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哥,你哥有什麼好擔心的,你擔心他傷心過度?”莫凡說道。

    趙滿延搖了搖頭︰“唉,算了,我們剛拿了第一,我不應該跟你聊這種不開心的事情。”

    “那有什麼,該默哀的,該喜悅的,即便混雜在一起,是什麼心情,就是什麼心情。”莫凡說道。

    “我自己在這里走走吧,等我想清楚了再跟你細說。”趙滿延顯然還有一番話沒說出口,事實上這番話他自己也不知道說得是否妥當。

    “好吧,我就在屋子里,最多在穆寧雪屋里,到時候你來找我。”莫凡也沒勉強。

    先行離開,莫凡回過頭,發現趙滿延順著海堤緩慢的前進著,想來確實被遇到的這件事所困擾。

    還好,一切都是早有心理準備的。

    至親的人若是離開,有心理準備與突然發生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概念,漫長的時間會讓人逐漸接受這種生命走到盡頭,那份難以割舍會慢慢的變成對離開者的尊重,趙滿延其實不該有什麼遺憾了,畢竟他在他父親離開之前做了這麼一件轟動的大事,不會有任何愧對,也可以讓老人安然離去。

    至于突如其來的噩耗,往往打得人如雷轟頂,莫凡在博城災難和古都浩劫里看到了太多這種生死別離,他不是不能夠切身感受到這份痛苦,所以才會拼命的修煉,確保自己至親的人可以平平安安,不再這妖魔亂世里那麼兀然,那麼倉促的離開。

    可生命是不可能無窮無盡的,總會有一天要收拾心情繼續走下去,一輩子呆在陰影與雨天中,那死去的就變成了你自己。

    ……

    ……

    海堤前,趙滿延仍舊在糾結著,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去,威尼斯眾多島嶼燈火在遠處亮起,也有一些小島就那麼沉寂在夜幕之中,似不存在。

    迎面一對情侶走來,男子年紀三四十,額上有疤,臉色發暗,他緊摟著旁邊的女子,笑容咧得很大,似乎很滿足這份感情,更宛如一個剛熱戀的青年。

    女子也有三十邊歲,相貌平平,趙滿延平日里都不會多看一眼,女子保持著羞澀的笑意,那雙眼楮轉動著,倒是偷偷打量了趙滿延一眼。

    “朋友,幫我們拍個照可以嗎?”男子問了一聲,然後將相機遞了過來。

    “好。”換作平常,趙滿延會一臉傲慢的從兩人之間穿過,這輩子只有自己秀別人的恩愛,沒有別人秀自己,可他今天心情低落,順手做點善事,也當是給快走的老爹積點福。

    趙滿延伸出手,準備接過相機時,那暗臉男子笑容忽然間變得極不純粹。

    目光中一下子透出了殺意,一條長長的八爪毒蛇從男子的袖子里鑽了出來,惡毒的纏上了趙滿延的手腕,然後狠狠的在他的手臂上咬了一口!

    這一口咬下去,趙滿延沒怎麼感覺到疼痛,可血液就跟被冰凍了一般,從自己手臂的地方快速的傳遍了身體!

    “你們!”趙滿延大驚失色,急急忙忙施展出防御魔法來。

    聖盾庇佑即將描畫完成,趙滿延忽然感覺到自己的精神一陣恍惚,完全就跟昨天喝得爛醉如泥一般。

    最後一道星軌斷裂,趙滿延防御根本來不及施展出來,那毒素侵體的速度實在太快了,不單單是麻痹了他全身,更是讓他精神一片紊亂!!

    “你們是什麼人!”趙滿延還能夠說話,頓時大聲質問道。

    “問那麼多做什麼,死得不明不白豈不是更好。”那相貌平平的女子詭笑了起來,她緩緩的從手掌中抽出了一根極其狹長的毒針。

    毒針有短劍長度,顯然是一種相當陰損的魔具,類似于官魚那種臂鎧刺,這種魔具一般都是刺客型法師所持有的,他們在對付妖魔上興許不會有太大的成效,但對付魔法師,卻是致命殺手!

