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冰冷的病牀前,心夏端坐在冷青的旁邊,她閉着眼睛,用自己的心跳去感受着那自己看不見的戰鬥。

    小炎姬很憤怒,這代表着莫凡受傷已經有些嚴重了,這表明戰鬥並沒有想象中那麼樂觀。

    “還有多少時間?”馮州龍問道。

    “不到五分鐘。”靈靈面無表情的回答。

    五分鐘,在往常不過是一個發呆的時間,靈靈卻恨不得它能夠一下子變得比一整天,一整年那樣漫長!

    “還是太勉強,卑匠縱然是後起之秀,縱然沒有到達超階,但能夠獲得這個身份,就充分表明他的能力甚至比一些超階法師還要可怕……若真的不行,還是算了吧,假如一個生命已經註定要走向滅亡,那麼最明智的該是不讓更多的人犧牲。”塔塔開口說道。

    “該死的,我們堂堂南國魔法協會,居然會拿一個殺手束手無策,真是一種恥辱!!”馮州龍惱怒的說道。

    他們這裏也有高手,這些高手卻在此刻無法派上用場,只要有高手靠近那條公路,卑匠必定會遁走,冷青就徹底沒有活下去的可能了!

    現在,他們只能將期望寄託在莫凡身上,同時又更加害怕,害怕莫凡也慘遭毒手。

    ……

    “嗚呼~~~~~~”

    跑車發動機的聲音漸漸的遠去,這場戰鬥中闖入了一個作死的人是莫凡意料之外的,他選擇這種地方就是爲了避開人羣,避免傷及無辜。

    卑匠對那個開跑車的鸚鵡頭男子沒有半點興趣,他專心的對付莫凡,只要將莫凡的人頭拿下,他在殺手界的地位將得到大幅度的提升,畢竟莫凡是讓撒朗都束手無策的人!

    “這種滋味不好受吧,自己死就算了,肩膀上還扛着一個女人的性命……不然,我們做一個小小的交易如何。我這人並不貪心,冷青的死活只不過是一樁生意的事情,我本就不太喜歡黑教廷的冷爵,反感他自以爲是的性格。我收回的黑暗物質,讓冷青心臟慢慢的復甦過來,而你就別掙扎了,老老實實的把腦袋伸過來,我把它整齊的切下來……”卑匠慢悠悠的說道。

    時間流逝得越多,他內心就越享受,他能夠感受到莫凡那焦躁不安的情緒,這份煎熬與折磨,再讓人愉悅不過!

    莫凡根本沒理會卑匠的那種洋洋得意,從聲音大致可以推斷,他此刻確確實實站在自己面前,但這傢伙手上一定還捏着些什麼,否則他不敢這樣站在自己面前,莫凡的任意一個全力的毀滅魔法都可以重創他!

    莫凡沉住氣,一面躲避着那些魔影子層出不窮的攻擊,一面冷靜思考着卑匠所有能力特徵……

    遠處,隱約聽到了那個鸚鵡頭髮男子被他的同伴們嘲笑尿褲子的聲音,莫凡也是對那些作死的人感到幾分噁心,就他媽不能長一點腦子嗎,公路黑成這個樣子,閃電交加,能是自然現象?

    “等等,那傻x不是一直往公路前方開的嗎,怎麼開回去了?”莫凡忽然間意識到什麼,腦子裏迴盪起這樣一個疑問。

    那個鸚鵡頭髮男子已經是嚇傻狀態,所以他一直往前開,根本就沒有勇氣掉頭,莫凡也壓根沒有看到那傢伙掉頭,也沒有看到那傢伙重新從這片黑色泥沼中行駛過!

    這條公路是筆直的,一直往前開的話,那傢伙怎麼可能開回到他同伴那裏??

    “混沌系嗎?”莫凡立刻意識到了更重要的東西。

    自己一直單純的認爲卑匠使用的是黑暗系能力,他身影飄忽不定,他明明在自己面前,卻更像是一個投射過來的黑色影子,根本無法鎖定他真正的位置……

    混沌系是次元類,是一種次序魔法,在混沌之中,方向是會顛倒的,能量也會被顛倒,從攻擊變成了反彈,包括空間也可能被顛亂,前進着的物體在遁入了一定的混沌區域後,哪怕沒有改變方向,也可能回到原點。

    一般而言,周圍的空間?是被混沌給改變,大部分人可以通過周圍的參照物來做出判斷,比如說原本筆直的公路變得彎彎曲曲了,這說明混沌是扭曲蛇形的,天空在自己認爲的下面,這意味着混沌顛倒了重力……

    可週圍一片漆黑,黑魔潭更瀰漫了一切,任憑這片區域如何翻轉,如何扭曲,如何顛倒,自己都無從得知!!

    這也就解釋了那輛作死的跑車爲什麼往前開,最後回到了他朋友身邊,也解釋了爲什麼自己明明攻擊到了那些魔影子,它們卻詭異的轉變了方向,更解釋了自己技能爲什麼永遠無法擊中卑匠!!

    黑暗與混沌!

    魔法是不相融的,除非掌控力可以強大到將兩種不同的技能完美的疊在一起……

    那麼就可以推斷出這個卑匠的天生天賦正是混沌與黑暗的融合!

