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踏上北原,沉重無比的心?怎麼甩都甩不掉,就感覺天空都沒有以往那麼遼闊,壓抑得讓人總有些喘不過氣來。

    走在路上,趙滿延想起了莫凡之前說過的那些讓自己內心有幾分觸動的話。

    如果當初沒有拼盡全力,等到一切發生時便會歇斯底里的去悔恨,這種滋味是一種永遠都會烙印在心底的煎熬,過去多少年都會在。

    可如今,他們已經做了該做的了,問題是以他們這幾個人的力量又怎麼去和黑教廷抗衡?

    黑教廷與世界爲敵,七大紅衣主教更成爲了這個世界上所有人都想要誅殺的最高通緝者,可能奈何他們的又有幾個,五大洲魔法協會?帕特農神廟?聖裁院?獵者聯盟?

    七大紅衣主教仍舊逍遙自在的活着,他們成爲了犯罪者、邪惡者們的信仰,手底下不知多少高手爲他們賣命。

    終究是不自量力,終究什麼都做不了,就憑他們這幾個人,就憑一個沒什麼卵用的預防組,就憑那點倔強的審判會成員……就可笑的這點人。

    國家不操心,他們卻在這裏費勁一切,好不容易掀開了黑教廷的陰謀幕布,看見的卻是一座冰山碾來,還不如不掀開,還不如什麼都不知道!

    “我們在谷梨村集合。”張小侯對趙滿延說道。

    一同前來的除了靈靈、趙滿延之外,葉鴻與彬蔚也到來了,他們兩個縱然已經相信了,但他們必須親眼所見。

    沒有親眼所見,他們無力說服北部軍區總部給予撤離命令,他們作爲指揮官,哪裏願意看到自己的部下們做無意義的犧牲。

    “谷梨村我知道,從這片山野黃丘走,可以快很多,但有一條很深的裂谷。”葉鴻說道。

    衆人按照葉鴻的路線前往谷梨村,既然是可以見到莫凡的地方,就說明這裏離黑教廷的部署也相當近了,他們行動自然要格外小心。

    好在一夥人實力都不俗,彬蔚更是一位土系和植物系的超階級法師,遇到什麼危險應該也可以全身而退。

    ……

    抵達了谷梨村,葉鴻卻立刻皺起了眉頭。

    這谷梨村竟然還有這麼多人沒有撤離,究竟是消息堵塞,還是他們根本就不願意聽從軍方的命令?

    抵達了村落,到了一個祠堂,結果發現等待在那裏的並不是莫凡,而是一位身上穿着灰白色長袍,連臉都遮住了的男子。

    趙滿延、靈靈都非常的疑惑,同時帶着幾分警惕,不知道此人到底什麼身份,這時張小侯卻與之攀談了幾句,看來張小侯認得這人。

    “兩位應該是鎮北關將軍吧?”神祕灰白人看了一眼彬蔚和葉鴻,開口問道。

    “是,敢問閣下是……”葉鴻看着神祕灰白人,心中更是困惑。

    “我沒有姓名,也沒有代號,一個不存在的幽靈罷了。”神祕灰白人說道。

    這句話讓大家並沒有放下警惕心,這時張小侯開口說話了:“這位是神都先知。古都浩劫時,他鎖定了撒朗的真實身份,採取了斷頭臺計劃。”

    彬蔚是將軍,他鎮守的地方離古都並不算太遠,斷頭臺計劃他是知道的,張小侯這樣一番道來,卻是讓彬蔚驚訝不已。

    神都先知這個名號她沒有聽說過,但斷頭臺計劃卻是極其著名,若不是斷頭臺計劃的執行,古都是一點挽回的餘地都沒有的,也就是說此人挖出撒朗的身份真的至關重要!

    而且,彬蔚也相當佩服這位決策者的氣魄,犧牲十位高層,復仇黑教廷紅衣主教撒朗,這個計劃是整個古都浩劫裏讓黑教廷完全沒有預料的,包括撒朗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會成爲甕中之鱉。

    斷頭臺計劃得到了轉機,讓古都倖存了下來,這位神祕灰白人功不可沒啊,偏偏官方根本就沒有提到此人半點消息,正如神祕會白人自己說得那樣,他就是一個幽靈。

    “什麼先知,若我真有那樣的能力,也不會讓局面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神祕會白人自嘲的說道,“靈靈,你的推斷張小侯已經告訴我了。唉,我們泱泱大國已經安逸遲鈍到了這種程度,到頭來還不如一位小女孩看得那麼明白。要說先知,你比我更優秀。”

    “這要感謝我姐姐和莫凡,他們堅信黑教廷有大動作。”靈靈說道。

    “既然神都先知到來,那是不是說明這一切還有轉機??”彬蔚有些期待的道。

    “不存在轉機,只有下下策,不過先等莫凡過來吧,我們需要他從黑教廷那裏打探到的信息,雖然一切於事無補……”神祕會白人說道。

    神祕灰白人站在那裏,面對着那個村落祠堂,留給大家一個風塵僕僕的背影。

    看得出來他也是剛剛趕過來,那雙眼睛裏並沒有什麼光澤。

    “東邊出了什麼大事嗎?”彬蔚問道。

    “恩,我從那邊過來,你們遲早會知道的,現在我們還是專心在這北原吧,希望你們不要怪國家無情……”神祕灰白人說道。

    彬蔚和葉鴻對望了一眼,臉色都難看了幾分。

    一定是發生了大事!

