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呼呼呼呼~~~~~~~”

    風從背後的方向吹拂過來,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清新,莫凡忽然間停下了腳步,頭往後望去。

    也不知爲何,天冠紫椴神樹巨大如山峯,偏偏當你走到一定區域之外時,便根本看不見它那魁梧入雲的身軀,這會莫凡什麼都看不見……

    “怎麼了?”趙滿延問道。

    “風裏有血腥味。”莫凡回答道,當獵人久了,對這種味道會特別的敏感,其實相隔這麼遠,已經被吹得很淡很淡了。

    “可能我們還走得不夠遠吧。”高老師說道。

    “不是,這是新鮮的血液氣味。”莫凡很肯定的說道。

    衆人也不由的轉過頭,卻什麼都看不見,趙滿延覺得莫凡不會信口開河,於是呼喚出了金色的翅膀,整個人飛到了高空之中。

    ……

    “唿唿!!!”

    狂風在耳邊吹過,趙滿延竄入到了千米的空中再一次往天冠紫椴神樹那裏看去,但依舊什麼都看不見,那藍色帶着弧度的長空與大地青色的草海連在了一起,這之間並沒有天冠紫椴神樹的屹立之軀。

    趙滿延正納悶時,突然另一個方向上無數道強勁無比的氣流簇擁着一個人劃過空曠的天空,正徑直的朝着這個方向而來。

    “好快的速度!!”趙滿延吃了一驚。

    剛纔看那身影還在遠端,這才一會功夫她已經飛馳到了自己面前,那人似乎也發現了趙滿延,在藍色的天幕上折轉出了一道弧線,正快速的往趙滿延這裏飛來!

    衣襟鼓動,氣流撲面,當趙滿延看清了此人後,臉上的愕然之色更甚,有些難以相信的看着這位老人。

    “小延?”

    “舅婆??”趙滿延下巴都要砸到地平線上了,在他的印象裏,這位老太太一直是體弱多病,風一吹就會倒的那種,可此時此刻她佇з長空,一頭花白之發任由高空凜冽狂風撥亂,佝僂的身軀挺拔如鬆,眼神更帶着一種只有強者才具備的凜然之勢!

    “晨穎呢?”巖氏重重的問道。

    “她在下面,舅婆,您這是……您是法師?”趙滿延依舊不敢相信。

    “有些年不是了。”

    ……

    趙滿延和巖氏落到了地面上,當晨穎看見巖氏那面貌完全改變的氣魄後,露出了與趙滿延一樣的神情。

    他們兩從來都不知道巖氏是一位法師,而且是一位修爲高到根本無法去衡量的至尊法師!

    “外婆,發生了什麼事嗎?”晨穎詢問道。

    “其他人呢,沒有與你們一起離開嗎,不是有軍隊,還有獵人們?”巖氏問道。

    看到晨穎沒有什麼事,巖氏的那份緊張也去了大半,可她很快發現離開這裏的人並不多,眉頭立刻緊鎖了起來。

    “童尚打算把天冠紫椴神樹佔爲己有,應該是在派人探索樹層世界,然後召集各界高手來這裏清掃。”莫凡說道。

    儘管對巖氏有衆多的疑惑,但莫凡看得出來有什麼不好的事會發生,也正如他和靈靈所預感的那樣。

    其實並非是莫凡和靈靈有什麼特異功能,而是當很多事情都無法用正常的邏輯去解釋的話,這代表那裏還有更多的未知事物,越是未知,便越是危險,靈靈和莫凡都是老獵人了,趨利避害漸漸的變成了一種本能!

    “愚蠢!!!”巖氏聽到童尚的計劃,頓時大怒的叫了一聲。

    “我剛纔聞到了新的血腥味。”莫凡說道。

    “可惡,這個披着神之外衣的奪命魔鬼,爲什麼沒有早點想到所有一切的一切都是它導致的!!”巖氏無比懊惱的說道。

    “外婆,到底怎麼回事?”晨穎問道。

    莫凡看着巖氏,同樣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她說的那個奪命魔鬼又是什麼,山人,還是棲息樹層世界更上層的生物??

    “我們在三十年前就發現了天冠紫椴神樹的存在,當時白魔鷹部落進入外昆嵛山,與附庸在天冠紫椴神樹中的所有族羣、部落發生了一場戰爭,屍體與鮮血鋪滿了這片闊谷,成爲了這些嵛草的養分,形成了這片草海。當時駐紮在渤海的軍隊擔心戰火蔓延到煙臺,與各大沿海魔法協會聯手佈置下警戒之牆,防止天冠紫椴樹部落與白魔鷹部落侵擾城市……”

    “又是白魔鷹。”莫凡嘆了一聲。

    “三十年前,白魔鷹已經是大部落,我們所有人都非常清楚,一旦讓白魔鷹大部落佔領了天冠紫椴神樹,它們將在三十年之後變成白魔鷹帝國,讓秦嶺與淮河線以北所有離山嶺靠近的城市都將不復存在!”巖氏說道。