    所以他的鬼影子神出鬼沒,所以從沒有人可以找尋到他,黑暗與混沌融合,周圍充斥着的只有黑暗之力,嗅不到半點混沌系氣息,於是人們遵循黑暗的原則去尋找卑匠,卻絕不會想到黑暗的原則是可以被他的混沌給任意改變,他是這個黑暗的次序者!

    “原來如此!”莫凡心中燃起了一股澎湃無比的戰意,憋屈了這麼久,是時候該反擊了!

    莫凡這一次沒有再停留原地,他拖着自己的傷,在炎女姬的掩護下朝着之前那輛跑車瘋狂飛馳的地方挪動。

    莫凡之前的雷電有擊中過那輛車的尾翼,散落了很多的零件,爲了確保自己是往那裏走,莫凡特意尋找散落的零件……

    還好,這片地帶沒有被扭轉,莫凡看到了地上的鐵屑碎片,這表明自己已經站在了那逆轉區間了!

    “哦?想明白了,決定自己活,讓冷青去死了?”卑匠慢慢的跟了上來。

    反正殺人的事情,交給那些勤快的魔影子就行了,他自己根本不需要真的動手。

    他看到莫凡開始逃,臉上露出了笑意。

    人都是自私的,莫凡不願意接納自己的那個提議很正常,不過卑匠依舊沒打算讓莫凡活着離開。

    冷青得死,這個莫凡也得死,竟然還妄想從自己的黑暗次序中逃出去,卑匠冷笑了起來。

    “你逃不出去的。”卑匠就像一頭郊狼,順着莫凡這頭蠻牛腿部的血跡,不緊不慢的跟着。

    魔影子仍舊瘋狂的攻擊着,繼續在莫凡身上留下傷痕,不斷的給莫凡放血,莫凡的血在公路上已經拖出了一條很長的痕跡,看上去是那麼的壓抑。

    “唿唿唿~~~~~~~~~~~~”

    莫凡慢慢的托起的右掌,一縷縷火焰正盤踞在他的手掌心上……

    烈火悄無聲息的灌入,但他手掌心上那明豔的火燭卻不曾膨脹半點,顏色卻再變深,燃燒得越更加劇烈。

    “還指望你的魔法能傷到我嗎?我想我已經沒有那個耐心陪你玩下去了,我需要將你大卸八塊,這樣我會舒服很多。”卑匠面對莫凡的這個攻勢,並沒有半點閃躲的意思。

    他自己的手上也漸漸的浮出了一柄黑色的長刃,鋸齒狀的長刃像是從他的手臂中長出來,刃面倒鉤上透出了濃濃的血腥味,這把黑色的兇器更不知破開了多少人的動脈!

    卑匠繼續往莫凡靠近,他不躲不閃,鎮定得好像看不見莫凡手掌上的火焰!

    “纏住那頭炎姬!”卑匠朝着那些魔影子發出了命令。

    顯然,卑匠是要親自砍下莫凡的腦袋,在他眼裏小腿重傷的莫凡根本沒有什麼掙扎的餘地。

    莫凡也看着他,手掌上火焰能量還在瘋狂的蓄積,宛如一座黑色大山那樣壓迫過來的卑匠沒有讓他有任何動搖之意,這是決一死戰的時刻!

    手心上最後一朵黑色的花瓣淡去,莫凡心就跟被刺中了那般,一陣疼痛傳來,讓他不由的倒吸一口氣。

    容不得莫凡有過多的悲傷,他將這種情緒化作熊熊怒火,瘋狂的朝着手掌上聚集……

    “還不動手嗎,那你去死吧!”卑匠舉起了手中的黑色齒狀血刃,隔着一段不遠不近的距離,直接朝着莫凡砍去!

    他不會去過度靠近莫凡,莫凡這個元素毀滅者就是一個炸藥桶,這個距離是最安全的砍頭距離!

    莫凡就等這一刻,手掌上的火晶燭達到了臨界點,被莫凡託了起來。

    卑匠對此不爲所動,嘴角勾起了嘲弄的笑意,他仍舊在吸收黑暗之能,磅礴的黑暗力量在他的鋸齒血刃上組成了一個黑色的漩渦……

    “去死!”

    “去死!”

    兩個聲音同時響起,莫凡先發動了攻勢,他狠狠的將手中的火晶燭拋了出去。

    卑匠更是讓充斥着黑暗磅礴能量的血刃斬了下來,他堅信莫凡所有防禦能力已經被自己的魔影子給耗幹,至於對方比自己快那麼一點點釋放的魔法。

    先不說那不起眼的火焰之燭能不能傷到自己,即便它威力足夠,那也毫無意義,因爲……

    ……

    兩種能量洶涌對峙,本應該是一場肆虐的能量碰撞風暴將席捲,但就在誰都不可能退縮的那一刻,莫凡猛的轉了一個身!

    手中的火晶燭是狠狠的拋了出去,可他竟然是朝着自己身後的方向!

    卑匠可是在他的面前,這一團最後希望之火,卻是被莫凡朝着一個無比荒唐讓他自己處於死地的相反方向扔出……

    莫凡這個舉動如此愚蠢,愚蠢到每一個壞人都應該放聲大笑。

    可卑匠,他的臉色一下子變了,那雙眸子裏映着難以置信,映着那相反方向的火晶燭——這火晶燭在他瞳孔裏越來越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