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鎮北關正北面十公里處,那數千只冥界縴夫嚇得開始四處逃竄了起來,本身就是一羣奴隸的它們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意志力可言,只要感覺到比它們強大的存在便會化成一羣鼠輩。

    冥君蛙那雙巨眼凸出來,背上的那惡魔炙熱燒得它痛苦無比,即便是呼喚出了所有的冥界符印來,死死的防守着它這具皮糙肉厚的身軀,冥君蛙的背部仍舊被燒出了一個大窟窿,挪動艱難的它居然也開始跳了起來,想要擺脫這種可怕的火焰。

    奈何,那火焰就在它背上,冥君蛙怎麼甩都甩不掉,它只能夠痛苦得亂翻亂滾,不知道碾死了多少無辜的冥界生物……

    “哈哈哈哈哈,真是意外啊,我的盛典裏竟然出現了兩個叛徒,還都湊到一塊了。”紅衣大主教冷爵注視着莫凡,卻像一個瘋子一樣大笑着,也不知道是笑自己這次盛典的失敗,還是笑莫凡這個傢伙自尋死路!

    烏納斯的死,讓紅衣大主教冷爵正找不到發泄的點,他將自己的滔滔怨念釋放到了那些鎮守的人身上,更要整個北原的人死在冥界大軍的踐踏之下……

    “大人,這樣的角色就不饒您費心了,交給我吧。”橙鬼知道這個時候是獻殷勤的機會,他給那幾個站在莫凡身後的藍衣執事們使了一下眼色。

    那幾名大藍衣離莫凡並不願,幾步的距離。

    說實話,他們剛纔真的很害怕冷爵一怒之下把他們這幾個人給全宰了,以冷爵的性格他是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的,誰料到這裏面還有一個叛徒,那不是正好給冷爵泄憤,也正好給了他們幾個表現的機會嗎!

    冷爵目光盯着莫凡,卻沒有回答橙鬼和那幾個大藍衣的奉承。

    橙鬼從冥君蛙的腦袋上躍了下來,冥君蛙胡亂的上躥下跳並不影響他的行進。

    橙鬼明顯是一個毒系法師,他同樣是將毒之力修煉到他自己的身上,當他朝着莫凡靠近時,這傢伙身體開始產生噁心的毒變,一個個像肌肉卻又像毒瘤的東西長了出來,使得它整個人看上去像一頭毒變野獸!

    橙鬼四肢着地,彷彿習得了一些毒獸的進攻方式,其速度快得如一道閃電,一眨眼的功夫抵達了莫凡的面前……

    “你以爲自己很英勇,潛伏到我們這裏,可以阻止我們,哪怕阻止不了也不過是死……可你根本就不知道,死在我們這裏就是一種最仁慈的懲罰了!”橙鬼怎麼也算是一個大頭目,他的聲音粗狂難聽到了極點。

    莫凡站在那裏,他所關注的根本就不是這個橙鬼,他看到了那成羣結隊的臉譜痛苦之鬼們正從城牆那裏飛回來,如此說來紅衣大主教冷爵已經察覺到了自己面臨的危險……

    看得出來,那些痛苦之怨是冷爵的殺手鐗,是他強大力量之源。

    靈靈在分析紅衣大主教冷爵的時候其實是有誤的,這傢伙絕不是自身弱小,智商超羣的類型,他自身絕對不弱,尤其是身體裏還蘊藏着一股類似於惡魔之力的龐大邪惡能量,這種能量有點像凝華邪珠囤積的東西,是可以鑄造出一個紅魔的可怕怨念之力!!

    “不識擡舉,橙鬼大人再給你念悼詞!!”大藍衣哀徒怒道,配合着橙鬼將莫凡給包圍了起來。

    莫凡身上涌動着的惡魔之火其實已經席捲了快兩公里,奈何身在最中央位置的橙鬼、大藍衣哀徒以及其他幾名藍衣根本就察覺不到……

    確實,過於強大的力量在無知者和實力根本不在同一層次的人面前就等於不存在,除非它真正展現出來!

    “我先拔了你的舌!!”橙鬼感受都了莫凡那種藐視的侮辱,怒吼了一聲,直接發動毒瘤攻擊。

    毒瘤肌肉瘋狂的滋長出了無數的齒狀,看上去就像是幾百頭長滿了毒獠牙的怪物同時朝着莫凡咬去,那幾個圍攻的藍衣見到這強大的毒系幻化攻擊後,都害怕傷及到他們自己,紛紛往後讓了一些距離。

    相信橙鬼怨念也很大,想要拿這個不長眼的東西來泄憤!!

    毒滿獠牙遍佈周圍,莫凡就像落入到了一個滿是飢餓巨獸的籠子裏,毒齒封死了他所有能夠閃躲的區域。

    “死!”橙鬼那張臉兀然的出現在了毒齒之中,帶着獰笑。

    莫凡擡起了目光,像是看一個跳樑小醜可笑的表演一般冷漠,他的臉本身就滿是疤痕,隨着惡魔血脈的甦醒,一道道誇張無比的惡魔之紋出現在上面,從雙目交紋道耳後,再從額頭劃到下巴,一雙血墨色的惡魔之瞳在這邪異凜然的惡魔之紋的襯托下變得凜然無比,變得充滿了危險之勢!

