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和晨穎前往郭木壯說得裏,結果看見的僅僅是一具屍體的殘骸,根本無法辨認是不是沒有回來的那個。

    “應該是他了,我記得他有戴着一個護腕。”晨穎看了一眼被丟棄在草叢裏的殘骸,低聲說道,“本以爲只是一次很普通的歷練,沒有想到這麼快就發生了這麼可怕的事情。”

    “看來政府那邊也沒有實地考察清楚的,山人生性兇殘暴虐,並且喜歡吃人,它們單個戰鬥能力就不遜色於戰將級的妖魔,偏偏它們還非常懂得協同作戰,給獵物設下陷阱,但願這外昆嵛山並沒有太多山人吧,不然很多半吊子的獵人就要遭殃了。”莫凡說道,

    將瘦男的屍體給埋了,莫凡和晨穎開始選擇往回走。

    可能方向也不是很確定的原故,兩人走到了另一處,兀然的發現有什麼東西在閃耀着紫色的光芒,一閃一閃的,宛如童話裏的神之木靜立在一片原始的叢林裏!

    “這裏竟然也有一顆大紫椴樹!”晨穎有些訝異的說道。

    “這顆大紫椴樹更成熟一些啊,它的樹冠都快要往地面上垂了。”莫凡說道。

    距離哥隔得遠的原故,莫凡和晨穎只能夠看到樹葉,但扒開面前的草叢繼續往前走,晨穎和莫凡幾乎同時呆在了原地,有些難以置信的看着大紫椴樹周圍那一片被染成了猩紅猩紅的草地!!

    全是血,全是殘骸,被咀嚼、撕毀到根本分不清究竟是不是人的了,但某些完全血紅的包裹、衣物、殘肢依舊錶明裏面有不少正是人的!

    “天啊!!”晨穎嚇得花容失色,饒是她這樣在外歷練多次的女法師都完全控制不住自己,扶着樹狂嘔了起來。

    莫凡皺着眉頭,這一片花花綠綠的東西,換作是一些年輕的獵人估計得直接嚇昏過去。

    “死了不少人,看來山人也不是完全在模仿我們人的慘叫聲,而是已經將他們殘忍對待過了。”莫凡說道。

    “這到底是怎麼……怎麼回事!”晨穎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

    那一個畫面給晨穎留下了極大的陰影,於是莫凡跟她說了一些更噁心的東西,希望能夠對她有幫助。

    返回到了那片草地,莫凡發現大家正在爭吵着什麼。

    “怎麼樣?”鍾蜜急忙詢問道。

    “就拿到這個。”莫凡把那個粘着血的護腕給放在了地上。

    其他人臉色頓時變了。

    被這樣一驚,陳彬彬更瘋狂的反對到處亂跑了,堅決要等到長老汪大闊回來。

    其他人也多數同意呆在原地。

    “總不能看着他等死吧?”趙滿延看了一眼郭木壯,嘆了口氣道。

    “那我們去找吧。”莫凡說道。

    郭木壯還沒有斷氣,他的情況若是有治癒法師,基本上能夠活下來,既然還有點希望,沒有理由看着他在那種痛苦中死去。

    “我覺得大家還是離開這裏爲好,我和莫凡在不遠處看到了另外一顆大紫椴樹,那裏遍佈屍體。”晨穎說道。

    “可……可如果我們再亂走,就再也沒法和長老會合了,長老應該很快就回來了。”陳彬彬說道。

    “哼,你們要走你們走,別到時候剩下一具骨頭架子。”汪華冷聲道。

    “大家還是跟着莫凡和趙滿延走吧,有他們在不會比長老差的。”晨穎急忙對大家說道。

    “哈哈哈,你拿這兩個傢伙和我們長老比?要逞英雄就讓他們逞!!”

    ……

    既然隊伍分兩派,莫凡也從來都不強求,郭木壯還是要救的,莫凡、趙滿延便直接和這些人分道揚鑣了。

    趙滿延揹着下半身已經完全封結的郭木壯,關溪溪也選擇了跟在大家的身邊。

    “靈靈,發生的事情好像有些不可思議,我們之前收集的那些資料來看,並沒有提到昆嵛山有山人的啊。”莫凡說道。

    紫椴樹周圍那一大圈的屍體%凡還是非常在意的,感覺根本就不像是獵人們在尋找寶物,反而是落入到了那些吃人妖魔們精心設下的陷阱!

    “山人應該是外來的,事實上每當一塊領地失去了原來的霸主之後,就會有大量的其他妖魔的涌入,它們會瘋狂的爭搶這塊領地的所有權,只是沒有想到山人這種危險至極的生物也跑到外昆嵛山了,有必要去通知一下政府和軍隊,讓他們緊急召回所有來這裏的淘金的獵人。”靈靈說道。

    不是所有的獵人都有莫凡、趙滿延的實力,趙滿延不費吹灰之力就解決掉了一隻殺人,那是因爲他是高階法師,更是一個經過了苦修的戰鬥強者……

    但進入到昆嵛山淘金的獵人們平均實力都只有中階,甚至還更低的,中階以下的法師面對山人,那是毫無還手之力,絕對被宰殺得鮮血淋漓,中階法師也未必是山人的對手。

    一個配合比較默契熟練的中階獵人團隊,人數在七個以上,才勉強可以與一隻山人抗衡。偏偏山人也是組團的,它們懂得模仿,懂得恐嚇,懂得分割,儘管到這裏的人都稱之爲獵人,可在莫凡看來這些山人才是真正的捕獵者,進入昆嵛山的獵人們反而成爲了它們的饕餮大宴!

