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操控著一團火焰懸浮在前方,火光照亮了這嶙峋如獠牙的洞口,從看不見的地方逐漸傳出了一股非常難聞的氣味,隱約可以感覺到整個道路的最深處有讓人心悸的叫聲傳過來。

    “這里好像有一條小岔路,往哪邊走?”莫凡看了一眼前方,開口詢問道。

    “我們也不知道。”

    正說著話的時候,眾人听到了輕盈的腳步聲,從那個小岔路的位置上,兩個熟悉的身影相互攙扶的從里面走了出來。

    火光照耀在他們的臉頰上,看得出來他們臉色非常的差,其中一人眼圈還是通紅的。

    “猴子!”莫凡看著他,欣喜的叫了一聲。

    “凡哥!”張小侯快步走了上來,倒像是一個受傷的弟弟,一把摟住了莫凡,重重的擁抱著。

    莫凡能夠感覺到張小侯的情緒,他身上並沒有什麼傷,可內心的悲傷卻涌了出來。

    “怎麼了?”莫凡寬慰道。

    “是石千壽那個不是人的狗東西,他把里面的人都殺了。”葛明說道。

    當下葛明將里面發生的事情給大家敘述了一遍,眾人一听,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氣。

    這個石千壽未免也太心狠手辣了吧,他帶入到里面的部下怎麼也有兩百多人,為了讓大地之蕊復甦,竟然把他那些精心培養的手下給全殺了,一個人的內心究竟是要扭曲到什麼程度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莫凡也沒有想到會踫到這樣的惡鬼軍司,慶幸的是張小侯沒有事。

    “救命,救命,救命啊~~~~!!!”主道位置上,火光照耀到的邊緣,一個穿著軍服的男子跌跌撞撞的逃竄了出來。

    此人一路跑到了岔口這里,一看到有其他人,便宛如看到了救星那般。

    “是桐立!”葛明目光立刻變冷,凝視著桐立。

    張小侯對桐立也是憤怒至極,這家伙假裝跟隨大家進來,更利用林飛歷的善心將石千壽給帶到了這個地方,逼迫石千壽交出大地之蕊,若沒有這個小人在作梗,就不會發生這些事情,這個桐立就是咎由自取!!

    莫凡自然知道是桐立背叛了大家,他看著桐立沖過來求救,眼神卻帶著幾分冷漠和不屑。

    “吱吱吱吱~~~~~~~~”

    桐立的背後,一大團黑色的毒飛蟲跟了過來,正在追著逃跑的桐立。

    桐立修為不俗,倒像是唯一一個逃到這里的,他離莫凡等人大概還有一百多米的距離。

    “救我,求求你們了,我願意把什麼事情都告訴你們,只要你們救我,我會認罪,我會接受軍事法庭……”桐立喊道。

    莫凡看了一眼張小侯,張小侯一聲不吭,眼中帶著厭惡。

    莫凡手一揚,銀色的光輝迅速的在前方洞穴通道之中交織出了一面空間之牆,將那群毒飛蟲給隔絕在了里面,不讓它們再朝這里飛過來。

    不過,莫凡不僅僅是將毒飛蟲給隔到了里面,桐立也一頭撞在了那面虛空之牆上。

    “別,別,求求你們!!!”桐立瞪大了雙眼,瞳孔中充滿了恐懼。

    “吱吱吱吱~~~~~~~~~~~~~”

    桐立無法再前行,毒飛蟲輕而易舉的追上了他,這些看似瘦小的飛蟲瘋狂的依附在桐立的身上,並且直接鑽入到他的身體之中。

    桐立那張臉立刻扭動了起來,他發狂的拍擊著虛空之牆,想要逃到外面來,莫凡對此卻無動于衷。

    很快,桐立的掙扎變得緩慢,變得無力,一些肥碩的毒蟲猛的從他的肚腩位置破出,然後拍打著捏著血的翅膀往洞內飛去。

    “我們離開這里,等毒蟲飛出來,我們都得遭殃。”葛明說道。

    葛明的魔力要恢復得需要一些時間,短時間很難和石千壽抗衡,而且即便恢復了魔能,以石千壽的實力他們這些人加起來不一定是他的對手,畢竟他那兩百多名部下都被他輕易的殺死了!

    這個石千壽,現在肯定踫不得,趁著這家伙發狂之際,最好還是離開這片沙漠,將這里的事情告訴軍方,讓軍方來處置石千壽。

    “恩,既然大家都沒事,那就盡快離開,不然我們都要變成那個變態的祭品。”蔣少絮說道。

    眾人不敢久留,立刻出了這片岩谷。

    在驛站與金戰獵人團的其他人匯合,大家把那些俘虜的軍官都扔在了驛站廢墟那里,他們是死是活也與眾人無關了。

    順著原路返回,這條路途走起來會比進來時平坦得多,只是大家的心情都分外的沉重,誰能想到這場開荒之行會遇到這樣一個瘋子,好在隊伍還比較完整,沒有出現過大的損失!