    意念!

    一道意念凝視,莫凡周圍的空間莫名的一陣顫動!!

    “乒!!!!!!!”

    空間如鏡子受到了巨大沖撞一樣猛的碎成了無數片,與此同時那些可笑的毒齒也在這個意念目光下化成了青色的粉末……

    狂然的毒齒攻勢在前一秒還如驚濤駭浪一樣席捲過來,下一秒卻風平浪靜,被瓦解得什麼都不剩下,獨留一張橙鬼那滿是毒瘡的臉依舊在莫凡面前,充斥着難以置信和驚恐不解!

    橙鬼那滿是毒瘤的健壯野獸身軀也一同粉碎了,他的腦袋空蕩蕩的滯留在莫凡眼前,最後像一顆爛掉的椰子般落了下去。

    每一個瀕臨死亡的黑教廷人員都會有那麼一個疑惑,那就是他們紅衣大主教所說的那個死亡國度真的存在嗎?

    存在的話,那他們現在就獲得了新生,如一個新生的貴族降臨在死亡國度之中享受永生,他人皆爲奴僕。

    不存在的話,那就和其他生靈一樣要麼徹底從這個世界消逝,要麼變成一縷冤魂,無論是哪一種都是痛苦的,都是不甘的。

    橙鬼頭顱滾落的那瞬間,他腦子裏並沒有這種疑惑,他只是根本不明白自己爲何會這麼不堪一擊,爲何會死在一個如此不起眼的小子手上,還是被一個意念眼神給秒殺,自己在他面前是得弱到什麼程度,才經不起對方不屑使用一招半式!!!

    “你們不是喜歡自己的傑作嗎,那也親自去品嚐品嚐!”莫凡目光冷冷的掃過身後那幾個嚇得都已經站不穩的大藍衣。

    莫凡走到這幾個大藍衣的面前,像提小雞一樣將他們個擰了起來。

    明明是最直接簡單的一個動作,這幾個大藍衣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就那樣被莫凡直接扔到了亡靈汪洋之中。

    爲了確保這幾個大藍衣能夠被撕得更碎,能夠體會到真正的冥界大軍的兇殘,莫凡還把他們扔到了不同的方向上,確保那裏有足夠多和足夠強的冥界生物給他們體驗!

    一片慘叫之聲很快傳來,那種痛苦的滋味莫凡聽起來都覺得美妙,難怪有些心理變態們喜歡這種叫聲,喊得越慘越讓人興奮……莫凡不是心理變態,他只對這種殘忍之人殘忍,也只有殘忍之人發出了這樣的叫聲,他纔會覺得是一種享受!!

    幾個大藍衣被撕得血肉橫飛,其中那個叫做哀徒的大藍衣,更是被莫凡往蠍君美杜莎那裏扔了過去。

    蠍君美杜莎本來是對莫凡帶着警惕的,誰知道對方這麼友好的扔了一個高階人類法師過來。

    其他冥界生物根本不敢和蠍君美杜莎搶奪,就看見哀徒被蠍君美杜莎的頭髮給纏住,蠍君美杜莎自己是不進食的,它腦袋上的蛇兒們卻是一個比一個貪得無厭。

    它們竄出了身體,每一個都想品嚐最鮮美的第一塊肉,可惜這塊肉還是太小了一點,不夠它們分食,蠍君美杜莎的頭髮們開始有些期待,莫凡那邊能夠再扔幾個鮮美的人類過來……

    剩下的藍衣,全部被莫凡扔出去了。他們自身明顯是沒有什麼抵抗冥界生物的能力,那些冥界生物吃起它們分外的勤快,哪裏管他們是不是給它們開門的人。

    這些藍衣本是等着目睹冥界生物大軍肆虐北原之人的美妙畫面,卻哪裏知道自己落得了這樣一個下場,在那極度的恐懼之下,根本沒有幾個藍衣會真的還懷揣着所謂死亡國度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美夢!

    紅衣大主教冷爵對莫凡的行爲根本不爲所動。

    在他看來所有的手下都死了,都沒有一個烏納斯來得重要,烏納斯的死已經讓他有殺光除他自己之外所有人的想法了,莫凡這樣做倒是幫了他一個忙,所以他沒有憤怒,反而是笑着,笑得極其燦爛與扭曲。

    “有用嗎?”紅衣大主教冷爵嘲笑着莫凡。

    胡夫金字塔已經降臨,冥界大軍已經開始踐踏,宏偉之牆不過是拖延時間,莫凡這樣屠殺也不過是發泄心憤,整個被吞沒的北原命運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逃到了飛皇市,冥界大軍就會停止它們的踐踏了嗎??

    “我會把你們一個一個送下地獄。”莫凡再一次重複着心裏無數次嘶喊過的這句話!

    “殺了我,你們也一樣慘敗,多麼淪喪可悲的東方種族啊,羔羊牲畜一般死去……更有趣的是,你們連我都殺不死!”冷爵聲音變得凌厲,聽上去像一個鬼嬰在啼叫,“你殺不死我的,你殺不死我的!!”
最近更新小說