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中國,勝!”

    主裁判一聲高宣,比賽場中的華人們紛紛擁抱慶祝,激動得難以自拔!

    不知多少屆,中國魔法隊伍都沒有在威尼斯世界學府之爭大賽上取得如此優異的成績了,最重要的是,他們擁有了進軍大決賽的資格,只要擊敗了埃及隊伍,他們就是當之無愧的世界第一,這名頭實在讓很多人渴望太久了!

    勝利終于到來,伴隨著穆寧雪終結掉阿莎蕊雅,想必很快穆寧雪的名譽也會被洗刷一遍,在世家之中也不再會受到那麼嚴重的排斥了。

    畢竟,一個真的是與黑教廷有染的人,怎麼可能這樣拼盡全力去為國家爭奪這場比賽的榮耀,穆寧雪受到的是無妄之災,但確實需要一個這樣能夠讓所有人都看到她的機會來證明,同時也證明她自己即便不依賴那可笑的家族,一樣可以一鳴驚人,甚至變得更加強大。

    ……

    “穆汞啊,我記得前不久你們還發了申明,此女與你們無關……我好是不解,是哪個家伙做了這麼有趣的決定?”大議員邵鄭饒有興趣的問了一句。

    穆汞臉色其實很難看,卻還要強裝出笑容來。

    等回到穆家後,一定要把那些蠢貨們一個個罵過去,黑教廷的事情都已經平息得差不多了,那些人為什麼要對穆寧雪咄咄逼人,將她逼走,現在倒好,她為自己國家拿下了一場至關重要的勝利,所有的榮譽只屬于穆寧雪一個人,和他們穆氏毫無關系了。

    每個勢力在這世界學府之爭上對後輩不吝嗇的瘋狂砸資源,不就是為了將自身的名號在世界打響,一個可以影響到世界的組織,魔法師們才會絡繹不絕,世族才會繁榮,才能夠長盛不衰!

    最重要的是,這一次中國國府拿下的還不是普普通通的榮耀,那可是進軍總決賽了啊,即便不是第一名,第二名也是穩妥的了,這對中國而言意義相當重大,假如穆寧雪還掛在他們穆氏名下,他穆汞完全可以借著這股勢讓穆氏世族在整個中國穩穩當當的做住龍頭老大的位置了!

    “其實穆婷穎表現也還不錯了,就是笨了點……”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這句話無疑是在穆汞的心里插了一個刀子。

    穆汞皮笑肉不笑,可心里早有打算了。

    穆寧雪並非是穆汞趕走的,穆汞是大族長,很多事情也不是他在全權處理,甚至穆寧雪被戒律法師要求廢除一身修為的事情,他穆汞都是事後才知道的……

    ……

    莫凡走到賽場上,扶著穆寧雪走出賽場來。

    穆寧雪沒有血色的臉頰上卻是露出了一個笑容,很淡很淡,可她確實笑了。

    看著她這個如釋重負的慘白笑顏,莫凡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付出了那麼多的努力,承受冰寒的折磨,經歷人情冷暖、大起大落,不就是為了這樣的一場勝利,一次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綻放光彩的機會……

    莫凡沒有去阻止穆寧雪與阿莎蕊雅超越等級的踫撞,也正是理解她這份心情,可惜看她憔悴得站不穩的樣子,看她露出笑容卻夾著些許淚光的苦楚,自然是心疼至極。

    “結束了,以後別再用它了,會害死你的。”莫凡扶著穆寧雪。

    這是穆寧雪唯一一次沒有拒絕和莫凡這麼親近,任由他摟著,一方面她真的沒有半點力氣,另一方面她明白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離不開莫凡的幫助,依靠在這個肩膀上,其實有的時候也很安心,安心到可以不需要再考慮任何別的東西,就閉著眼楮睡去……

    “她怎麼樣??”趙滿延、南玨、蔣少絮、牧奴嬌等人圍了上來,見穆寧雪都已經沒有力氣走動了,關切的問道。

    “我也不清楚。”莫凡又不是治愈法師,對身體的損害方面完全不了解。

    只是,與阿莎蕊雅那邊交談來看,穆寧雪這樣頻繁的使用冰晶剎弓,無異于是慢性自殺。

    年輕的時候還看不出來,可再過些年紀,多半很多問題就會暴露了。

    “這個……我們恐怕也沒有辦法,這是靈魂之傷,是生命之源,這個世界上能夠為恢復靈魂,添補生命之源的東西相當稀有,難以尋覓。”韓寂查看了一下穆寧雪的情況,輕嘆了口氣道。

