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踏着一些灰燼,凡髒兮兮的走入到了廣州塔內,他徑直抵達了七十層病房處。

    他還不能休息,有人希望他平安無事的歸來,還有人需要自己去用盡一切辦法安慰他。

    “您這要我如何向殿母交代啊,請您以後絕對不要這樣魯莽行事,儘管每個生命都非常的可貴,但我們帕特農也要奉行力所能及的原則,這樣才能夠確保做更多有意義的事情……”塔塔的聲音帶着幾分聒噪,還沒有完全進入這裏,便聽見了她希臘腔調。

    “我的天,你總算回來了,差點以爲你也被殺了!”馮州龍看到了莫凡,急急忙忙迎了上來。

    靈靈也是,一看到莫凡身上那麼多傷,趕忙扶着莫凡到另外一張牀上。

    “靈靈,對不起……”莫凡聲音低沉了幾分。

    假如自己能夠更早一些識破卑匠的能力,就能夠救下冷青了。

    卑匠是死了,可多少個卑匠都無法換回冷青的生命。

    “有什麼對不起的,哼,難道你沒有看見有人昏倒了嗎?”塔塔相當不滿的說道。

    莫凡目光望去,這才發現心夏趴在冷青的牀邊,看樣子像是睡過去了,可以莫凡對心夏的瞭解,她沒有理由在這個時候睡去。

    走到心夏身旁,莫凡才發現心夏臉色蒼白得可怕,感覺經歷了什麼漫長煎熬那般。

    “怎麼回事?”莫凡急忙問道。

    “真是欠你們的,殿下她施展了還未完全掌握的帕特農神術……”塔塔滿是怨婦的樣子,喋喋不休。

    這個時候,心夏聽到莫凡的聲音,迷迷糊糊的醒過來了,她看到莫凡就在自己面前,臉上馬上綻開了笑顏,可看到莫凡那一身的傷,眼睛裏有有什麼東西在晃動。

    “我……我給你……”

    心夏剛要說話,一旁的塔塔馬上制止道。

    “我的小祖宗,您想讓我成爲帕特農神廟的罪人不成,他的傷就交給別人吧,別再施展任何一個魔法了,否則我只好把您強行帶回帕特農神廟!”塔塔尖叫了起來。

    心夏看着莫凡受傷,就止不住的慌張。以往莫凡戰鬥也受傷,可絕沒有像今天這麼多,好幾處都是要撕開咽喉的致命刃痕,不難想象這場戰鬥其實生死就在一念之間,甚至有可能莫凡再也無法走回來。

    “你用復活術了?”莫凡質問道。

    心夏搖了搖頭道:“我沒法施展復活術,我不過是使用了帕特農神廟的大治癒禮讚,我的修爲還不夠高,所以施展起來會非常耗神。”

    “什麼耗神,別以爲我聽不懂你們的語言,這是損耗靈魂的,而且這樣做也不過是保住這具屍體的靈魂不散,命脈不斷,若不能每個月都得到大治癒禮讚,她最後還是會死去。”塔塔說道。

    “心夏姐姐,我爺爺說過,命數在天。我們能爲姐姐做的已經都做了,你不用因她付出自己的靈魂之力……這是我姐姐自己的選擇,她在走上這條路便想好了會有這麼一天。”靈靈這次沒有哭,她勸慰着心夏。

    心夏似乎不這麼認爲,她將手輕輕的放在冷青的手掌上,輕聲說道:“如果真的是命數在天,那麼我在這裏就代表着冷青姐姐不會這樣薄命。放心,這個魔法並沒有塔塔說得那麼嚴重,只要我的修爲提升上去,每個月爲冷青施展一次大治癒禮讚還是可以承受的。我會將她帶到帕特農神廟,你們大家這麼努力的救她,我又怎麼可能什麼都不做,黑暗之源已經粉碎,她雖然踏入鬼門關,但帕特農有這種心臟凋零者救活的先例,所以我想護住冷青的這一絲氣數,也好鞭策着我修煉上不能懈怠,放心,我不會勉強,也不過做出格的事情,但我會盡我所能喚醒她,如果一年不可以,那就兩年、三年……”

    心夏的這份堅定讓莫凡看得有些觸動,有很多的話要說,最後也只是化作了一個擁抱。

    “本來想要給莫凡哥哥一個驚喜,可以陪你幾天,但現在我得帶冷青姐姐回帕特農了……”心夏有些抱歉的說道。

    “是我做得不夠好,明天再走吧。”莫凡心裏有愧。

    心夏好不容易得到了一點休息,最後卻是爲自己奔波,爲自己如此耗神。

    “嗯。”心夏點了點頭。

    ……

    ……

    一覺睡到天亮,牀邊已經空空如也了,淡淡的香氣還殘餘着,卻讓莫凡心裏涌起一陣淡淡的想念和淡淡的無奈。

    這麼早就走了?

