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返回到南平市,齊陽很快就接到了一個密報。

    “長官,您讓我們的閒人去查是否有可疑者在南平市購買了動車、長途汽車、航空信息,他表示確實有特殊身份者購買了兩張從南平武夷山機場飛往********的航班,大概是在一個星期後出發,需要繼續去探入,查實究竟是哪兩位實名購買者嗎?”

    “不需要,查到這裏就可以了,讓閒人不要過於深入,否則被敵人給察覺。”齊陽回答道。

    “那這邊是否還要繼續跟進?”那邊的人問道。

    “不用,你們該做什麼做什麼,有什麼信息照常彙報便可以了。”齊陽說道。

    齊陽斷掉了通訊儀,臉上卻是露出了一絲詫異之色,他看着莫凡,滿臉不解的問道:“你究竟是怎麼知道那兩個人沒有往山嶺中逃,而是返回到了南平市?”

    “這是我新掌握的一種能力,具體我就不細說了,看來你的線人已經給你證實了吧?”莫凡說道。

    “恩,雖然航班是一個星期後的,並且若不針對的查這座城市,信息繁雜的情況下還真無法準確的抓住……”齊陽說道。

    作爲預防小組的組長,齊陽在追蹤方面也算是出類拔萃了,可他還是不明白莫凡究竟如何把握住那兩個人的具體位置的。

    無論是引渡者牧羊人還是藍衣程英,都狡猾到成精了,正常情況下他們早就跟丟了,甚至還不知道他們其實就在這座城市沒有離開。

    “接下去我們該做什麼做什麼,不要讓他們再起疑心就好了,這一個星期內,他們應該不會爲非作歹。”莫凡說道。

    “那是,越是黑教廷高層,他們越是謹慎,既然已經逃回到了市區,他們可不想再被我們給盯上,那樣只會給他們上層帶來更大的麻煩,引渡者都是以安全將教員帶回去爲目的,堅決不允許出任何差錯……看來,這次我們真的可以釣到大魚了,牧羊人……真沒有想到啊,這麼多年我們可都沒有怎麼觸碰到過黑教廷這種級別的人物!”齊陽說着,臉上帶着幾分興奮。

    黑教廷在世界上早已經臭名昭著,審判者能夠滅掉一位藍衣執事,那都是莫大的功勞,很有機會得到職位的晉升,更不用說是接觸到更重要的引渡人……

    齊陽感覺這次跟着莫凡,興許真的可以立下大功!

    ……

    接下去的時間,莫凡完全不着急的去理會那兩個人,黑暗物質夜煞真的是一個追蹤神蹟,他們只要有半點魔法波動,立刻就會反饋到莫凡這裏,所以這幾天時間裏,他們做了什麼,他們去了哪裏,莫凡都一清二楚。

    “你確定他們大搖大擺的去逛街,吃大餐嗎?”趙滿延問道。

    “恩,那個牧羊人和程英應該做了一些妝容上的修飾,然後像普通人一樣,該吃吃,該玩玩,有很長一段時間他們沒有動用過任何的魔法,甚至一點魔法波動都沒有,我還以爲跟丟了……”莫凡說道。

    “這個牧羊人還真是膽大包天,一點也沒把審判會放在眼裏。”趙滿延說道。

    “藝高人膽大,他還真有這份實力,哪怕在城市裏被揭穿了身份,想來他也有很多種脫身之策。”莫凡說道。

    牧羊人實力很強,莫凡沒有一點掉以輕心。

    可惜牧羊人的級別還是不夠,還無法說動讓上頭派遣超階級法師,若再牽扯出牧羊人背後的那個人,一切就不一樣了!

    щшш▪ttкan▪¢ O

    “你說,那個冷爵到底在計劃着什麼?”趙滿延不禁細細的思考了起來。

    紅衣大主教要搞事情,往往都是慘絕人寰的,這也是莫凡無法就那樣漠視的原因。

    現在趙滿延就想知道那個冷爵在做什麼,他爲什麼要跑到中國的土地上來撒野,到底又想拿什麼來做文章,中國審判會已經將黑教廷的人盯得這麼緊了,他們竟然還跑來太歲頭上動土。

    “說實話,我也有?擔心。”莫凡說道。

    “擔心當你挖出來的東西比想象中的還要可怕,可怕到我們根本無能爲力?”趙滿延倒是很懂莫凡。

    “恩,黑教廷的每一個成員都不能小覷,他們像隱藏在一個城市,一個國家裏……就像一個健康的人身體裏的癌因子,你不知道它什麼時候就成爲了致命的病症,而當你察覺到它在破壞自己健康時,身體已經無可救藥了,能做的就是煎熬,不抗爭就剩下等死!”莫凡說道。

    無論是博城,還是古都。

    當黑教廷爆發時,所發生的一切就像是山崩地裂一般,一身所學在其面前是那麼的渺小,是那麼的無能爲力……

    沒有什麼比這更讓人感到害怕的了!

    這讓莫凡又怎麼能不擔心,擔心自己知道了這一次計劃的真相後,帶給自己的依舊是這樣一種窒息感,這種無力感。

    實力一直在飛速的提升,莫凡也在想盡一切辦法去讓自己變強,可實力永遠都不夠用,敵人始終是那麼的強大!

    “要不,還是交給預防組吧,有審判會,有預防組,有魔法協會,有軍隊,有政府,一個審判長的生命都那麼輕易的隕落,何況是我們,等我們真的觸碰到紅衣大主教、或者引渡首那一層,我們一樣是九死一生。”趙滿延打起了退堂鼓來。

    黑教廷,這樣的龐然大物,他心理上還是承受不住。

    他覺得,還是穩穩妥妥的去尋找圖騰……啊,也不對,尋找圖騰其實也安全不到哪裏去,想當初那個天冠紫椴神樹,一想到自己還曾經爬到了它那骯髒、恐怖、危險的身軀上,趙滿延到現在還會做噩夢。

    “現在放是不太可能了,牧羊人那邊,只有我的能力可以追蹤他,可能老天爺都覺得我適合跟黑教廷對着幹,所以把這個夜煞賜給了我。現在我們還什麼都不知道,不知道冷爵要做什麼,不知道他計劃着什麼,但這也意味着這件事有可能還只是萌芽,就像古都浩劫,假如早一點識破博城災難是一次預演,那麼古都浩劫就可以避免。同樣的,假如我們這次挖到的便是這樣重要的信息,那一場類似於地中海紅海事件的悲劇就能夠遏制……不追下去,會後悔的。”莫凡說道。

    只有體會過博城災難和古都浩劫,纔會體會到一切發生之後那種恨不得時光倒流的歇斯底里!

    時光不可能倒流,唯有彼時彼刻!

    趙滿延看着莫凡,忽然有些出神了,過了好久才猛的做出了決定道:“沒有想到你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一直以爲你很沒文化。媽的,那我趙滿延豁出去了,陪你玩命一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