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

    接下去的幾天,所有人也徹底解放了,威尼斯本就是一座充滿魅力的城市,大決戰徹底結束之後他們也可以在威尼斯水都中狂歡上幾天幾夜。

    都是年輕人,放縱起來也是無邊無際,莫凡這種體質的人都大醉了一整天,可惜酒精對穆寧雪基本無效,不然也可以乘著那份高興的勁,把她給辦了,生米煮成熟飯,就不至于整出太多蛾子!

    莫凡對穆寧雪的心態一直都是,能強硬得來就不要軟下去,適當用點手段之類的,那也是可以的,不然真不知道要拖到什麼時候才修成正果,自己對她已經相當坦誠了!

    “媽的,吐死了老子了,江昱那鳥人給我們介紹的什麼酒,喝起來跟牛屎開水一般,後勁竟然這麼大,我差點把一個四十多歲的舞娘給辦了,那會是我一輩子的痛!”趙滿延終于醒了,破口大罵了起來。

    莫凡在他隔壁陽台,見他搖搖晃晃的樣子,不免覺得好笑。

    昨天扶他回來的確實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人,但那家伙可不是女人……

    這次一覺醒來,已經算是天入傍晚了,夕陽橙黃色的光輝灑落在威尼斯城中,煥發出的卻是五彩繽紛之色,無論是那些裝飾得多姿多彩的玻璃窗,還是水道映出的光輝,亦或者那些美麗成熟的威尼斯女人,都讓人心情格外舒暢!

    當然,沒有暢快淋灕的勝利,這些在眼中全部是暗淡無色的,莫凡回想起比賽的種種,不由越發佩服自己。

    當初老爹賣掉老宅送自己到天瀾魔法高中是多麼明智的選擇啊,自己特麼就一個魔法天才!!

    “走,去吹吹風,醒醒酒!”趙滿延喊了莫凡一聲。

    “好,往海那頭走吧。”莫凡說道。

    其他人也不知道去哪里瘋了,估計該勾搭一起的勾搭一起,沒勾搭的就在威尼斯街頭勾搭,反正第一名的隊伍,站在原地不動個一分鐘,總會有人認出你來,然後投懷送抱。

    莫凡和趙滿延也不需要遮遮掩掩,他們又不是什麼影星、歌星,即便這種世界學府之爭全球關注,絕大多數人是不可能通過遠距離的轉播畫面就在馬路上認出他們的,稍稍變化一些服裝,就跟大街上普通年輕人沒兩樣,除了長得帥了那麼一些……

    走到了威尼斯靠海的那一面,其實整個威尼斯是落于一個很廣袤的海灣之中,整個海灣呈現不規則的半月形,有趣的是,正有一條長長的海陸橫過,宛如弓上的一根粗弦。

    莫凡和趙滿延兩人閑來無事,便往那長長的海灣長堤中走去了,那里倒不是威尼斯地界了,兩人也無所謂它叫什麼名字,總之這里風景很不錯。

    沿著海堤大陸來往的人也不算少,上面有許多頂級的酒店,在夕陽中泛著金璧輝煌的光芒。

    “奇怪,那里什麼時候多了一座人工島了。”

    “不奇怪吧,那用來做決賽的小島斗台也是人工島,沒準是我們太久沒有來這里了。”

    “也是,我確實有陣子沒來這里散布了,唉,人老咯,就是容易孤陋寡聞,連威尼斯海灣有了一座新小島都不知道咯。”

    兩個老人順著海岸邊散著步,目光時不時往威尼斯城的方向望去。

    這里與威尼斯城還隔著一片很大的海灣海域,當初小島斗台也就設立在這里。

    “你把我叫到這麼偏僻的地方,不會是只來吹風吧?”莫凡覺得趙滿延有話要說,索性先開口了。

    “這你都能看出來,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蟲嗎?”趙滿延一臉驚訝。

    “有屁快放。”莫凡沒耐心的說著。

    趙滿延倒顯得幾分猶豫,也不知道要不要跟莫凡談及此事。

    “關于我老爹的,我爹年紀不小了,年輕的時候留下一大堆的毛病。這次我們拿了第一,我也算給他爭足了臉面,哪知道他病倒了,壓根沒有看到……”趙滿延嘆了一口氣道。

    “那倒是挺可惜的,你不去看看他嗎?”莫凡說道。

    每個做兒子的長大了,其實都是想讓老爹以自己為榮,不需要他們的庇佑,也能夠在這個社會上立足腳跟,亦或者成績斐然。

    趙滿延的心情莫凡倒能理解,確實他以前給他的族人和他父親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不會有太大出息,坐吃等死就行了。

    “有點怕。”趙滿延說道。

    “怕?”

    “他的病很嚴重的,我們的老治愈法師很早就跟我們說過了,假如他再病倒,多半可能會走,雖然我們都做好了心理準備,可一想到這老頭子沒多少天可以活了,心里真的很難受。”趙滿延說得很輕,一改他平日那副嘻哈模樣。

    “這麼嚴重?”莫凡愣了一下。

    他沒有想到趙滿延老爹是步入到了生命盡頭,這件事趙滿延從來沒有跟自己提過。

    “所以我才想做點出人頭地的事情,好讓他放心的走。我現在就怕,等我去看他,告訴他這個,他一個心滿意足就撒手西去了,他沒見到我,應該就不會那麼輕易的走,這也是我怕去看他的原因。”趙滿延吐出這番話語,想來不知憋在心里多久了,始終沒有向人吐露。

    “真的沒有治愈和延長的可能了嗎?”莫凡問道。

    趙滿延搖了搖頭,他父親的病情十多年前了,能熬到現在已經是有醫術高明之人續住了。

    “除非復活術,不然他那種情況就等于癌癥晚期。”趙滿延說道。

    莫凡見趙滿延有做心里準備,也不由感嘆了起來道︰“我說你這個天天享福的公子哥怎麼會想著進國府,拋開女人那麼勤奮的修煉。不過既然都到了這種地步,你還是得去看他的,你用這種偏激的辦法吊住你老爹的性命,那真的不如自己到他跟前,好好的把自己在威尼斯威風四射的事跡告訴他,讓他心滿意足的離開,你也好好的跟他道個別,讓他安心。”

    “你說的也對,只是我還擔心我哥……”趙滿延說道。(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