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嘩~~~~~~~~~!!!”

    “嘩啦~~~~~~~~~~!!!!”

    “嘩啦~~~~~~!!!!”

    三聲巨響同時出現,表面的沙層被直接轟到了半空中,打下來的沙雨都充滿了攻擊性。請大家搜索(?a 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 c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572917">[email protected]</a>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那名叫做大健的法師剛走到兩百米開外,他的周圍一下子出現了整整三只體型更加雄壯的夜沙怖魔,整片沙地的偽裝沙層一消失,便會看見數之不盡的根須在大健周圍和腳下蠕動,宛如一個個饑餓的蠕蟲蛇蠍!

    大健站在那里,整個人都傻了,他從未見過這樣恐怖的場面!!

    飛鼠踩入的陷阱善有一些縫隙,再有葛明出手的話,相信他被拖拽到地底下也可以活下來,但大健生生這種情況,那跟踩入到了鬼門關沒有什麼區別,葛明在的話都不一定能夠救活!

    “瞬息……唉!”莫凡身上冒起了銀色的光芒,然而他的魔法還在醞釀到一半,他就放棄了施展。

    大健所在的區域已經填滿了根須和樹藤了,再也沒有半點縫隙讓莫凡瞬息移動過去救人了,看著大健那最後不可思議和恐懼到了極點的眼神,莫凡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偏見,是真的能夠害死人的,莫凡一開始已經不去與金戰獵人團的起半點觀念沖突了,到頭來還是出了這種事情。

    “快到我這里來!!”牧奴嬌的聲音再一次傳了過來,喚醒了有些失神的眾人。

    “你那里也有怖魔!!”許平東忽然大怒的吼了起來。

    大健死定了,三只怖魔所布置的陷阱,一名高階法師也沒有什麼活路,許平東內心是無比指責和不敢相信的,但是他真的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只能夠把滿腔的憤怒轉移到牧奴嬌那里。

    牧奴嬌被這麼一吼,臉上的神情卻沒有多少變化。

    “快走吧。”

    “可是……”

    “他死了!我們無能為力!”

    大家順著牧奴嬌的位置走去,牧奴嬌站在那里安然無恙,這就足以表明她在的位置是暫時安全的。

    當眾人抵達牧奴嬌那里,腳下的沙子立刻沸騰了起來,大家臉色微微一變,可就在內心被恐懼充斥時,牧奴嬌的身上泛起了深綠色的光芒。

    怖魔的根須從下方探了出來,樹藤也如狂鞭那樣飛舞,它們正試圖將大家拖拽到地底下。

    可很快,另外一種深綠色的鬼木藤也竄出來了,它們與怖魔的根須纏在一起,阻止它們的襲擊,這些鬼木分布雖然沒有怖魔的根須來得多,卻每一根都相當的強壯,大家可以順利的往前走,只要留個心眼避開一些很明顯的攻擊。

    “前面都是安全的!”牧奴嬌留在原地,以鬼木繼續與怖魔抗衡著,她的聲音嚴肅而沒有感情,看得出來她其實也一樣感到憤怒,只是她沒有失去理智和冷靜!

    眾人繼續往前走,過來前面的道路都是安全的!

    沒過多久,大家終于到達了目的地。

    大部分人都沒有受傷,可從大家臉上的表情就可以看出那份頹然與難以平靜下去的不安。

    沒多久,牧奴嬌和張小侯都與大家會和了,他們兩個都沒有事,身上一些輕傷涂點藥劑就好了。

    大概又過了一會,團長葛明扛著一個血肉模糊的人從無數根須之中竄了出來,作為超階法師,葛明也是唯一能夠這樣行走的人了。

    他露出了些許疲憊之意,但眼角有一絲欣慰,畢竟飛鼠沒死,被他從鬼門關中拉回來了。

    “還好,救活下來了。”葛明把飛鼠放在了地上,然後讓隊伍里的後勤人幫飛鼠處理傷口。

    飛鼠主要都是外傷,遍布了全身,人沒有什麼事,若是有治愈法師在,他的傷勢能夠在一個小時內恢復,這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葛明目光掃了一眼眾人,咧開嘴笑道︰“你們這副表情做什麼,我不是把飛鼠給救下來了嗎,這地方確實很危險,不過大家都沒有事不是很好嗎,我們的路還長著,這麼快就泄氣可不是什麼好事。”

    “團……團長,大健他……”盧方聲音帶著幾分輕顫。

    “團長,是這個女孩,她帶我們走一個有怖魔的地方,而且她明知道那里有怖魔。我對她的路線質疑,于是讓大健走另外一邊,結果……”老獵人許平東倒是猛的站了起來,憤怒的盯著牧奴嬌。

    葛明整張臉立刻拉了下來。

    大健是一個執行令極強的獵人,葛明非常器重他,此人不能夠成為領隊人,卻絕對是每一個領導者都想要的左膀右臂。

    只是,葛明怎麼都不會想到自己費盡心思的去保證隊員都活下來的時候,卻有另一個人死在了魔爪下。

    葛明不是生任何一個人的氣,他只是無奈與心痛!

