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不是想殺我嗎,出來,給我出來啊!!”石千壽站在外面,像一頭野獸那般發狂的叫著。

    莫凡沒有冒然出去。

    “你不是逞英雄嗎,我告訴你,你今天不殺了我,我就讓一個鎮,一個市的人全部成為大地之蕊的祭品,大英雄,出來殺我啊,你不是聖人嗎,拿你自己的命和那麼多人的性命換,這不是你這種人最該做的嗎!!”石千壽繼續朝著莫凡吼著,一邊吼,他一邊狂笑著。

    “你可能誤會了,我沒把自己當英雄、當聖人,我只是非常看不慣你這種人渣。”莫凡站在音顫的邊緣。

    他不會出去的。

    出去就是送死,至于石千壽拿其他人的性命威脅自己,莫凡也不覺得這個時候就得意氣風發的沖出去。

    沖出去,一分鐘之內自己必死無疑,石千壽的土系明顯就是超階級的。與其用大義凜然去換取那臉頰的一分鐘,還不如好好活著,把韓寂、祝蒙找來乘著石千壽還沒有動手之前滅了他,大不了把龐萊也找來,以龐萊的修為不要一分鐘就能夠滅了石千壽!

    石千壽看著莫凡站在音顫界限那里,絲毫沒有出來與自己再戰的意思,頓時氣得快要吐血!

    莫凡不出來,那他石千壽在塵暴魔蜢中的打,不就白挨了嗎?

    而且,毒蟲被他自己殺了,他的毒系也跟毀了沒有什麼區別!

    “你和我也不過是一類人,自私的敗類!”石千壽怒指著莫凡道。

    “我和你還是有區別的,我自私,我不害人,偶爾也救救人,也踩一些嘰嘰歪歪的衛道士。你放心,你吼破喉嚨我也不會出去……塵暴魔蜢之內,我就是神。你要想殺我,那就進來跟我血戰個三百回合,我讓你五個系。”莫凡說道。

    石千壽咬牙切齒,恨不得沖進去把莫凡給宰了!

    怎麼會有這麼無恥的年輕人,大義凜然、伸張正義的心被狗吃了嗎,是個有血性的魔法師,就應該沖出來和自己拼命啊,至少石千壽覺得這要換作那個張小侯,他一定會沖出來!

    石千壽盯著莫凡,忽然石千壽想起了什麼,登時大笑。

    “哈哈哈哈,你不敢放我走,你放我走,那些被困在地下避難所的人就死定了,結界之蕊,你們想要利用結界之蕊救鎮子里的人,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現在改變主意了,你要是出來,我可以把結界之蕊的能量還回去,今天我非要了你的性命不可!”石千壽大笑著,仿佛終于抓住了莫凡的把柄。

    莫凡看著石千壽。

    好半天,莫凡才對石千壽說道︰“你是屬豬的嗎?”

    “你說什麼!”石千壽笑容止住了。

    “勺參謀,剩下的交給你們了,再跟這坨屎多說一句話我都覺得惡心。”莫凡高聲道。

    石千壽愣了一下,猛然的環顧四周。

    光芒四射,雷電之戟猛的從高空中墜落下來,一共呈現十二道,分別倒插在了石千壽的十二個方位上。

    雷電之中,身穿著軍衣的勺參謀霸氣十足的落下,就落在了石千壽的身旁,而那十二道雷電戟也在這一瞬間觸發起強大的禁錮之力,將這一方之地給徹底囚禁著!

    看著巨大的雷電戟,石千壽臉上的狂態表情瞬間崩塌了……

    超階雷系魔法,而且還是第二級的十二雷罰,那強大而有可怕的雷電在石千壽的周圍飛舞,石千壽感覺自己渾身都在顫抖!

    石千壽一轉身,猛的發現一個女子背手而立,正是駕馭著這雷戒之罰的勺參謀,石千壽臉上的那點點驕傲的神情瞬間潰敗了,仿佛看到了一位比他更可怕的人!

    “長……長官!”石千壽雙腿輕顫,甚至不敢抬起頭去看勺參謀的臉。

    “我最後悔的事,便是對你這種人心慈手軟!”邵參謀轉過身來,冷冷的俯視著石千壽。

    “我……我這都是為了要塞城啊,那些作威作福的議員他們根本就不懂我們的艱苦,根本就不懂這里的危險,我們這些人忠心耿耿的拿性命在這里開疆擴土,從妖魔的土地上奪回一點點人類一直喪失的生存之地和種族尊嚴,可到頭來他們又要把我們發配到一個更偏遠的地方,又要讓我們繼續去送死,我和我的部下們都不想死……”石千壽顫顫巍巍的說道。

    莫凡從塵暴魔蜢的範圍中走出,看到被禁錮在雷戒之罰中的石千壽竟然跪在邵參謀的面前。

    石千壽如此歹毒的人,竟然也有讓他害怕得說話都不利索的人,看來這個勺參謀確實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

    “把東西交出來吧,假如你還認為自己是一個軍人!”石千壽站在他面前,冷若冰霜的說道。

    “長官,你听我一句,我們這些人遲早都會被那些議員們當做炮灰,慘死在某個妖魔部落,妖魔帝國的腹中,這里的一切都是我們建造的,一切都是我們經營的,憑什麼這里不屬于我們!!”石千壽繼續說道。

    “憑什麼??”邵參謀冷笑了起來,“我們是人,不是貪婪冷血的妖,不是殺戮成性的魔。妖魔的數量是我們的百倍千倍,我們疆土里棲息著最凶殘最野心勃勃的怪物,我們迄今為止沒有覆滅,沒有淪為那些東西圈養的食物,是因為什麼?”

