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通天海柱!”

    一樣是一個水系中的掌控高手,將暴浪與水華天幕結合在一起,便赫然組成了一道衝飛上天的衝擊之柱!

    說是柱,其龐大直徑達到了百米,看上去就是一棟摩天大廈在海面上拔地而起那般壯闊!

    這種海柱一旦被打到,肯定會衝得骨頭都碎了,而且還不能忽視下墜下來的那股力,徹底失去身體自控力的人被海柱打到天上再落下來,哪怕是撞入海面都一樣會粉身碎骨!

    南榮熙施展的這水系魔法非常的刁鑽,讓穆寧雪正好處在整個海柱翻滾的最中心,這樣穆寧雪無論是往哪裏躲避,都要在不到一秒的時間裏挪動五十米的距離!

    穆寧雪得會瞬息移動,否則風系魔法是不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裏賜予她這樣的速度。

    “還是大哥厲害。”南榮倪站在南榮熙的旁邊,臉上帶着幾分得意之色。

    “放心,讓你不舒服的女人大哥我都不會令她好過!”南榮熙笑了笑,如此氣勢洶涌的魔法在他手上釋放似乎是非常輕鬆自如的事情。

    海水震撼的噴涌,那水之流速快得驚人,穆寧雪原本想要用風之翼逃離這些人的圍攻,卻不得已將六翼全部用來反裹住自己的身體……

    她整個人被海水吞噬,並被衝飛到高空,即便隔着六翼的保護,那轟擊之威仍舊能夠感覺到!

    海水衝起得快,墜落得也快,穆寧雪已經有些昏暈了,下墜時更沒有半點的保護。

    而潘西對穆寧雪早已經恨之入骨,見穆寧雪在下墜的過程中喪失了意識,卻是念出了詛咒系的咒語,在穆寧雪即將跌下的海水下完成了一個詛咒刑場!

    黑色的詛咒刑場就在海面上,等穆寧雪一落進去,兇殘的行刑之鬼便會將穆寧雪的靈魂給撕扯成碎片,唯有讓穆寧雪這樣痛不欲生,潘西才能夠解去心頭之恨!!

    高空落墜,穆寧雪喪失了意識後沒多久她便清醒了過來,她望了一眼下方充斥着怨、恨、怒、邪各種詛咒之氣的刑場,心中一跳,猛的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嘴脣,讓自己從那種暈眩中清醒過來。

    這一咬,讓穆寧雪精神強行集中,僅剩下兩翼的風之羽翼在一片溼漉之中豁然打開,所有的水珠朝着四面八方彈射……

    羽翼一舒,穆寧雪身體在空氣中重重的一浮,離整個詛咒刑場只有不到十米的高度上才完全停了下來,穆寧雪能夠想象得到自己一旦進入詛咒刑場會遭受到怎樣的折磨!

    搖搖晃晃的保持着飛行,穆寧雪盡全力的去提升自己的速度。

    速度不能夠提升到一秒超過五十米,那可怕的翻天海柱還會給她造成重創!

    穆寧雪自然有嘗試過使用冰晶剎弓,但是冰晶剎弓的碎片好像被壓制了所有的活力,無論她怎麼呼喚冰晶剎弓都死氣沉沉的沉睡在那裏,顯然潘西是找到了壓制冰晶剎弓的方法。

    事實上穆寧雪也想到了,潘西既然敢出現,一定是尋到了應對冰晶剎弓的辦法,否則他這樣出現就是自尋死路。

    “嘩啦!!!!!!!!”

    翻天海柱可怕至極,穆寧雪堪堪的從整個海柱的邊緣劃過,那種撞擊得渾身骨頭要碎的感覺都隱隱傳來,幸好這一次是躲開了。

    其實翻天海柱每一次涌動都有一個前兆,那百米直徑的海水會沸騰,從高處俯視下去便如同一個白色的巨大水圈,可它衝撞起來的速度太快了,範圍更廣得誇張,很多時候看到了白色巨大水圈這個前兆,做出反應去躲已經來不及了。

    當然,還有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黎紅眉在不斷的用那些飛巖碎片組成山面,阻擋穆寧雪可以閃躲的空間,這讓穆寧雪更加神經緊繃!

    “看你這次往哪裏逃!”黎紅眉輕笑,她的那些飛巖碎片這一次組成了厚厚的石牆,擋在了穆寧雪前行的方向……

    身下便是一個白色的巨大水圈,穆寧雪原本想要飛到岸上,可惜她的這個行爲被黎紅眉給看穿了。

    再換方向躲避是絕對來不及了,穆寧雪目光望下,已然看見恐怖的翻天之水衝撞了上來,聲勢浩大,面積極廣。

    “瞬凝!!!”

    穆寧雪瞳孔中映襯出一個絢麗的星之圖座,目光攜帶着最強大的凍結凝冰之力,射向了那即將衝擊到自己面前的超大海柱。

    飛速的物體是很難凝結成冰的,可冰凝結之力足夠強的話,一切都能夠靜止凍結下來!

    “咯吱咯吱咯吱~~~~~~~~~~~~!!”

