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一都是湛藍色的外昆嵛山天空在此刻已經換了另外一幅景象,放眼望去黑色的元素空洞層印在渾濁無比的天地之間,沒有任何規律的混亂之息肆意的鞭策着這到處是殘木斷根廢墟的狼藉世界。

    空間也是支離破碎,或因爲過於強大的能量爆破而嚴重的扭曲,或毀滅的席捲而不斷將混沌風暴給引到了這裏,將一起都毀之殆盡!

    茫茫的草之闊谷淪爲了面目全非的裂谷、洞谷、地坑,遮天蔽日的神木也是殘桓斷壁,不再巍峨觸天,不再美輪美奐!

    “我……對不起很多人,最對不起的便是你,假如我還能爲你,爲他們做些什麼,便是用盡我一生所學將這個魔鬼之樹給徹底毀滅!”巖氏花白的頭髮一根一根的脫離了她的腦袋,這是生命流逝到盡的枯萎,靈魂之力耗到乾淨的凋零。

    月蛾凰揮動着翅膀,它接住了與那些殘斷樹幹一同墜落的巖氏,魔鬼之樹到了最後依舊要行兇,蠕蟲根鬚竄到了空中,恨不得將月蛾凰的生命抽食個乾淨……

    若是消化了一隻圖騰,它可以在十年之內恢復本來的面貌,這外昆嵛山已經不適合它繼續滋養潤土,它就換一個地方,對於一顆植物型魔頭而言,遷徙是困難的,但絕對好過被羣起攻之,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很久以前天冠紫椴魔樹便知道煙臺有一位強大到可以殺死圖騰獸的人類,本以爲以人類那短暫的生命,這個威脅着已經歸入泥土,卻不料還是被她識破了真面目!

    一個可以稱之爲半個禁咒法師的人想要與之同歸於盡,哪怕是千年之魔也絕不能夠安然無恙,天冠紫椴神樹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摧殘,它整整四根主軸樹幹倒塌,好不容易將這個可怕的人類弄成重傷,耗到瀕臨死亡,月蛾凰卻出現了!

    ……

    月蛾凰穿過渾濁的天空,朝着闊谷之外飛去。

    它配合巖氏斬滅了天冠紫椴神樹的第四根主樹幹,但這已經是極限了……

    月蛾凰拼勁力氣帶着巖氏離開,縱然只差最後一根樹幹便可以將那個魔鬼徹底殺死,縱然有再多的不甘心,他們也必須承認遲暮這一天的到來。

    飛過渾濁的天,漸漸的乾淨藍色的天空出現眼前,那片沾滿了鮮血埋着無數骸骨的闊谷已經被甩在了身後,月蛾凰憑藉着俞師師的氣息尋找到了莫凡他們……

    ……

    “是月蛾凰!!”靈靈指着空中說道。

    俞師師擡起頭,看到的卻是遍體鱗傷的月蛾凰,虛弱得好像隨時都會隕落。

    莫凡急忙拿出所有的聖藥來,可這些藥根本不起作用,魔鬼樹給他們帶來的傷痕是無法治癒的,而且,巖氏是生命已經乾枯,與傷沒有任何的關係。

    “外婆……”晨穎眼眶都紅了,不知道爲什麼看到巖氏這副樣子,晨穎便想起了自己的母親。

    巖氏與姜鳳的的確確是母女,她們都可以爲了一個信念不顧一切!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巖氏躺在鬆軟的葉子上,那雙眼睛無神的注視着月蛾凰,她不停的重複着這句話,不停的重複着。

    月蛾凰身體忽然化作了星光點點,一下子消散在了大家的面前,緊接着一隻渾身上下散發着螢光的小小月蛾撲打着翅膀,緩緩的落在了巖氏的肩膀上。

    巖氏已經到了盡頭,她想起了很多過往的畫面,自己從一個看到妖魔會腿軟的女實習法師到各大界的魔法領袖絢麗而又燦爛,傳奇般的歷程讓她獲得了所有人的敬仰,可之後的這三十年裏,她給自己的定義便是一個失敗者!

    她是一個失敗的母親,女兒姜鳳受盡苦難卻不能守護,她是一個無情無義的圖騰後人,背棄信念弒殺最信賴自己的圖騰,所有人都期望着她成爲禁咒法師,她一生也以禁咒爲目標,可真的可以跨入禁咒的那一天,她已經剩下一具魔法空殼,一直都在辜負與傷害自己最親的人,這個禁咒真的有意義?

    與付出一切保護晨穎的姜鳳比起來,與爲了報答恩情甘願孤獨在灼原北角的女兒比起來,與相信自己選擇跳入陷阱的圖騰月蛾凰比起來,與被自己一手泯碎的感情最後依舊選擇佇立自己肩膀的月蛾凰比起來,自己真的太過渺小,太過微不足道,甚至,明明答應了小東霞那麼一個小小的要求,都還會食言……

    巖氏一直在喃喃自語,她的那份痛到極致的悔恨不斷的在她口中重複着。

    莫凡、趙滿延看着這位老人,內心震撼她確實半個禁咒法師之餘,更被她道出的悔恨觸動。

    巖氏眼睛好似看不見了,用手胡亂的往前摸着,她正好觸碰到了莫凡的手。

    莫凡以爲巖氏在找晨穎,所以想將晨穎的手放入她手掌中,但巖氏緊緊的抓住了莫凡,非常用力。

    “別……別辜負你身邊的人,別辜負你身邊……”

    莫凡本以爲巖氏依舊會不停的重複這句話,可她說到第二句之後,身體便驟然失去溫度!

    月蛾凰所化的那隻小月蛾也在同一時間被月白色的蠶絲給包裹着,隨着巖氏的離世它似乎也進入到了這個生命輪迴的盡頭……

    俞師師緊張的將她抱着,此刻的月蛾凰太脆弱了,跟一隻普通的青娥沒有任何的分別,一絲絲星螢之光慢慢的飛向了俞師師,飛入到了她的身體裏,像是形成什麼特殊的聯繫那般。

    “你是月蛾凰下一個守護者。”靈靈開口對有些不知所措的俞師師說道。

    “那它還會記得這些事嗎?”俞師師問道。

    俞師師能夠感覺到月蛾凰一直很痛苦,用無盡的沉睡來逃避現實。

    “應該不會,它的這個輪迴隨着老婆婆一起走了。”靈靈說道。

    “嗯,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它的。”俞師師重重的點了點頭。

    其實,俞師師也沒有想到月蛾凰有一段這樣的過去,更讓俞師師感慨萬千的是,被人?那樣背叛殘殺的月蛾凰竟然依然保存着對人類友善的天性,賜予了被拋棄的自己一次新的生命,一個新的希望。

    圖騰,真的如某些人說的那樣,是極度危險,是可能淪爲邪惡之物變成吃人之魔的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