    “戰死妖魔腹中,就是我們的宿命,假如你在穿上這身軍衣的前一刻沒有這種覺悟,那呆在城市里,沒有人會強求你出來送死,更沒有人會罵你是懦夫,你可以一直安安穩穩的活著,即便妖魔來襲,也得先踏過我們這些做好覺悟穿著軍衣的人的尸體……可如果你選擇得是前者,所做的卻連妖魔都不如,我發誓一定會將你的肉身和靈魂一起泯滅,讓你死在比你恐懼的更殘忍的手段之下!”

    勺參謀的聲音仿佛帶著雷霆穿透,不僅狠狠的擊垮了石千壽那惡棍軍人潛藏在內心的一點點“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蒼白理由,更重重的震響在其他軍人的耳中。

    石千壽想將所有的軍人都妖魔化,甚至想告訴世人,他開闢的路才是在西部唯一的存活之路,但那種通過死亡、怨念堆砌起來的城市,真的能夠抵擋得住妖魔的襲擊嗎?

    在火焰魔山上,莫凡看到塵暴魔蜢成群成群的飛向火焰,它們不是在自取滅亡,而是在為它們魔蜢種族尋找一條生存之道,通過犧牲來篩選出對火焰擁有抗性的生命個體,再開始繁衍,突破種族在火焰中遲早滅亡的命運!

    連塵暴魔蜢這種妖魔都懂得為一個種族而犧牲,一些人卻還在危急存亡之秋自私的殘害同胞,為了自己舒坦的活著,讓成百上千的人變成他活下去的白骨城牆……

    也幸好,這種人終究是少部分,莫凡也相信有更多的人會像勺參謀這般,不放棄任何一人,不畏懼妖魔之惡,不貪圖自己的生念,而這也是人類城市、國土、種族的生存之道,身在軍中,或許終有一天必定會要自己飛向自取滅亡的火焰,可換來的是不懼天敵、不懼火焰的新生,更強大,更讓敵人聞風喪膽!

    “莫凡,交給你了。”勺參謀將大地之蕊交給了莫凡。

    大地之蕊中充盈許多能量,不單單可以支撐這座安角鎮的火之結界,更可以讓塔里木要塞城都保護在其中。

    但是,勺參謀臉上沒有半點笑容。

    他們十幾年來建造的一切,都必須舍棄了,這里的人們也將遷徙到“更安全”的地方,望著密密麻麻的塵暴魔蜢,不得不說這場戰役,塵暴魔蜢取得了勝利,它們獲得了這塊土地的支配權,人類被驅逐了出去。

    “姐……”離曼走到勺參謀的身邊,想要出聲安慰她。

    離曼對勺參謀在這里付出的一切都是看在眼里的,十幾年心血付之東流。

    “我沒事,安角鎮的人沒有事就好,這次還要感謝你的兩位朋友。”勺參謀沒有流淚,只是目光注視著安角鎮。

    莫凡拿著大地之蕊前往安角鎮有一會了,忽然,整個安角鎮的中心位置蕩起了一層火之漣漪,漣漪呈現籠罩著整個城鎮的弧面狀擴散開,瑰麗壯觀的烈霞之火便如燒得一片燃燒的霞雲,旭日初升一般,將塵暴魔蜢彌漫的渾濁與黑暗徹底的驅散開。

    火光印在了每位前線作戰的軍人的臉上,也印在了蒼白一片的勺參謀臉上,溫熱得讓整顆不安的心徹底平靜下來……

    人都還活著就好,這個十年沒有了,還有下一個十年。

    “差點忘了問,你們用什麼計謀逼石千壽出來的?”勺參謀想起了什麼,不由的詢問起旁邊的劉卓。

    “計謀?好像是那位小哥把石千壽打出來的。”劉卓說道。

    “打出來的??莫凡,他一個人??石千壽不是毒系超階法師嗎!”離曼有些不敢相信的道。

    勺參謀也是滿臉愕然。

    他們不是用計把石千壽誘出的?

    那石千壽是被莫凡給打敗了??

    勺參謀轉過身,目光注視著已經頹敗的跪在地上被人禁錮著的石千壽。

    石千壽根本不敢與勺參謀對視,或許最讓石千壽崩潰的並非是勺參謀的威嚴,而是自己堂堂一個軍司敗在了一名高階法師手上!!

    要知道,躲入塵暴魔蜢之中,連勺參謀都奈何不了他石千壽!

    “他就是那個國府第一的莫凡嗎,難怪首領那麼看重他。”勺參謀恍然大悟,實在莫凡這個名字太稀疏平常,勺參謀听到這個名字時並沒有第一時間和那個莫凡聯系在一起。

    “首領?哪位首領”離曼愣了愣。

    “還有哪位。”勺參謀道。(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