    “你明知道那里有怖魔,對嗎?”葛明目光轉向了牧奴嬌。

    牧奴嬌點了點頭,對許平東的這種推卸責任的行為感到幾分不屑,她平靜的說道︰“我們前進的道路上都有怖魔,無論走哪里都會踩入它們的陷阱,我所在的位置有一只,其他地方則更多。我用我的鬼木壓制了我腳下的那個怖魔,所以大家從我那里過是一定安全的……”

    听完牧奴嬌這席話,許平東整個人都傻了!

    他盯著牧奴嬌,臉上滿是冷汗,一臉惶恐的道︰“你……你為什麼不早說!!”

    “我也得有時間說。你不應該那麼自以為是,無論你是什麼級別的大師,在沙漠地帶我們都是初級獵人!”牧奴嬌冷冷的說道。

    “老許,你真不應該私自改變路線……”盧方長嘆了一口氣道。

    整個金戰獵人團不是是非不分的,他們都很清楚牧奴嬌沒有做錯,她選擇了一條最安全的路走,要為大健的死亡負責的是許平東,是他的那份對牧奴嬌的偏見!

    知道了來龍去脈後,葛明更是面無表情。

    他什麼話也沒有說,沒有訓斥,但他這樣一聲不吭,反而讓隊員們越發的心里難受。

    “大家休息一下吧,調整狀態,準備繼續上路。”過了好一會,葛明才開口說道。

    “團長,大健的家人,我會全權照看的……”許平東眼楮里已經有了淚,卻是忍住不落下來。他此刻心中更多的是自責與悔恨!

    “怪不得你,又不是你把他推向了死亡,大健自己選擇的這條路。”團長葛明回答道。

    “可是團長。”

    “謹慎點,理智點,這里每個人都是提著腦袋進來的,沒有人想死,所以不要去輕視任何一個人,你在他們這個年齡的時候,連安界都不敢輕易走出,而他們卻來到了國內最危險的地方之一。所以你更沒有理由用自己的年齡去藐視他們實力和膽量。”葛明說道。

    “我……我明白了,對不起!”

    ……

    才在這個沙漠度過的第一個夜晚就有人離開,大家甚至連大健的骸骨都不能去收回,只能任他在沙下腐敗遺忘。

    到了夜晚,沙漠會變得格外冰冷,與白天的那份酷熱有著天壤之別。

    干淨的天空上掛滿了星鏈,莫凡走到蔣少絮身旁,見她正在凝望著沙漠絢麗璀璨的夜空,心中卻在想著別的事情。

    “你跟我們來這里到底是做什麼,你也看到了,假如有人踏入到了死地,即便是我也救不了。”莫凡開口說道。

    莫凡是想救那名叫做大健的獵人,大健和其他隊員不同,眼楮里沒有什麼自恃清高,可那些怖魔殺人的速度實在太快了,不給他人一點救援的機會。

    “我只是來體驗一下。”蔣少絮說道。

    “體驗,你把小命當玩呢?”莫凡說道。

    國府歷練走的都是一些還算安全又有歷練價值的路線,但這塔克拉瑪干沙漠明顯就是死地,獵人大師在這里都是說死就死。

    “我有個哥哥,他總是喜歡去冒險,對那些古老的遺跡有著一種痴迷的熱情,我只是很不明白,這種在死亡邊緣游走的滋味到底有什麼值得追尋的,比安穩的生活,平靜的城市,親密的家人都來得重要!”蔣少絮說道。

    “所以你也想嘗嘗這種滋味,沒有想到你這麼幼稚啊……人各不相同,有的人把作死當做是一種初戀般難以忘卻的滋味,對那種死亡帶給他們的刺激比做|愛還爽,你哥哥明顯就是這類人嘛,但顯然你不是。”莫凡說道。

    蔣少絮噗嗤一笑,風情萬種的推了一把莫凡道︰“你這人就不能注意一下措辭嗎,我明明跟你說很憂傷的事情。”

    “憂傷又不一定要愁眉苦臉,也可以調侃,也可以笑啊。”莫凡說道。

    “話說起來,你有些特質和我哥哥挺像的。”蔣少絮心情好了許多。

    “難怪你那麼迷戀我……”

    “我是說,你喜歡作死的那股誰都改變不了的氣質跟我哥哥挺像的。”

    “我很珍惜生命的。”

    “可如果是為了很重要的東西,你也是不要命的,不是嗎?”蔣少絮笑了笑。

    “大概吧。”

    “生命誠可貴……”

    “你哥哥在哪作死成功了?”

    “我在找,大概是這個沙漠,也可能是別的地方。我最後一次尖他,他興奮得跟我說,他有可能尋找到最強大的圖騰的遺跡。”蔣少絮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