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秋風颯爽,魔都遍地的枯葉不經意就在某輛呼嘯而過的輪胎間飛了起來,然後被帶到了更遠的地方。

    “狗東西,還跟老子玩飆車!”路邊,一名青年極沒有素質的在那里喊道。

    在青年旁邊還有一名穿著吊兒郎當的男子,他帶著耳釘,發型時尚,臉上還有一個很淺的紋,敢在臉上紋東西的人是需要莫大勇氣的。

    然而,這位本應該在社會上很強勢的男子此刻沒有了半點脾氣,他低著頭,被那個穿著非常普通的青年罵得狗血淋頭卻不敢還一下嘴。

    其實,換作是誰,要旁邊站著一頭十幾尺高,渾身透著冰霜冷峻的白色神駿狼統領,都沒有那個膽子說話了!

    “同……同志,你先把你這頭狼收起來,別妨礙交通,也別嚇著路人啊,雖然你有獵人大師證,可你看看,圍了這麼多人。”幾名交警在一旁勸解道,說話都不敢太大聲。

    “不長眼,敢挑釁老子!”莫凡繼續罵道。

    莫凡今天規規矩矩的去獵者聯盟大廳,考慮到路途也很近,莫凡就干脆跑跑步,純粹當運動一下身體,哪知道這耳釘男開著一輛跑車轟鳴得往莫凡身旁飛馳了過去,一邊狂竄,一邊給路邊跑步的莫凡比了一個中指!

    莫凡也是氣壞了,直接就呼喚出了冰川皚狼來,那囂張的呼嘯跑車沒幾秒鐘就被莫凡給堵了下來。

    國人都特麼是眼瞎嗎,自己好歹是一個拿過世界學府之爭第一名的男人,他們在路上認不出自己這個民族英雄就算了,居然還有飆車黨給自己比中指,逼得莫凡拉低自己的素質!

    “趕緊滾,下次讓我看到你,我把你車給拆了!”莫凡沒好氣的對那飆車黨說道。

    “是,是,絕對不敢了!”男子如釋重負,一腳油門就要逃走。

    “還給我轟,不知道開慢點嗎!”

    “是,是!!”那男子急忙一腳剎車,規規矩矩的把跑車開成了小電爐,慢慢的往前挪,慢慢的遠離莫凡的視線。

    交警也是長吐了一口氣,不是說大部分高階法師都是非常有風度的嗎,從來不會跟普通人計較,為什麼今天就跑出一個怎麼愛鬧騰的高階法師來,召喚出來的那冰霜之狼實在霸氣,讓整條街都尖叫了起來。

    相比起來,任何座駕都沒有這種召喚獸來得搶眼霸氣吧?

    “話說通知,你這狼有些眼熟啊,長得很像世界學府之爭第一名的莫凡的狼。”其中一名交警說道。

    莫凡微微一笑,總算有一個看電視的了。

    自己在世界學府之爭表現那麼光彩奪目,沒有理由走在街上沒有人認出來嘛!

    “別說,還真像,同志,你也是莫凡的粉吧,連召喚獸都漆成了他的冰川皚狼一個色!”另一交警說道。

    “……”莫凡真相把這兩個交警喂自己老狼了,鏡頭里的自己和現實自己差別有那麼大嗎!!

    也怪自己,不應該推掉那些重要的個人采訪,通過那些大鏡頭所看到的戰斗畫面,其實很難特寫到魔法師的臉。

    ……

    ……

    莫凡繼續前往獵者大廈那里,之前那位被莫凡收拾了一頓了飆車男卻不知何時在附近下了車,將車子往路邊一扔,便急匆匆的跑向了一間燈光調暗了的店里。

    在最角落的位置,飆車男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面對著對面那個藏在陰影中的高瘦下巴修長的人,開口說道︰“剛才試過了,此人就是一個暴脾氣,一點小事情都忍不了的。”

    “哼,那不是暴脾氣,而是腦子有問題,否則又怎麼敢那樣對待我弟弟!”修長下巴男子說道。

    “那就按照計劃進行?”飆車男說道。

    “恩。”修長下巴男子說道。

    他話剛說完,那片陰暗的位置處,一個帶著一半面具的人緩緩的走了出來,他的眼楮里綻放著怨怒的光芒,似乎要在瞳孔中燃燒起來。

    “你大膽的做,我們會幫你善後的!”修長下巴男子對身後一半面具的人說道。

    “我一定會讓他痛不欲生!”