    “誰派你們來的!”趙滿延滿臉憤怒,眼楮都要噴出火焰來。

    “或許吧,正好你們父子兩可以泉下做個伴!”女殺手冷然一笑,那毒針干淨利落的往趙滿延心髒的位置送。

    毒針輕易的刺破了趙滿延的皮膚,迅速的沒入到肌肉里,很快就能夠抵擋心髒,就在這時一道金色的光芒劇烈的閃耀了起來,趙滿延脖子上一條完全不起眼的項鏈自行啟動,強烈的金光逼退了這兩個殺手,那根毒針也再難刺入半分。

    “不愧是富公子,這種強于于威尼斯之戒的寶物都有,只不過這種垂死掙扎有意義嗎?”女殺手繼續笑著,一點都不覺得意外。

    這兩個人修為很高,尤其是那個偷襲趙滿延的毒系男子,趙滿延即便沒有分神,一樣會被男殺手給控制住。

    趙滿延很長時間都是做一個花花公子,唯獨這兩年多以來拼命修煉,好對父親有個交代,從未得罪過什麼大人物,也斷然不會招惹這種級別的殺手來取自己性命……

    金色的光輝保佑住趙滿延,可這個保命魔具是不可能一直維持的,在這種偏僻之地,更不可能有人來救自己。

    趙滿延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可他及不甘心,更不敢相信!

    “趙有乾,你給我滾出來,一定是你,一定是你!!”趙滿延大吼的道,那張臉因為中毒而開始青筋泛黑和凸起。

    他這麼一喊,並沒有任何人應答。

    “趙有乾!有膽子殺我,沒膽子見我最後一面嗎!!”趙滿延繼續大吼道。

    他有一種感覺,趙有乾就在這附近!

    果不其然,不遠處一顆老樹後,一個渾身包裹得嚴嚴實實的男子從那里走了出來。

    此人連頭發都裹了起來,只露出了一雙眼楮,小心翼翼到根本不允許任何人看到他的半點樣子。

    金色的光輝一時半會無法破除,但趙滿延徹底孤立無援,兩個頂尖殺手不知用這種手段送多少人上過路了,趙滿延這種年輕頂尖法師在他們面前如同孩童一般,沒有一點還手之力。

    “那我就送你一程。”那裹著全身的男子陰冷無比的說道。

    看著此人,趙滿延全身都涼了,心跟被毒針刺了幾個來回。

    真的是他。

    真的是他!

    知道自己難以逃脫,但趙滿延從心里真的不願意相信是他,他寧願去相信是自己從前放蕩形骸得罪了他人……

    好歹是兄弟,趙滿延在某個瞬間期間也想到了這一層,就在不久前他也想跟莫凡說這件事,他察覺到趙有乾是一個為達目的不折手段的人,可兄弟血脈之情,讓趙滿延最後還是搖頭揮去,沒跟莫凡說自己這種猜疑……

    也正是他心里帶著這麼一絲絲對兄弟之情的堅定,使得那番話沒有對莫凡說出口,否則莫凡一定會跟在自己身邊,防止自己遭人暗算,自己也不至于落得現在這個下場!

    想到當初莫凡在金林荒城舍身相救,後面的幾次遇險他也是沒有半點猶豫,再看到這個只露出一雙眼楮的趙有乾,那種心情真的難以言喻。

    “你是真沒一點人性的嗎?”趙滿延質問道。

    “跟我講這種東西,不覺得幼稚!還不是我們老爹做得好事,逼得我做這種決定。我趙有乾從十歲開始就天天受到他的管束,開始學各國語言,開始學金融,學怎麼跟做生意的人說人話,跟貪財鬼說鬼話,我給我們家族賺了多少錢,出了多少力……而你,從出身開始就過得逍遙自在,那老頭連罵你一句都不舍得,大把大把的塞錢給你花,沒讓你打理任何事情,你想學什麼他給你鋪好路。我以為他只是慣著你,無所謂你有什麼成就,過得舒坦跟個廢物二世祖就可以。我以為他是把我當做這個氏族的繼承人來培養,所以嚴厲,所以對我各種不滿,所以讓我奔波一切事務,好讓我將來可以做得比他更好……”

    “結果呢!!”

    “結果呢!!!”趙有乾突然間發狂的大叫了起來。

    這一聲大叫之後,趙有乾整個人就陰沉得可怕,那聲音更帶著歹毒與怨怒!!

