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色的風衣豁然一甩,周?頓時陷入到了一片完全看不見半點光線的特殊黑暗空間,長老林澤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便忽然間感覺右臉頰上被人重重的打上了一拳!

    這拳力道真是恰到好處,即不會真的造成多嚴重的傷,又可以完美的將他那本就有些鬆動的牙齒給打下來,長老林澤兩顆牙直接飛了出來,清脆的落在了地上。

    他惱怒無比,渾身魔法氣息變得強勢凜冽,可是這特殊的斗篷黑暗籠罩下,他的所有魔法威力都被壓制了至少三成,在這一大片漆黑之中,他完全找不到吸血鬼博拉的位置,胡亂的將超階魔法轟出去,或者席捲自己周圍,這不過是自己暴露破綻給吸血鬼博拉。

    吸血鬼博拉非常從容,他像一個耐心的獵人,戳瞎了獵物的眼睛之後就任憑它在陷阱裏胡亂的衝撞,等到他歇息了,精疲力盡了,在慢悠悠的出手……

    “砰!!”

    又是一腳,吸血鬼紅色優雅的皮鞋直接拍在了長老林澤的臉上。

    長老林澤的鼻樑都被踢斷了,又是三顆老牙直接斷了下來,鼻子和嘴角全部都是血。

    博拉的屬性似乎相當剋制這個林澤,林澤是一位毀滅型法師,他縱然有一身的本領在吸血鬼博拉那絕對黑暗幕布下完全起不到作用,反而被神出鬼沒的吸血鬼博拉各種戲耍!

    一顆又一顆壓被打斷,打落,長老林澤可謂受盡了屈辱,恨不得要跟博拉拼命。

    而博拉仍舊不着急,按照莫凡主人的吩咐,還有一條腿要打斷,所以他得好好的把這老傢伙給弄到崩潰,再尋找合適的機會打斷他一條狗腿!

    長得就一副狗腿子的樣,到處給那些世家賣臉,不知道仗勢欺壓了多少人,咎由自取!!

    ……

    長老林澤被吸血鬼博拉揍得那個叫慘,其他世家的人,包括魔法協會的一些人都有些慌了。

    他們堂堂東海魔法協會,長老被人打成這樣竟然無人可以上前去阻止,這要再打下去,是不是要出人命了啊?

    “莫凡,算了。”穆寧雪開口阻止道。

    事情鬧大下去沒有必要,潘西是該死,可如果真的把一個魔法協會長老給弄死了,議長大人過來都不好爲莫凡說話。

    此時,吸血鬼博拉已經把長老林澤給打得沒有一點脾氣了,如同一條死狗一樣被吸血鬼博拉拖到莫凡的面前。

    其他幾個中立的世家看到這裏,一個個都心有餘悸,還好沒有聽潘西、南世家、大黎世家的人蠱惑去對付穆寧雪,不然被打成這副德性的就是他們了。

    莫凡身旁的那個人實力未免也太恐怖了,打一名超階法師感覺都是閒庭信步!

    “怎麼不叨叨了,治我罪啊,別以爲你長老身份就可以在我面前耀武揚威。”莫凡笑了起來,笑容完全就是一個殘暴的惡魔習性,誰得罪了他都不會有好下場的。

    此時各大世家也算是見識到這個莫凡的狂妄囂張了,那真是誰都敢揍,誰都敢打,偏偏人家還就有那個實力!

    “那個……是國府學員莫凡對吧?”此時,一名頭髮梳成一高束的中年偏老男子走了出來,他的身上穿着和長老林澤一個級別的服飾,魔法圖案鮮豔無比。

    “你又是誰,想爲這老混蛋出頭的話,我不介意也把你揍了。”莫凡毫不客氣的道。

    “年輕人火氣別這麼大,不管怎麼說你都殺人了,我想你如果有一個合理的解釋,也得好好坐下來說清楚,給我們取證,讓我們聽聽受害人的描述,最後再交給審判會做處理,你再這樣打打殺殺下去,事情就越糊,越難搞清楚了。”髮束的中年偏老男子說道。

    “你說得也有道理,不過是他們先動手的,我就出於自衛。”莫凡回答道。

    “所以先把林澤放了,好讓他去治療,這件事我會還你一個公道的。”中年偏老男子說道。

    “總算出來一個管事的了,我當東海魔法協是這傻x長老自家開的,他說什麼是什麼,他要制裁誰就制裁誰,真是的,都一把年紀了還這麼不要臉,非得逼我打他一頓,我作爲我們國家年輕人的榜樣,我喜歡這麼打打殺殺,喜歡這麼暴力嗎,還不是被這些人給逼迫的!”莫凡說道。

    康長老聽到莫凡這些話,一時間也無語了。

    雖然是黎紅眉、南榮熙、潘西等人先動得手,可到頭來潘西直接被莫凡怒斬了,黎紅眉和南榮熙都有一定程度的燒傷,過度包庇的長老林澤也是被打得有點不成人樣,這莫凡還一臉無辜的樣子……

    早就聽聞世界學府第一的莫凡是一個奇葩,現在看來一點都沒有錯,那副不吃虧暴躁秉性感覺比傳言的還要更勝幾分。

    莫凡放了長老林澤,康長老急忙過去扶着林澤。

    “康大長老,您可不能放過這傢伙,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即便他是世界學府第一,殺人就是殺了人,決不能輕饒,否則就是沒有把我們魔法協會放在眼裏,藐視我們魔法協會的鐵律!”長老林澤已經備受屈辱了,可他仍舊沒有嚥下這口氣。

    莫凡聽到這長老林澤竟然還敢告自己一狀,後悔沒有讓吸血鬼博拉把他第三條腿也給打斷了!

