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樹坡這裏,鬼木的威力明顯得到了很大的提升,甚至可以一定程度上控制天冠紫椴神樹的那些粗壯之根,那些韌性超強凌空亂甩着,將那些妄想保護古銅牙大山人的山人給全部給掃開,並迅速的將古銅牙大山人給捆住!

    芍女動了動手,將身體半殘的古銅牙大山人給拖拽了過來,讓人意外的是這古銅牙大山人都傷成這副樣子了,竟然還有很強大的生命力,它發狠的啃着那些纏住它的樹根,依舊想要逃脫。

    它的啼叫聲不斷,在向它的同伴們呼救,很快一大羣山人涌了過來,它們什麼都不顧了,哪怕頂着那些軍法師的魔法轟炸也要前來救古銅牙大山人。

    “這些東西竟然還挺忠心耿耿的!”莫凡看着山人驚慌失措的反應,不由的冷笑了起來,“問題是,這樣有用嗎?”

    那些長長的根鬚很快就被山人們亂啃亂扯去了,古銅牙大山人好不容易恢復了一些自由,正打算撒腿就跑,結果十幾柄巨影釘便飛了過來,狂亂的紮在了它的身上,將它死死的禁錮在了那裏。

    鮮血不斷的往外流,古銅牙大山人此刻也有些撐不住了,黑暗禁錮之力可是無形的,可笑的是那些山人們竟然還想要使用同樣的辦法,幫古銅牙大山人擺脫暗影釘的禁錮。

    它們可以啃、撕開根木,但想要將暗影釘拔出是不可能的!

    “天焰葬禮-地獄火!”

    莫凡再一次完成了高階魔法,嫣紅的玫炎在高處劇烈的燃燒,迅速的形成了一個碩大的燃燒之石,呼嘯的從天而降。

    儘管只是靈級的火焰,威力不強,可地獄火怎麼都是高階中第二級魔法,純粹的技能毀滅性一樣不容忽視,尤其是對付那羣戰將級的山人,它們想要救它們的統領,結果一大羣圍在那裏,這一個地獄火石巨大範圍砸落,直接焚燒成灰燼。

    一片高溫之炎翻滾,古銅牙山人半殘的身軀再一次遭受到毀滅洗禮,氣息開始弱了下去,能夠聽見它在火焰灼燒之中無比痛苦的嘶吼。

    火光照耀得很遠,一羣獵人法師站在地勢稍微低的位置上,有些驚訝的目睹着這一幕。

    “那……那不是古銅牙山人嗎,竟然是接近四米的!”陳彬彬說道。

    “不知道是哪位高手,竟然把這種級別的古銅牙山人給殺了。”汪大闊往前走了幾步,想要看清那名法師的容貌。

    “怎麼感覺有些眼熟?”胡朵指着那個位置。

    汪華此刻臉色已經變得相當的難看了,事實上他是最早認出了那人的,讓他無法接受的是對方的實力竟然強到這麼恐怖的程度。

    他引以爲傲的叔叔王大闊都不一定可以殺死古銅牙山人,可這個傢伙卻做到了。

    “喲,是你們啊。”莫凡轉過頭,發現汪華、汪大闊等人,未想到在這裏撞見了他們,看來它們也是隨着前行的軍隊抵達了這裏。

    再仔細掃了一眼,莫凡發現他們隊伍裏似乎少了一個人,不用問也知道,不是在等待汪大闊的過程中被山人殺了,就是進入這草谷裏死了,就是難得這些孬種還有勇氣來這裏跟山人戰鬥……

    “這是古銅牙山人嗎??”之前那名軍方領隊前來,當他看見近四米的古銅牙山人屍體後,臉上露出了驚喜和疑惑不解之色。

    這一片山人的戰意忽然間鬆散了,一下子就被他們軍隊給撕開,山人甚至出現了逃竄的跡象,這位領隊一開始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沒有想到是有人殺掉了古銅牙大山人!

    “古銅牙山人死了,兄弟們,殺啊!!”

    “古銅牙山人死了,宰了剩下的!!”

    敵人首領一死,山人很容易變成一盤散沙,最重要的是這會增加己方的士氣,這個消息不斷的在戰場中傳遞之後,這一片區域的軍方人員立刻變得勇猛無比,就連獵人們都沒有了那麼多的顧慮,開始全力斬殺山人。

    空中的七彩妖雀們同樣,攻勢變得更猛,局面立刻呈現一面倒的狀況!

    “看來這是一個山人的大首領級別的了!”芍女看到數千山人明顯軍心打亂,不由的說道。

    莫凡這擒賊先擒王的手段相當奏效,讓這場戰鬥可以少流一些同胞的鮮血,也讓戰局變得更加明朗,只不過能夠做到像他這樣亂軍叢中轟殺妖魔首領的,終究是少數,那個大雷爆給芍女的印象可是極其深刻!

    “它們的領袖死了!!!”

    “山人的領袖死了!!!!”

