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醒過來的那瞬間,莫凡以?是在自己的牀鋪上,這種一覺睡得毫無知覺的經歷在修煉魔法以來就變得少了,無論是在宛如沉眠的冥修,還是休息的入睡,他都會至少留那麼一個念,確保自己不會被什麼隕石擊中,被什麼暗魔法偷襲,被黑教廷抹了脖子之類的……

    原來,最安穩的睡眠並不是在自己的家中啊,是在睡在黑教廷人安排的牀鋪上。

    “醒啦?”一個女子溫婉柔和的聲音傳來。

    莫凡睜開眼睛,卻立刻感覺到一陣疼痛,他的眼睛上還有鷹啄的傷口,差點眼睛都被那些禿鷹給啄出來吃掉了,傷口明顯沒有完全的癒合,他無法完全睜開眼,只能夠半眯着,那一點點狹隘的視角中,他看到了一位長相清純與成熟並存的女人,年紀應該沒有超過三十,淡淡的笑容給人一種非常友善與溫和之感。

    從聲音上,莫凡可以判斷這是那位女藍衣執事,只是莫凡沒有想到她長得是這麼的人畜無害,也不知道她這張一看就是賢妻良母的面孔下謀害了多少無辜生命,否則怎麼會做上藍衣執事這個位置。

    “謝謝,你救了我。”莫凡回答道。

    “都是一起做事,不要緊。我的同伴已經出門了,我在靜候,反正也沒有什麼事,出去走動走動吧,這樣有利於你康復。”女藍衣說道。

    莫凡起了身,眼睛還是無法全部睜開,他用手摸了摸自己臉,全是疤痕,對方明顯沒有給自己纏什麼繃帶之類的,一定難看到了極點。

    “你臉上有禿鷹唾液的毒,普通的治癒沒法讓你的臉完全恢復,等這次事情做完,你可以換一個身份,到帕特農神廟去一趟,在那裏能夠恢復你的容貌,當然,你去的時候要格外小心,現在帕特農神廟由另一位候選人掌控,她對我們教會恨之入骨。”女藍衣執事非常耐心的告訴莫凡。

    “能恢復就好,對了,我還沒有來得及向引渡首覆命……”莫凡猛的說道。

    “引渡首讓我們去打掃你們的事情,若有活着的,便跟到我們這裏,你也算幸運,對了,你們碰到審判會什麼人了,那麼多藍衣、黑衣,竟然全被殺了,牧羊人可是引渡者裏面的高手啊!”女藍衣詢問道。

    “我們沒有遇到審判會的人,只撞見了一個青年,他好像一直跟着牧羊人,發現牧羊人在呼喚第二隻和第三隻冥君蛙後,便出了手,那人很厲害,我當時以爲自己死了……”莫凡說道。

    “你運氣好,洞穿你身體的那個雷光束沒有擊中內臟,估計對方也以爲你必死無疑,所以沒去在意了。不過,我們要是來遲一點,你也被禿鷹給吃了,那種滋味不好受吧?”女藍衣執事說道。

    莫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其實我也沒知覺,只覺得身上有很多東西……”

    “你還笑得出來。”女藍衣執事也忍不住笑了一聲,覺得這傢伙心也太大了點。

    “你叫什麼?”莫凡問道。

    “藍蝙蝠。”藍衣執事說道。

    “哦,我不是問你代號。”莫凡說道。

    女藍衣愣了愣,發現對方目光並沒有從自己臉上移開,不由的有些躲開視線,低聲道:“你這樣很唐突。你知道的,我們教會不問名字。”

    “我叫北鹿,本名叫梵墨。”莫凡說道。

    “我叫藍蝙蝠,本名……本名……”女藍衣感覺到這個只能夠半睜開眼睛的傢伙那幾分真誠的目光,猶豫了一會還是道,“你還是叫我藍蝙蝠吧。”

    “你殺過多少人?”莫凡接着問了一句。

    女藍衣愣了愣,一時間有些跟不上莫凡的思維,過了好一會,她纔開口道:“一個。”

    “一個?那你是怎麼當上藍衣執事的?”莫凡有些驚訝,從藍蝙蝠的語氣來看,她不像是在撒謊。

    “很多人生命是廉價的,一千個也頂不上一個,我殺的那個人是一名把守地中海重要海要塞的副將軍。”藍蝙蝠說道。

    “紅海盛??”莫凡問道。

    莫凡很清楚,黑教廷把他們所做的偉大血腥之事稱之爲盛典。

    “嗯。”藍蝙蝠點了點頭。

    “我沒有參與,你怎麼做到的?”莫凡問道。

    “那副將軍是我丈夫。”藍蝙蝠說道。

    莫凡也有些出乎意料,他看着這位清純與成熟並存的女人,過了好一會才咧開嘴一笑道:“也就是說,現在你單身?”

