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呼呼呼呼呼~~~~~~~~~~~~”

    冷空氣充斥了整座神山,被打濕得翠藍色飛花的花瓣飄蕩得到處都是,它們帶著幽冷的芬芳劃過臉龐。

    風中這些飛花無比脆弱,在忽然襲來的無情大雨下更化作了無數的碎片,絲絲絮絮。

    葉心夏抬起頭來,心情更如整片晦暗不明的天空那般,往日看到的帕特農神廟總是籠罩著一層神聖不可侵犯的光輝,最初她也是帶著這樣一顆美好的期望踏入這里,希望能夠以自己綿薄之力做一些什麼……

    可這座神山遠比自己想象中的復雜,她包裹著一層最光輝的外衣,同時也擁有著最丑陋不堪的一面,這場冷雨一沖刷,所裸|露出來的人性簡直令人心寒心死!

    那麼努力的要進入這里,到底是為了什麼?

    若是自己深陷在這樣一個可怕的泥沼之中,她倒是無怨無悔,可現在連莫凡也被整個帕特農神廟的武裝力量給包圍起來!

    “要不,我跟他們走吧,他們大概想要的是我……”心夏開口說道。

    莫凡搖了搖頭。

    事已至此,帕特農神廟怎麼可能放過他們,為了讓伊之紗名正言順的繼續坐擁神女之位,他們絕對不會留半點後患。

    “他們過來了。”阿莎蕊雅沉著聲音說道。

    冷雨與飛花交織的陰雲下,大賢者美若拉與大判官杜蘭克朝著這里飛來,他們的身後跟隨著一群金耀騎士,一整個團的銀月騎士,他們光鮮的魔法盔甲足以照亮這片山嶺。

    大判官杜蘭克的背後,更有四位聖裁法師,這四名聖裁法師實力更深不可測,原本韓寂、祝蒙、龐萊等人想要進行一些阻擾,卻也無濟于事。

    梅若拉和杜蘭克看到圖騰玄蛇身體早已經血肉模糊,臉上更不禁浮起了笑容。

    神山的禁制還是強大,把這頭圖騰生物傷成這樣,如此他們可以少損失很多高手,畢竟是一個至尊君主,稍不留神超階法師就會斷送了性命。

    “何苦掙扎,這里是帕特農神山,圖騰生物一樣沒有半點活路!”梅若拉冷笑的說道。

    圖騰玄蛇身上釋放著毒霧領域,那些青色的毒開始彌漫在了整個山嶺,毒霧領域存在的話,至少可以讓超階以下的法師不能靠近,這樣倒可以避免立刻遭到高階法師軍團的轟炸,以帕特農神廟高階法師軍團的數量,它們聯合起來施展出來的魔法足以將這片山嶺給夷為平地,圖騰玄蛇身上的鱗片破碎不堪,同樣會有性命之憂。

    “我不明白,為什麼你們非要這樣大費周章的進行黑暗審判,難不成這樣對待文泰的女兒,會讓你們更加心滿意足嗎?”阿莎蕊雅開口質問道。

    “你們幾個,處理掉圖騰玄蛇的毒霧領域。”杜蘭克對自己的手下們說道。

    他們這里高手是多,全部聯手來對付圖騰玄蛇,倒也不至于落敗,問題是圖騰玄蛇凶殘至極,真要拼起來,誰都可能殞命,超階法師全世界就那麼些,死了一個就少一個,他們並不希望跟圖騰玄蛇做這樣的魚死網破,最好的辦法就是發動裁決法師和信仰法師,這兩*師軍團可以慢慢的耗死這頭圖騰生物,反正神山禁制已經重創了它!

    杜蘭克和梅若拉也不著急,他們知道莫凡等人已經是困獸之斗,像龐萊、韓寂等人雖然也力保他們,可這里是帕特農神廟,派遣幾個人去纏住他們,再慢慢處理這里,一切依舊按照他們計劃的進行著。

    “你都要死了,弄那麼明白做什麼?”大判官杜蘭克笑著道。

    “我好向我義父交代。”阿莎蕊雅說道。

    現在阿莎蕊雅還有一點不明白,那就是他們為什麼非要葉心夏死。

    葉心夏是文泰的女兒沒錯,可伊之紗明明都睜開了眼楮,這說明葉心夏並非是復活伊之紗的關鍵,葉心夏的死難不成只是伊之紗對文泰的憎恨趕盡殺絕??

    若真是那樣,他們暗中進行便可以了,何必發動聖裁院的力量!

    “文泰是一個非常讓人頭疼的對手,他知道了自己死期將近,于是借助了黑暗聖裁的力量將帕特農神魂給封印到了她的身體里。”杜蘭克倒是沒有太多的顧忌,指著葉心夏說道。

    “帕特農神魂在她的身體里??”阿莎蕊雅猛然間醒悟了過來。

    莫凡也看了一眼心夏。

    “是啊,我們聖裁院也不是盡做沒有一點依據的事情,她的身體里確實沉睡著另外一個靈魂,只不過那個靈魂不是撒朗之魂,而是我們伊之紗最需要的帕特農神魂。文泰當初用黑暗聖裁的力量將神魂印入她的身體,那麼如今讓帕特農神魂重見天日的唯一辦法就是再開啟黑暗聖裁。”杜蘭克說道。

    心夏的雙腿始終無力,那是因為她的身體里有兩個靈魂,不堪重負……這句話並不假!

