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巖之龍脈!”

    一聲高亢之嚷在莫凡背後響起,就在莫凡束手無策之時,一座宛如山體龍脊的巨型之巖在他的上空翻騰而過,其龐龐之軀完全遮蓋住了莫凡的頭頂上方,遮擋住了那恐怖的方圓千米的魔鬼木尖!

    就好像有一條山之巖龍掠過,用背脊爲莫凡遮擋,很快莫凡就聽見了那些鋒利可怕的木尖穿刺在岩石上的聲音,而整條巖之龍脈仍舊如長虹一般屹立,讓莫凡第一次見到如此巍峨與霸氣的魔法!

    莫凡擰過頭,看到巖氏身上那璀璨絕倫的褐色星宮正慢慢的淡去,很難想象這樣一位老婦人竟然可以爆發出如此震驚駭俗的巖系魔法,感覺山脈都是任憑她調遣。

    “你離開這裏,替我告訴晨穎,這是我三十年來一直最想要做的事,不要爲我悲傷,唯有與這魔鬼同歸於盡,我的靈魂才能夠安息!”巖氏花白之發在強大的氣勢下肆意的飛舞着,那張蒼老的面孔在此刻流露出的卻是一種決然與堅定!

    莫凡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是這怪物的對手,他在這巖之龍脈的保護下加快了速度,拼命的往樹蔭世界之外跑去。

    巖氏死死的保護着莫凡,那橫跨半空的山體之脊在她的控制下一直飛翔在莫凡的上方,任憑魔鬼木尖無情的刺下,都很難穿透過這巖之龍脈的保護。

    看着莫凡遠去的身影,巖氏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她擡起頭來,目光注視着那遮天蔽日的樹蔭世界……

    “小東霞,對不起,我要食言了。”巖氏自言自語,可枯瘦的身軀卻忽然間綻放出更加瑰麗的光輝,三種不同的元素氣息宛如毫無徵兆的一場災難風暴,降臨在了這片區域!!

    大片大片的樹葉飛舞,遍地草海被壓得塌下,墜落下來的魔鬼木尖也因爲這股氣勢而崩斷了無數,上面沾着無數人鮮血的神木長矛頓時漫天飛舞……

    土元素、火元素、風元素!!

    三種元素濃厚到了極點,似乎只要一個小小的意念,便可以一下子捲起驚天動地的魔法,在這樣密度領域下,巖氏舉手投足都流露出至尊法師的那種龐大掌控力,魔法已經徹底脫離了軌、圖、座、宮的約束,無論是從上萬米高空砸落下來的萬之火鳥朝鳴,還是渾濁風色如同通天大蟒那般的颶風毀滅,亦或者拔地而起的山巒撞擊……都是信手捏來!

    整顆天冠紫椴神樹無疑是巍峨巨型的,高階魔法那大範圍的毀滅在它的面前依舊不過是微弱風颳,可是在一個可以將超階毀滅魔法都那麼隨手釋放的至尊法師面前,天冠紫椴神樹也絕談不上毫髮無傷!!!

    粗大如道路的樹幹轟然斷過,如舟一樣的葉片粉碎灑落,分叉無數的枝條更是漫天飛舞……

    其中一根主軸樹幹出現了嚴重的崩壞、垮塌,棲息在上面的七彩雲雀們驚慌失措的逃竄……

    更遠處,莫凡轉過頭去,目所能及的範圍全部被樹木的廢墟給填滿,飄蕩在空中的,濺射到遠處的,下墜跌落地面的,撞擊大地捲起土浪的……再看着那三種不斷交織的魔法毀滅之息,莫凡再一次被震撼得整顆心都要躍出來了!

    姜鳳的母親,難道是一位禁咒級的法師嗎!!!

    莫凡也算是見過大場面的人了,在古都浩劫中十大高層的超階魔法;在帕特農神廟中所面對的那些金耀騎士以及頂級法師,全都是屬於最頂級的存在,可是在巖氏毀天滅地的魔法面前竟然仍舊顯得幾分渺小……

    那股氣勢,竟然比龐萊還凜然!!

    “嗚嚄~~~~~~~~~!!!!!”

    震撼之時,一聲蒼天嘶鳴從天冠紫椴神樹上傳出,這聲音涌動就是一場毀滅之力,聲波席捲過茫茫草海,草穗盡數化爲烏有,而在上面奔跑的莫凡竟然也不得不停下來使用玄蛇鎧甲來抵擋。

    莫凡心中顫抖,這是什麼怪物,天冠紫椴神樹上究竟棲息着什麼?h

    望着那天渾濁、大地碎裂的戰場,莫凡再一次呆立在原地,一種發自靈魂的恐懼如滔天巨浪一樣撲打過來,讓他全身都在顫慄。

    這種感覺,也只有在山峯之屍面前體會到過,可問題是現在直接已經比當初強很多了!!

    這是莫凡見過最悚然與後怕的畫面,因爲他一直以爲天冠紫椴神樹中其實藏着一個可怕的魔鬼,是它在操縱着這一切死亡,卻絕不會想到這個魔鬼不是別的什麼,正是如同天堂之地的這天冠紫椴神樹!