    ……

    到了獵者大廈,莫凡徑直到了獵人大師的那一高樓中。

    獵人大師基本上算是獵人金字塔比較高位的了,實力也都在高階法師以上,獵人大師的豪華大廳里人數與下面那人山人海的普通獵人大廳相比,就要少太多了,每一位進入到大師廳的,都會馬上有一名穿著黑絲高跟鞋的獵人小姐端著一杯美酒上來,在一旁笑容可掬的伺候著。

    莫凡的獵人大師職位已經不低了,獵人大師一共分為七星,七星之後便可以申請成為獵王,但要成為獵王卻往往需要做出巨大的貢獻,或者完成幾乎不可能完成的懸賞……

    開墾塔克拉瑪干沙漠也算是獵人大師之中一項比較艱巨的任務,靈靈表示這次前往塔克拉瑪干沙漠必須跟團,他們幾個人遠遠不夠,莫凡無奈下只能夠到獵人大廳這里,看看有沒有前往塔克拉瑪干沙漠的隊伍,跟著他們走的話,好歹有個照應。

    “我想了解一下有什麼隊伍前往塔克拉瑪干沙漠的,給我一份信息清單,最好有他們的聯系方式。”莫凡說道。

    “好的,先生……還有別的需要嗎?”獵人女郎微笑的問道。

    “哦,這個再來一杯,蠻好喝的。”莫凡指著已經被自己一飲而盡的冰酒,開口道。

    獵人女郎愣了一下,然後笑著點了點頭,端起那空杯子朝著開放式吧台那里走去。

    “小兔,怎麼樣?這麼年輕的獵人大師可是很少見的哦,長得還挺帥的。”調酒美女笑著問道。

    “吊|絲一個。”獵人女郎嗤之以鼻道。

    ……

    莫凡認真的看了一遍清單資料,發現上面出現了一個自己熟悉的獵人團的名字。

    “金戰獵人團,這不是當初在崇明島圍剿黑教廷差點全軍覆沒的嗎,他們也打算去塔克拉瑪干沙漠嗎?”莫凡挑起了眉毛。

    塔克拉瑪干沙漠對很多獵人來說就是一個難度為地獄級的大副本,至今沒有幾個隊伍去真正刷通關過,要去的話,也往往需要一整個獵人團……打著開荒的名義!

    無論是家族、協會、學院、獵人團、法師團,都是需要在社會上建立屬于自己的名望,這樣才能夠吸引更多的法師加入,才會更加強大,更具影響力。

    獵人團的旗幟要讓社會上大部分人知曉,往往就得做普通人不敢做的事情,想來金戰獵人團前往塔克拉瑪干沙漠也正是為了做這個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一旦他們的旗幟插在最具凶名之一的塔克拉瑪干沙漠中,他們金刀獵人團的名聲將再得到提升。

    當然,最重要的是,越沒有人去的地方,那里就越純天然,一不小心發現一座魔石礦山,發現一個元素聖地,發現一個能量源泉,發現一片種滿“金葉子”特殊草藥的綠洲,他們直接就發達了,退休也好,購買修煉資源也好,競拍一直想要的魔具也好,總之是個法師都渴望金錢!

    “竟然是團長葛明親自帶隊,看來他們是真的打算開墾塔克拉瑪干沙漠了!”莫凡自言自語著。

    金戰獵人團團長葛明是一位超階法師,有這樣一個實力雄厚的強者領隊,莫凡也可以放心很多。

    國內有許多妖魔之地,大部分地帶都有獵人的足跡,無論是秦嶺、昆侖山、天山、洞庭湖、敦煌,由于有前人用性命做代價勾描出了妖魔種群的分布,所以即便這些地方相當危險,只要避開那些妖魔的巢穴,還是可以在它們的地盤上行走探索的。

    但是,塔克拉瑪干沙漠的多變,使得在獵人高層們中留傳的妖魔分布在三年前便作廢了,按照以前的妖魔分布圖去走的隊伍,基本上都沒活著回來,是以塔克拉瑪干沙漠是急需一個最真實的分布圖,至少得在那遍地凶險的黃沙中開闢出一條道路來,讓獵人們不至于無頭蒼蠅那樣撞進去,然後死于非命!

    對獵人來說,妖魔分布圖是相當重要的,實力再強的獵人,若是不小心踏入到了妖魔的巢穴,統領、君主的領地里,一樣是死!

    金戰獵人團也確實是一個敢于嘗試的隊伍,上次圍剿黑教廷便算是勇氣可嘉了,這次又去開墾未知凶地,當真是妖魔的利齒上行走……

    “靈靈,你有金戰獵人團的團長的聯系方式嗎?”莫凡詢問道。

    “有啊,他來過幾次找你,說是要當面感謝,你基本上都不在。”靈靈在電話那頭回答道。

    “他們要去開墾塔克拉瑪干,我們跟他們的團去吧!”

    “可以,就是不知道他們的路線安不安全,要沒選好,大家一起去送死。”靈靈說道。

    “他們既然敢去,還早早公開,想來是有所準備的,跟著他們,總比我們亂闖亂撞的好。”莫凡說道。

    塔克拉瑪干沙漠是一片血色地帶,紫色的斑點毫無規則的分布在整個沙漠版塊中。

    血色地帶,高階法師的團隊倒還可以闖,可不小心踩入紫色地帶,那絕對沒有一點活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