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什麼……伊之紗遺體被大卸八塊??”海隆與肖申勃然大怒了起來。

    其他幾位年紀頗高的金耀騎士听到這句話,同樣是怒發沖冠。

    伊之紗可是上一代神女,多少人效忠于她,一句辱罵之言,光耀騎士都會豁出性命!

    “這怎麼可能,你是不是搞錯了!”海隆有些不太相信的道。

    “大賢者這樣說的。興許阿莎蕊雅一直對伊之紗當初投下黑色石子懷恨在心,乘亂做出這等報復之事,無論她是否真的如此,都不能讓她離開神女峰。”藍金殿主說道。

    “可……她已經進入禁制了。”

    “我帶人從星河山道中下山,前往外山那里堵截,也防止圖騰玄蛇帶著罪人葉心夏逃走。”藍金殿主說道。

    “好,藍金殿主,你帶他們繞到禁制後方。”海隆沒有多想,立刻分撥出一批人來任藍金殿主調遣。

    藍金殿主率領這些騎士精英,迅速的往山道中走去,從那里下山是不會受到禁制的阻攔。

    海隆、肖申所率領的騎士與裁決法師一直都在這里與圖騰玄蛇對峙,峰台上所發生的事情他們並不知情,阿莎蕊雅是察覺到了整件事背後藏著的巨大陰謀,前往神女峰後殿中求證,卻不料險些被滅口!

    ……

    沖入到了禁制之中,阿莎蕊雅抬起頭來,目光仰視著這頭堪比一座山峰的擎天巨蛇。

    禁制對她並不造成影響,畢竟這禁制的布置者正是她的養父文泰,整個神山沒有人比阿莎蕊雅更熟悉禁制。

    “莫凡,我帶你們沖出禁制!!”阿莎蕊雅在底部,朝著圖騰玄蛇腦袋上方高喊道。

    莫凡和心夏也都受到了禁制的鞭撻,若不是圖騰玄蛇奮力保護,早已經在禁制中化為粉末了。

    莫凡看到了阿莎蕊雅,心中升起了幾分懷疑。

    不過,他還是下意識的選擇相信阿莎蕊雅,她若真有心對自己不利,只要袖手旁觀便可以了。

    “大家伙,別傷害她。”莫凡對圖騰玄蛇說道。

    圖騰玄蛇尾巴一動,將地面上的阿莎蕊雅給掃了起來,輕輕的一抖尾,便把阿莎蕊雅抖到了它的頭顱的位置。

    阿莎蕊雅落到了圖騰玄蛇的腦袋上,那狂猛無比的禁制卻忽然間停歇了,這讓一直備受摧殘的圖騰玄蛇得到了喘息。

    “讓你的大蛇往山谷位置走,我會給你們開路。”阿莎蕊雅臉色難看,語速極快的說道。

    莫凡也沒多問,立刻告訴圖騰玄蛇行走路線。

    在禁制區域里,圖騰玄蛇要挪個半步都相當艱難,稍有不慎還會觸發更加強大的禁制毀滅。

    可跟隨著阿莎蕊雅的指引,圖騰玄蛇能夠明顯感覺到禁制的攻擊性在減弱,正逐步朝著外山闖去。

    “你受傷了?”莫凡很快就看到了阿莎蕊雅身上有火焰燙傷的痕跡。

    “整件事就是一場陰謀!”阿莎蕊雅說道。

    “怎麼回事?”莫凡問道。

    “這一屆神女選舉,候選人根本不是四位聖女,而是上一代神女伊之紗。”阿莎蕊雅憤然的說道。

    “那女人不是死了嗎?”莫凡道。

    “是,我們所有人都這麼認為,但你別忘了,我們帕特農神廟是擁有復活神術的!”阿莎蕊雅說道。

    復活神術!

    帕特農神廟始終擁有著超然地位,不正是因為他們的復活神術嗎,只是近些年來由于神女之位無人繼承,復活神術也沒有再顯世了!

    阿莎蕊雅看了一眼葉心夏,開口道︰“你從始至終就是一個用來復活伊之紗的祭品,從你踏入帕特農神廟第一天,就有人知道了你的真實身份,他們一步一步的設下這個圈套,就等這一天,將你賜給暗黑聖裁,復活過來的伊之紗也將獲得她真正的神女之位,並繼承她一直都沒有得到的復活神術!”

    “我的真實身份?”葉心夏對這個一無所知。

    前不久,所有人不才給她了一個撒朗的身份嗎?

    “你難道對自己小時候沒有半點記憶嗎,還是撒朗用忘蟲讓你忘記了那段時光?”阿莎蕊雅說道。

    “我不記得。”心夏說道。

    “阿莎蕊雅,你把話說清楚,心夏根本不是撒朗!”莫凡有些著急道。

    “她確實不是撒朗,但她和撒朗之間的關系非比尋常,莫凡這個你是不能否認的,我不相信她一點記憶都沒有,尤其是在她寄居在你家之前的事情。”阿莎蕊雅說道。

    “我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我只記得我去過很多奇怪的地方,我以為是我那時候太小,記不住那些事,我開始有回憶的,便是我和媽媽最後到了博城定居……”心夏說道。

    “那你知道你和你媽媽為什麼要到博城嗎?”阿莎蕊雅說道。

    心夏搖了搖頭。

    “那個時候你們被伊之紗追殺,四處逃難,最後是逃到了博城,你是文泰的女兒。”阿莎蕊雅說道。

    莫凡听得更一陣不解了,文泰的女兒不是阿莎蕊雅嗎,怎麼變成心夏了?