    藍蝙蝠張了張嘴,跟看怪人一樣看着莫凡,旋即噗嗤一笑,笑得整個人盪漾開了一股成熟又涉世未深的女子魅力。

    “出去走走吧,你剛纔不是說要多走動嗎?”莫凡說道。

    “好。”藍蝙蝠扶着莫凡起來,正要往外走時,藍蝙蝠想起了什麼,一臉嚴肅的看着莫凡。

    莫凡心裏一疙瘩,感覺到一絲絲不妙。

    他這個身份是假的,他之所以一直跟這個女子說話,其實就是一種先發制人的方式,免得對方問出自己難以回答的問題。

    “你又殺過多少人?”藍蝙蝠問道。

    莫凡表面上沒有什麼,那小心臟卻一下子穩了下去,那張滿是疤痕的臉上卻再一次咧開了一個笑容道:“多得數不清了,其中有一大部分是同僚,這種方法爬升的速度纔是最快的。”

    “哦,那你跟我是同類人。”藍蝙蝠道。

    莫凡自然聽懂了她這句話,臉上的笑容沒有半點變化。

    對方對自己的身份並沒有產生任何的懷疑,果然在失去了自己那張英俊堂堂、正氣浩然的臉之後,自己更像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壞人。

    “這裏是哪?”莫凡問了一句。

    走出了屋子,莫凡發現這裏是一個很平常的村落。

    在北原這邊,由於要塞城的存在,很多村落其實都散佈在一些比較偏僻的地方,他們這裏主要的威脅就是北疆荒獸,要塞將北疆荒獸徹底阻擋在外,爲了謀得更好的生存,這些村落?保存在非安界之地,種植一些需要特殊土壤纔可以生長的水果、藥材、糧食。

    鎮北關後面,這種大大小小的村子、鎮子、小城相當多,而隨着遷徙令下達,這些村子正在迅速的往南面疏散。

    南面有一座飛皇市,那裏是這北原的防禦、軍事、魔法、經濟的最中心點,更設有可以容納所有鎮北關後方城鎮避難的地下避難城,假如鎮北關要塞城失守,這飛皇市的地下避難城將是所有北原之人最安全的去處。

    “溧巖村。”藍蝙蝠回答道。

    “你們也是來這裏打開冥界之門,呼喚冥君蛙嗎?”莫凡問道。

    “這個你別問。”藍蝙蝠道。

    “哦,那基本上就是了。”莫凡說道。

    “引渡首沒教過你,不允許追問同僚的任務嗎?”藍蝙蝠沒好氣的說道。

    “無所謂了,等我將來做上引渡首,我就把這個規矩給取消了,大家都是爲一個教會做事,要團結,要互幫,總是分割成一個又一個小團體,很容易被敵人給各個擊破的,而且萬一讓審判會的人或者反教會人士混進來,要查也很困難,只能夠祈禱他們別打入到我們這些高層這裏。”莫凡漫不經心的說道。

    “你膽子還真不是一般大,這些話要是落到引渡首那裏,你的腦袋就沒有了,我看你這傢伙就像是內奸,一點規矩都不守,話也亂說!”藍蝙蝠說道。

    “我就事論事,我也希望教會變得更加輝煌強大,可某些制度確實太過保守和迂腐了。”莫凡一副指點江山的樣子。

    藍蝙蝠拿莫凡這些話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只好帶着他隨便走動,看一看這裏的人是否確實都遷徙了。

    一番觀察之後,藍蝙蝠很快就發現,有些執行比較慢的村落其實今夜纔開始動身,很多老人甚至不願意遷徙,他們捨不得他們自己的土地,對他們來說,捨棄掉辛辛苦苦種植的可以賣錢的植物,跟要了他們命也沒有什麼區別。

    所幸,地方成員強行硬拽,也把這些老人給弄走,他們遷徙的行程因此也拖延了一些。

    莫凡也觀察了一下,按照這種情況,鎮北關後面的這些人要遷徙到飛皇市恐怕要五天的時間……

    這讓莫凡更加心急如焚,鎮北關明顯兵力不足,若是出現第二隻冥君蛙,一定被踐踏成廢墟,到那時冥界縴夫便會如收割者一樣,瘋狂的收割着這塊土地上的活人生命!

    “呀,這裏還有一個小鬼。”藍蝙蝠走在村落裏,發現稻草堆裏睡着一個七八歲的小孩。

    這孩子恐怕是個孤兒,也沒有人發現他並不在遷徙的隊伍中。

    “反正要死,我送他一程吧,免得到時候痛苦萬分。”莫凡笑了笑,走向了那個還在熟睡的小孩。

    “別,這樣反而會提前暴露我們身份,你這藍衣到底是怎麼當的。”藍蝙蝠阻止道。

    “嘿嘿。”莫凡乾乾一笑,目光掃了一眼更北的方向上,發現那片夜空下正閃爍起了冥光。

    莫凡眉頭一擰,看來那個男的藍衣執事已經在開啓冥界之門了……

    得想辦法阻止他,不然這個村落如同驢一樣遷徙速度的村民們要全遭殃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