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

    岩石谷,一大隊穿著灰藍色軍衣的人圍在了里面,將通道包括整個谷內都給看守了起來。

    “桐立,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妄我們這麼相信你!!”張小侯咆哮了起來,目光死死的盯著桐立。

    “為了一些大事,用一點小手段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林飛歷太不識相了,難不成真要把這里的秘密跟他的骸骨一起埋在沙子里才罷休嗎,簡直死腦筋,和周隊長一模一樣。”桐立笑道。

    “哈哈哈,也是你們蠢,真以為我們單純的是為了造福人類來這里開荒嗎?可笑,這種拿性命去換名聲的事情,誰愛干誰去干。本來這件事與你們根本毫無干系,你們偏要湊熱鬧,知道了不該知道的東西,沒有什麼好下場的!”鄭通頓時大笑了起來。

    “鄭通,你還有沒有把我這個團長放在眼里!!”葛明憤怒的道。

    “抱歉團長,這件事我們本來想做得不動聲色的,可林飛歷認出了我來,我也沒有辦法。”童壯說道。

    “你們以前就是這里的守衛軍人?”葛明看著這一下子叛變的隊員們,整顆心都涼了。

    金戰獵人團經歷了黑教廷事件,也算是打擊沉重,于是葛明想要借著這次機會徹底打響金戰獵人團的名號了,並且讓自己信賴的人童壯來負責找人,哪知道他們這次拼死拼活的開荒行動卻被人給利用了!!

    看著周圍這一個軍隊,以及那位臉上滿是痕的軍司,葛明頓時無奈萬分。

    “林飛歷,我再給你一次機會,馬上告訴我們地之蕊究竟在哪!”桐立死死的抓住林飛歷的喉嚨,整雙眼珠子都要爆出來,那是一種貪婪與憤怒交織的情緒。

    張小侯看著判若兩人的桐立,心中更是自責萬分。

    自己為什麼總是把事情想得那麼簡單,怎麼會相信桐立說得那些話。

    這家伙根本不是來找她妹妹的骸骨,他對她妹妹的死根本就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大地之蕊,一個可以在沙漠上建造出一座城市的重要石之源!

    “十一年前是你們滅了這個驛站,對嗎?”蔣少絮冷冷的問道。

    蔣少絮在幫助林飛歷恢復記憶的時候,看到了林飛歷一些零碎的畫面,那些畫面可怕到林飛歷自己也不願意去面對,所以即便幫他恢復了語言能力和記憶,這件事他仍舊選擇忘記。

    讓誰都沒有想到的是,他們這次沙漠開荒隊伍的背後,其實還跟著一支蠢蠢欲動的軍隊,他們很早就在計劃著如何重新進入這片沙漠……

    桐立提前回去,也不是帶回他妹妹的骸骨,而是通知這支軍隊進來,等大家反應過來這里有軍隊的外應時,大家已經被軍隊給包圍起來了。

    “滅了這個驛站的人是我!”就在這時,那位軍隊的首領軍司石千壽不帶一絲感情的說道。

    “你就不怕被軍事法庭判處死刑嗎!!”張小候憤怒的道。

    同樣是軍人,張小侯對軍司石千壽的行為簡直無法容忍。

    軍人,就應該保護驛站、保護城鎮、保護城市,這個喪心病狂的家伙不單沒有做到這點,竟然還滅掉了這個原本規模相當于村莊的驛站。

    更可恨的是,一手遮天的他更對上面匯報,這座驛站已經被巨型風沙給掩埋,將它十一年前的罪行徹底的藏在了這片被人遺忘的沙塵里,要不是李四重不小心發現了童壯和鄭通的秘密,他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正被他人利用著。

    “和一座城市相比,這樣一個驛站又算得了什麼。不要跟我說什麼人道,這片沙漠只遵循一個準則,誰活著,誰才有話語權!我要求很簡單,把大地之蕊交到我手上,像這種東西遞交給那些無能的市政,用不了多久大地之蕊就會被剝削得只剩下丁點能量。這個驛站永遠是一個驛站,連村莊都不如……將大地之蕊給我,我可以在這里建造一座城市,一座唯一一個可以在沙漠之中生存的沙之皇城,北面是無限的石蕊礦石,再遠處是天然的山火熔爐,西面有著取之不竭的蟲殼異種,這座城市會超越一切!”石千壽說道。

    “身為軍人,任何物資都應該上交軍事要塞,你這是想私吞,想在這里成為一個土皇帝罷了,不要把自己說得那麼冠冕堂皇,還有像你這種竟然可以屠滅一個驛站的東西,簡直跟周圍棲息的邪蟲、洞蛆、魔蟻沒有任何的區別,只會叫人覺得惡心!!”張小侯怒道。

    “林飛歷,我知道老隊長肯定把大地之蕊的秘密告訴你了,我也知道那東西一定在這里,但你知道我沒有那個耐心翻開所有的石層去找,我再給你一個機會,你不把東西交出來,我就一分鐘殺一個人,殺到只剩下你一個,你要願意再繼續守著,讓這些無辜的人跟你陪葬,我就當白跑一趟!”軍司石千壽說道。

    很快,石千壽的目光就落在了張小侯那里。

    石千壽目光一冷,鄭通和童壯兩個人立刻上前去,將張小侯給死死的壓在沙子下面!

