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將冷青帶到了魔法協會內,治癒法師那邊只是勉強控制住了她的危險狀況,並不能在短時間裏直接將她身體裏的黑暗物質給徹底清除。

    而小蘋的情況勉強還算樂觀,血液的流逝很快就通過輸血給補充了起來,兩張病牀放在一起,靈靈和莫凡守在旁邊,心中卻更是不安。

    “你們兩個也去休息休息吧,病人雖然還不能醒過來,但也不至於有生命危險,相信我們藥劑會這邊會想到辦法幫她們度過難關的。”馮舟龍拍了拍莫凡和靈靈的肩膀,示意他們不需要太過擔心。

    莫凡和靈靈也確實累了,從魔都那邊奔來,一下飛機就遵照暗訊到了冷青這裏,神經緊繃的面對那個可怕的殺手,再到將她們送到安全的地方全程守護治療……

    “去隔壁睡一會吧,放心,那個殺手能力再詭異也絕不可能闖入到我們南國魔法協會來。”馮舟龍說道。

    莫凡和靈靈確實支撐不住了,到了隔壁的屋子裏去躺上一會,馮舟龍也特意派人在冷青和小蘋那裏看着,算是再增加上一道保護。

    “別擔心啦,你姐姐不會有事的。”莫凡安慰靈靈道。

    遇到自己姐姐出事,靈靈就很容易慌神,往常她總是會冷靜的去想辦法應對,此時卻也只能夠靠在莫凡的臂彎上,顯得幾分無助。

    “乖,去睡會。”莫凡把靈靈抱到牀鋪上,爲她蓋上了被子。

    靈靈瞪着那個大眼睛看着莫凡,莫凡彈了一下她的額頭道:“趕緊睡。”

    “我不習慣一個男人在我屋子裏。”靈靈說道。

    “……”

    莫凡無奈的走了出去,朝着玻璃走廊那裏逛去,他的精神力還算比較強大,不戰鬥的話便算是休息了。

    就地而坐,莫凡打算在這裏冥修,恢復一些魔能,這時手機卻響起了。

    “莫凡哥哥!”心夏那脆脆的喚聲迴盪着,讓莫凡耳朵好一陣舒服,光聽聲音莫凡就想一下子從電話裏鑽到心夏的身邊,然後把這可口的姑娘抱在懷裏好好的揉上一揉。

    不過,還沒等莫凡說話,心夏帶着幾分小雀躍的說道,“猜猜我在哪?”

    “哦?”莫凡挑起了眉毛,會這樣問,那就表明心夏很可能在離自己非常近的地方。

    難不成,帕特農神廟總算是給心夏放了假,心夏便直接回國了。

    莫凡近來都在國內,一點都沒閒着,說好每隔一段時間會去帕特農神廟那裏滋潤一下心夏,結果一直耽擱到現在,這讓莫凡反而有些愧意。

    唉,這異地戀真尼瑪痛苦,什麼時候瞬息移動修煉到天神境界得了,在心夏的帕特農神廟寢殿中設一個自己專屬空間大陣,想她的時候就嗖的一下飛到她那裏去,乘她睡得正香的時候就偷偷的爬到她身上……嘿嘿嘿嘿!

    “小炎姬,快告訴我你小媽媽在哪?”莫凡急忙說道。

    “啊,你怎麼這樣!!”心夏大不依。

    共用一顆心,小炎姬其實很清楚心夏的位置,其實小炎姬這會正呼呼大睡,莫凡不過是和心夏開個小玩笑。

    “在國內?”莫凡問道。

    “嗯!”心夏開心的應了一聲。

    “在魔都?”莫凡問道。

    “不對。”心夏帶着幾分小得意。

    “我的殿下,您至少戴上一個帽子吧,要是被認出來我們可會有麻煩的,現在與以前不同了,您無論去哪裏都需要記住自己帕特農神廟候選人的身份,千千萬萬信徒牽掛着您的安危,不要給歹人有可乘之機啊……”

    莫凡和心夏聊着正開心,心夏旁邊傳來了一個老聲長嘆之音,用的是國際語,莫凡也聽得懂。

    莫凡和心夏通電話裏,心夏不止一次跟莫凡提到這位老賢者了,喋喋不休,過度謹慎,一絲不苟,要是能夠少說幾句的話,會是一位非常完美的老賢者。

    “那你是在哪,別告楸我你在廣州。”莫凡自動無視了心夏身邊的那個老嬤嬤。

    “你擡頭看。”心夏說道。

    莫凡擡起頭望去,他此刻大概是在廣州塔七十多樓的高度上,從這裏往上看,能夠看到的自然是一片黑色的天空,籠罩着一些塵埃和霧靄。

    莫凡再仰望了一會,忽的發現一個紅色的點在夜空中忽閃忽閃着,並緩慢的移動,像是要飛過廣州市。

    “你在那架飛機上嗎?”莫凡笑了起來,有些激動的問道。

    “嗯!”心夏也顯得很開心。

    她這次過來就是給莫凡一個驚喜的,而她之所以知道莫凡就在那座矗立到夜空中的廣州塔上,是因爲她感覺到了小炎姬的所在。

    “你坐的是什麼艙位,居然能通電話。”莫凡說道。

    “莫凡哥哥你關心的點可真奇怪。”