    海柱中心快速的成冰,緊接着以更快的速度擴散到圈圍,整個直徑達到百米的海柱在衝飛到穆寧雪不到三米的距離上豁然止住了,冰層覆蓋,冰晶滲透,冰絲蔓延,短短几秒鐘時間整個翻天海柱徹底化成了一棟冰樓,封頂在穆寧雪腳下,參差如齒……

    “唿~!”

    穆寧雪重重的舒出一口氣,她從沒有做過這樣的嘗試,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凝結這樣澎湃兇猛的海水,畢竟她是沒有做出防禦的放手一搏,要失敗了,或者心念動搖了,她真的要身廢骨裂了。

    “這……竟然被她給凍住了!”南榮熙一臉錯愕的看着海中的冰柱。

    一個冰系法師得掌控力強大到什麼程度纔可以做到在這麼短的時間將一個如此磅礴的水系魔法給凝結?

    “沒什麼好擔心的,一起對付她!”潘西眼神越發的毒辣。

    穆寧雪修爲太快了,當初在威尼斯水都的時候,她還根本沒有資格和自己對抗,儘管同樣是高階級法師,但實力上就是天差地別。

    可現如今,她面對他們三人的圍攻,竟然還有一戰之力,這才過了多長時間啊??

    若是在放任穆寧雪這樣修煉下去,他潘西就再也不可能有翻身之日了,自己還可能被她給甩到很遠很遠!

    “無論如何都要將她廢掉!!”

    同樣的,南榮倪在看到穆寧雪如此驚人的凍結能力後,心裏也越發的不安起來。

    假如現在讓她南榮倪和穆寧雪對抗,多半連五個回合都支撐不住,這種實力差距讓南榮倪非常沒有安全感,甚至開始對穆寧雪感到害怕!

    怎麼可以提升得這麼快??

    “絕瞳石化!”

    潘西那雙眼睛綻放出了異樣的光輝,一股石化力量悄無聲息的擴散出去……

    石化類似於冰之凝結,但石化更加危險,一旦身體內的血液、內臟被完全石化,就等同於死亡了!

    這絕瞳石化可謂是潘西的殺手鐗之一,他不想再給穆寧雪半點生路了!

    穆寧雪正在應對黎紅眉和南榮熙兩人,根本沒有察覺到潘西在施展這種石化異術,當她感知到威脅迫近時,她立刻感覺到雙腿變得僵硬和無比沉重。

    她低下頭,赫然發現雙腳膝蓋以下變成了岩石,這岩石又沉重無比,跟掛上了半座山岩一般,整個人開始下墜,雙翼的力量無法托起自己這具被石化的身體。

    穆寧雪及時以冰念來阻擋石化的蔓延,但這樣的話她就無法避讓開其他人施展的攻擊魔法。

    “哼,還廢了我們不少力氣!”黎紅眉說道。

    他們幾個都算是世家裏面的高層高手了,本以爲一招半式便能夠解決掉穆寧雪,哪知道圍攻了這麼長的時間,還引起了很大的騷動,對岸輪渡上觀望的人相當多……

    “我來!”南榮倪見穆寧雪被完全壓制住,這個時候才歹毒出手。

    她不知什麼時候在海水下佈置了無數的奪命海草,這些海草游上了水面,帶着劇毒竄向了落下來的穆寧雪。

    海草羣將穆寧雪的雙手給死死的束縛着,甚至還有一根毒海草繞到了穆寧雪的咽喉位置,這一行爲連南榮熙看到了都不由一陣心驚。

    自己小妹這是要穆寧雪的命嗎,若這樣做,他們這些人可絕對脫不了干係啊。

    ……

    輪渡上已經人聲鼎沸,普通人都離得比較遠,害怕被捲過來的元素之息給波及,那些法師們則站在海岸道路上,凝視着這場驚人的鼓浪嶼上的戰鬥,很顯然這已經脫離了切磋的範疇了,那種破壞力必定會驚動魔法協會和政府。

    “那……那不是國府選手穆寧雪嗎!”

    “不會吧,竟然有人敢在這裏對她下黑手,那些都是什麼人啊!!”

    “好像是幾個世家聯手,這些世家太過猖狂了吧,光天化日之下這樣私鬥不說,竟然還襲擊國府榮譽人!!”

    人羣不斷的議論着,而就在這時,兩棟鋼化玻璃的大樓之間,一道火焰之光宛如炙熱流星那般高速的掠過,一下子飛過了人山人海的輪渡,直接衝向了海域另一頭的島嶼上!

    這火焰燒得街道大樓上空一片紅霞烈焰,隨着火焰流星靠近鼓浪嶼,其真面目才完全展露出來,竟然是一個直徑超過了兩百多米的火之隕星,彷彿可以直接擊沉那小小的島嶼,震撼的畫面令人羣一下子沸騰了,尖叫之聲更迴盪了起來!

    “我好像看到了一個人,就在火焰隕星裏!”

    “那怎麼可能,那麼大的火焰天石……”

    “真的有一個人,就站在那顆大火焰流星的上面,一個也是全身被火焰裹着的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