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不容易找到了地下入口,莫凡和張小侯敲打著石門。

    張小侯是軍人,所以直接敲打軍方的暗碼就可以了,里面的人自然知道是救援到來。

    厚重的石門是里面那些避難之人的最後防線,當守在那里的人听到除卻塵暴魔蜢嗡嗡的響聲之外的聲音,那種死灰之心頓時燃了起來!

    “是救援,我們救援到了!!”里面的守門軍人激動無比的叫道。

    “可是,外面明明還是有很多塵暴魔蜢,我的召喚獸前不久才被……”

    “這個是暗碼不會錯,趕緊把門打開!”

    听到救援的消息,里面的人都大大的吐了一口氣。

    但是,當人們發現到這里來的僅僅是兩名年輕無比的魔法師,沒有軍隊,沒有食物和水,更沒有藥品,一時間那種歡雀的心情又煙消雲散了。

    “就派你們兩個人過來??難不成我們全部被舍棄了嗎?”那名從一開始就帶著沮喪的軍人說道。

    “已經有一隊人死了,現在能夠穿過塵暴魔蜢的只有我們兩個。”張小侯說道。

    莫凡打開了空間之囊,將里面的物資給傾倒了出來,這點物資雖然不能支持太久,但總是能給這些饑寒交迫的人們一點希望。

    “我們會多來幾趟,在我們找到驅逐塵暴魔蜢的辦法之前,你們就多能耐能耐。”張小侯說道。

    “都這麼久了,難道還沒有一點辦法嗎,難不成軍部已經打算放棄我們,就派你們兩個過來給我們送最後的一頓飯??”那名軍人臉上帶著幾分惱怒的說道。

    “陳翼,你冷靜一點行不行,外面全部都是塵暴魔蜢,就算是整個軍部出動都未必能夠將它們殺死,軍部不是已經在想辦法救我們了嗎,他們兩個冒著生命危險來給我們送這些食物和藥品,你怎麼可以指責他們!”隊長劉卓說道。

    陳翼冷哼了一聲,轉過身去坐在了角落的位置上,滿臉的陰沉與怨氣。

    “你們控制好局面,別讓這里的人陷入恐慌。”張小侯交代道。

    莫凡將張小侯拉到了一旁,他低聲道︰“我們跑回去拿物資再送過來,那個時候塵暴魔蜢恐怕已經把地表的土層給吃得一干二淨了。”

    “那怎麼辦?”張小侯滿臉的不安,他的目光掃過這整個地下避難所的人,看著他們無助的蜷縮在一起,心里就格外不是滋味。

    “這里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值得相信,塵暴魔蜢開始吃土的事情還是不要說出來為秒,把那個隊長劉卓叫過來,听听他的意見。”莫凡說道。

    張小侯把劉卓給叫了過來,並把塵暴魔蜢已經侵襲地表的事情也告訴了他。

    劉卓臉色一下子就變了,那雙眼楮充滿了沮喪。

    “我們只告訴你,是怕像陳翼這種人鼓動大家的情緒,讓更多的人無法堅持下去。”莫凡說道。

    “唉,我明白你們的意思,算了,你們走吧,既然你們可以進來,也可以出去,就沒有必要在這里為我們陪葬了,不管怎麼說很感謝兩位的救援。”劉卓說道。

    “我們不是要扔下你們不管,我們只是想听听你的意見,要怎麼做才可以救下這里的人,時間緊迫。”張小侯認真的說道。

    “小鎮唯一的保護就是結界,沒有了結界,就一定會覆滅的。”隊長劉卓說道。

    “那要是重新啟動結界呢?”張小侯問道。

    劉卓搖了搖頭道︰“重新啟動結界也沒有用,這些塵暴魔蜢已經不懼怕結界之火了。”

    “結界的火是什麼火,這種火能量可以改變嗎?”莫凡問道。

    “火是什麼火我不太了解,不過火的種類應該是可以改變的吧,只要抵達結界之蕊那里,將另一種火之能源注入到里面,火種就會發生變化,我以前有見到鎮長做過。”劉卓說道。

    “那很好,我的火焰是塵暴魔蜢的克星,若是能夠讓安角鎮的結界之火以我的烈霞之火的形態開啟,相信就能夠解決塵暴魔蜢的問題。”莫凡說道。

    “你的火焰當真有這麼神奇?”劉卓有些不敢相信道。

    “不然我是如何進來的,隊長,別多說了,給我們的時間不多,即便可能性不高,也得去試一試,總不能這樣坐著等死!”莫凡說道。

    劉卓听到這番話,也不由的點了點頭。

    確實,不能這樣坐著等死,有辦法去執行永遠都比什麼都不做要好。

    “好,我們帶你們去結界之蕊!”劉卓重重的說道。

    ……

    沒有多帶人,也就張小侯、劉卓、莫凡三人離開了地下避難所。

    結界之蕊是在鎮政大樓,盡管那里現在已經化為了一片廢墟了。

    結界之蕊也在地下,但避難所與結界陣並不想連,他們必須先走出地下室,穿過長街一直走,到了整個安角鎮的中心。

    劉卓一開始還是有些心慌,他不是很確定這兩個年輕人真有那麼大的能耐,直到莫凡施展出烈霞之火,所有的塵暴魔蜢自覺的推開,劉卓眼楮里閃爍起了光芒!!

