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她是血族,血族在上海有灰色勢力,那些富商都是正常人,靠譜的。我又不太懂你們這些上流人士的生意,交往,聚會之類的,柳茹很多次都跟我說過,那些人可以幫到大忙,我懶得跟他們打交道。”莫凡說道。

    柳茹現在可是血族中的長輩級了,審判會那邊希望包老頭出馬,打壓住魔都的灰色勢力,這些灰色勢力主要是由異人、血族、某些秘密俱樂部組成,其中血族佔據了主導,以領地劃分各大城市的城區,做一些與審判會戒律打擦邊球的事情……

    包老頭處理辦法很簡單,就是培養柳茹,讓柳茹震懾灰色勢力,對灰色人物進行管束,遏制他們做傷天害理的事情,同時也給予他們一些保護,讓他們不至于沒法在都市中生存。

    灰色勢力能夠保持平衡,這是審判會與政府最想要看到的,因為類似于血族這種非人非妖的存在,聖裁院都不一定管理得過來,全部當邪惡之徒處理又顯然不夠妥當,畢竟類似于柳茹這種遭遇的不會是少數!

    現在柳茹已經保持住了魔都兩個大區的平衡,涉及到與灰色勢力有關的人中,權貴佔很大比重,這些人是建立一個勢力和氏族的關鍵,莫凡之前沒把那些人當一回事,現在想來,還是要用到的,正好成全穆寧雪……

    以自己這種一言不合就砍人的性格,得罪大勢力是遲早的事情,沒點後盾支撐,真別想過得舒坦。

    ……

    穆寧雪睡下了,莫凡也不好一直呆在她的房間里。

    和穆寧雪聊之後的打算,無非也是希望能夠有更多緊密的接觸,到時候自然可以找到對她下手的機會了,什麼某個月黑風高寂寞的夜,哪個酒醉不省人事的周末……嘖嘖嘖,這只小白兔是跑不掉的!!

    走在威尼斯街道上,莫凡不禁考慮起了埃及的事情。

    埃及能夠讓希臘和英國都栽跟頭,絕對不僅僅是運氣好,他們的亡靈真得相當厲害,在一個戰場之內可以近乎無限呼喚。

    莫凡有些納悶,埃及為什麼突然間變得如此強勢,他們的亡靈以往在強者面前其實都很雞肋,為什麼忽然間會所向披靡?

    “莫凡。”思考之間,卻听見又一個動听輕靈的聲音從旁邊的小巷子里傳來,莫凡偏過頭去看,發現是一個戴著黑絲面紗的女人站在那里,牆壁的陰影遮住了她整個妙曼優美的身軀,一般人往這里望的話,最多感受到一個模糊的影子,是絕看不見這里有女子的。

    莫凡看著她,不由的發笑道︰“多少錢一晚呀,站街女?”

    “你願意出多少呢?”阿莎蕊雅反問道。

    “你這麼美的,傾家蕩產但求一炮。”莫凡說道。

    “下流!”阿莎蕊雅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你找我什麼事,為什麼我感覺你最近總在我附近晃悠,我承認我這人魅力十足,對很多女人而言就跟毒藥一樣,會迷得無法自拔,但我堅信你這樣作為一個候選人,該是超乎那些普通女子的定力的。”莫凡說道。

    “明早就要飛會希臘了,忽然想到一個人,于是過來問問你關于她的事情。”阿莎蕊雅指了指不遠處亮著昏暗燈火的一家濃情愜意的小酒館,示意莫凡到那里細說。

    “明早就走啊,那我們更應該好好珍惜今晚,多來幾次……”

    “你說什麼!”

    “多來幾次比較真誠的交談,人與人之間應該多一些真誠,少一些套路。”

    阿莎蕊雅懶得跟莫凡這狗嘴吐不出象牙的家伙計較,走到了酒館那里。

    她對這里似乎蠻熟悉的,點了一杯自己想要的果酒,莫凡要了一瓶雪碧,滿臉不解的問道︰“你想問穆寧雪的事情,那柄打敗你的弓?”

    “打敗我的弓,你為什麼覺得我會輸呢?”阿莎蕊雅笑盈盈的反問道。

    “你認輸了,不就是輸了。”莫凡說道。

    “勝負難說,只是一開始我就不覺得可以將這種力量用在賽場上,所以最後選擇放棄罷了。還有,你為什麼覺得我是問穆寧雪的事呢?”阿莎蕊雅說道。

    “難道不是嗎?”莫凡說道。

    看著阿莎蕊雅臉上的表情,莫凡已經有了答案,不免奇怪的道︰“那你問誰的事情?”