    這棵樹,如夢如幻,包括人類去瞻仰都會發自內心的去感嘆,這一定是上天化身在這大自然中的一個神靈,漫長的歲月無數種族都可能棲息於此,甚至就在這裏誕生、繁衍、延續、強大……

    因此,當童尚決定在這裏大開殺戒,想要將其佔爲己有的時候,莫凡是打心底排斥與厭惡的,這樣一顆神樹,真的要染上人類的污濁嗎?

    而此刻,莫凡目睹了它的真面目!

    埋藏在地面和地面上連綿如山坡的根部此刻拔地而起,根鬚、根蔓、根莖鮮紅鮮紅,上面粘附着不知道多少血肉,而它們是活動着的,看上去跟一頭頭巨型的吸血蠕蟲沒有什麼分別,甚至即便從地底下拔出來也還在啃噬着之前戰場上遺留下的屍體,這些吸血蠕蟲地根遭受到了巨大的刺激,發狂的攻擊着巖氏……

    這還只是天冠紫椴神樹埋藏在地底下的醜陋真面目,當巖氏用毀滅掉它其中一根主樹軸時,一張如山面般的面孔從稀疏的樹葉、樹枝中暴露了出來!

    那是一張臉,由五大主樹幹分別組成,若人在其中是根本不會留意到每一顆主樹軸上都攜帶着五官的其中一部分,唯有站到了很遠的地方,纔會發現這就是一張臉,猙獰的,扭曲的,充滿憎恨的,帶給人無比恐懼的面孔!

    天冠紫椴神樹的面孔,這讓莫凡想到了在沙漠之中的夜怖魔,一種僞裝成植物將生物騙入到它的捕獵區域的樹之魔鬼,天冠紫椴神樹便是如此,但它比怖魔巨大幾百倍,比怖魔更懂得僞裝,甚至更有耐心和野心!!

    “難道所有圍繞着它發生的戰爭,都不過是它的一次覓食嗎?”莫凡難以相信,這天冠紫椴神樹的真實面目帶給他無與倫比的心靈衝擊。

    這是一個陷阱……

    從一開始莫凡就知道這是一個陷阱了,人們貪財被山人所殺,人類貪圖天冠紫椴神樹被七彩雲雀所殺,那麼在這裏死掉的生命,流淌的鮮血,全都變成了天冠紫椴神樹最美味的土壤養料,變成了它蒼天偉岸之軀,變成了它遮天蔽日之葉,變成了它四通八達的枝幹小世界……

    難怪它巨大,難怪它蓬勃,難怪它容納一切,它就是一個把自己完美僞裝成大自然之神的魔鬼,用一個又一個謊言,用一個又一個被遺忘的年代事件,讓一個又一個種一具又一具屍體落入到它的餐盤中!!

    莫凡震撼無言,他感覺到這是陷阱,感覺到了危險與未知,可他沒有想到真正在狩獵的魔鬼是這人畜無害的神之木!

    可以想象得到,三十年前的白魔鷹、樹層種族、人類的戰爭絕對不是第一個悲劇,百年前,數百年前,上千年前,要麼沒有人發現它真面目,要麼看到它真面目的已經徹底死亡了。

    “月蛾凰……月蛾凰當年不是站在人類對立面,它知道天冠紫椴神樹是魔鬼,要藉着白魔鷹將它消滅!”忽然,莫凡明白過來了。

    圖騰獸月蛾凰,它原來也是這場悲劇的犧牲者之一!

    此刻莫凡明白巖氏爲什麼會流露出那樣的悔恨了,爲什麼會對天冠紫椴神樹有着巨大無比的憤怒,要在此地與之玉石俱焚……

    被矇在鼓裏的憤怒,親手弒殺了圖騰獸的痛苦,無數生命殉葬於此的哀傷,巖氏所有的情緒可以從那毀天滅地的魔法咆哮中感觸得到!

    “轟隆隆轟隆隆~~~~~~~~~~~~”

    承載着巖氏所有情緒的魔法再一次帶來了無與倫比的摧毀,天冠紫椴神樹的第二主軸樹幹遭到了嚴重衝擊,隨時都要倒塌了。

    在那漫天樹木飛舞中,巖氏渺小的身影忽然間被巨冠給吞沒,就像是一口被吃進了魔鬼的肚子裏,莫凡很難再看到她和她的魔法之光了……

    巖氏很強,應該是莫凡見過最強的魔法師了,她的修爲比龐萊還要高,大概禁咒也是如此,或者說她三十年前沒有放棄魔法,便是如今的禁咒法師,然而天冠紫椴神樹卻同樣是一個根深蒂固的狂魔,它強大到可以在衆多超階毀滅魔法之中屹立不搖,很難想象究竟需要多少頂級法師纔可以徹底消滅它!

    “囈囈囈囈!!!!!”

    莫凡一路逃離,然而天冠紫椴神樹並沒有打算放他這個活口離開。

    無數的七彩雲雀飛出了樹層世界,它們朝着莫凡這裏追來。

    莫凡也看到了一頭蜥之大虎,它在空中的廢墟之中狂馳,同樣往自己這個方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