    大家快速的離開,途徑沙曲河的時候,也沒有再節省魔能了。

    大概行走到沙曲河中沒多久,身後的那片沙漠上空忽然出來了如悶雷一般的聲音,莫凡只記得那片蔚藍色的沙漠上空猛然間被一層褐血色的巨大塵埃雲給遮蔽了,看不見沙丘,看不見岩山,密密麻麻宛如末日塵暴正在地平線翻滾。

    “那家伙可以操縱塵暴魔蜢??”莫凡有些愕然的說道。

    “應該只是引誘塵暴魔蜢,之前他就在她們兩個身上打下了毒印,使得塵暴魔蜢去攻擊她們。這個驛站會被滅,也是因為那家伙把塵暴魔蜢引來,完全操縱談不上,沒有人可以操縱塵暴魔蜢的。”靈靈說道。

    “我們是不是闖下大禍了??”蔣少絮看著身後的天空,心中極度不安。

    石千壽本來就是一個實力恐怖的超階毒系法師,讓他獲得大地之蕊,他豈不是徹底變成一個殺人如麻的沙漠之魔了嗎,尤其是他現在還在試圖誘控塵暴魔蜢!

    “這也怨不得我們,就算沒有我們進入沙漠,你覺得石千壽就不會進去找大地之蕊嗎。讓石千壽在這個人煙罕至的沙漠里得到大地之蕊,任由他獲得那龐大的能量,再加上那幾百私軍,天知道他們會干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來,現在我們至少知道這家伙已經成魔了,及時通知軍師要塞的人,可以把損害降到最低。”葛明說道。

    “是啊,石千壽多半要實力大增,我們若留在那里和他拼個你死我活,那這里發生的事情就真的沒有人知曉了!”

    大家都沒有做沖動的事情,畢竟石千壽是一個軍司,能夠坐到這個位置上的人實力都強得驚人,能逃出來就算是萬幸了,不過他們必須通知塔里木要塞,這個石千壽不趕緊除掉,必定給這里帶來不可估量的災禍。

    ……

    ……

    經歷了幾天的逃亡,大家終于抵達了沙漠的外圍,背後始終籠罩的那層恐怖的褐色也不見了。

    然而,這並不能夠讓大家安心,石千壽是不會放過他們的,他已經擁有了大地之蕊,一定會瘋狂的給大地之蕊補充能量,這個過程便是瘋狂的殺戮。

    塔里木要塞完全由灰白色的岩石築成,這就是一座要塞城,里面大概居住了有幾十萬人,以整個塔里木要塞城為中心,方圓一百公里的盆地內還有許多以礦山、石料廠、風源動力基地、光源基地為主要依托的鎮子,這些鎮子也都在安界範圍內,塔里木要塞城每星期都會更替一批部隊分派到這些鎮子上把守,防止有沙漠、高原、洞窟中的妖魔入侵。

    這片地帶並不安寧,一個月里基本上會遇到兩三次襲擊,每個小鎮都和塔里木要塞城一樣布置著結界,工人們和法師們都在結界之內活動,即便受到妖魔侵襲也是安全的。

    大家是直接到了塔里木要塞城,張小侯是軍人,進入軍部比較直接,其他人都疲憊不堪,但也都等候在軍部大門之外,希望他們立刻給出通緝令緝拿石千壽!

    張小侯直接進入到了軍司營中,這里的每個鎮子都有一位軍司在把守著,畢竟一座城市需要的能量是無比龐大的,塔里木要塞城範圍中的一個鎮子的礦山和能源基地可以提供五六座二線城市能源支持,包括結界的持續!

    “大軍司,秦嶺軍統張小侯求見,說是有要事稟報。”一名通訊官站在營前道。

    此刻軍司營的長桌上只有一名軍司,剩下的全部都是軍統,但大部分都是指揮與傳訊的,並不是戰斗軍統。

    兩名參謀坐在大軍司木達的旁邊,臉色凝重。

    “我們也沒有查明原因,但當務之急是把那些被困在緊急避難地下點的工人、鎮民、軍人、法師就出來才是啊,他們已經被困了三天了,食物和水都不充足,還有很多受傷者,沒有藥品他們必死無疑。”其中一位女參謀說道。

    大軍司木達冷哼一聲道︰“救人,我不想救人嗎,可不找到原因,不驅逐那些塵暴魔蜢,我們派再多的人到安角鎮都是去送死,都過了三天了,一點眉目都沒有,什麼訊息都傳不出來,也傳不進去,都是一群飯桶!”

    “大軍司,外面有秦嶺軍統張小侯求見。”那名通訊官重復了一遍。

    “秦嶺軍部的過來湊什麼熱鬧,沒功夫搭理他!”大軍司木達沒好氣的說道。

    “可他說有要事……”

    “什麼破要事,能比被困在安角鎮一萬多人更重要嗎!!”

    “這……好,我讓他先候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