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神楚之界的存在,讓冥界生物徹底失去了翻越的能力,茫茫如汪洋的冥界大軍被徹底阻擋在了這華夏防禦之堤下,浩蕩之威終究無法再撼動這宏偉之牆!

    冥界大軍的踐踏在此刻也算是徹底戛然而止,在那高巖坡上的莫凡看到了宏偉之牆的矗立,也算是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這道壯觀的防線終究是築起了,讓莫凡懸着的心也徹底落了下來。

    有這樣一堵宏偉之牆做後盾,這場鬥爭莫凡就可以放手一搏了!

    只是,莫凡現在還不能出手,他必須繼續等待,趙滿延現在也不知在何處,莫凡必須等到趙滿延將紫鬼給殺掉,才能夠將這些黑教廷的雜種們全部送到地獄之下。

    “誰能告訴我,那是什麼!!!”忽然,身穿着臉譜紅衣的大主教冷爵咆哮了起來。

    這一聲咆哮,讓全體藍衣執事們都一陣顫抖,這種情況下的冷爵往往就是隨意濫殺的瘋子,上一次在紅海事件中,一旦他不保存着他那份優雅氣質時,必定會有人被折磨得慘不忍睹,冷爵發起狂來,整個黑教廷的變態、狂魔加起來都不及他的一點點殘忍!

    “屬下不知。”喬雀低下頭,沒敢頂撞紅衣大主教冷爵。

    而這個時候敢說話的估計也就只有烏納斯了,烏納斯看到宏偉之牆的時候也是滿臉震驚之色,她哪裏會想到在中華大地上會有一道如此古老的防禦,其強大程度竟然可以阻擋下浩蕩冥界之軍。

    這可是胡夫金字塔的冥界大軍啊,一個國家之力阻擋起來尚且吃力!

    “真沒有想到,他們竟然喚起了這樣一座古老的土系魔法,不愧是沉澱了上下五千年之國,比想象中的更難應付了。”烏納斯說道。

    “現在是誇讚的時候嗎?”冷爵冷冷的質問道。

    烏納斯開口道:“我們總不能小瞧我們的對手,這畢竟是一個底蘊不遜色於埃及的古老神祕東方國度。冷爵大人,您應該保持着冷靜的,否則我們苦經營的一切便會因爲這莫名浮現起的城牆而徹底消散。”

    “這麼說,你有辦法讓那該死的牆倒塌?”冷爵平復了一些心情,開口詢問道。

    “是的,不出意外那道可以壓制着冥界生物的禁制多半是對人類不起作用的,否則那些站在城樓上的鼠輩們早已經成了肉醬,其次,您看到一共有七道在夜空中升騰的火柱了嗎,古中國這道防線我倒是略知一二,火柱沖天而起的地方是魔烽火臺,要想讓這宏偉之牆保持着屹立,就必須是要有一名陣法師在魔烽火臺內不斷的注入土系源泉,破壞這道古老長城是不太可能的,冥界君主也不一定可以做到,但殺掉那些陣法師卻是一件再容易不過的事情了……雖然出了一點小意外,但這樣不是變得更加有趣起來了嗎,沒有一點點反抗、掙扎的獵物品嚐起來總是缺少點滋味。”烏納斯說道。

    “你這麼一說倒有幾分道理。六鬼聽令!”冷爵高喝一聲。

    “屬下在!”六鬼同時應答,肅殺之氣豁然捲起。

    “令你們分別率領衆執事、教士前往魔烽火臺,見到抵抗者,格殺勿論!”冷爵命令道。

    “是!”

    一共六鬼,那一百多名藍衣執事更是迅速的化作了六股,朝着六座魔烽火臺飛去。

    衆鬼覆命,很快莫凡便發現冷爵與冥界生物似乎真的存在着什麼特殊的協議,那些兇殘無比的冥生物竟然依舊對黑教廷人員視而不見,這使得他們在冥界大軍上空變得來去自如!

    “如果那個禁制只對人類之外的生物有作用,那事情就麻煩了!”莫凡暗暗道。

    冥生物無法越過這一道宏偉之牆,再加上浩蕩的先鋒之軍也沒有衝破防禦,一切本應該就此穩固下來,可惜一個真正強大的城池固若金湯下威脅到他們的往往是城內那些叛者,它們就像帶着毒性的蛀蟲,從內部蠶食掉……

    一共六鬼,分別朝着不用的烽火臺去了,莫凡看了怎會不着急,恨不得現在就把這六鬼給跺了,若是讓他們將魔烽火臺的鎮守者給殺了,這冥界大軍將如決堤之洪,吞沒掉整個北原大地。

    “喬雀,鎮北關交給你來處理,別讓我失望。”冷爵對他身旁的大將說道。

    “放心,我一定會把那鎮北關的指揮生撕了,將她的肉燉成一鍋慶祝這場盛典!”喬雀咧開了嘴,露出了兩顆尖尖的虎牙。

    莫凡掃了一眼喬雀,他能夠感受到此人身上的一股強大的氣息,這傢伙一定是超階級的法師,並且從之前紫鬼說的話來看,他是一個喜歡吃人肉的喪心病狂之輩。

    “紫鬼,借你幾個得力手下一用。”烏納斯看了一眼紫鬼,開口說道。

    “非常樂意爲你效勞。”紫鬼行了一個禮,目光掃了一眼身後的莫凡、藍蝙蝠以及另外一名藍衣執事道,“你們三個跟着烏納斯大人,一切聽從她的命令。”