    “我已經聽另外一位同僚彙報了,他也明確表明是潘西先動用了詛咒系的噬魂之技,對他人起了殺心,莫凡這纔將他殺死……直接單純的定位惡性殺人,林澤長老你是不是有些太過武斷和偏激了。還有,既然你作爲鼓浪嶼的紀律長老,爲何在這裏發生了戰鬥如此之久沒有平息,你這樣失職很令人心寒啊!”康大長老說道。

    莫凡聽到康大長老這番訓斥,暗暗點頭,看來一個大魔法協會裏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像長老林澤這樣的畜牲之輩,明事理,鐵斷之人還是有的。

    莫凡也不是濫殺之人,潘西當時只要不使用詛咒系的魔法,他都會留潘西一口氣。

    詛咒系魔法一直都是相當歹毒的魔法,很長一段時間都被魔法協會作爲禁術,不允許詛咒系魔法使用,後來詛咒系魔法得到了一定的教學掌控,法師們可以自如的控制其危害力後,才慢慢的被列入到了正統魔法行列裏。

    當然,詛咒繫有一條禁令,那就是嚴禁任何詛咒系法師對其他人使用奪命詛咒!

    詛咒分爲幾種,其中一種是折磨詛咒,另一種是奪命詛咒,主要看法師們的掌握力,奪命詛咒非常好辨認,呈現猩紅色的暗芒的,便是奪命詛咒,以抽取人的靈魂的方式直接將人殺死。

    潘西剛纔用的就是奪命詛咒,他不是要給穆寧雪造成不可癒合的靈魂之傷,而是要直接奪走她的靈魂,讓她徹底化成一具空殼,像王小筠那樣,這種手段殘忍無比,魔法協會是嚴禁的!

    看到潘西用奪命詛咒的人很多,所以莫凡絕不擔心沒有證人,既然對方先觸犯了戰鬥的底線,莫凡這種轟殺絕對可以列爲正當防衛。

    至於會不會被判防衛過當,莫凡並不在意,在他看來自己一個世界學府之爭第一名的國家巨大貢獻者,連殺個使用奪命禁咒的人的特權都沒有,那還拼死拼活做什麼!

    莫凡惹事生非也不是第一天了,北雨山都被他屠了,還不是跟沒事人一樣,這點屁大的事,他纔不會去計較後果。

    他不會去無端藐視規則,但被欺凌頭上的時候,什麼規則對他來說都是扯淡,一定要打得那個人頭破血流爲止!

    ……

    “原來那個人是莫凡,世界學府之爭第一的那個莫凡啊!”

    “難怪那麼厲害,我跟他同齡,連中階都沒有到。”

    “他那到底是什麼能力啊,可以把火焰依附在他自己的身上,酷不說,還強得離譜,沒看見那幾個世家的大佬都不是他對手嗎?”

    沿海輪渡街道上那些觀望的人更是議論紛紛。

    鼓浪嶼這邊,有康大長老主持,事情就變得明朗太多了。

    之前長老林澤仗着他的權勢,處處偏袒那幾個世家,處處刁難凡雪山,等穆寧雪將整個經過陳述給康大長老之後,康大長老也是第一時間質問南榮熙與黎紅眉。

    南榮熙和黎紅眉自然一開始是否認的,但由於這場戰鬥穆寧雪自己就爭取了很足夠的時間,被圍攻的情況太多人都看見了,整個鼓浪嶼上的東海魔法協會成員也不全是趨炎附勢之輩,有人出來作證,也有人調出了一些監控影像,證明是他們幾個有意攻擊穆寧雪!

    “兩位,帶着你們家族的人自行離開鼓浪嶼吧,我們東海魔法協會已經不再歡迎你們了。”康長老得到了準確的證詞和影像後,目光立刻變得冷漠了起來。

    南榮熙和黎紅眉都愣住了,他們不過是教訓一個小輩,得到的懲罰竟然是直接被東海魔法協會掃出大門!

    “可接下去的會議……”黎紅眉說道。

    “以後我們東海魔法協會將不會再與你們兩個世家有任何的合作。尊重是相互的,你們藐視我們東海魔法協會在鼓浪嶼上制定的禁魔法令,那麼我們魔法協會也不會尊重你們,與你們共享的所有礦脈、石山、晶庫我們會在一個星期內全部收回,另尋合作世家。”康大長老重重的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