    忽然,在戰場的另外一處,一個個高呼之聲涌了起來。

    衆人立刻往那裏望去,赫然發現一名背上有着一對褐色長翼的男子懸浮在高處,手上竟然拎着一個古銅牙碩大的頭顱。

    他將那頭顱狠狠的往山人中拋去,那股強大之勢震懾得兇殘狂暴的山人們都不敢輕易對他出手!

    “看來聶冷山殺了最大的山人首領,所有的山人都失去戰意了!”芍女望着不遠處,臉上勉強露出了一絲笑容。

    莫凡殺的這個應該是次首領,從古銅牙的長度就可以判斷出來,隨着山人的兩大首領死亡,山人豈止是失去了戰意,已經開始瑟瑟發抖了!

    大家對山人的恨意是到達了極致,看到它們落荒而逃後,都不願意輕饒,進行了一場追殺。

    那些七彩妖雀們似乎同樣對山人恨之入骨,不斷的阻擾山人的逃離,漸漸的,這天樹下變成了一場單方面的橫掃,山人一個接着一個倒下。

    這些喜歡享受那份活生生折磨的惡鬼之妖此刻也終於體會到死亡的恐懼,只可惜人類魔法的威力更適合毀滅,不適合折磨,讓這些兇殘的東西死得太快了,太乾脆了!

    山人成片成片倒下,屍體橫七豎八,將這天冠紫椴神樹唯美的樹下區域徹底變成了血流成河之地,樹根根坡上也都被染得鮮紅鮮紅……

    “不知道我們這樣做是是對神樹的一種褻瀆。”關溪溪忽然間嘆息了一句。

    “怎麼會呢,這是大快人心,你沒有發現嗎,樹層世界的棲息者都非常不喜歡這些山人,不然怎麼會在我們對它們發動圍剿的時候幫助我們,沒有那些七彩妖雀,我們可沒有那麼輕鬆!”劉小佳說道。

    “確實,妖雀比我們更痛恨它們,沒看見妖雀基本上沒有留下活口嗎?”聶冷山望了一眼遠處。

    聶冷山並沒有下令死追,一方面草海里不利於追擊戰鬥,另一方面,七彩妖雀已經在肅清了,他們接下去要做的就是整理一下人員,清掃一下屍體,大勝而歸。

    在這次戰場中死去的法師並不多,莫凡和聶冷山沒有讓戰鬥持續太久,早早的宰了大首領和二首領,這讓損失是降到了最低。

    “我覺得我們還是儘快離開這裏,這裏畢竟是外昆嵛山,是妖魔的領地,這麼大面積的血腥味很容易遭來更大的災禍。”莫凡說道。

    “恩,我也這樣認爲,童先生……”聶冷山點了點頭。

    “開什麼玩笑,我們好不容易在外昆嵛山進行了一次清掃,就這樣離開是什麼意思,何況這顆天冠紫椴神樹簡直就是奇蹟啊,煙臺興許可以因爲它的存在一舉成爲沿海最富有的城市!”那位政府負責人童尚說道。

    “天冠紫椴神樹上還有很多強大的妖魔,最好不要驚動它們。”莫凡說道。

    那四命蜥虎絕對不是最強的存在,或許那種不好的預感正是來自於更上層的樹層世界的棲息着,最重要的是,究竟是誰殺死了外昆嵛山的那位霸主?

    這些山人嗎??

    很明顯不是,山人數量是多,其中也有不少統領,可最強的古銅牙山人首領也敵不過聶冷山,那位君主級的外昆嵛山霸主怎麼可能死於山人!

    莫凡當下也將自己的考慮道了出來,這時那位政府的童尚大笑了起來,道:“君主級也有遲暮歸西的一天啊,很明顯是它壽命到了,自然死亡的……這是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我可不想就這麼錯過!”

    煙臺的內昆嵛山給城市帶來了巨大的利益,倘若再將外昆嵛山納入安界,完全就是一下子獲得了連綿不絕的金山金礦,這可以讓煙臺短短几年發展成超級沿海之城,再也不用擔心還要的侵擾。

    童尚可不想浪費這次辛辛苦苦的勝利,更想要將這世界奇蹟級的天冠紫椴神樹佔爲己有!

    至於樹層世界上的生物?

    那又有什麼,煙臺又不是沒有超階級的高手,告知他們天冠紫椴神樹的存在,不信他們不會動心,到時候許諾他們足夠的好處,聯合消滅掉天冠紫椴神樹上所有的妖魔樹巢,這一切就全部歸他們所有了。

    外昆嵛山霸主已經死了,這一顆搖錢樹就等於無主之物,給那些妖魔作爲棲息之用簡直暴殄天物!!

    紫椴樹既然可以釋放特殊的能量,增強妖魔的體質,讓妖魔依它而棲,同樣的它也可以給人類帶來很強的修煉增幅,這將爲整個煙臺培養出多少傑出的魔法師來。

    無論如何童尚都不可能就這樣離開的,哪怕付出眼前這樣相同的血流成河的代價,他也要拿下這外昆嵛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