    “是!”那名叫做烏鴉的藍衣執事回答道。

    莫凡和藍蝙蝠對望了一眼,這才慢了一拍應答了一句。

    應答歸應答,莫凡心裏卻暗叫不好。

    誰是紫鬼,只有自己清楚,莫凡與趙滿延的原計劃正是等待黑教廷執行搗毀古長城計劃時,將這個紫鬼給殺掉,徹底釋放莫凡內心的惡魔,誰知烏納斯竟然從紫鬼這裏要人,還剛要要到自己這裏。

    莫凡不敢拒絕,拒絕便意味着大有問題,但此刻他也是心急如焚,自己被調遣到了別處,趙滿延連哪個是紫鬼都不知道,還怎麼幫自己刺殺他!

    “那裏應該是神木關的方向,剩下的人跟着我,速戰速決!”紫鬼看了一眼神木鎮的方向,大手一揮正要率領他衆多手下一同前往了神木關。

    莫凡看着紫鬼離開,心裏更是焦急。

    “等一下。”莫凡叫住了紫鬼。

    “什麼事?”紫鬼轉過頭來,不悅的問道。

    莫凡走到他面前,一臉嚴肅的:“這件事之後你就會解除掉這個契約,沒有忘記吧?”

    紫鬼笑了起來並沒有回答莫凡的問題,只是道:“好好跟着烏納斯大人,別自作聰明。”

    莫凡不敢再多言了,怕露出了更多的破綻。

    紫鬼甩身離開,他身邊大概有十三名藍衣執事,相信黑教廷外圍勢力還有非常多,此刻既然要攻破魔烽火臺,那些外圍的教衆們也必定被呼喚到烽火臺處,莫凡現在只能夠祈禱魔烽火臺上的人無論如何都要頂住黑教廷大舉進攻的壓力!

    冥界大軍已然被格擋在宏偉之牆下,萬萬不能被這羣黑暗腐爛者們給摧毀,絕對不能!!

    ……

    ……

    宏偉之牆後,一座巖丘下,趙滿延和靈靈心中暗暗着急。

    都到這個時候了,約定好的信號竟然還沒有亮起,他們擔心莫凡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趙滿延得不到莫凡的信號,那就無從下手,黑教廷人數那麼多,天知道哪個是紫鬼,他們名字是叫紫鬼,不代表他一定就穿着紫色的衣服啊!

    “有聲音!”趙滿延警惕的說道。

    趙滿延施展出了土系魔法,將自己所在的這個位置用岩層給包圍了起來,如此躲在這裏的他們就像是一塊偌大的岩石,並不容易被途徑這裏的人發現。

    “是教廷集結令,藍衣們在呼喚我們!”

    “怎麼就出現了這一堵該死的牆呢。”

    “別說那麼多了,跟着藍衣大人們總不會錯。”

    幾個匆忙的腳步聲,幾個說話之聲,從他們的話語足以判斷這些人就是黑教廷成員了,他們沒有資格參加冷爵的盛典,所以都在外圍,也都在宏偉之牆的後面。

    要不是身上還有重要任務,趙滿延現在就衝出去把這幾個人給宰了,黑教廷的走狗們能殺多少是多少!

    “他們好像在往烽火臺聚集。”靈靈說道。

    “我們的計劃成功阻擋了冥界大軍,這些黑教廷的人也狗急跳牆了,似乎全體浮出水面,要進攻我們的魔烽火臺。該死,這次要是人手再多一些就好了,必定能夠把黑教廷這一脈一網打盡!!”趙滿延說道。

    “也不知道他們能不能頂得住。”靈靈擔憂的說道。

    黑教廷全員觸動了,他們的實力也絕對不會弱,尤其是爲了讓這宏偉之牆決堤,他們一定會變成瘋狗那般咬向各個魔烽火臺,魔烽火臺每個點都有分派人鎮守,但猶豫北原之地本身就被上頭施行了放棄計劃,留在這裏守衛的魔法師非常少,主要還是來源於鎮北關的那些將士們!

    現在北原之地能否存活,就看各個魔烽火臺的守衛者是否能夠抵擋得住黑教廷的攻勢了!

    當然,這其中還有一個關鍵人物,那就是莫凡。

    莫凡現在應該離紅衣大主教冷爵非常近,只要解開他身上的那個契約枷鎖,宰了冷爵,那麼黑教廷衆人也將徹底變成一盤散沙。

    “莫凡這傢伙到底在幹嘛,再等下去魔烽火臺被攻破,殺了冷爵也沒有意義了啊。”趙滿延說道。

    “有了!”忽然,靈靈臉上露出了驚喜之色。

    “信號來了嗎?”趙滿延也打起了精神。

    “沒有,不過我們做了兩手準備。你看,這是黑暗物質,莫凡那邊應該出了什麼意外,但他將夜煞纏到了紫鬼的身上,我們按照黑暗物質的指引就可以找到紫鬼。”靈靈手上拿着小本本,上面電子儀器上明顯感應到了夜煞散發着的特有的黑暗氣息。

    趙滿延眼睛一亮!

    現在他總算知道莫凡做什麼總會帶着這隻小蘿莉了,在玩起這些東西上簡直不要太牛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