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采集得還算順利,沒多久方圓五公里的地圖已經被繪制出來了。

    莫凡看了一眼靈靈的那台電腦,發現上面的地圖版塊的後方密密麻麻的呈現紫色漸漸發黑的點,這就表明那些卷起來的塵暴魔蜢數量是多到了一種可怕的程度了!

    “快走,那些家伙離我們不遠了!”葛明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塵暴魔蜢對大家說道。

    有了妖魔分布圖,大家就能夠很快選出新的路線來。

    大家加快了行進的速度,盡管暴塵魔蜢襲擊得並不是他們這個方向,但整個魔蜢狂災的範圍仍舊非常廣,不走出去一樣會被啃得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下。

    ……

    走出了大概有三公里,一股熱風迎面撲來,吹得大家渾身一陣火熱。

    再往後頭看去,暴塵魔蜢已經覆蓋過了他們剛才所在的區域,這些無惡不作的生物對棲息在那片地帶的碧盔豹蟄沒有半點興趣,估計這也給碧盔豹蟄的地盤撐起了一個完美的保護傘,讓碧盔豹蟄幾乎處在一個無天敵的狀態,使得它們數量極多。

    沙漠的熱力越來越強,每一顆沙塵都是滾燙滾燙的,完全就是在一個蒸爐中,這才是一種莫大的煎熬。

    太過炎熱,冰系和水系法師就需要不停的給大家施加一些解暑的小技能,一行十幾人,水系法師和冰系法師不斷的消耗魔能,時間一長,同樣會喪失戰斗力。

    “我們應該快要到那個老驛站了,以前老驛站好歹還會有一些獵人在那里,現在經歷了這麼十幾年,沿途都是妖魔,並且凶險萬分,這個驛站基本上跟廢了沒什麼區別。”葛明說道。

    “唉,總得插個旗吧,沒有我們人類法師的足跡,這個世界不就徹底變成妖魔的了?”

    “應該就在前面了。”一同前來的桐立說道。

    桐立對沙漠是很熟悉的,被掩埋在沙子下面的東西他也可以找出來。

    眾人順著安全的路線行進,到了綠洲驛站的話,他們也可以休息休息,畢竟驛站曾經會建立在那里,就說明那里不會過于炎熱,也擁有植物和水。

    驛站是用石頭堆砌成的,從遠處望過去,沙子掩蓋了有一半,外圍還露出了一些木頭房屋,房檐只在沙地上不到半米。

    桐立抵達這里之後便快步的奔了進去,像是在尋找什麼。

    驛站這里沒有妖魔,所為綠洲,那也不過是一小撮比較頑強的植物,都不如城市里的一個小公園來得綠化,所以那種炎熱其實並沒有減少太多。

    “莫凡,火焰山脈大概離這里不遠了,這里的溫度不太尋常。”靈靈對莫凡說道。

    一路上靈靈都在探測,不能使用元素探測儀,使用一些正常的溫度儀器卻不太成問題,炎熱之風是從驛站的北面吹過來的,相信之前某位老獵人說在這里見到火焰山脈是不遠了。

    “恩。”莫凡點了點頭,叫來了張小侯道,“猴子,你等等往北面去看看,盡量看遠一點。”

    “好,凡哥,我們在這里就和他們兵分兩路了吧?”張小侯說道。

    “他們應該是往西走,畢竟是來開荒的,總需要涉入到更深的沙漠地帶,這個驛站以前還是不少獵人和軍方的安全點,算不上開闊沙漠。”莫凡說道。

    “我體力還不錯,我現在就去北面看吧。”張小侯說道。

    “也好,多加小心。”莫凡叮囑了一聲。

    張小侯朝著北面探去,其他人都留在了驛站處休息。

    他沒有使用飛行,在沙漠中飛行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大概離開了驛站有一公里,張小侯發現這里不再全部都是沙子了,漸漸能夠看到一些顏色很深的岩石,那些岩石受到高溫的焦烤出現了許多龜裂,裂縫中更有若有若無的火焰冒出來。

    看到火焰涌動,張小侯心中反而一喜,看來他們是來對地方了。

    能夠讓這片沙漠溫度達到這種高度的,一定是一個非常罕見且洶涌的火元素聖地,這種地方往往是靈種、魂種的天然工廠,往往還是數量還很多,要真發現了元素聖地,那真的一下子飛黃騰達了!

    “這個怎麼有個洞穴,不會是有什麼妖魔吧?”張小侯爬到了岩層地帶的高處,很快發現了一個面對著驛站方向的小洞窟。

    洞窟不深,不像是能藏什麼大妖魔的,張小侯往里面走去,發現小洞穴中竟然鋪著一些獸類的皮在里面,皮上還有一些焦黑的食物,以及許多生銹了的生活道具,刀子,火石,鐵鍋……

    正在張小侯覺得這是之前那些驛站的獵人們留下的東西時,背後忽然間傳來了一陣火辣辣的感覺。

    有危險!!

    張小侯以極快的速度躲開,就見到一團炙熱的火焰飛過,轟在了山洞的岩石上,將那些岩石炸得粉碎。

    張小侯轉過身,猛的發現一個只穿著獸皮褲的黝黑之人站在洞外,他渾身毛發邋遢,胡須遮蓋了臉,只露出了一雙宛如野獸般的眼楮,正死死的盯著張小侯。

    殘余的火焰照亮了這個洞穴,那野人似乎看清了張小侯的模樣,他不由的愣住了,雙眼滯然的盯著他。

    “人……人??”男子口齒不清,好像都忘記了語言。

    “你是誰啊,怎麼會在這里生活!”張小侯也看得有些呆住了。

    剛才看到那些生活器具都有使用過的痕跡,他立刻斷定這個小石屋是有人居住的。

    “我我我,你你,軍,我軍,在這里,太……”野人男子完全忘記了語言,很久都說不出話來。

    一番艱難的溝通,野人男子從洞里挖出了一個勛章,遞給張小侯看。

    張小侯看著這個勛章,不由的行了一個軍禮道︰“原來你是軍人。”

    野人男子看到張小侯這個軍禮,身體輕顫了起來,他猛的一抬手,同樣回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你被困在這里多久了?”看著野人男子,張小侯心中卷起了波瀾。

    “不……不知……”野人男子搖著頭。

    “這里被掩埋了十一年,你在這里一個人生活了整整十一年嗎?”張小侯低聲問道。

    這一問,野人男子頓時淚如雨下!(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