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會不會是你們開啟的時候一直沒有關掉,最後能量耗干淨了?”張小侯立刻追問道。

    “不可能,安角鎮的結界我在前不久才檢查過,里面充盈的能量的至少可以維持半個月,後來由于結界沒有作用,也自動關閉了,現在這結界之蕊里的能量根本沒剩下一丁點,到底是什麼喪心病狂的人,竟然膽敢偷竊結界之蕊的能量!!”劉卓怒火中燒,一拳重重的砸在了旁邊的晶牆上。

    結界之蕊就是人類的生命之蕊啊,劉卓好不容易為安角鎮找到了生的希望,卻沒有想到會發生這般令人發指的事情。

    “難怪禁制是已經被解開了,問題是除了你,還有誰知道這個結界的禁制?”張小侯問道。

    這時,莫凡卻是拉了拉張小侯,然後指了指在一個縫隙處,一頭渾身發黑,翅膀不小心折斷了的蟲子。

    “這種飛蟲,你不覺得熟悉嗎?”莫凡問道。

    張小侯仔細一看,頓時渾身都劇烈的一顫,這種飛蟲他怎麼會不認得,正是在那個大地之蕊洞窟中殺死了所有人的歹毒毒蟲,那可是石千壽魔鬼釋放出來的毒飛蟲啊!

    “難道是石千壽???”張小侯大吃一驚道。

    “估計是他了。他剛得到大地之蕊,但大地之蕊能量匱乏,所以他乘著安角鎮被塵暴魔蜢襲擊,便闖入到這里偷竊了結界之蕊的能量,用來補充他的大地之蕊。”莫凡說道。

    “我還以為他逃走了,沒有想到他這麼膽大包天。”張小侯咬牙切齒道。

    張小侯對石千壽恨之入骨,恨不得親手將他給殺了,讓張小侯更沒有想到的是,石千壽這般瘋狂,闖入到這里來偷結界之蕊的能量。

    這要是再放任石千壽下去,天知道他會利用大地之蕊干出什麼可怕的事情來。

    “他不是也可以誘控塵暴魔蜢嗎,想來他也是唯一能夠進入安角鎮的人了。”莫凡說道。

    “可他已經離開了,我們現在要怎麼找他?”張小侯道。

    “他應該沒走多久,這種毒蟲是離開了主體沒多久便會自行死亡的,我們把這飛蟲放了,相信他會帶我們找到石千壽。”莫凡說道。

    “石千壽,石軍司?”劉卓有些詫異道。

    “是他,不過他已經變成了一個魔鬼了。”

    “如果是他,那他是知道安角鎮結界之蕊和石門禁制的人。可就算你們追上他也沒有用啊,你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劉卓說道。

    “在別的地方,我們確實不是他對手,但在安角鎮就未必了。”莫凡浮起了笑容。

    ……

    張小侯按照莫凡說的,將那只折斷翅膀的飛毒蟲給放了,果然那毒飛蟲顛簸著朝著某個方向跳去,它沒有了翅膀,移動的速度一樣非常快。

    毒飛蟲一直引著三人抵達安角鎮的西面,這里是礦屋,由鋼材和石頭砌成的廠房、房屋倒是明顯不對塵暴魔蜢的胃口,這些也是整個安角鎮僅存的建築物了。

    廠房都很大,外面飛舞著全部都是塵暴魔蜢,它們飛累了,就停落在這整棟大廠房上,廠房跟被覆蓋上了好幾層毛絨絨的深皮那般,看得人一陣毛骨悚然。

    那只小毒蟲一直跳了廠房之處,而莫凡和張小侯也終于在黑壓壓的一大片塵埃魔蜢中看到了一個穿著染著血的軍衣的人,他正坐在塵暴魔蜢之中,塵暴魔蜢們也不攻擊他,反倒是對他手上的東西格外的感興趣,宛如蒼蠅群那般繚繞著。

    “都滾開,你們這些低劣的東西也想覬覦我的寶物!”石千壽眼楮是一片紅的,充斥著魔鬼的貪婪和病態的狂躁。

    周圍的塵暴魔蜢被他一吼,紛紛逃散了開去,它們顯然有些害怕石千壽身上的那些毒蟲,有毒蟲在,塵暴魔蜢不敢對他起半點歹念。

    “吃吧,盡情的吃吧,等你吃飽了,這塊土地就由我說得算了!!”石千壽輕輕的撫摸著手掌心上的大地之蕊,仿佛看到自己的孩子一樣。

    “哦,差點忘了,這里避難所還有不少活人,反正都是死,不如就為我做點有意義的貢獻吧!”石千壽忽然想起了什麼,臉上勾起了可怕的笑意。

    無論是自己的那些部下,還是剛剛得到的結界之蕊,這些能量都不能夠補充這龐大容納的大地之蕊。

    一個城鎮的結界之蕊那不過是大地之蕊微不足道的碎片,真正的大地之蕊充盈的話,是可以提供出一個保護住一座近百萬人城市的結界能量,這個大地之蕊比塔里木要塞城的城市之蕊還要強大!!