    “哈哈哈,你跳下來吧,我保證能夠接住你!”莫凡擡頭看着那架閃爍着紅色光芒的客機,越發期待了起來。

    “塔塔肯定不同意的。”心夏說道。

    ……

    ……

    莫凡正與心夏隔着數千米的高度相望通話時,病房內,躺在不遠處病牀上的小蘋發出了一聲輕微的呻吟。

    門外有人在守着,那人聽見聲音便往裏面看了一眼,發現是病人的聲音後便沒有再去在意,守門人左顧右盼,猶豫了一會還是點燃了一根菸,靠在稍遠一些的地方享受了起來。

    說實在,除非殺手是禁咒法師,不然絕沒可能穿過廣州塔重重戒備進入到這裏,看守上他也滿不在乎,無非是一個浪費時間的差事。

    病房內,燈光被調的比較暗,這是爲了讓病人有更好的休息。

    小蘋躺在白色的牀單上,她脖頸上被包紮了起來,被割開的動脈正在隨着藥效和治癒魔法慢慢的恢復。

    可忽然間,小蘋的傷口上開始溢出了黑色的血來,這些黑色血滲透到包紮布上,像是什麼奇怪的東西在往外溢。

    黑色血變得多了起來,小蘋身體也輕微的顫抖。

    忽然,黑色血發出了妖異的光芒,光芒將小蘋的身影投射到了白色的牆面上,投射出了她躺在病牀上的黑色輪廓。

    那個黑色輪廓突然自己站了起來,邁開了非常奇怪的步子。

    沒有影子的正臉,唯有一個背容,鬼影躡手躡腳的走到了冷青的牀邊,似乎在嘲弄着那些全力保護着冷青的人那般,衝着門外咧開了一個悚然陰冷至極的笑!

    “唰!!!”

    影子手成刃,猛的朝着冷青的胸口位置插去,那影刃直貫到冷青的心臟,雖然沒有在冷青的身上留下任何的傷痕,卻讓奪命的黑色物質注入到冷青的心臟中!

    冷青那顆緩慢跳動的心臟就像一朵中了腐蝕之毒的花,開始枯萎,開始凋零!

    ……

    “啊啊!!!!!!”

    一聲刺耳的尖叫,正與心夏通話的莫凡立刻轉過身去,發現聲音正是從冷青的病房中傳來的。

    莫凡急忙飛奔到病房門口,先是看到魂飛魄散的靈靈坐倒在地上,眼淚決堤而涌。

    “莫凡,姐姐死了,姐姐死了!”靈靈看到莫凡,這才恢復了那麼一點點神智,可她精神徹徹底底的崩潰了。

    好不容易在將冷青帶到魔法協會,重重看護,好不容易穩住了病情,才一會的功夫,她就離開了人世。

    “心臟不會跳動了。”馮舟龍說道。在說出這句話的同時,他也是一臉的不敢相信。

    冷青爲什麼會死,老治癒法師明明說穩住病情了,她的心臟忽然間不會跳動了。

    “黑暗物質。”莫凡很快就發現了異樣,指着冷青的胸口道。

    莫凡順着黑暗氣息追尋過去,發現黑暗之息來源於同樣昏迷的小蘋。

    “該死!!”莫凡憤怒的罵道。

    小蘋身上有黑暗源,卑匠竟然操控着小蘋的影子,將冷青給殺了!!

    這種殺人手段,莫凡自己也是聞所未聞,包括馮舟龍這位超階法師都傻眼了,重重保護之下,居然還讓一個審判長死在了殺手殿的人手上!

    “莫凡,莫凡,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靈靈哭成了一個淚人,上一次失去親人,讓她變成了一個沉默寡言、老氣橫秋的性格,這會悲劇再發生,她似乎一下子又徹底變回了小女孩,除了撕心裂肺的哭就是神經錯亂的重複着一些話。

    看到靈靈這副樣子,莫凡內心也很難受。

    那個把別人生命這樣踐踏的殺手,莫凡無論如何都要親手宰了他!!

    “莫凡哥哥……莫凡哥哥,發生了什麼事嗎?”電話那頭,心夏關切的聲音傳了過來,整個屋子裏的人沉浸在冷青死亡的悲痛中,心夏的聲音顯得格外清晰。

    莫凡聽到了她的聲音,想要跟她說一句“等你下了飛機再和你細說”,可下一秒,莫凡身體如觸電一般意識到什麼。

    “心夏,心夏,一個剛剛心臟停止的人,你救得活嗎!!”莫凡問道。

    心夏的復活之術無法再使用,她的修爲太低了,復活人是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她復活小炎姬,已經付出了自己的心,再要救活別人,估計也是以命換命,這點莫凡很清楚。

    但是,帕特農神廟的治癒本身就有將死人給救活的說法,換作是任何一位超階治癒系法師在這裏,都不可能讓冷青復活,但心夏作爲帕特農神廟的聖女,卻絕對有那麼一線希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