    莫凡張了張嘴,他可不知道白魔鷹部落在三十年前竟然是如此強大的存在。

    “當時的領袖覺得不能被動防守,脣亡齒寒,所以投入了大量的軍力,幫助天冠紫椴樹生物一起消滅白魔鷹大部落的這次擴展……”巖氏接着說道。

    “難怪七彩雲雀會幫助我們人類消滅山人,原來是有三十年前一起征戰的事蹟。”晨穎說道。

    巖氏對此不以爲然。

    “這片天空存在着混亂次序,無法飛到天冠紫椴神樹那裏,你們帶我過去,我一路給你們細說。”巖氏說道。

    “好。”莫凡點了點頭。

    所謂混亂次序,那就是一種類似於迷界的東西,這恐怕也是爲什麼明明天冠紫椴神樹那麼巨大,走遠了卻根本見不到它的主要原因了。

    無法從空中進入到天冠紫椴樹的那片草海世界,必須穿過密密叢叢的草海之路才能夠抵達,儘管三十年前巖氏也在那場種族戰爭中,卻依舊很難尋回前往天冠紫椴神樹的路了!

    “你們是怎麼找到那個圖騰印記的?”巖氏忽然間問了一句。

    “我們找到了月蛾凰,還獲得了一片羽毛,從中推演出這個圖騰獸的象徵圖。”莫凡說道。

    “月蛾凰……它……它還活着???”巖氏愣了愣,目光緊緊的盯着莫凡,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莫凡不知道巖氏爲何突然如此激動,那份激動的臉上更帶着一種悔恨與懊惱!

    “你知道月蛾凰?”莫凡問道。

    “它真的還活着,真的嗎!!”巖氏問道。

    “應該是,它化作一個巨蛹,隱於一片水之林。”莫凡大致將自己遇到月蛾凰的事情訴說了一遍。

    聽完莫凡的描述,巖氏卻已經淚流滿面,不斷的用袖子去擦拭淚痕。

    “是我害了它,是我害了它……”巖氏越說越無法控制情緒,和之前那副至尊法師的威嚴之勢頓時判若兩人。

    “到底怎麼了?”莫凡感覺事情越來越撲朔迷離了!

    “我……我……”巖氏聲音變得哽咽,過了好一會才道,“我……是月蛾凰圖騰守護者,”

    巖氏說着這句話的時候,那顫抖的手緩緩的打開,將一枚蛾尾墜手鍊遞給了莫凡看。

    莫凡看着那蛾尾墜,看到上面分明印着與月蛾凰身上一模一樣的圖騰象徵印記,臉上也是露出了震驚之色!

    這位巖氏竟然和唐月一樣,是圖騰守護一族的後人!

    可是,爲什麼她會露出這樣悔恨之淚,一副恨不得將自己給親手毀滅的痛苦樣子。

    “既然您月蛾凰的圖騰守護者,那爲什麼沒在月蛾凰身邊?”莫凡不解的問道。

    “因爲……因爲是我殺了它。”巖氏說道。

    這幾個字從巖氏嘴裏吐出,卻感覺一下子抽走了這個老人僅存的那點生命力一般。

    她近三十年不願意去動用任何一個魔法,一個人孤獨的在海邊的小屋子裏與悔恨同眠,等待着死亡。

    “你殺了它??”莫凡對整件事越來越無法明白了。

    圖騰守護者殺圖騰獸??

    圖騰守護者隱於當今,應該是僅剩不多的還在將古老圖騰獸當做是神明的一羣人,他們的理念延傳數千年,但不被如今的社會認同,甚至被唾棄,可從唐月對圖騰玄蛇的那份感情,莫凡可以很肯定所有堅定到現在的圖騰守護者都有着一顆絕對不會傷害圖騰獸的信念在,會付出一切去保護它!

    那麼,巖氏爲什麼要殺月蛾凰!!

    難道月蛾凰邊做巨蛹隱於水中林裏,並不是它短暫週期的壽命,而是它其實身負重傷,瀕臨死亡!

    那麼俞師師說的那些……也是假的?

    她不是在等待月蛾凰的甦醒,而是在照料在死亡邊緣掙扎的月蛾凰?

    “爲什麼??”莫凡不明白,徹底不明白了。

    月蛾凰救下了被拋棄在山野之中的俞師師,這表明它對人類一樣有着本性的仁慈,巖氏爲什麼要殺它!

    “因爲它在幫助白魔鷹。”巖氏說道。

    幫助白魔鷹??

    莫凡聽得心中波瀾捲起,急忙問道:“白魔鷹當時不是在屠殺樹層世界的生物,妄想將天冠紫椴神樹佔爲己有嗎,是對人類極大的威脅……”

    巖氏點了點頭,她此刻情緒漸漸的調整了回來,似乎月蛾凰還活着這個消息給了她一個理由,一個不能再這樣愚昧與懦弱的理由!

    “這太奇怪了,月蛾凰作爲圖騰,爲什麼要幫助兇殘的白魔鷹,幫助白魔鷹就等於滅亡人類。”莫凡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