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神祕會白人既然來了,就不可能什麼都不做。

    莫凡相信他一定有什麼應對策略!

    “還計個什麼劃,趕緊走人,難道你們以爲靠我們這幾個能夠抵擋胡夫金字塔,做得什麼大夢啊,雖然我也很想做一個英雄,但我們現在簡直是螳臂當車!”趙滿延說道。

    聽到趙滿延這樣嚷嚷個不停,莫凡也沒有心煩意噪,他看着趙滿延道:“老趙,冷靜點。”

    “冷靜個蛋,是你自己說的,我們會盡全力,哪怕結果是壞的,也不至於後悔。現在我們做得這些已經還算是拼盡全力嗎,剩下的是我們能夠去抵擋的嗎,整個北部軍方不來抗衡,要我們這幾個人來……沒聽見先知都說了嗎,上頭已經下達了放棄命令,那我們還留在這裏不是傻子是什麼??”趙滿延咆哮了起來。

    “老趙,你先聽聽先知的計劃,等覺得他是神經病,你再轉身走也不遲。”莫凡說道。

    “行行行,我倒要看看你們能整出什麼破計劃來,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什麼計劃都沒有意義,反正我聽完就走,你不走,老子打殘你把你拖走!”趙滿延氣憤的說道。

    “你打得過我嗎?”莫凡挑起眉毛來。

    “你管得着嗎!!!”

    ……

    神祕會白人見到家都注視着自己,他也明白大家此刻的心情,沒有發瘋,沒有崩潰,就已經說明在場的人心理承受能力相當高了。

    “首先,胡夫金字塔的出現已經是事實,我們無法改變了,莫凡剛纔陳述過了,冥君蛙不止出現在一個地方,除非我們能夠掌握到所有黑教廷執行執事的行蹤,並將他們全部消滅,否則冥君蛙還是會出現,胡夫金字塔也必定穿梭過來。”神祕會白人說道。

    “其次,黑教廷的實力應該也勝過我們現在所擁有的力量。”神祕會白人說道。

    趙滿延剛要說話,莫凡瞪了他一眼,他強行忍住不噴不罵。

    “一切都是實,且無法改變,紅衣大主教冷爵這個計劃準備的時間一樣非常漫長,他甚至無所謂讓我們先知道他究竟要做什麼,因爲他有那個自信,自信我們誰都阻擋不了他,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並不遜色於撒朗的魔鬼,很不幸我們國家成爲了這個傢伙用來和撒朗比肩的犧牲品……”神祕會白人說道。

    冷爵的這個計劃籌備已久,當他從自由神殿那裏獲得了核心次元零件,便算是東風到來。

    他可以在任何一個國家設置座標,給任何一個國家帶來這樣巨大的毀滅,但他偏偏選擇了中國……

    這有一半是撒朗的功勞。

    “說重點可以嗎,說這些做什麼?”趙滿延不耐煩的說道。

    “冷爵和其他紅衣大主教一樣,擁有自己的理念,他的那套理念便是邪惡信仰之力,假如他記恨一個人,他不會將此人給殺掉,他會殺掉此人身邊所有他在乎的人,以此來獲得這個人對他的怨恨、憤怒、仇念,他可以從中獲得信仰之力。所以,假如冷爵手底下的棋子比撒朗還多,部下跟撒朗一樣遍佈天下,那麼這傢伙造成的恐慌更加巨大,這傢伙就是個心理變態狂,很不幸上天還賜予了他那樣的能力。”神祕會白人並不理會趙滿延的脾氣暴躁。

    “莫凡那邊有什麼線索嗎,假如這一切無法阻止,那麼我願意不惜一切代價把這個紅衣主教給宰了,讓他明白在我們國土上作亂是一定要付出代價的!”葉鴻憤慨的說道。

    “有進展,但還沒有摸到關鍵。”莫凡說道。

    “莫凡,你不走,難不成就是想宰掉冷爵??”靈靈好像洞悉了莫凡真正的意圖,開口質問道。

    莫凡張了張嘴,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

    沒有想到靈靈這就把自己看穿了。

    “凡哥,是真的嗎?”張小侯也質問道。

    莫凡猶豫了一會,點了點頭道:“恩,引渡首根本就不在這裏,我們是不可能找出所有黑教廷成員的,冷爲了不讓我們干擾到他的計劃,分出了很多人進行冥君蛙的召喚,我摧毀掉一兩個是毫無意義的,所以我想等他們的盛典舉行——找出紅衣大主教冷爵!”