    只是,誰都沒有想到為了重新獲得帕特農神魂,這些人設下了這樣一個彌天謊言,讓所有人相信心夏就是撒朗,甚至于連心夏自己都覺得這個謊言是真實的!

    如若不是撒朗親自出現,揭開了這些人丑陋的面目,人們都還被蒙在鼓里!

    “你們這樣做,就不怕得罪中國宮廷和中國審判會嗎?”阿莎蕊雅說道。

    莫凡、心夏以及圖騰玄蛇都是中國那邊的,現在宋啟明、龐萊等人多半也知道了真相,這種情況下他們仍舊趕盡殺絕,這是要和中國那邊撕破臉皮了!

    “中國故宮廷、中國審判會??阿莎蕊雅你身為帕特農神廟的要員,竟然會說出這樣毫無骨氣的話來,帕特農神廟和聖裁院何曾看過任何一個國家的臉色,小小的故宮廷和中國審判會,我們有必要放在眼里,等伊之紗獲得了帕特農神魂,擁有了真正的復活神術,說不定故宮廷和中國審判會還要舔著臉求我們,誰都怕死,尤其是高層與領袖,只要我們開出一個復活名額送給中國古宮廷和審判會,你覺得他們還會為了你們這幾個小角色與我們不死不休嗎!!有了復活神術,就等于握住了一切!!”杜蘭克大笑了起來,純粹覺得阿莎蕊雅的想法太過幼稚。

    “伊之紗在沒有帕特農神魂的情況下已經讓我們帕特農神廟踏入一個鼎盛時期,一旦擁有了復活之術,五大洲魔法協會都得向我們低頭,阿莎蕊雅,伊之紗一直都很賞識你,把你看做是一個可以極力栽培的佷女,她未必對潘妮佳滿意,我想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和她的意思,所以你又何必違背她,走這條死路!”梅若拉說道。

    “你以為是誰把那個見習女侍放入到伊之紗棺材那里的?我只後悔沒有自己親自動手,不然我一定會將伊之紗給跺成肉泥!!”阿莎蕊雅冷冷的說道。

    “是你串通了撒朗??”梅若拉有些震驚的說道。

    “一開始我並不知道她是撒朗,不過她提出的建議是我這些年來每天都想做的!”阿莎蕊雅說道。

    “好,好,好,你倒隱藏得很好,既然你對伊之紗這麼不滿,那我一定會將這番話告訴她,讓她好好待你!”梅若拉說道。

    ……

    “嗚嗚嗚嗚~~~~~~~~~~~~”

    忽然天空中響徹了元素風暴的嗚鳴,宛如一個巨大如天的喪鐘在雅典衛城中顫響。

    杜蘭克與梅若拉這番拖延的時間里,圖騰玄蛇的毒霧領域已經被那些聖裁法師給驅除了,裁決法師團與信仰法師團分別站在了至高點,朝著體型龐大的圖騰玄蛇這里釋放出了群體毀滅之技!!!

    最先轟隆了這片山野的魔法正是裁決法師們的天焰葬禮,雲空徹底燒成了火海,火光照耀在山下大半個城區,大雨傾盆,火雨一同砸落了下來,密集到見不到什麼空隙,範圍巨大到根本沒有半點躲避的余地。

    彌補天空的火焰雨的的確確就像一場盛大的葬禮,舉目四望,毀滅鋪天蓋地,組成了一場末日火雨般的洗禮!!

    在這恐怖的火雨之下,人是又何等的渺小?

    “呷~~~~~~~~~~!!”

    圖騰玄蛇仰著頭,注視著彌補下來的火焰葬禮,它狂怒的嘶吼出一聲來,完全沒有半點懼意!!

    它的血肉模糊的蛇軀上再一次泛起了圖騰之印,一躍而起的圖騰玄蛇在半空中游動,身軀所劃過的軌跡赫然組成了一個圖騰蛇圈,巨大的蛇圈泛著圖騰印芒……

    火雨漫天,但凡砸落到了那巨大蛇圈印芒中的火焰能量立刻被分解,宛如從未出現過。

    “繼續,殺了這頭圖騰生物!!”

    杜蘭克冷冷的對身後的藍金殿主說道,藍金殿主大手一揮,一道白色的光芒無比耀眼的升入空中,朝著兩大武裝軍團再一次發出了進攻的指令!!!

    裁決法師暫做停歇,另一片山嶺上,宛如繁星墜落的星圖與星座頓時亮起,兩千名信仰法師之中所有風系法師動用了毀滅風暴,無數個風系魔法組成了可怕的黑色,迅速的匯聚成了一個貫穿了天地的龐然天物一般的黑色颶龍……

    黑色颶龍扭動著比圖騰玄蛇還要龐大許多的風軀,正帶著無比恐怖的撕裂與攪碎力量逼近!!!(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