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們不能讓它繼續前行,否則根本不知道這冥君蛙和冥界縴夫會從冥界將什麼魔鬼給拽出來,那恐怕真的是我們無法抗衡的東西。”彬蔚一臉嚴肅的對衆人說道。

    “無法抗衡的東西……”副官喃喃自語着。

    同樣的,其他幾位軍謀臉上也沒有了半點樂觀之容,好不容易古長城的防禦讓它們這場戰鬥有了一絲轉機,卻不料想冥君蛙的背後還有更可怕的東西,這已經是他們在鎮北關這麼多年來遇到最難以對付的敵人了。

    “我們需要支援。”軍謀廣明說道。

    “我已經發出了,可就在我們面對冥界縴夫的時候,東面傳來了一個不好的消息。”彬蔚說道。

    這個消息是在戰鬥前不久傳來的,彬蔚是參謀,是將軍,她這個級別纔會知道那個壞消息。

    “不好的消息???難道再困難有我們現在遇到的這些東西艱難嗎,這可是冥界生物啊,先不說它們究竟從何而來,就是這君主級生物的出現,就足以開啓高級警戒了,那些魔法協會,大魔法氏族,政府法師難道不願意管一管嗎,非要我們這些將士們全部死在這裏,他們纔給我們頒發一面英雄錦旗不成!”副官有些情緒失控的說道。

    冥界生物的出現是史無前例的,難道魔法協會的人不應該去把這件事調查清楚嗎!!

    還有,這種事情不算大事,不算首要應對的,那什麼事情纔算??

    “究竟發生了什麼,我這裏還不知道,但他們向我這裏發送的不是告知訊息,而是調遣兵力的命令。”彬蔚沉着聲音說道。

    “什麼????”

    幾位軍謀全部驚呼了起來。

    調遣兵力??

    東面在往他們這裏調遣兵力???

    開的什麼玩笑,他們這裏面臨未知冥界生物攻擊,需要的是大量的軍力支援啊,上頭不派來支援就算了,竟然還要從他們這邊抽調人楸,這是要它們覆滅嗎?

    “難道我們背後十幾座城市,幾百個鎮子,數千個村子就棄之不顧嗎?上頭全瘋了嗎!!”副官已經控制不住大吼了起來。

    妖蘭重新降回到了城牆上,魔法氣息再一次瀰漫在了他們的周圍。

    副官、軍謀臉上的表情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真是困境撞上絕境,許久都沒有人說話。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軍統常沂戰鬥指揮得非常出色,在他的引領下,軍法師們消滅了那些被封在城牆下的冥界縴夫,並率領着召喚法師部隊重振雄威,殺回了之前被挫敗的士氣!

    常沂看似粗狂大條,打起仗來卻心思縝密,他並沒有強行追擊那些在城牆之外的冥界縴夫,因爲他也摸出了這些冥界縴夫的一些規律,身上有着那種咒文的冥界縴夫皮糙肉厚,高階魔法都不一定可以殺死它們。

    戰不能急迫,古城牆鋼鐵防禦還在,他們取得了一點勝利的同時不能操之過急,必須靜觀其變。

    “常沂,幹得好!”軍謀廣明大讚道。

    “哼,這些東西就是看上去嚇人,弄一些歪門邪術,不要被我們找到它們的弱點,一定殺它們個片甲不留,叫它們滾回冥界,搞清楚我們華夏國土神聖不可侵犯!”常沂氣勢高漲的說道。

    他的幾位副手也一個個激昂不已,目光再去注視着總指揮彬蔚時,卻一下子欽佩不已。

    難怪她是總指揮,這鋼鐵城牆直接教那些冥界生物怎麼做死人,之前的憋屈,之前的束手無策也一掃而空!!

    “常沂。”總指揮彬蔚鐵面道。

    “是!”軍統常沂肅然起敬,打出了氣勢的他此刻熱血沸騰,就等着總指揮下達下一個命令。

    與冥界生物廝殺,還是君主級的戰爭,常沂堅信這場戰役之後,他將可以向自己的老戰友們吹噓一輩子!

    “帶領四軍撤離鎮北關,前往東面。”總指揮彬蔚說道。

    楸話音落下,衆人全部呆住了,臉上的驚愕之色無以復加。

    “總指揮……我……我是不是聽錯了?”常沂帶起了一個怪異無比的表情,低聲問道。

    “帶領四法師軍撤離鎮北關,前往東面,現在出發!”彬蔚重複了一遍。

    這時,常沂的幾名副手要暴跳如雷了,其中一個脾氣大的更是指着彬蔚吼道:“你瘋了嗎,我們現在的情況還相當糟糕,你把我們支走,難不成是怕我們搶了你的軍功不成。我們召喚先鋒犧牲那麼大,剛纔更有幾個小隊爲了阻截那些冥界縴夫逃回冥君蛙那裏,落入到了城牆下面,生死未卜!!”

    “我們四軍究竟哪裏讓你不滿了,要這樣踐踏我們!”

    常沂沒有說話,他看着彬蔚,彬蔚沒有一絲動容,即便那幾個副手而言相向。

    這個決定,確實太讓軍士們崩潰了,纔剛剛從冥界縴夫手上打回一點點局勢,卻要立刻被調遣走,不知道現在正處於戰事嗎!

