兩個人帶著絕不容許半點侵犯的崇高尊敬,罵他們父母都可以,不能罵他們兩個,隨著莫凡和張小侯的事情被韓寂這麼一公開,任何關于莫凡負面的消息,還有風口浪尖上的心術不正事件就成為了恐怖的民憤,把堂堂議長秘書逼迫到了這種境地。

    想來,祖慧殷在趾高氣昂的說出那番話的時候,絲毫不會想到這種事情,即便莫凡是天皇老子,她做這番評論都有周旋的余地,但古都事件,那可不是簡單的權勢去衡量的東西了,那份眾志成城絕對容不得半點歪曲!

    議長秘書算什麼東西?

    古都浩劫時,她殺過一個亡靈,她救過一個民眾,她揪出了半個黑教廷走狗嗎??

    什麼都沒有做,只是在政權中指手畫腳,短短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里,祖慧殷就被民眾討伐了,那種瘋狂程度是祖慧殷絕對料想不到的!!

    這也是為什麼,祖慧殷會提著祖吉明第一時間趕來,當著那多人的面給莫凡鞠躬道歉,要不道歉,她就真的完蛋了,更高層是絕對不會允許這樣一個備受討伐的人做議長秘書,她觸踫的是一條連最高層都不敢替她說話的界限!

    頃刻間,堂堂議長秘書,被所有高層劃清界限,就連一直想要討伐莫凡的陸家,他們由于沒有正面做出什麼過激言論,都一下子及時倒打耙,派權威發言人公然駁斥祖慧殷公眾言論的偏激與不正當!

    祖慧殷都差點跟陸家的人現場撕起來,自己是替他們陸家說話,結果陸家這樣過河拆橋。

    始終鞠躬,連莫凡鞋子都不敢看的祖慧殷現在腸子都悔青了,為什麼要替祖吉明這個蠢貨說話,這蠢佷子從來都是小聰明多,卻沒半點遠見,自己為什麼要去討好陸家,這事明明跟自己沒有半點關系啊!!

    “議長,您看這事……其實也是個誤會。”祖慧殷都快哭了,才僅僅過一個小時,就產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影響,祖慧殷都不敢想象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作為議長秘書,你應該對自己的言論負責的。既然莫凡並不領你這份道歉,那希望你能夠自己平下這份怨念吧。”邵鄭平靜無比的說道。

    邵鄭其實已經猜測到會有這個結果了,不過民眾席卷起的這份討伐之力,著實讓邵鄭都嚇了一跳,指不定自己這個大議員說了莫凡一句不是,這些人都會吵著讓自己下台……

    邵鄭並沒有半點救祖慧殷的意思,這個玩弄權術的女人,這個拉幫結派的議長秘書,邵鄭早就想要廢掉她了,奈何這個議長秘書名義上是副手,其實就是政敵一直貼在自己身邊的眼線和監管,邵鄭很多策略要施行,都被他們給阻擋了下來。

    邵鄭自認為身在此職問心無愧,所以無論從大局,還是民勢來考慮,這個祖慧殷都得下台!

    ……

    “牧奴嬌,你和你的家人聯系一下,之後的比賽,由你接替祖吉明的位置。”眾人紛紛離開之時,封離忽然轉了過來,開口對牧奴嬌說道。

    這句話一出口,走到了外面的祖吉明直接猛摔在了一跤,整個人瞪大了眼楮。

    “導師,我……”祖吉明剛要說話。

    “不用多說了。你們之間的矛盾我早了解,如今關系到我們國家排名的問題,我不希望隊員之間的不和睦導致賽事有任何的喪失,你也不要跟我講什麼人權與公道,假如你是那個讓比賽獲得勝利的人,我也會把莫凡給踢出去。”封離不講情面的時候是真的鐵面。

    祖吉明這下是徹底崩潰了。

    他都還沒有和莫凡正式對抗,竟然就輸得一敗涂地!

    祖吉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的,他本來還指望著借接下來的比賽,稍微挽回一點,好讓姑姑祖慧殷的狂憤不至于全部降到他的頭上,讓祖慧殷覺得他還是有點用的,可國府學員的身份一輩剝奪,他真就是一坨廢物了!!

    祖吉明估計做夢都沒有想到會這個樣子!

    ……

    ……

    薄紗的窗簾輕輕的搖曳著,住在離賽場並不願的療養院里,身子依靠在床頭,穆寧雪內心的復雜之情卻難以言明了。

    果然,有人推門而入,站在自己面前的正是那個剛剛如日中天,幾乎被全國所捧的英雄。

    穆寧雪看著他,這個家伙隨性卻又帶著幾分色眯眯的笑容……

    “雪雪,我來看你了,身體恢復得怎麼樣?”莫凡走了過來,身上都還有一些明顯的傷,不過即便這樣他看上去也生龍活虎的,好像就沒有什麼事情能夠把他打倒。

    穆寧雪抬起目光,正要說一句還好,卻發現莫凡的側臉頰位置有一個非常明顯的唇印,是水粉色,唇的主人一定非常動人,那唇印精致又飽滿……

    穆寧雪很想當做沒看見,可莫凡這家伙就是把臉湊過來,這讓本想用心去對待莫凡的穆寧雪徒然心增厭惡和惱怒!

    “你照過鏡子嗎?”穆寧雪聲音沒有了一點生氣。

    “沒有啊。”莫凡說道。

    莫凡滿臉疑惑,到了洗手間去看了看,猛然間發現臉頰上有一個香艷無比的唇印。

    莫凡頓時感覺五雷轟頂,急急忙忙去擦掉。

    真尼瑪該死啊。

    這是牧奴嬌的嘴唇……

    牧奴嬌那會終于釋放出了內心的壓抑,趁著整個房間只有昏迷的趙滿延時,激動得親了一口莫凡,這個親也沒別的意思,純粹是情緒的釋放,畢竟牧奴嬌為了爭取國府成員的名額,真的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所以意外晉升讓她欣喜若狂的忘記了一切的親了一口莫凡。不過牧奴嬌親完後猛然意識到越界了,然後像頭驚慌失措的小鹿一般逃走了。

    莫凡都沒來得及揩油,也忘記了唇印的事情,興沖沖的跑來看望穆寧雪,也順便講述一下自己今天有多牛b,哪知道變成這副樣子。

    “雪雪,嘿嘿嘿,我擦掉了,我們接著說剛才的事情……你看看你,小手怎麼又這麼冰涼冰涼的啊,我幫你暖暖……”莫凡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