    林飛歷整個人如同一只被激怒的野獸,但有那麼多軍人在牽制著他,他根本動彈不得,大家全部被他們給鎖得死死的,包括葛明這個超階法師都動彈不得。

    “臭小子,看你再狂啊,職位高,前途無量,呵呵呵,落在了我們的手上,你就在這里變成一堆沙骨吧!”鄭通狠狠的踢了一腳張小侯,帶著病態的嘲諷道。

    鄭通其實感到可惜,要是莫凡那家伙也在就好了,自己倒可以折磨折磨他,看他不順眼很久了!

    “這麼多年了,難道你就沒有一點點內疚嗎!”林飛歷雙眼通紅的質問道。

    “我為什麼要內疚,該內疚的是老隊長,他早點把東西交給我,我也可以早派人過來將這個驛站的人接走,也不至于讓它們被那些遷徙過來的塵暴魔蜢給吃得一干二淨!”石千壽挑著眉毛說道。

    “那些塵暴魔蜢是你引來的,別以為我不知道!”林飛歷狂怒的吼道。

    “就當是吧,你快點做決定吧,我知道你不怕死,但到底是讓這些人跟你的秘密陪葬呢,還是把大地之蕊叫給我,你自己選。”石千壽說道。

    林飛歷精神有些崩潰了,十一年前的事情重演,這對他是一種最可怕的打擊。

    他還活著,第一是繼續守著大地之蕊,第二就是想要親手撕碎了石千壽這個喪心病狂的軍人!

    整個驛站,兩百多條人命,有巡邏邊防軍人,有在這里歇腳的獵人,甚至還有一些很早就居住在這片沙漠的當地人,石千壽將塵暴魔蜢引到了這里,強行逼迫老隊長交出大地之蕊,老隊長沒答應,負責這里運輸與采集的石千壽便動用他的領域,將大家全部堵在了這里,活生生的被那些魔蜢給吃掉……

    林飛歷僥幸活下來,那是因為他在絕望之際吃下了一種沙漠毒蛇,正常情況下他已經是個死人了,塵暴魔蜢也絕對不會踫自己這具有劇毒的身體。

    但是,林飛歷醒了過來,後來他就發現自己幾乎每天都要以這種沙漠毒蛇為食,以蛇毒克蛇毒才能夠續住自己的性命,這也是為什麼他始終沒有離開這個沙漠的原故……

    他像一個怪物,像個野獸般在這里活了下來,其他人卻都死了,這一切就因為石千壽的貪欲與野心!!

    很長一段時間,林飛歷都覺得石千壽其實並不是真的想殺死所有人,他僅僅是想得到大地之蕊,會釀成這樣的悲劇,他也沒有想到,他只不過是嚇唬老隊長……

    可林飛歷錯了,石千壽根本就不在乎任何人的死活,他只想要他的東西,他身為一個軍人,擁有自己的私軍,更想要在這片危機四伏卻充滿財富的沙漠中建造一座城市,在這里做一個沙漠之王!

    這麼多年來,他的私軍已經是如此龐大,這表明他始終都沒有放棄大地之蕊,心中更沒有定點的罪惡與悔恨!!

    “時間到了,跟你這位新結識的朋友道個別吧……哦,忘了說了,你這位朋友可是秦嶺軍統,年紀輕輕,功績斐然,更是古都英雄,拯救過百萬人,嘖嘖嘖,再給他個幾年,沒準都能夠坐到我這個軍級,如此前途無量的人啊,卻要因為你這個守口如瓶的蠢貨葬送在這里。”軍司石千壽假慈悲的說道。

    林飛歷愣了愣,目光注視著張小侯。

    林飛歷完全沒有料到張小侯如此年紀已經是一個軍統,更救過那麼多人。

    “我告訴你,你能夠保證放了他們嗎??”林飛歷深呼吸了一口氣,開口對石千壽說道。

    “那是當然。”

    “可他們已經知道了你的罪行。我不覺得你會留活口。”林飛歷說道。

    “哈哈哈哈,林飛歷,我看你真的是蠢啊,十一年前的事情誰還會去管,就算有人管,誰能證明那些是我做的?我現在可是一名軍司,沒有鐵證,上了軍事法庭也沒有誰可以奈何得了我!他們听到了又怎麼樣,我講個老故事給他們听听,那可不是證據。”石千壽大笑了起來,眼楮里根本沒有把在場的其他人放在眼里,包括葛明在內。

    葛明雖然也是超階法師,但論職位和實權上,這個小小的金戰團獵人團團長哪里可以和他一個軍司相比?

    “你放了他們,我一定會告訴你!”林飛歷說道。

    “行啊,鄭通,童壯,放人……”

    “先讓她們走。”張小侯指了指蔣少絮、牧奴嬌。

    “還挺英雄氣概的,可以,放她們走。”石千壽擺了擺手,根本沒去理會這兩個女流之輩,盡管她們姿色上層。

    和一座即將建造起來的城市相比,和可以掌控幾十萬人,上百萬人的權力相比,幾個女人真的不值得石千壽去計較。(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