    假如它沒有在枯竭,那就更完美了!

    石千壽從大廠房中跳了下來,他有些記不得地下避難所的位置了,這里的建築物基本上都被毀了,到處又是遮眼的塵暴魔蜢,要找打避難所的入口還真有些難度。

    剛走了幾步,石千壽在如黑色狂風亂飛的塵暴魔蜢群中發現了一圈火光。

    烈焰紅霞之火,這是相當特別的火焰,從其色澤就可以判斷這種火絕非凡品,石千壽有些好奇,自己是遇到了哪位火系魔法大師,竟然和自己一樣可以隨意穿梭在這塵暴魔蜢狂災中!

    “石千壽!!!”張小侯怒吼出了一聲,整個人都恨不得化成野獸將石千壽這個變態給生撕了。

    石千壽一擺手,掃開了遮在前面的塵暴魔蜢們,當他發現火圈之中的人正是張小侯,不由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原來是你啊,從我手心上逃走的可憐蟲。你旁邊的那位,莫非就是一直很幸運沒在場的那個小子吧,鄭通和童裝都提醒我要留心,恩恩,能夠在塵暴魔蜢中行走自如,也算你有點本事。”石千壽看到是這幾個人,臉上滿是不屑。

    “你的事情軍部已經知道了,等著受死吧!”張小侯怒道。

    “哈哈哈,軍部?軍部知道又怎麼樣,軍部現在自身難保,我與這些塵暴魔蜢同行,軍部又能拿我如何,等我讓大地之蕊復甦,整個軍部都要臣服于我!!”石千壽大笑的道。

    從沙漠走出來之後,石千壽就發現塵暴魔蜢變異了,而且正在瘋狂的進攻人類城市,這對石千壽來說就是天大的好消息,他混入到塵暴魔蜢狂災中,誰都奈何不了他,更可以借著塵暴魔蜢肆意的屠殺。

    就像是當初那個無人問津的沙漠驛站,自己借著塵暴殺光了那里所有的人,到頭來誰知道那是自己的行為?

    現在,自己行走在塵暴魔蜢中,殺多少人,那都是塵暴魔蜢的罪孽,至于張小侯在軍部陳述得那些,石千壽根本就不怕,一個沒有任何證據的小軍統,是根本扳不倒自己的,更不用說大地之蕊在自己手上,整個塔里木要塞軍部都得听自己的!

    可以維持一座百萬人城安全的結界對西部而言就是神明降臨了,莫須有的罪名和這樣一個神明結界,孰輕孰重,軍部考慮得清楚得恨呢!

    至于作惡多端??

    石千壽反而覺得好笑!

    哪一個身居高位的人沒有做過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

    和自己建造的一個百萬人安居的城相比,和自己將名垂千史相比,這點小血腥事跡真的不足掛齒啊!

    “說實話,我現在倒不是很有興趣取你們的性命,告訴我地下避難所在哪,我沒準能夠在我的城中給你們謀一個高位,你知道的,我雖然擁有人一個城市之核,卻還缺少一些得力的手下。當然,你要見不慣我這樣濫殺無辜,我可以保證,我成了城主後,多做一些保民的善事,一座城,和一個城主要做什麼,我比你們清楚的!”石千壽漫不經心的說道。

    听到這些話,張小侯整個人都要炸開了。

    這混蛋竟然還指望自己帶他到地下避難所,那里上萬人就成為他野心的貢品??

    “他們反正都是要死的,讓他們死得有價值一點,不是更好嗎?”石千壽笑著道。

    “那還是你去死更好,事情會變得簡單很多!”莫凡往前走去,身上的烈霞之火變得更加旺盛了幾分,濃濃的火息讓塵暴魔蜢都退避三舍。

    “你想殺我?先不說你那點中高階魔法根本傷不到我,就是塵暴魔蜢的音顫也讓你休想施展出半個技能來,省省吧,在這里,我就是神,誰都無法和我抗衡!”石千壽笑道。

    “你也別想施展任何一個技能不是?”莫凡道。

    塵暴魔蜢的音顫可以說是一個巨大的禁魔領域,在這領域之內除非精神修為達到大境界的,不然都是施展不出魔法來的,精神干擾過于嚴重了。

    莫凡可不認為石千壽精神修為達到了大境界,石千壽將塵暴魔蜢狂災當做是他無敵的保護傘,但對莫凡而言,何嘗不是他的裹尸布,無法施展超階、高階魔法的石千壽,莫凡完全能夠與之拼殺!!

    “我的毒系不受干擾,毒飛蟲收拾你們就搓搓有余了。”石千壽說道。

    “我的火,一樣不受干擾!!”

    莫凡拽進了拳頭,烈霞之火頓時盤繞而出,如同一條蛟龍在莫凡的手臂上游過,並聚集在手腕和拳上!(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