    之前他們就嘗試過用火系魔法來驅逐這些塵暴魔蜢,可惜無論是多麼高強的火焰,這些塵暴魔蜢都並不是很懼怕,最後只能夠作罷,讓劉卓沒有想到的是竟然掌握了塵暴魔蜢克星之火,那麼如果他的這種火焰可以注入到結界之蕊里,就說明安角鎮有救了!

    “嗡嗡嗡嗡嗡~~~~~~~~~~~~~~~~”

    嘈雜的聲音在耳邊不停的響著,讓人精神一片混亂。

    劉卓身上依舊冒著冷汗,哪怕莫凡的火焰領域其實有足夠的溫度。

    “前面就是了,這個結界室是由天然火石築成的,塵暴魔蜢應該闖不進去。”劉卓說道。

    劉卓走到了地下室上,扒開上面厚厚的廢墟,很快就發現了一個地下拉門。

    拉門厚重,上面還有禁制,劉卓懂得解開禁制,他蹲下身子,正要去將禁制給掃除時,動作卻不由的僵住了。

    “怎麼了?”莫凡不解的問道。

    “禁制已經被解開了。”劉卓說道,說著他用手抓住了厚厚的鐵環,然後猛的一拉。

    這一拉,那緊閉著的門便機械的升起來了,露出了一個通往下面的階梯。

    “可能有人躲在下面吧,沒來得及去避難所。”張小侯說道。

    “恩,我也這麼想,我們趕緊下去吧,要是讓塵暴魔蜢進來,它們會把結界之蕊的能量給吸光的。”劉卓說道。

    三人立刻下到了結界地下室,地下室還有電,燈光指引著他們進入到了那個保護著整個城鎮的陣法。

    莫凡和張小侯都是第一次見到城市結界陣法,一般而言,每座城市的安全結界都會設立在最為隱蔽的地方,由政府要員在保護著,算是最大的機密,畢竟一座城市的安全結界要是被破壞了的話,這座城市沒多久便會被妖魔給侵佔,人們也會很快被殺死。

    小鎮的結界不算特別大,地下室也只有一個魔法陣大廳。

    整個大廳是由火晶石砌成的,這些晶石可以傳導魔力,若是順著上面的魔法軌跡、圖案、魔座進行流動的話,其實就等同于一個完整的魔法正在運作,以那些魔蕊來提供能量,那麼這個保護魔法結界就會持續的存在著。

    “最中間的那個就是結界之蕊了,是結界的能量源泉,你將自己的烈霞之火灌輸到結界之蕊里,那麼結界之蕊的火種應該就會發生改變。”劉卓說道。

    “好,我試試。”莫凡說道。

    莫凡將手放在了結界之蕊上,然後將烈霞之火一點點的引入到這個特殊的能量芯蕊里,很快莫凡全身就被一團紅霞之火給籠罩著,那結界之蕊上面赤色的火焰也在漸漸的與莫凡身上的火焰同步。

    劉卓和張小侯站在一旁,神色都有些緊張,莫凡成功與否關系到這一個鎮子人的性命,看著莫凡一點點改變結界之蕊的顏色,他們臉上也逐漸露出了欣喜之色。

    “好像……可以了。”莫凡睜開眼楮,目光注視著結界之蕊。

    “結界之蕊應該吸收了你的火焰氣息,但願化作整個保護結界的時候,這種氣息能夠讓塵暴魔蜢退去。”劉卓說道。

    “那接下去是開啟結界了?”莫凡問道。

    劉卓點了點頭,他走到了整個結界之廳的每個角落,用魔能來催動每個魔法節點的亮起。

    沒多久,所有的結界節點就被點亮了,可以看到一道道絢麗無比的星之軌跡從四面八方匯聚到了結界之蕊上,一朵璀璨無比的紅霞火焰之花在結界之蕊上亮起……

    火光並不強,張小侯和莫凡都以為該是一陣刺目與晃眼,但不知道為什麼這種狀態持續了不到十幾秒鐘,整個結界大廳又黯淡了下去!

    “怎麼回事,不起作用嗎??”莫凡立刻問道。

    劉卓呆立在那里,過了許久才搖了搖頭道︰“你的火焰起作用,我也可以肯定城鎮結界開啟,會是烈霞之火效果的城鎮結界,但是……結界之蕊的能量……能量是空的!”

    “空的???”

    “有人偷走了結界之蕊的能量!!”劉卓有些絕望的說道!

    (昨天出門碼字,天降暴雨,逃竄回家生病感冒了,昏昏沉沉的睡了超過24個小時~今天出門,還是下暴雨,唉,我是不是應該學會在家里碼字,不去咖啡店邊碼字邊看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