    “張小侯,莫凡現在情況怎麼樣?”趙滿延問道。

    “我也不知道,他讓人傳信給我……”張小侯說道。

    “唉,這傢伙孤身潛入到黑教廷,實在讓人擔心啊。”趙滿延說道。

    這時,神祕會白人轉了過來,看了一眼趙滿延道:“他現在的樣子像極了一個人。”

    “誰?”趙滿延不解的問道。

    “斬空。古都浩劫來臨前,斬空從翼蒼狼那裏獲知了黑教廷的計劃還存在着更大的後續,於是他找到了我,請求我讓他潛入到黑教廷中,那時我正好掌握着一個潛伏者的代號,我告訴過他,一旦啓用這個潛伏者代號,他很可能就此從這個世界消失,他沒有猶豫,連思考都沒有……”神祕會白人說道。

    張小侯聽得不由張開了嘴,一臉詫異的看着魫祕會白人。

    到現在爲止張小侯都不知道總教官爲什麼會出現在煞淵之中,原來他很早就捨棄掉自己的身份,潛入了黑教廷內部……

    張小侯不由的深呼吸一口氣,心裏很不是滋味。

    “我能夠鎖定撒朗,也是斬空給我提供了不少線索……國難當頭,有些人瑟瑟發抖,有些人會選擇義無反顧,很慶幸我們當中還有這樣的人存在。唉,真希望所有人都能夠知道他所做的一切。”神祕會白人說道。

    現在張小侯明白莫凡爲什麼要做這個決定了。

    屋子裏沉默了良久,有一個腳步聲漸漸靠近,很沉重,很緩慢。

    大家望去,看到了一個全身都覆蓋着一件黑色寬鬆衣袍的人走來,趙滿延、靈靈、張小侯都對莫凡太熟悉了,哪怕看不見臉也知道這個人一定是莫凡,只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顯得幾分冰冷。

    “就我們這點人嗎?”莫凡走了進來,開口說了第一句話。

    “有些人沒在這裏,但和你所見得也相差不會太多。”神祕會白人說道。

    “怎麼感覺我們纔像是陰溝裏的黑暗者。”莫凡自嘲了一句。

    “……”

    靈靈快步上前,莫凡索性抱起她來,拍了拍她的小腦瓜子,安慰道:“放心,我不會有事。”

    “騙子!”靈靈狠狠的揭穿了莫凡的謊言,順勢將遮住他臉的布罩給扯了下來,露出的赫然是一張滿是疤痕的面容。

    莫凡臉露出來,張小侯和趙滿延都倒吸了一口氣。

    這還叫沒有事!!

    “走,走,走,我們現在就走,我的天!”趙滿延叫了起來。

    張小侯心裏也極爲不好受,尤其是聯繫起神祕會白人之前說得那番關於斬空的話來,莫凡這次潛伏一定跟總教官當時一樣危險,偏偏他們這些人對他的經歷一無所知。

    “沒你們想得那麼糟糕,而且黑教廷裏也是有美女的,全程照料着我。”莫凡笑了笑,強行緩和氣氛。

    彬蔚和葉鴻都是第一次見莫凡,聽他這幾句話,忽然覺得這個人是不是心有點太大了?

    “照料個卵,我們再不走要全死在這裏,你知道什麼金字塔被搬過來嗎,你自己問問靈靈!!”趙滿延提高分貝道。

    莫凡將目光望向了靈靈,靈靈將自己的推斷道了出來。

    莫凡驚了許久。

    這個答案在預料之中,可又在預想之外!

    在黑教廷這樣連續大動作,連續開啓冥界之門時,莫凡就想到了他們這一次很可能是迎接一座大金字塔,卻不料那座金字塔正是最爲可怕的胡夫!

    “走吧,你現在正好脫離了黑教廷,我們先逃到東面再說。”趙滿延說道。

    莫凡有這方面的心理準備,所以情緒調節得比較快,他目光望向了神祕會白人,開口道:“還以爲上頭要放棄這裏了。”

    “你這樣想就錯了,上頭確實做了放棄的決定,無論胡夫金字塔之事是真是假,這裏都已經被放棄了。”神祕會白人說道。

    莫凡沒有抓狂,沒有憤怒,只是感到無盡的悲傷,許久才道:“他們放棄就放棄吧,你有什麼計劃,我不信你過來只是當一個通訊兵,跟我們傳達一句讓這裏自生自滅這樣的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