    “媽的,我就該知道一旦你要做什麼事情,到最後一定會上頭,之前去國府隊伍,說好吃香喝辣遊世界,最後變成拼死拼活爲國爭光,這次明明就是挖個黑教廷證據,挖是挖到了,結果變成去刺殺紅衣大主教,臥槽啊,那是紅衣大主教,別人五大洲魔法協會都拿他沒辦法,你要去暗殺!”趙滿延又控制不住情緒了。

    “紅衣大主教什麼都不做,當然誰都奈何他不了,他弄出這麼大的動靜,意味着他自己也露出馬腳,如果這次不抓住機會將他滅掉,等他功成名就和撒朗一樣隱在幕後,我們就永遠不可能將他給揪出來了,所以……”莫凡說道。

    “所以什麼,所以你就要幹這種九死零生的事情,你把自己當什麼了,無敵的嗎?”趙滿延罵道。

    “短短時間,我們被兩個紅衣大主教這樣踐踏,這樣肆無忌憚的屠殺,他們像神一般,滅世,毀城,依舊逍遙自在,並獲得更多人的信仰、效仿。我們真的還有一點點尊嚴嗎?”葉鴻說道。

    “尊嚴重要還是命重要,古都浩劫的時候,那些躲在內城裏的人要你這樣想,要尊嚴,衝出城去和那些亡靈拼命,那一個活口都沒有了。”

    “莫凡,我們真的盡力了,走吧。爲什麼非殺冷爵不可,去殺他,你也活不了。”靈靈拉了拉莫凡的衣袖,低聲說道。

    莫凡搖了搖頭,無奈道,“我也不想逞英雄,問題是有的時候別無選擇,現在我是最接近紅衣大主教冷爵的人,一旦我放棄了,豈不是等於成就第二個撒朗的幫兇?你忘了,當時面對歹蛆,面對那頭僞龍,我們追到深海也要將它消滅……那是因爲我們知道,放走它,後果不堪設想,一切它接下來做的惡,都將增加自己心中一份罪孽,我很努力的想讓自己做一個狼心狗肺的人,那樣可以活得自在點,可以不會讓這份莫須有的罪孽壓在心裏,到頭來我發現我好像做不到。冷爵這次盛典後若還活着,那麼他接下去的教衆所犯的罪惡,倘若是我不認識的人,那頂多擠壓在我心底,倘若是傷害到了我在乎的人,比如說你。你覺得我會如何?是抱着失去了活力和笑容的你在角落痛哭流涕然後慢慢忘記,還是怒髮衝冠滿世界找冷爵,將他碎屍萬段?”

    靈靈看着莫凡那雙黑褐色的眼睛,許久都不知道該怎麼去回答他。

    “黑教廷一直都在我們身邊,終究會有那麼一天,他們會傷害到你和我身邊其他人,我有能力保護你們每一個人,但我不可能時時刻刻在你們身邊,不可能永遠都運氣那麼好洞察到無孔不入的黑教廷陰謀,博城災難、古都浩劫還有這次北原危機,都讓我和我身邊的人離死亡那麼近,哪怕我把你們緊緊的栓在我的身邊,一場無能爲力的浩劫涌來,我仍舊渺小不堪……”莫凡說道。

    這番話,讓屋子裏的人都聽得內心劇烈的翻滾着!

    “這就是我現在不能轉身離開的原因。”莫凡用手摸了摸靈靈的腦袋,浮起了一個淡淡的笑容。

    靈靈擡着頭,看着莫凡這個醜陋無比滿是疤痕的笑容,眼睛裏一下子佈滿了水霧!

    “混蛋,你們都是大混蛋,一個個都有着讓人沒法反駁的大道理,父親是這樣,姐姐是這樣,你也是這樣!”靈靈再高的智商,面對這樣的話語又怎麼招架,她緊緊的摟着莫凡,僞裝着的冷靜喪失了,徹底變成了一個小女孩。

    莫凡笑了笑,或許正因爲身邊更多是這樣的人,纔有一份安寧。

    也正因爲身邊更多這樣的人,自己也不知不覺做着跟他們相同的事情……

    “凡哥,總教官要是聽到你說的這些話,一定會感到非常驕傲的。”張小侯此刻也是滿心的觸動,

    “那就怪他吧,沒教我們怎麼做個懦夫。”莫凡說道。

    ……

    “莫凡,如果你執意要殺冷爵的話,那麼我們就要兵分兩路了。”神祕會白人開口說道。

    “本是聽你說計劃的,說着說着到我身上了。”莫凡說道。

    真是年紀越大了,感觸就越他媽多,換作以前哪會說這麼一大通話,說白了就是:那狗雜種冷爵敢動我們,就草他丫的。

    “彬蔚,你是鎮北關的傳承者,對嗎?”神祕會白人說道。

    “嗯。”彬蔚點了點頭。

    “北原有一道古老的魔法防線,很長很長。它或許將可以爲北原人們的撤離爭取時間。”神祕灰白人緩緩開口道。

    ——————————————————————————————————————

    (一直是一個很冷門的題材,也有很多人包括編輯建議我換個類型,這類型很不好寫,不討觀衆喜歡。我也迷茫過,卻從沒有有過一點點拒絕它的念頭,那是因爲有一幅無比震撼的畫面在我腦海裏,要是不把它描繪出來,我覺得我會一輩子後悔,我也堅信這畫面一定會讓讀者享受到文字帶來的視覺盛宴。所以,我動筆寫,不曾有一絲退卻的寫,這個畫面整整花了我三百多萬字才慢慢的鋪架開,我想我要的即將到來了~~~~!!!

    前幾天遇事不巧遭遇詛咒噴,心態爆炸,對此再次抱歉。

    最近幾天我會穩定更新,盡一切努力把這個劇情寫好,請大家瘋狂支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