    “總指揮,您確定如此?”常沂問道。

    “命令你已經聽到了。”彬蔚說道。

    “好,我聽你的。鎮北關後面的榆林市是我家鄉,長遷徙命令下達,所有人要撤離也需要三天的時間,我可以離開前往東面,但如果榆林城出了半點閃失,即便你是將軍,我也絕對不會放過你!”常沂面紅耳赤的說道。

    幾個副手對常沂的決定也都驚住了,一個個要抓狂的樣子。

    常沂大吼一聲,示意所以人閉嘴。

    “軍令就是軍令,所有四軍聽令,立刻撤離鎮北關,前往東面。”常沂解開了身上那件滿是血漿的軍外衣,轉身朝着城牆之下走去。

    “你放心,這些冥界生物除非從我屍體上踏過去,否則絕對別想碰到你的城市半分。”彬蔚深呼吸了一口氣,許久纔對常沂的背影說道。

    常沂繼續走着,順着那條花藤之橋,他率領着所有四軍成員回到了鎮北關要塞城,剛抵達城樓位置的時候,常沂一拳狠狠的打在了石牆上,震得牆面都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混蛋,這多年來都沒有把她當長官,爲什麼這個時候要聽她的話,要是榆林出了事……混蛋,混蛋!!!”常沂怒罵着,一拳拳砸在石牆上面。

    幾個副手看得都是痛心不已,果然,這個女指揮官一直在記仇,一直在記着他們以前的那種對她的不尊敬,也一直在妒忌着他們四軍的強大與驍勇,她想要在鎮北關培養她自己的勢力!

    ……

    “三天,不管冥君蛙背後究竟是什麼,這三天的時間我絕對不會讓它們踏過這條防線!”彬蔚沒有回頭去看常沂那些人,緊緊的拽緊了拳頭。

    究竟發生了什麼?

    彬蔚不知道,但上頭在知道這裏已經遭遇未知冥界生物攻擊的情況下還發出了緊急調遣令,這就表明國土有大事發生!

    此刻,鎮北關已經面臨最困難時期,若不是古城牆的存在,鎮北關的法師們根本拿冥界縴夫毫無辦法,沒有得到該有的支援,反而被調遣走最強大戰鬥力的一支軍隊,彬蔚自己又如何不心寒??

    可再心寒,再艱難,她也得繼續守在這裏,鎮北關的後面有那麼多城市,這些城市不大,防備有限,所有的依仗就只有這鎮北關要塞城,決不能讓妖魔闖過去!

    “你的那位朋友呢?”彬蔚平復了情緒,這纔開口詢問趙滿延道。

    “你說莫凡?”趙滿延道。

    彬蔚點了點頭。

    莫凡比他們的哨崗更顯獲知了冥界生物的出現,那麼他知道的東西一定比正在守城的他們要多,現在彬蔚必須知道冥界生物究竟有多少,必須知道這些冥界生物從何而來!

    “我們也不知道。”靈靈搖了搖頭。

    時間也過去很久了,現在靈靈也不清楚莫凡的去向,他究竟有沒有觸碰到黑教廷的高層……

    “不過他一定在儘自己最大的努力來阻止這一切。”靈靈接着道。

    靈靈瞭解莫凡,他不會退縮的,他骨子裏就有着比火焰還要炙熱的血性,或許一切都在發生着,一切糟糕與危險依舊撲面而來,可一定有什麼是他已經做出阻止的……

    “嗯,我相信他,我也會盡我的一切阻止冥君蛙的前行。”彬蔚重重的點了點頭。

    “總指揮,我有一個疑惑。”靈靈問道。

    “你問吧?”彬蔚看了一眼暫時止步不前的冥君蛙。

    看得出來,受到重創的冥君蛙有些忌憚這道鋼鐵城牆了,它沒有再冒然進攻,這給要進行調遣的鎮北關軍隊們有了一些喘息的時間。

    “古長城不僅僅存在鎮北關吧。古都應該也有,而古都一定有跟你一樣的古長城傳承者,爲什麼當時面對亡靈浩劫沒有形成這樣的長城之壩防禦?雖然說依舊無法阻擋亡靈浩劫,但能讓外城牆的人更多撤離到內城吧?”靈靈問道。

    彬蔚露出了幾分苦澀,彷彿不願意去回答。

    過了許久,彬蔚才道:“你覺得古長城防禦是誰築造的?”

    靈靈愣了愣,當她想明白其中這一切後,臉上漸漸露出了震驚之色,腦海中迴盪着一段存在於九年義務魔法教育歷史書中的很簡短介紹:

    古老王,歷史上最偉大的魔法師,亡靈系的鼻祖,土系魔法造詣登峯造極……

    ————————————

    (每天早上起牀都在想,媽的老子不幹了,過了五分鐘還是跟狗一樣爬起來上班。每天每夜我都在想,從今天開始老子不寫了,過一兩天,還是跟孫子一樣去碼字。我上輩子欠你們的嗎?還有,別用“出名了,就開始刷脾氣”這個理論來噴我好嗎,自己去查查我以前沒出名的時候是怎麼更新的,在我寫誰與爭鋒前期沒什麼人氣的時候,我一天兩千字最多,四個月才寫二十萬字多一些。我特麼是有名氣後才正常穩定更新一天六千字的好嗎?套路誰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