    “現在問題就在於不知道有多少山人,假如就那麼一夥,大部分走南闖北的獵人們根本就不會在意,和走幾步就有十萬人民幣的豐厚利潤比起來,幾隻吃人的山人真不算是什麼。”趙滿延說道。

    靈靈是不想有更多的無辜傷亡,進入到昆嵛山的獵人隊伍裏有七成都不是山人的對手,一想到那副被吃得只剩下殘骸的景象,着實全身難受。

    “是啊,我們現在說什麼都不起作用的,政府和軍隊也不可能因爲我們這點事情就放棄了清掃計劃,本身獵人求財,死亡也無可厚非。”莫凡說道。

    “那我們還是先找到治癒法師吧。”晨穎說道。

    ……

    莫凡把飛川皚狼給召喚了出來,這傢伙狗鼻子靈,能夠從吹來的風中嗅到人的氣味。

    沒多久,他們便尋到了一支收穫頗豐的獵人隊伍,莫凡跟他們講起山人的事情時,他們都是搖頭說沒有遇到。

    很可惜,他們隊伍裏並沒有治癒系法師,這讓郭木壯的性命又變得懸乎了起來。

    無奈下它們只能夠繼續尋找其他隊伍,以前在國府隊伍裏有治癒系法師,他們倒沒覺得治癒系法師是多麼不可或缺的,直到今天這樣在林子裏不停的奔波,看着郭木壯生命一點點流逝,莫凡和趙滿延也不禁感慨,沒有治癒往往意味着本可以活的人將走向死亡。

    事實上,莫凡和趙滿延多數在名牌學校,多數在精良隊伍裏,他們自身的實力使得他們遇見治癒系法師並不是太困難的事情,甚至治癒系法師往往會願意主動和他們靠近……

    可在很多野隊,包括一些非常有名的獵人團中,治癒法師都是相當奢侈的物種。

    郭木壯的情況反應該是,他本沒有活路,若命不該絕,遇到治癒法師,那算是上輩子積德無數了!

    ……

    “茂哥,剛纔那幾個年輕人說有山人,不會是真的吧?”與莫凡等人碰過面的那個獵人隊伍裏的青襯衣法師問道。

    那個叫茂哥的獵人看了一眼莫凡等人離開的方向,吐了一口唾沫道:“你是第一次出門打獵不成,沒聽說過有很多實力平平的東西常年在一個地方散佈謠言,嚇走一些膽小的獵人!”

    “啊??他們爲什麼要這樣做?”襯衣男不解的問道。

    茂哥一巴掌打在襯衣男腦袋上,罵道:“你是豬啊!”

    “謠言一般會被傳得格外恐怖,就像他們剛纔說的那樣,什麼吃人啊,虐待啊,活殺啊,聽上去瘮人,事實上就是他們瞎編的,或者以訛傳訛的,無非是讓一部分被唬住的獵人逃離這裏,好讓留下的人得到更多。”隊伍裏,一個戴着黑色鏡框的女子淺淺一笑,用一種見怪不怪的語氣說道。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好陰險啊,我差點就上了他們的當了……啊,不對啊,我看到他們揹着的那個人下半肢沒了啊……”

    “蠢啊,他們肯定是因爲驚擾了紫椴樹的守護生物,被啃掉了下半肢,那種傷奇怪嗎?”

    “也對,他們自己沒法再得到妖冠了,於是也見不得其他人拿到,就開始胡說八道,危言聳聽。”

    “小寶啊,你才當獵人沒幾個月,很多東西得學着點,別其他人說什麼就是什麼!”那個叫做茂哥的男子一邊走在最前面,一邊教訓道。

    “哥說得是!”

    茂哥繼續走着,還想在跟小寶說上一些關於獵人之間的常用騙術,結果一個沒留神,一腳踩空了,踏在了一片不知道哪裏冒出來的水坑裏。

    還好茂哥身手敏捷,身體一轉,帥氣的側翻,躲開了水坑的同時,也讓自己重新恢復了平衡。

    “******,這裏有個坑你們也不跟我……”茂哥正破口大罵,目光望下一掃時,整個人如遭閃電一般。

    瞳孔擴大,整張臉頓時佈滿了驚恐之色,水坑根本就不是水坑,而是填滿了花花綠綠,有血漿,有殘骸,有內臟的紅黑池,更可怕的是,就在茂哥身側扒開樹葉的地方,赫然掛着一張皮,一張血淋漓的似人之皮!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