    “我只是養女,葉心夏是她的女兒,身體里流淌著文泰的血脈。這個身份其實並不是最關鍵的。”阿莎蕊雅說道。

    “那什麼才是最關鍵的?”莫凡說道。

    “文泰當年被稱之為聖子,是因為他的修為和心境超越了自己的妹妹伊之紗,伊之紗雖然繼承了神女的位置,但有一個最重要的東西她沒有繼承,那就是帕特農神魂。每一代神女繼位,帕特農神魂便會依附在其身上,擁有帕特農神魂的神女,才是真正掌控著復活神術的至高統治者。當年文泰之名遍布世界各地,帕特農神魂自主降臨到了文泰的身上,復活之術由文泰掌握,伊之紗雖然是神女,憑借著鐵血手腕攬括眾權,可她卻並沒有得到帕特農神魂的真正認可,更沒有復活神術。”阿莎蕊雅說道。

    莫凡听著阿莎蕊雅這番話,立刻回想起阿莎蕊雅曾經說過,是伊之紗親手投下了黑色的石子,判文泰為有罪,讓當初盛名遠播的文泰早早離開人世,原來伊之紗之所以鐵面無私,並非是她真的認為文泰有罪,而是滋長在內心中可怕無比的嫉妒!!

    身為神女,卻沒有獲得帕特農神魂的認可,這對其是得造成多麼強烈的打擊,偏偏文泰的威望還超過了伊之紗,即便是親兄妹,伊之紗也完全沒法容忍文泰存在!!

    “這就是文泰真正的死因嗎?”莫凡說道。

    莫凡對文泰死因並不是絕對的感興趣,只是他絕沒有想到心夏會是文泰的女兒,也就是說心夏當初是落難到博城,隱姓埋名,然後寄居自己家中?

    “這麼說來,心夏會到帕特農神廟,並且一路高升到聖女,其實也是他們安排好的?”莫凡說道。

    “殿母應該知道了心夏的身份,心中對文泰有愧疚,所以想要將心夏捧到一個更高的位置上,但她這個行為格外愚蠢,等同于將心夏送到了那群處心積慮想要復活伊之紗的人口中!”阿莎蕊雅說道。

    莫凡感覺這里面還是有很多無法解釋的地方,剛想要發問,卻發現圖騰玄蛇已經踏出了神山禁制。

    阿莎蕊雅果然是帶他們闖出了神山的禁制,但是莫凡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因為在外山與城區相連的這片區域里,眾多帕特農神廟的法師們已經在那里守株待兔。

    這一次,帕特農神廟連信仰法師都出動了,莫凡已經看到其中一座山的山頂上,信仰法師組成了一個法師軍團,整整齊齊的列成方隊,少說有幾千人!

    山腳下,靠近城市的位置上,又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法師團,信仰法師成一個又一個的方隊,裁決法師與騎士們有的飛在天空中,有的站在一個至高點,可謂是擺成了一個從山腰到山腳下的法師軍陣,絲毫沒有讓圖騰玄蛇逃離的意思!

    沖破禁制浪費了太多的時間了,可不撕開禁制,就永遠都別想離開帕特農神廟,通過阿莎蕊雅的陳述,莫凡已經知道那些人非讓心夏死不可,心夏的處決是伊之紗復活繼位的一個最為重要的環節。

    看到整個帕特農神廟擺開了陣勢,莫凡也不禁啞然失笑。

    心夏不是撒朗,罪名就根本不成立,明明那些人都知道是如此,卻仍舊采取了這樣的格殺令。

    真相其實根本就不重要,有罪無罪也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權力,權力說有罪,便一定罪大惡極,權力說無罪,再惡貫滿盈之人都可以逍遙自在!文泰是如此,心夏也是如此!

    “那個婊}子伊之紗真的復活了嗎?”莫凡回過頭,目光望向巍峨的神女殿方向。

    “是的,我看到她睜開了眼楮。她的那些效忠者已經為她除掉了所有聖女,然後復活過來的伊之紗可以立起牌坊的對帕特農人民說一句‘既然候選人都慘遭不幸,我只能夠繼續勝任神女之位’。”阿莎蕊雅看了一眼遍布在了山中的武裝力量,一種無奈和絕望頓時升起,她淒楚自嘲的一笑道︰

    “說這些又有什麼用,我們逃不出去了。”

    如此多的敵人,遍布山林,禁咒法師也會無可奈何吧!

    這也是為什麼那些人會用盡一切卑鄙陰暗的手段來鞏固自己的地位!!(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