    “結果就因為這什麼破學府之爭,連第一名都沒有拿下的時候竟然留下遺囑,讓你這個蠢貨來繼承偌大的趙氏,然後讓我趙有乾來全全輔佐你……哈哈哈哈哈,真是一個好爹啊,真是一個好爹啊。他是從一開始就這麼打算著的,從一開始就把你當做他親生的,而我就是一個隨意他差遣的,他差遣完,然後再留給你差遣的佣人!!”趙有乾近乎嘶吼了起來。

    他不甘心,非常不甘心,就算趙滿延跟著國府隊伍混了一個第一又能如何,他趙滿延為整個趙氏做得貢獻是趙滿延十個第一都換不來的,可笑的是自己那個父親就因為那麼一點點東西,便覺得趙滿延是整個趙氏的希望,他得像狗一樣跟在自己這個廢物弟弟身後……

    “那是老爹的決定。等他走後,你覺得我會跟你搶這個嗎,我修我的魔法,你掌管你的家業,你何必要把事情做到這種地步,老爹氣還在,你就迫不及待對我下手!”趙滿延看著整個人都扭曲的趙有乾,不由深呼吸一口氣。

    “就是因為他氣還在……在他走的最後一刻,我會親口告訴他,他的寶貝兒子已經被我宰了,這是我對他這麼多年視我如家狗的報復!”趙有乾已經什麼都不顧了。

    “如果真是那樣,你怎麼可能在他病倒沒有多久就派來了殺手,這兩個殺手,你早就找好了,就等他病倒那天看情形行事吧?”趙滿延說道。

    “你猜得對,有這樣一個爹,我怎麼能夠不留一手。你也別太怨我,你知道究竟是誰做得毫無人性!”

    “我會原諒你的,你畢竟是我哥。”

    “我也不想這麼做。”

    “照顧好咋媽。”趙滿延說道,掙扎毫無意義,他從趙有乾的眼楮里沒有看到一絲絲的不舍。

    趙有乾真的變了,變得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了。

    “我會的,她不會懷疑到我頭上,她相信我。”趙有乾給兩個殺手示意。

    保命的光輝漸漸的散去,也如同趙滿延心灰意冷。

    他站在那里,心中若還有一些遺憾的話,就是不能如願的莫凡闖蕩天下,追求魔法之道。

    也希望他能夠把自己沒有泡完的那份妞一起泡下來……

    趙滿延也不知道自己臨死前腦子里為什麼會閃過這麼一個荒唐又好笑的念頭,或許跟那家伙混久了,什麼大風大浪都可以笑侃面對吧。

    “動手!”

    兩個殺手修為當真可怕至極,甚至有可能是超階級的法師,他們氣勢驚人,即便沒有毒素的壓制,那強大的殺意都令人腦子里無法升起半點反抗之光。

    趙滿延閉著眼楮,死亡逼近之時,他並沒有注意到那藏在他靈魂之中的木魚器皿卻光輝四射,像是塵封無數歲月的甦醒!!

    “?~~~~~~~!!!!!!!”

    “?~~~~~~~~~~!!!!!!”

    忽然之間,海堤與威尼斯海域之間,兩聲震動天空,撼動整座城市的咆哮兀然的卷了起來,在這漆黑的夜里顯得格外心悸可怕!!

    光影交錯的海里,一座黑色的島嶼忽然從海平面中拔起,巨型的海浪翻騰到了雲端上,化作了一道又一道的遮天海嘯撲向了四面八方!

    “天啊,那是什麼???”

    “那座島……那座島……”

    威尼斯城,數十萬人目睹了遮天海嘯的卷來,無數魔法師飛上了天空,警戒之鳴頓時響起,紫色的光輝照耀在了威尼斯城池里!!

    巨大如山脈一般的陰影投下,月光與星光全部被遮蔽,威尼斯城與那忽然拔起的島嶼相比都宛如玩具之城那般,輕易的就會被其摧毀……

    威尼斯城里,莫凡就在面向海洋的城區,他目光駭然的看著那座浸泡在綿綿汪洋里的身軀,內心的震撼堪比當初第一次目睹圖騰玄蛇!!

    “是它……是它……它一直跟著我們!”莫凡驚駭中猛的響起了什麼。

    島……

    偽裝成島……

    是那個在日本就出現過卻未曾謀面的神秘巨大生物!

    它竟然游到了地中海,停在了威尼斯!!!

    它真的在跟隨著他們!!!(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