    “現在和我一樣是帕特農神廟神女候選人的人呀,按照你今天在賽場上所言,她是你小老婆咯?”阿莎蕊雅說道。

    “你說心夏,哦,差點忘了你們是同事。”莫凡說道。

    “同事?能換個好听點的詞嗎?”阿莎蕊雅白了莫凡一眼。

    “你問她做什麼?”莫凡說道。

    “也沒什麼特別問的,就是找你閑聊,順便了解一下她,我對她蠻好奇的,也對你蠻好奇的,我沒想到你們是重組家庭的兄妹。”阿莎蕊雅說道。

    “我們那叫童養媳。”莫凡感覺阿莎蕊雅語氣怪怪的。

    “好吧。和我說說你們以前的事情唄,我挺感興趣的,小時候,我義父就總會給我講一些青蔥歲月青梅竹馬的小故事。”阿莎蕊雅問道。

    莫凡一陣莫名其妙,不過阿莎蕊雅想听就隨她了,又不是什麼特別隱蔽的事情,以阿莎蕊雅的手腕要去查,隨便就能夠查到,莫凡純當閑聊的提了一下以前在博城的事。

    莫凡說著,阿莎蕊雅听,她听得倒是格外的認真。

    才說沒多久,阿莎蕊雅忽然插嘴道︰“你們沒住一起的嗎?”

    “我們很少住一起,我跟我爸都是兩漢子,不方便照顧她,初中她在女子中學,離我姑姑家近,往後也都是在我姑姑那住了。高中嘛,我在寄宿生,很勤奮學魔法,一個星期會見一次吧,電話聯系會多一點……”

    “沒有想到你還是一個自學成才的人啊,從不起眼的小城到現在威尼斯萬受矚目的大賽場,是不是特有成就感?”阿莎蕊雅感慨了一句。

    “你什麼時候做賽後采訪記者了?”莫凡好一陣納悶,不過莫凡感覺阿莎蕊雅就是在跟自己閑聊,“我說了我那麼多事,你說說你的吧,身份尊貴,受人敬仰,美貌絕倫的神女候選人阿莎蕊雅?”

    阿莎蕊雅听出莫凡話語里那怪怪的調調,也不和這種人計較,滿隨意的道︰“我想我也沒什麼特殊的,無非是被一個很了不起的人收養的小孤兒,他給我取了名字,給了我崇高的地位,哪怕他過世了,我在他建立起的聖國里一樣如同公主一般受到尊敬。”

    “你說的這人是?”莫凡問道。

    “聖子文泰,應該是數百年來帕特農神廟最杰出的大賢者。”阿莎蕊雅說道。

    “哦,是他。”莫凡恍然大悟。

    文泰之名,莫凡還真听過一些,可此人又是一個相當矛盾的人,以他所做之事,足以載入世界史冊,受人敬仰,後人歌頌,可莫凡發現此人的信息與資料很多時候又並不完全公開,甚至連他的死因都沒有具體介紹,宛如被封殺了一般。

    “他好像是一個敏感之人。”莫凡說道。

    “是啊,聖名遠播,更為帕特農如今的地位做出了最大的貢獻,可到頭來還是敵不過嫉妒之心。”阿莎蕊雅說著這番話時,卻已經一口將果酒給喝下了。

    “怎麼,他的死因難道是受人陷害?”莫凡有些詫異道。

    阿莎蕊雅搖了搖頭。

    “不是陷害,那你一副悲慨的樣子做什麼,老人家年事已高,入土為安多好。”莫凡說道。

    “他是光明正大的被處死的。”阿莎蕊雅目光嚴肅了幾分。

    莫凡張了張嘴,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

    “為什麼聊我的事情就那麼輕松愉悅,聊你的事情就這麼嚴肅悲觀,還是不說已經過去的事了,正好我也有件事想問問你。”莫凡果斷的轉開話題,沒有繼續聊那位聖子文泰的事了。

    “你想問什麼?”阿莎蕊雅也很快就收拾好了心情,並沒有沉浸在那些往事之中。

    “帕特農,到底有多強?”莫凡問道。

    阿莎蕊雅倒是愣住了,沒有想到莫凡問的是這樣問題。

    “為什麼這樣問?”

    “我就是好奇,一個能夠在世界擁有最高影響力的組織,究竟是強到什麼程度。”莫凡說道

    “帕特農神山分為四座大殿,神女殿、騎士殿、信仰殿、裁決殿。四大殿以神女殿為首,騎士殿為守護神女殿的武裝力量,信仰殿對所有信徒開放,裁決殿用來設立規矩、懲罰以及做出懲罰。”

    “神女殿在最高峰,往下是騎士殿,再往下是裁決殿,再往下是最靠近山腳的信仰殿,能夠在那里當職的信仰法師,至少達到了中階,而信仰殿的信仰法師根據那些自由信仰者來此接受祝福的人數而改變,若在節日,信仰法師的規模就不遜色于一個由中階法師組成的萬人軍團。”

    說到這里,阿莎蕊雅輕輕的一笑道︰“所以,假如我們兩在信仰殿,我只要喊一句非禮呀,你就會被一萬多名實力最低是中階的法師們給吞沒,趨勢他們將你大卸八塊的信仰,可不是軍旅俸祿,所以戰斗力只會比軍隊更強。”

    莫凡吧唧了一下嘴,接著問道︰“那裁決殿呢?”

    “裁決殿是裁決法師,一共一千名,實力都是高階以上。”(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