    龐萊、封離也都沒有任何的辦法……

    莫凡扶穆寧雪去休息了,治愈既然沒有用,那還是盡早讓她得到休息。

    ……

    ……

    窗外是一首首悠揚動听的歌曲,輕快的曲調與更遠處隆重的禮炮聲交疊在一起,喚醒了迷迷糊糊的穆寧雪。

    她睜開眼楮,發現自己躺在了熟悉的床鋪上,有自己喜歡的味道……

    窗外下面有人在說話,他們激動的討論著劍與弓的對決,並重復了好幾次自己的名字,每隔多久,又是幾個女孩子嘰嘰喳喳的在聊天,她們說最仰慕的魔法師是自己……

    穆寧雪知道自己並沒有睡太久,禮炮在響,說明此事剛獲得勝利的中國隊伍正在接受勝利禮贊,那是隆重的儀式,每位法師都恨不得能夠站在那里,小時候媽媽總會提到,從她的語氣里听來,她離那里只差一步之遙,念念不忘。

    “醒啦?”莫凡坐在一邊,手上抓著一塊餡餅,嘴上還有點油脂。

    “你沒在禮贊?”穆寧雪詫異的看著莫凡。那種東西怎麼可以錯過,一輩子只有一次。

    “一個儀式而已,去不去無所謂的,還不如打包個意大利手抓餅,一邊吃,一邊休息……”莫凡靠在椅子上,吊兒郎當的晃著,一臉美滋滋的啃著‘意大利手抓餅’。

    “你怎麼每天都吃這個。”穆寧雪白了他一眼。

    “好吃,你要不要來一塊,我幫撕小塊點。”莫凡說道。

    “你傷不要緊嗎?”穆寧雪上下打量了一下莫凡,她很奇怪,莫凡這家伙身體真是一頭牛嗎,都傷成那樣了,這會還能夠如此自在的在這里吃匹薩,換作是別人,早就躺在療養院里,接受好幾個治愈老法師的全身大手術了。

    “我恢復得快,韓寂給我來了幾道治愈術,我就好多了。你知道的,我這人躺不住,坐不住,還不如在這陪你。來,吃一塊,相信我真的很好吃。”莫凡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就不能戴手套嗎?”

    “老夫老妻了,嫌棄什麼……行行行,我換一塊。”

    穆寧雪也餓了,吃上一塊,其實什麼味道都沒有,可能心思根本就不在吃上,填填肚子罷了。

    “決賽,我應該沒法上場了。”穆寧雪幽幽的說道。

    這次與阿莎蕊雅對決,真的掏空了她的所有力量,哪怕不適用冰晶剎弓,正常對決她都很難做到,現在一個星軌描畫估計腦袋都會被扎了針一樣疼痛。

    “後面的事情,交給我就好了。我有個外號,叫做亡靈終結者,埃及他們可能用了一些旁門左道,讓我識破,還不打得他們落花流水!”莫凡說道。

    “你也傷得不輕,到時候能全力以赴嗎?”穆寧雪還是有些擔憂。

    三方混戰,莫凡為了戰勝哲羅,也算是以命相搏的。

    “我休息個幾天就沒事的,不像你,靈魂受損,你以後修煉之途都會受到影響。”莫凡說道。

    “我不想輸。”

    “好了好了,後面的事情交給我吧,都到了這一步,不拿個第一,我自己都過意不去。”莫凡說道。

    “嗯!”穆寧雪當然希望能夠拿下第一,第一名與第二名是兩個概念,她相信隊伍奪冠的話,她的那小小家族也可以不再受到穆賀事情的牽連了,她父親穆卓雲還有其他人,這一兩年確實如過街老鼠一般,連普通人平穩日子都過不了。

    “往後有什麼打算?”莫凡忽然問了一句。

    “往後?”穆寧雪不由的愣住了。

    是啊,自己********全在世界學府之爭,眼看世界學府之爭快要結束了,忽然間有些找不到方向了。

    那天在威尼斯飛橋上,穆寧雪已經發誓要與穆氏為敵,只是自己要從哪里開始,龐然大物的穆氏不是說扳倒就扳倒的!

    “我……我想自立一族。”猶豫片刻,穆寧雪才終于回答道。

    這個想法在她腦子里已經有些時候了,她覺得自己是氏族之人,要離開這個氏族有些難,離不開,又不想再被大氏族給握著命門,那不如自立一族,重新振興自己這一脈族。

    “這個想法不錯,我支持你。”莫凡點頭道。

    莫凡是一個喜歡無拘無束的人,可穆寧雪出身世家,牽絆頗多,莫凡相信她還是會走這條路的。這條路沒什麼不對,人善被人欺,沒有勢,身邊的人很容易就受到牽連,會跑出無數像穆婷穎、南榮倪那樣得勢小人的,何況現在穆寧雪算是樹敵大穆氏,孤身奮戰就是自尋死路。

    莫凡和陸家的事情估計也沒有完結,莫凡不喜歡世家這東西,但幫助穆寧雪也就等于幫助自己,處理掉這些詬病。

    “回上海之後,我把我小女僕介紹你認識,她手上有一群富商,這些人你應該會用到。”莫凡說道。

    “小女僕?”穆寧雪用那雙美麗的眸子看著莫凡。(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