    爲什麼自己睡得跟一頭豬一樣,傷勢下半夜就好了,明明早上早點醒來就能夠趁機做點沒羞沒臊的事情,偏偏一場空。

    找個時間,去希臘一趟吧,帕特農神廟那些老古董們應該非常想念自己。

    “莫凡,我想把冷爵給挖出來。”忽然,靈靈的聲音傳了進來。

    莫凡嚇了一跳,不知道靈靈什麼時候也學會了神出鬼沒。

    “卑匠只是一個殺手,要我姐姐死的人是那個紅衣大主教冷爵,何況,我姐姐這次付出生命代價帶回來的東西一定相當重要。每一個紅衣主教都喪心病狂到了一個極致,我想姐姐一定是發現了和預感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靈靈一臉嚴肅的說道。

    “這件事我們還是先去找你爺爺商量,以我們的力量想要和一個紅衣主教抗衡還有點難。”莫凡說道。

    “我爺爺短時間不會回國,國際上應該是出了什麼大事。”靈靈說道。

    “那就找祝蒙他們吧,除非你姐姐馬上醒過來,不然我們根本沒有一點線索。”莫凡說道。

    靈靈搖了搖頭道:“不是沒有線索。”

    莫凡一臉不解的看着靈靈。

    冷青並沒有道出任何的信息來,想來那個訊息並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得清楚的,有可能是某個地方,某種個據點,某項計劃的其中一段。

    “你還記得我們利用那個內奸向冷爵傳信息嗎?”靈靈說道。

    “當然,這件事其實確實細想起來挺可怕的,堂堂審判會裏竟然存在着黑教廷的耳目。”莫凡說道。

    莫凡記得冷青說過,審判會裏有黑教廷的內奸,這個內奸不一定就是黑教廷成員,他可能就是端端正正的審判員,他可能不知道自己在做出賣同僚的事情,他可能與某些組織信息互換達到共贏,黑教廷從中獲取罷了,所以審判會裏不一定是有黑教廷的人在潛伏,但審判會信息上肯定是不安全的,包括冷青這個審判長的特殊密文,都被一些居心不良的人掌握着,轉瞬間落入到黑教廷的手中。

    不過,會這麼快傳遞到冷爵的手上,那個居心不良的人確實大有問題。

    “我在讓姐姐向總部發送密文時,特意做了一些不一樣的處理,我將密文處理成多線,並告知他們到不同的地方接應我們,地址是那條公路,但城市卻是佛山、廈門、深圳、昆明……這些城市都有和廣州一樣的公路地址。”靈靈說道。

    “你說的是錯誤的地點??那卑匠是怎麼找到我……啊,我知道了,冷爵、卑匠他們是知道我們在廣州的,我們要讓那位與那位審判長密文線人碰頭,一定只能夠在廣州,他們看到錯誤地點,一定會以爲我們故佈疑陣,依舊還會去那條公路找我。”莫凡說道。

    “那個內奸知道我們在廣州,知道我姐姐的情況,知道我們其實什麼都沒有掌握,知道我們胡亂說碰頭地點目的是故佈疑陣。”靈靈說道。

    “可這樣我們還是不能夠知道誰是那個內奸。每個城市都有不同的密文接頭人。”莫凡說道。

    “所以我在發密文之後,以獵人大師的身份分別在佛山、廈門、深圳、昆明這幾個城市發佈了懸賞,讓一名獵人去與當地的審判長密文人碰頭……我本就是想釣一釣魚,看那個內奸是否會疏忽。”靈靈說道。

    莫凡聽到這裏,整個人都怔住了。

    靈靈這一招,簡直絕了!

    說錯的地方,讓對手認爲那些是故佈疑陣,事實上靈靈真派人去了!

    “昨晚昆明的那個獵人告訴我,他沒有見到密文人,所以接到這條昆明地點的審判長密訊的人是黑教廷的人,他的疏忽讓他暴露了自己。現在他應該還不知道自己暴露了,這人身份地位應該都很高,我本意是想直接讓人去將他拔除了,但想到姐姐提到過冷爵在計劃着什麼,我想我們得放長線,興許可以看到這個紅衣主教的真面目!”靈靈目光閃爍着光芒。

    “靈靈,你真是一個天才!很好,這樣我們就不會再那麼毫無頭緒,也不會那麼被動了……我們甚至可以主動出擊,徹底擊垮這個紅衣主教!!”莫凡有些激動的說道。

    靈靈這一手確實太讓人拍案叫絕了,尤其是明明發布錯信息,卻真的讓人接頭的這一招,當然,那個內奸要是謹慎一點,真的讓人去那裏接頭,那這次就毫無收穫。可昆明那裏沒有人接頭,這表明那傢伙正沉浸在幹掉了一個審判長的得意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